第8章:后悔
绯心2017-07-11 07:574,044

  原来,颖妹远在四川老家的爸妈打来电话,说他们已经找到关系让她回家乡去做个职业中学教服装设计的老师,还让她不要再去跑招聘会了。

  颖妹刚怯怯地跟父母提了几句想再找找工作,就被她老妈一顿臭骂,说帝都房价物价那么贵,颖妹又不是个有本事的,好不容易托了家里亲戚的关系谋了个稳定的好工作,她还不知足等等。

  颖妹一向听话懂事惯了,最终,她还是顺从了父母的意思,点头答应了回家乡的中学做个稳定而普通的老师。

  挂了电话的那一刻,颖妹通红着眼睛,眼泪不受抑制地滚落下来,她用手背胡乱抹了一把泪,从此,硬生生逼着自己死了那条闯荡帝都的心。

  徐盼虽心里对颖妹充满了同情,但她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是起身走过去给颖妹一个深深的拥抱,轻拍她的后背,让她趴在自己的肩头哭出声来,这样她可能会好受些。

  小琪和真真也默不作声的从床上下来,朝颖妹围拢过来,她们刚刚都听颖妹的电话了,谁也没说话,只是沉默不语地环抱着颖妹和徐盼。

  这时,颖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如海浪汹涌的悲伤,她越哭越厉害,整个人不停地抽噎起来,眼泪像不要钱似的顺着脸颊滚滚而落。

  那个平时文弱淑女的颖妹,此时正哭得声嘶力竭、难以呼吸,几乎上上气不接下气地痛哭着。

  她几乎用尽了全部力气,就像在用眼泪举行一场葬礼,活生生埋葬了自己那颗依然鲜活跳动着,依然憧憬未来的年轻的心。

  人们常说女人是水做的,可如果不是真到了伤心的时候,谁又会悲伤哭泣……

  大概因为痛痛快快哭了一场,过了没几天,颖妹看起来就恢复如常了,一如既往,该干嘛干嘛,生活又重新步入了正轨。

  何必再挣扎呢,就像父母期待的那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着一份安稳的工作等待着年华老去,等到青丝变成白发,再草草了结了此生便好,大不了,就当自己白来了这人世间一遭。

  不久,颖妹的爸妈又打电话来了,说是那家职业学校要提前招生,要求新老师们必须提前在三个多月后入职,这样一来,颖妹就赶不上半年后的毕业大秀了。

  既然下了决心回家乡去,颖妹很快就跟辅导员老师联系,告诉老师自己不能参加毕业大秀了。

  南大服设学院有规定:只要学生的毕业设计通过了,毕业大秀并不是非参加不可的。每年几乎都有一小撮人因为各种原因没能参加或主动放弃了毕业大秀。

  徐盼她们虽然为颖妹感到可惜,不过仍然尊重她的决定,人生的路是自己走的,旁人代替不了。

  到泽尼公司上班报道那天,天空虽下起了蒙蒙小雨,但一点也不影响徐盼的好心情,她怀着小鹿般雀跃的心情到了公司,脚步轻快地踏进公司一楼的大厅,还没走进电梯就听见背后有人高声热情叫她:“早呀,盼盼——”

  这热情洋溢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

  “早,”徐盼转头微笑道,见不远处的林亦原微微黝黑的脸上咧开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犹如盛夏阳光一般晃眼睛。

  林亦原突然高举起两只手掌,手心朝向徐盼,又笑着朝她怒了努嘴。徐盼咯咯一笑,也举起双手心照不宣地拍上去,“啪”地击掌庆贺两人都应聘上泽尼公司。

  “你还记得咱俩赌的一顿饭么?”林亦原嬉皮笑脸,冲她眨了眨眼,又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纸,得意洋洋地给她念了一遍欠条,“徐盼愿赌服输,欠同事林亦原大餐一顿,现承诺林亦原随时支取该大餐,时效:永远。”

  “来吧,来吧,盖个章先。”林亦原笑嘻嘻地递过去,听完这话,徐盼认命般地叹息一声,任由林亦原用中性笔刷刷地把她胖乎乎的大拇指涂黑,在“欠条”上按了一个黑黑的指纹。

  陆陆续续地,12楼设计部的新人都到齐了,除了徐盼和林亦原,另外两名被录用的分别是:庄可可、谢时运。设计部总监俞夏先是对四人一番语重心长的训话,随后带他们进去总裁办公室见顾凡泽。

  办公室并没有人,俞夏让他们先等一会儿,说顾总的会很快开完了,说完她指了指沙发示意他们坐,自己则坐在另一边等着。

  又等了七八分钟,顾凡泽才推门而入,见顾总进来,众人作势刚要站起来,顾凡泽做了个手势,示意让他们坐下。

  其中,庄可可反应最快,她立刻挺直了脊背,嘴角扯出一个标准微笑。然而让她失望的是,顾凡泽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眼神就看向其他人。

  见到一脸笑呵呵的徐盼,顾凡泽的眼珠子差点没砸在地上,她肥圆的身材让人根本无法忽视,徐盼见老板的眼神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己,便眼睛弯弯冲他一笑。

  “ ——咳咳!”顾凡泽差点儿被呛住,但他很快就掩饰住情绪,心中却暗骂道:这是哪个睁眼瞎招的人?让我知道是谁,就让他带着这胖妞一起卷铺盖走人!

  徐盼眼睛里晶亮,老板好帅啊,忍不住又偷瞄顾凡泽一眼,俊美得让人惊艳的脸,细长上挑的眼睛,不输模特的大长腿,还有简单干净的白衬衣,深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看起来俊秀挺拔,比起设计师,他更像是个超模。

  顾凡泽坐在沙发上,略微欠了欠身,语气平和,却带着不容忽视的威严:“我们公司不养闲人,没有能力的人会在三个月的实习期一过就给我走人,这个数字有可能是0,也可能是4。”

  四个人不由自主地坐直了,好不容易冲破千军万马才走到这里,谁也不想临门一脚被淘汰出局。

  见四人格外认真的听着,顾凡泽满意的点点头,态度还算端正。不过,他心里的淘汰名单已经预定了一人。

  他眼中寒光一闪,没错,就是那个大眼睛胖妞!

  她的肥圆身材在美女帅哥云集的设计部实在太碍眼了,就像香喷喷的白米饭里吃出了一粒沙子似的让人膈应。

  徐盼见老板正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自己,看得她心里直发毛,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徐盼留下,其他人先出去。”顾凡泽说这话时,目光在庄可可小巧的脸上辗转停留了几秒。

  然后猝不及防地,突然见那个胖女孩儿愣愣地指着自己,微愕道:“我?”

  ——不会吧?

  这个胖妞才是自己亲自点名留下的徐盼?

  其他人都陆续起身出去了,顾凡泽无奈的扶额,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回可真算是自作自受了。

  叹了一口气,顾凡泽起身,从自己办公桌抽屉里拿出那张手稿回来,丢在她面前的茶几上,问道:“这是你画的?”

  徐盼一愣,接过来一瞧,点了点头,“不过我不是原画,只是之前这张设计弄脏了,所以我重新勾了一下线条。”

  “重新勾了一下线条是吧,呵呵,”顾凡泽冷笑道,看得徐盼心里发怵。

  好吧,她承认可能跟原作者想法不太一样。突然,她心中一个激灵,难道,是那个长卷发美女来跟老板告状了?

  “知道这是谁的手稿吗?”顾凡泽坐在她斜对面,盯着她云淡风轻地笑了笑。

  徐盼点点头,又摇摇头。见老板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一秒,她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福至心灵,脱口而出:“不会是你的吧?”

  “你说呢?”顾凡泽仍然保持着一副绅士的笑容,眼神中却有一种杀人不见血的煞气,徐盼猛地心里一沉。

  完了完了,这回真要领便当了。

  “我不是故意的,”徐盼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低着头,心里直呼完蛋。

  只听见嘶啦嘶啦的撕掉纸张的声音,偷偷一抬眼,见那张设计稿被顾凡泽撕掉扔进垃圾桶了。徐盼这才长舒一口气,放下心来,这就是不跟她追究的意思了吧,她悄悄抬起头来。

  顾凡泽拿出钢笔,又拿出支票本摊在茶几上,在上面刷刷地签上名字,徐盼一脸迷惘,心里惴惴不安,这又是要闹哪样。

  递过来的那张支票上的金额是醒目的三十万,上面还有顾凡泽的亲笔签名,徐盼张着嘴,看着面前的支票,又看了一眼正安然淡定地给钢笔旋上笔帽的顾凡泽。

  徐盼心头一喜,难道是自己改动的设计稿终于让老板注意到她的设计实力了?

  心里微微一激动,她不好意思地连连摆手,委婉笑着拒绝道:“顾总,其实你不用这么快给我升职加薪的。”

  说着,她喜滋滋地托着腮帮子,心里快活得快要飞上云端,人家还想靠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呢,现在,这一切是不是来得太快了点呢。

  “够吗?遣散费。”顾凡泽抬眼,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

  这话犹如一阵惊雷劈进徐盼脑海里,徐盼傻了眼,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什,什么,遣……散……费……

  徐盼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遣散费”着三个字嗡嗡作响。

  只听过高薪被挖的,第一次听说高薪被遣的,不知道以后史书会不会写自己是史上第一个高薪被遣的倒霉员工。

  见徐盼愣住了,顾凡泽继续说:“你就当这是个误会吧,这三十万是给你的精神补偿。”

  徐盼心中一哀,瞬间心凉透了,犹如独自一人行走在冬天寒冷刺骨的风中。

  她错了,错得彻彻底底…… 原来,千千万万家设计公司真的没有一家为她敞开大门……

  她心里一沉,面色僵住,这一刻,她真想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跳起来把支票撕个粉粹,扔在他头上,大喊一句:“别用你的臭钱来侮辱我!”

  可现实是……徐盼淡淡看了他一眼,低声问道:“这是你购买我设计梦想的价格吗?”

  气氛渐渐凝重起来,顾凡泽身体略往后仰一点,不可置否地点点头:“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我知道了。”徐盼无声苦笑,声音中透着落寞。

  徐盼看了看诱人的支票,咬了咬指甲。这是她从小到大的习惯,但凡陷入纠结或者沉思问题时,就会下意识的咬指甲。突然,她似乎下了重大的决定,果断拉开自己的背包拉链,从里面拿出黑色的钱包。

  靠坐在沙发上的顾凡泽双手抱臂,微微一笑,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接着,他满脸愕然地见徐盼打出钱包,并把所有钱倾倒在桌上,红红绿绿的薄薄一叠,还有些五毛一块的纸币,再加上几个零碎的硬币,连同最下面的那张支票,全部一起推到他面前。

  徐盼望着他的眼神真诚而陈恳,格外郑重对微愣的顾凡泽说:“这是我所有的钱,连同这三十万一起,一共是三十万零两千七百五十五块八毛,可以买下这个梦想吗?”

  徐盼望着他,神情格外郑重而认真,大眼睛里闪烁着一种叫做希望的光芒,她忐忑地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顾凡泽一愣,忍不住轻笑起来,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这胖妞也太鸡贼了,那大头的三十万明明是他出的好吗?

  结果她倒好,一脸真诚地用他的钱来跟他买梦想,说来说去,这胖妞自己不过出了两千块而已,自己看起来像是缺这两千块钱的人吗?!

继续阅读:第9章:约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