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约定
绯心2017-07-12 08:004,222

  徐盼仍然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眼神中是不肯认输的坚定。

  顾凡泽微愕,突然怔愣住。那种坚定执着的光芒他太熟悉了。有那么一刻,他仿佛从这双清澈见底的眼睛里看到了当年青涩而执着的自己。

  他突然改变了主意,决定给她一个机会。因为这双眼睛中透露出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血性。而顾凡泽深知,每一个最终成为大师的设计者都曾经有过这种坚韧的执着。

  回过神来,顾凡泽敛去笑意,脸色变得认真起来:“你不再认真考虑一下吗?虽然钱不算多,却是一个实习生三年的收入了,有这三年时间,足够你再去应聘别的设计公司。”

  徐盼听了,苦笑一声,摇摇头说:“你们公司不聘用我,别的公司就会吗?他们也跟你们一样以貌取人的。”

  听徐盼点破自己被高价遣散的原因,顾凡泽也坦然默认了,他没有一丝心里负担,原本就不算隐瞒什么,也不惧得罪任何人。

  他站起身来,走到单人沙发背面,将双手撑在沙发上,身体略略向前倾,细长上挑的眼睛看着徐盼,清了清嗓子说:“作为一个女人,你连自己的身材都管理不好,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你的工作能力。”

  说到痛处,徐盼不自觉低下了头,心里很是沮丧。她的确没办法让自己瘦下来,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这都是事实。

  “当然,你也有争取机会的权利。”

  听了这话,徐盼原本低着的头猛地抬起来,希望的小火苗又开始在她漆黑的眼眸中跳跃不停。

  “你知道《天桥设计梦》这个节目吗?”顾凡泽问她。

  “嗯嗯。”徐盼连连点头,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服装设计节目人气很旺。

  这个节目旨在挖掘隐藏的天才设计师,而第一季的冠军得主就是眼前的顾凡泽,当年他就是在这个节目中崭露头角,凭借过人的才华征服了评委和观众,所以才成就了今天的设计大师。

  “你想让我去参加?”徐盼指着自己,试探地问道。

  顾凡泽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说:“不止是你,每年进来公司的新人全都要参加,去节目里试试自己的水平,这是公司惯例,当然也包括你在内。”

  见徐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顾凡泽继续说:“在这个节目夺冠的人,除了有资格在顶尖时尚杂志《VOMOSE》封面上刊登自己的作品外,还可以和全国十多家顶尖服装设计公司中的任意一家签约,其中也包括泽尼。”说完,唇角弯起,对她微微一笑。

  不是吧?!徐盼惊得睁大眼睛,顾总不仅要她参加,而且还要她夺冠!!

  要知道这档节目的竞争极其激烈,能通过海选入围的九十位选手实力已是不俗,要走到最后更需要超出常人的才华、勤奋和运气。

  所以……这和直接让自己卷铺盖滚蛋到底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徐盼仰着头,无语问苍天。

  五秒后,她深深长叹了一口气,点头答应了这个几乎不可能赢的赌注。

  随后,在徐盼依依不舍的热切目光注视下,顾凡泽淡然地收回了三十万元的支票,并将之撕碎后扔进垃圾桶。

  徐盼眼巴巴地望着垃圾桶,一脸痛惜不已。早知道支票迟早是要撕的,还不如放着自己来,过把手瘾也好啊。

  走出老板办公室的时候,徐盼心里是清楚明白的,她不是不知道顾凡泽怎么想的,说白了,这场赌注不管结果如何都是顾凡泽胜出。

  如果万分之一的机会徐盼夺冠了,那么泽尼公司将收获一枚名声大噪的设计新星。

  当然,更可能的是她没有夺冠。这样一来,顾凡泽不费一分钱就能让她滚出公司。

  反观徐盼,她只剩下夺冠这一条狭窄的独木桥可走。如果输了,按照约定,她将无条件被泽尼公司遣散离开。

  所以,除了背水一战,她已经在没有别的退路了!徐盼握紧拳头,心中涌起一股破釜沉舟的决心! 在没有退路的时候,不断前进就是唯一的道路!

  随后,四位新人的工作也被正式分配了。

  当庄可可听见人事部经理刘阳宣布她成为了顾总的特助时,简直惊喜得合不拢嘴。

  虽然那个碍眼的徐盼最终还是进来了,但到底做了总裁特助的人是自己啊。如果薇薇安知道的话肯定也会被气个半死,她越想越开心,连眼角眉梢都带着得意。

  而徐盼、林亦原还有谢时运三个人的工作就是给设计师们打打下手帮忙,平时主要负责跑腿打杂。

  设计部除了总监俞夏是单独办公室以外,其他人全部在一间宽敞明亮,布满木质模特和几排漂亮衣服的开放式大办公室里,徐盼和林亦原两人就在靠着窗边的两张相对的桌子上。

  雪白光滑的桌子上早已放好了几盆青翠的水生绿萝,徐盼不由得心情都略略飞扬起来,刚才的郁闷也消散了大半。

  四位实习生只有三位的办公桌位置在这间大办公室里,庄可可作为新任的总裁特助,被安排在顾凡泽办公室的外间,有个小小的独立办公间。

  这天下了班,林亦原强烈要求徐盼兑现大餐,徐盼现在哪有心情吃什么大餐,于是随口敷衍说:“你今天也听说了吧,我们新人都要参见《天桥设计梦》的比赛,等比赛完再请你吃吧。”

  林亦原转念一想,点头同意了:“那好,不过到时候是有利息的,等比赛完了,你得请我吃两顿!”说着,他还笑眯眯地比划了一个剪刀手的造型。

  “奸商啊你!”徐盼睁大眼睛,强烈抗议道。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林亦原完全忽视徐盼的抗议,自顾自说着话。接着,他又非拉着徐盼去看自己的新车,徐盼不情不愿地跟了过去,一见了他所谓的“新车”,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不是……

  “怎么样?”林亦原得意洋洋,挑了挑一边眉毛,仿佛自己买的不是电动车,而是一台超级跑车似的。

  徐盼哭笑不得,眼前这辆黑色电动车和自己那辆白色电动车,除了颜色不同,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

  “你干嘛和我买得一样?”徐盼不解。

  林亦原豪迈爽朗地哈哈一笑,揽过徐盼的肩膀,“咱们是好兄弟嘛。”

  “性别不同,不能做兄弟。最多做……姐妹。”徐盼挣脱他搭在自己肩头的手,感到不太自在。又四下看了看,生怕见到公司的人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林亦原摊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放心吧,不会有人误会的……反正我也没把你当成女的。”

  徐盼嘴角微微抽搐,啥,自己连个女的都不算,也忒悲惨了……

  为自己默哀半秒,随后,她朝林亦原勾勾手指,笑容虚假僵硬:“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林亦原:“……”

  “呵呵,”林亦原顾左右而言他,立马转移注意力道:“哎呀,等比赛完了,咱们想想去吃点什么好呢?”

  他假装认真地思索着想吃的,实则不经意用眼梢余光瞥向徐盼。

  “你慢慢想吧,我还有事,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亦原一听徐盼要去图书馆,也死皮赖脸地要求同去,他早就听闻南大图书馆里收藏了大量设计名家的服装设计图,并且装订成册,资源稀有,今天正好去瞧瞧。

  南大的图书馆宽敞明亮,窗明几净,一排排书架整齐有序地分文别类,南大学子们各个埋头书海,图书馆里很安静,只有翻书声,脚步声和一些低浅的说话讨论声。

  ——由于一张借阅卡只能借三本设计图册,徐盼打了电话叫小琪把她自己的、还有真真、颖妹的借书卡全都一齐带过来。

  “盼盼——”

  徐盼一回头,见小琪一脸开心急匆匆地跑过来,手里还拿着五六张借书卡,笑着解释说:“你不是说要借好多书么,我临走的时候又找了几个同学借了卡。”

  小琪一脸好奇地盯着林亦原,见是个黝黑阳光的帅哥,笑着问道:“帅哥,你是?”

  “这是我同事林亦原,”徐盼介绍道,然后再转头起介绍董小琪,“嗯,这是我室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董小琪。”

  林亦原听了,将手上的一本厚厚的书重重地往架子上“啪”地一放,对徐盼的介绍不太满意,他撇嘴不满道:“我就只是普通同事吗?”

  董小琪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两人,捂嘴惊呼:“有情况?!你们俩……”她一脸贼兮兮地笑看两人。

  “没有没有,”徐盼慌忙摆手撇清误会,脸都快憋红了,生怕董小琪误会。

  林亦原这才幽怨地看了徐盼一眼,撇撇嘴委屈道:“咱们不是说好做兄弟的吗?”

  咱们什么时候说好过了?徐盼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急道:“你别故意说些让人误会的话呀。”

  “哈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嘛。”林亦原拍了拍徐盼的肩头,豪放地笑道。

  见此情景,小琪立刻明白他俩压根没什么暧昧关系,呵呵一笑,转换话题好奇问道:“你们借这么多书干嘛呢?”

  林亦原也觉得有些不解:“对啊,你这么拼干嘛,不是已经找着工作了吗?”

  “还记得今早顾总说三个月试用期后可能有人会走吗?”徐盼停下手中翻书的动作,突然抬眼道。

  “唔,”林亦原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徐盼缓缓合上手中的设计图册,放在书架上,她看着眼前一脸懵的两人,突然心生几分悲凉之感,她声音减弱,有些沮丧起来,低声说:“顾总说的三个月以后要走的人就是我。”

  小琪虽然听得半懂不懂,也能感受到徐盼语气中的无奈,察觉到事情严重。

  林亦原的语气也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你走?”

  半晌,听完整件事情,林亦原不由得为徐盼打抱不平,十分愤慨,恨恨道:“顾凡泽也太狗眼看人低了,还想拿几个臭钱砸你!”

  出乎意料地,董小琪听完,却陷入幸福的梦幻中:“哎——,为什么没有人拿几十万块砸我呢,如果真有那么一个人,我一定会大叫一声:好,成交!”

  “喂,你搞清楚了没,他可是在赶咱们盼盼走呢!”林亦原对董小琪这种态度极为不满,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她。

  董小琪立刻从美梦中反应过来,也黑着脸怒斥了顾凡泽的无情,反应比先前林亦原还要激烈一些,林亦原这才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徐盼听了两人鼓励的话,心里阴云散去,不由自主微笑起来,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不过,这两人是不是有点热血过头了……

  这边,林亦原将一本比砖头还厚重的设计书放在徐盼手里,对她愤慨道:“盼盼,不能让顾凡泽那个自以为是家伙把你看扁了!”

  那头,董小琪也找了本更厚的书放在徐盼手上,摞在刚才那本厚书上面,还对她握拳加油道:“盼盼,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说完,两人又比赛似的找书去了,一本接一本地放在徐盼怀里。

  徐盼看着怀中越堆越高的书籍,一脸窘迫,只得敷衍着点头道:“行,给他颜色瞧瞧,用实力打他的脸。——诶,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拿书了?”

  董小琪放上最后一本书,书堆刚刚到徐盼的下巴处,小琪听见徐盼说要打脸顾凡泽,又兴奋起来,继续煽风点火道:“对!要狠狠的打他的脸,要打的啪啪响的那种!”

  此时,隔着一排书架的一个高瘦的女孩儿正拿着手机录音,她是庄可可的同宿舍严丽,平时和庄可可走得很近。

  此时,她恰巧听见徐盼她们几人背地说庄可可的老板的坏话,她心里一阵兴奋激动,随后马上拿出手机录了音。

继续阅读:第10章:录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