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录音
绯心2017-07-13 08:002,338

  回到宿舍后,徐盼先看了一个多小时的书,为了换换脑,点开电脑看了看《天桥设计梦》第一季,又翻开笔记本认真地一边看,一边做笔记……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既然接受了挑战,不管敌人多么强大,都要迎难而上。除了增强设计实力,还要合理利用节目规则才能让本就不大的胜算更大一点。

  在许多朋友同学,甚至亲人眼里,徐盼是个与人为善,天性乐观的胖子,这话不假。但同时,徐盼也是个在专业领域胜负欲极强的人。

  顾凡泽的话彻底激活了徐盼心里蠢蠢欲动的好胜心,在立下那个几乎不可能的赌约时,比起对未来前途的担忧,徐盼更多的是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的兴奋感,心里某处正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天桥设计梦》这节目就跟有毒似的,一看就停不下来,夜色渐渐深了,徐盼已经看到最后一集,虽然早知道第一季冠军是顾凡泽,她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电脑屏幕上,那时的顾凡泽还是个大四学生,比现在看起来更青涩些,俊美无俦的脸上带着淡漠疏离的笑容,穿着一身简单的白衬衫,当主持人宣布冠军的得主是:顾凡泽!!!话刚落音,现场立刻陷入喧闹和沸腾,在激动人心的音乐声中,顾凡泽走上彩带飘飞的天桥,他微笑着从主持人大叔的手中接过象征着荣耀的水晶天鹅奖杯,一把将它高高举过头顶,看得屏幕前的徐盼也跟着激动起来,不由自主地为名至实归的顾凡泽鼓起掌来……

  真真刚从洗漱台晃悠过来,正满口白沫地刷着牙,她一脸好奇地凑过去看了一眼,吐槽道:“不会吧,大姐!《天桥设计梦》第六季都快出了,你才开始看第一季。”

  “啊?”小琪正仰躺在床上敷面膜,听见真真的话,知道徐盼刚刚鼓掌是为了顾凡泽,撇撇嘴不满道,“你怎么给那个坏蛋鼓掌呀。”

  徐盼摘下耳机,吐吐舌头不好意思道:“呃,一不小心忘记了。不过说真的,他五年前的设计在现在看来都还是美得让人惊叹。”

  小琪拿起枕头旁的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时间说:“美不美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再不洗漱就要熄灯了。”

  “啊?”徐盼惊叫一声,抬起手看了一眼腕表,果然指针接近11点了,忙火急火燎地站起来准备去洗漱。

  正在这时,“啪”的一声,灯熄灭了,女生宿舍楼瞬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随后是一阵惯常的惊呼和抱怨声,今夜不知又有多少人像徐盼一样在手机照明灯下摸黑洗漱了。

  庄可可这几天开心的不得了,自己终于要走上人生康庄大道了,在公司里也尽挑那些家境富裕的同事交往。这其中当然不包括徐盼和林亦原。

  她所信奉的人生哲学是:你要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得和什么样的人呆在一起。所以,想进入上流社会的庄可可,当然得和优秀的人呆在一起。

  却不知道有的同事在背后嘲笑道:“那个庄可可,派给大魔王当助理,还以为自己捡了多大便宜呢。我敢赌她撑不到三个月就得走人。”

  另外一个女孩儿阿君对着镜子涂抹口红:“我赌两个月。”

  “那我就赌一个月,哈哈。”俏皮的短发女孩儿晓雯一边旋紧睫毛膏的盖子,一边说道。

  等她们嬉笑着走了以后,徐盼才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她若有所思。原来顾凡泽的外号叫做“大魔王”,不知是谁起的,倒是十分贴切。

  老板办公室里,顾凡泽见庄可可汇报完工作还不出去,她脚步迟疑地站在办公桌前,不停地犹豫徘徊着,他忍不住微微皱眉,抬眼问她:“还有什么事吗?”

  庄可可扭扭捏捏,似乎很为难的样子:“顾总,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别说了。”顾凡泽低下头继续看文件,他最讨厌谁说话说一半,非要人去追着喊着问的,他可没什么耐心。

  “啊?”庄可可见顾凡泽不按套路接招,不由有些尴尬起来。也不管顾凡泽是不是在听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总不能白白浪费吧。

  “顾总,您听听这个。”庄可可按下播放键,把手机放在桌上。

  顾凡泽抬起头疑惑地看了庄可可一眼,不知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放下笔,手肘支撑在桌上,双手呈交叉状,认真侧耳去听录音上,录音先是一段微弱的噪音,然后里面有人开始说话:

  “盼盼,不能让顾凡泽那个自以为是家伙把你看扁了!”

  “盼盼,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行,给他颜色瞧瞧,用实力打他的脸。——诶,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拿书了?”

  “ 对!要狠狠的打他的脸,要打的啪啪响的那种!”

  录音里,徐盼的声音干净明快,柔和好听,却没有什么个人特色,属于没什么辨识度的好听声音。但是,那一男一女对她的称呼“盼盼”就足以证明她的身份了。

  听着正在播放的录音,庄可可一脸掩不住的得意。徐盼、林亦原,你们俩得罪了顾总,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吧,哼,你们就等着雷霆之怒吧!

  听完录音,顾凡泽仍是淡然地低头看文件,说了声:“知道了,你出去吧。”

  “可是顾总,”庄可可急了,都被人说要打脸了,顾总怎么能这么淡定呢。

  “手机录音删了吧,我不想在公司听到第二次。”顾凡泽头也没抬,似乎事不关己的漠然。

  庄可可心有不甘,煽风点火道:“顾总,知道的人说您心胸宽广,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软弱可欺呢。你听听他们说的混账话,连我这个不相干的人听了都气得半死。”

  “你该做的事做完了吗,订货的电话打了吗,配饰的样品方案都收齐了吗?”庄可可被顾凡泽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愣住了。

  顾凡泽“啪,”地将钢笔拍在文件上,揉了揉眉心,抬眼问她:“庄可可,你是不是太闲了,除了搬弄是非,你能不能做点正事?”

  庄可可恨恨地噙着泪珠,低声道:“我知道了,顾总,我马上就去做。”

  在她转身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心里已经恨恨地将这笔账全算在徐盼和林亦原头上了。

  看着庄可可转身离去的背影,顾凡泽回想了一下录音内容,尤其是最后一句狠话,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有点脸疼,不自觉的拂了拂脸颊,随即失笑着摇了摇头。

  不多,他得罪过的人太多了,并不介意再多上一个徐盼。

继续阅读:第11章:紫罗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的高跟鞋掉了以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