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爱你
枫叶流丹2017-08-28 09:053,549

  杨云沁说:“明城,你这个样子做到顶也只能是个黑社会头目,没有前途的。再说上面现在反黑的力度越来越大,你们这条路走不长的。和我一起回A市,那里海阔天空,以你的能力不会出不了头。”

  聂明城怔怔看着她,眼里风起云涌,A市的一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说:和我一起回A市!聂明城过了良久,缓缓说:“聂叔对我有恩,我不能就这么离开他。”

  杨云沁果断地说:“这一点你放心,聂伯坤早想离开B市发展。你和他谈,建议去A市成立分公司,他一定会支持!”

  她说的倒是实话,聂明城知道聂叔早就想脱离黑道,希望鼎越能有更大的发展,可是苦于一直没有好的机会和门路。如果天亿能带路那就不能同日而语了。可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惹上这样一个大麻烦?难道真的是为了……自己?

  想到这个可能,聂明城突然感到一阵难以想象的激动和幸福!他目光灼热的盯着她,希望能在她脸上找到渴望的答案。

  杨云沁被他看得心慌意乱,强作镇定说道:“你早点休息吧,我说的事情你再考虑一下。”

  说着,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云沁!”她身后一个声音响起。

  她一回头,他已经站到她身后。她的鼻尖堪堪划过他微凉紧致的肌肤,他的胸膛在她眼前剧烈的起伏,充满力量的刚硬的线条让她突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慌,扑面而来的气息让她感到软弱无比!她仓惶后退,却被他一把拉过来紧紧搂在怀中。

  杨云沁霎时间呆呆定立,无法动弹。他的肌肤如细腻光洁微微沁凉的大理石,可是肌肤下血液早已沸腾。云沁的脸颊正好贴在他的胸前,可以清晰听见那里面热烈而狂乱的心跳声。

  “我爱你!”他哑声说:“云沁,我爱你!我知道我配不上你,给我些时间,我会成为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

  她长久的僵立着,然后身体渐渐变得柔软,缓缓的抬起手轻轻回抱住他。

  聂明城一阵狂喜,将她搂的更紧。

  她突然觉得指间微湿,讶声道:“明城,你的伤口裂开了!”

  这个女人,现在这个时候还管这些!他气恼的双臂更加用力抱得更紧。

  “真的流血了。”她又说。

  聂明城挫败的放开她,恼火又无奈的瞪了她一眼。

  他的眼神让她不由扑哧一笑,一笑之后却觉得心情万千复杂,不知是悲是喜。她微顿了一会,说:“明城,你早些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聂明城也定定神说:“你等一会,我叫人来送你。”

  “不用……”

  “我不放心。”他打断她说。

  杨云沁没有再说话,等着他打电话。

  “武安,你带几个人到刘叔这里来……是,来了再说。”

  挂断电话后,又是一阵短短的沉默。杨云沁突然沉声说:“明城,今天的事情不能用以暴制暴来解决。”

  她的话一下子把他的旖思旎想全部打散,他神色一凛,看了她一会,正色道:“我知道。”

  杨云沁本来还想好好劝服一番,可听到他说出“我知道”三个字,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他说过的话总能做到,务需自己再担心什么。杨云沁脸上不由露出莞尔笑意。

  看着她的笑容,聂明城心中又是一动。

  “云沁。”他唤道。

  “嗯?”她一抬头。

  他的唇已经落下,落在馨香的发上。

  两人都静静未动。

  过了一会,分开,聂明城按捺住心跳,强作自然的对云沁笑笑说:“过来坐一下吧,他们一会就来了。”

  “好的。”她答道。

  * * *

  不多时,武安他们就来了。看见杨云沁都是一愣。

  聂明城说:“你们几个把杨董送回去,今天晚上就在她家外面看着。”

  “是。”武安也没多问的应道。

  “不用这么麻烦……”杨云沁说。

  聂明城打断她的话,说:“今天就这样,回家好好休息。”声音温柔语气坚决!

  杨云沁沉默了一会,没有再反驳。

  另外几个人狐疑的看着他们的情行。

  走到门外,候四一个快步赶在前面替杨云沁打开车门,笑眯眯的喊道:“嫂子,请上车。”

  杨云沁和聂明城的身形俱是一滞。不过,杨云沁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的上了车。

  车外,几个人窃笑不已,聂明城狠狠的他们剜了一眼,不过那几个混小子却一点都不怕,反倒一起的冲他竖起大拇指。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聂明城不觉也笑起来。

  ***

  第二天,鼎越的小会议室里。

  众人听聂明城讲完昨天的情况,一下子炸开了锅。

  武安大骂道:“港运的裴老二简直不想活了!咱们今天就去废了他!”

  周围的人纷纷响应。

  一贯老成的季祥扶扶眼镜说:“这事得好好策划一下,不能落下把柄。”

  李勇呸了一声,“都欺负到城哥头上了,还策划个屁!城哥你说吧,什么时候动手。”

  聂明城环视大家一周,缓缓说:“这件事我已经报警了。”

  “报……”李勇一句话噎在喉咙里没说出来,张大嘴巴瞪着他。

  其他的人也都一副牙都合不拢的样子看着他。

  一直沉默不语的聂伯坤眸光一闪,看向聂明城。

  聂明城看着他沉声说道:“聂叔,鼎越要走白道就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要报复也不是只有拿刀砍一个办法!聂叔,我们就用这次的事情搞垮港运!”

  众人皆面面相觑看着聂明城。

  聂伯坤静默须臾,说:“明城说的很对……”

  开完会,其他人都散去后,聂伯坤把聂明城单独留下来。

  “明城,听说你和杨云沁在一起了?”

  聂明城说:“是的。”

  聂伯坤点点头说:“嗯,做的很好,这可能是你这辈子最好的机会。好好把握!不过,明城,你要记住,杨云沁是个不简单的女人,你不要让她影响到你的一举一动!否则的话,你们俩可不是你踩着她的肩膀往上爬,而是她拿你当成她的一颗棋子。”

  聂明城沉默一会,简短的说了声:“是。”

  从会议室出来,聂明城的心情难免有些悒郁:可能所有人都这么想吧,自己和杨云沁,对自己有着巨大利益的一段关系。

  天知道,他情愿她一文不名!

  ***

  港运的事情解决的出乎想象的顺利,围攻聂明城的六个人一个都没漏网,很快被一网打尽,接着他们便供出了裴老二。

  聂明城挑他们场子的事情没有证据,但他们为了争抢生意当街行凶的事情有目共睹,甚至还有人大代表、天亿集体的继承人杨云沁做证人。港运被定义为“黑社会”组织取缔,高层抓的抓,跑的跑,很快土崩瓦解。

  这样理想的局面连鼎越的人都大跌眼镜,不过聂明城清楚,事情能这么顺利解决恐怕和杨云沁不无关系。

  鼎越与天亿的合作项目顺利中标,到A市开设分公司的事情也提上了日程。

  第二年年头,聂明城就到了A市着手分公司的组建。他手头上的事情千头万绪,常常忙的喘不过气来,不过他倒没有厌烦焦躁的感觉,甚至觉得从没有过的冲劲十足。幸好事情虽然忙碌但有序,分公司顺利开张,也逐步在A市站稳了脚跟。

  天亿对鼎越的支持不遗余力,不论人脉还是业务。可是她对他的态度……聂明城感觉的到,杨云沁对他们的感情还有着矛盾和回避。是,他能够明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自己绝对不是杨云沁理想的对象,她也许有数不清的比自己更般配的选择,她犹豫也是应当的。他并不想逼她,那样只会让她更为难而已。只要像现在这样,知道她心里有他,愿意给他机会就行了。他必须自己证明,他是能够成为配的上她的人,并且会是她最好的选择!

  老刘说的对,一个男人心里有了女人才真正成熟了,他以前没有目标,只想做好聂叔需要他做的事情。然而现在不同了,他必须成为一个人人称羡的男人!

  这样,才有资格站在她的身边。

  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他们见面的时间并不多,两人都太忙了,前一段时间她还去了趟美国,回来后身心俱疲、形容憔悴,聂明城从没见过她黯然成那个样子。

  “你只是一个女孩子,不该背这么重的担子,让我来照顾你。”他想说的这些话只能暂时埋在心底。

  “云沁”,他也没告诉过她,他喜欢她的名字。每次念到或想起这个名字时,都会有一种奇特的感觉划过胸口,好像心底最深处的一根弦被忽然拨动一般。

  这天,聂明城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刚坐下,杨云沁就打来了电话。

  “明城,明天你们那个市政工程的标的要改一下。”她开口就说。

  “嗯,你说。”

  她却顿住了,过了一会,说:“你嗓子怎么了?病了?”

  “没什么,有点感冒,不要紧。”

  她沉默一会,说:“我过了看你吧。”

  他不禁有些惊喜,“好的。我在XX小区,快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到了小区门口,杨云沁给他打电话,不一会就看见了他。

  初春的夜晚,天气还有些冷,人一说话还会呼出一层薄薄的雾气。他却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薄毛衣就下来了,远远看去神清气朗、眉宇分明,仿佛一下子比平时年轻了许多。

  杨云沁坐在车里遥望着他,一时间岁月恍惚,好似看见有一个俊朗清秀的少年远远朝自己跑来,一脸阳光的冲她喊道:“杨云沁——”

  他跑到车窗边,微笑唤她:“云沁。”

  她回过神来,亦微笑着说:“穿的这么少,冷不冷?”

  他爽朗的说:“没事。”

继续阅读:第七章 永不反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