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跟我走吧
枫叶流丹2017-06-26 09:003,132

  那些人也快步跑上来,将聂明城围在了中间,他们一共有六个人,皆拉开上衣将藏着里面的凶器掏出来。一群人刹时纠斗一处。

  这条路本来就比较安静,行人咋见这个刀光血影的场面纷纷尖叫着四处散开。

  那个黄毛抡起铁链向聂明城砸去,聂明城一闪身抓住旁边一小子的手,夺下他手里的刀,挡住黄毛的铁链,同时用力一搅,将铁链搅在刀上,往怀里使劲一拉,黄毛的铁链应声脱手,两人僵持间后面一人一刀劈过来,聂明城迅速避开,可右肩到手臂还是被划开长长一条口子。那群人见聂明城流了血更是兴奋,更加凶狠的扑上来。

  聂明城的眼睛像狼一样骤然眯起,手里也发越狠决,他一向不想手上沾上人命,不过现在看来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这时巷口突然传来一阵强烈的轰鸣声,众人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一个人骑着一辆宽大的摩托,风驰电掣般的向他们冲过来!

  摩托的车前灯大亮着,一时间让人看不清骑手的容貌,只能看见她苗条的轮廓和随风飞舞的长发!相对高大的机身,她身材娇小,可那种不可一世、破风而来的气势,却格外的……威风凛凛!

  聂明城看着她,一瞬间几乎呆了,唇角却不觉露出笑意。

  她轰的冲进人群压向聂明城旁边的一个人,那人乱叫着躲开,接着只听一阵强烈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她一个急刹,潇洒利索的在聂明城身边停下了车,“明城,快上!”

  聂明城飞身上车,旁边的人操家伙砍向他们,聂明城挥刀挡住,同时摩托车如离弦之箭绝尘而去!

  * * *

  后面的人早已不见踪影,手中的刀也随手丢弃,可车却没停下了,继续的往前急驰着。

  周围的一切飞速的倒退,呼呼的风声从耳边呼啸而过,俩人明明共骑一辆摩托,可此刻偏偏生出一种双骑并驰的幻觉。

  聂明城大声问道:“你哪弄来的摩托车?”

  杨云沁哈哈一笑,说:“正好在路上瞧见一人骑着摩托,我把他拦下来,拿钱包跟他换的。”

  聂明城说:“明天把钱包还给你。”

  杨云沁朗声大笑,“不用,我喜欢这辆车!”

  夜风传来她爽朗的笑声,明城突然觉得一阵心旌神摇,她的长发飞舞着拂到他的脸上,引起阵阵酥麻,他却没有用手拨开,甚至希望埋首到这片馨香中去!她的腰肢就在他手边,他伸手握住,感觉到她的肌肤在自己掌下里一阵紧张的收缩,他没有放开,将手握的更紧。

  杨云沁没有说话,他掌心的热力从腰间传至心脏,她的血液渐渐开始沸腾,眼前的一切变得恍然和模糊,再也分不清过往和未来。她将车开的更快,冬夜的寒风愈发刺人,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就让这一切都随风而去!包括此刻的我们!

  车身如一把尖刀割裂开迎面而来的气流,带着他们向更深的夜色中冲去。

  * * *

  B市临江,杨云沁也不知把车开了多长时间,一直开到江边。

  两人从车上下来,默默站在江边。只见此刻江水静静,皓月当空,江面升起了淡淡的薄雾,远处有三两点渔灯在雾气中闪烁。

  聂明城看着江面,心情也如这明月照大江般开阔舒畅,他回头看向杨云沁,只见她柔和的侧脸线条在夜色中勾勒出旖旎如梦的静美。

  他不禁微微一笑。杨云沁见他笑的格外温存,问道:“怎么了?”

  “没想到你真的会来‘接应我’”他看着她,双眸亮若辰星,“当时我还想这姑娘一定不会再回来了,有哪个傻姑娘会回来呢?”

  杨云沁也笑了:“当时那个情况我和你在一起只会拖累你。我本来打算先打电话求救,然后再找辆车接应你。没想到正好看见那辆摩托,就马上开过去接你,电话都没来得及打。”

  聂明城叹了一口气,“所以啊,到底该说你聪明呢还是该说你傻。”

  “傻吧。”云沁淡淡苦笑一下。

  他看了她一会,低声说道:“傻姑娘,我很高兴你这么担心我。”他的声音本就低沉醇厚,此刻带着这刻骨的温柔几乎可以将人溺死。

  杨云沁心弦一颤,不由一阵慌乱,几乎不敢与他对视。她强笑道:“举手之劳罢了,没什么。再说没有我,他们原本也堵不上你。”

  聂明城淡淡一笑,“那可不一定。”

  他接着说道:“反正今天是你救了我,我欠你一份情。还有,你开车的样子真的挺帅。”

  杨云沁扑哧一笑,“是吗?我家里还有一辆哈雷,开起来更威风!”

  想象她开哈雷的样子,真是……小人开大车,聂明城朗笑道:“这么喜欢开摩托啊?”

  “嗯!”

  “下次我们赛一场?”

  她怔了一下,缓缓应道:“……嗯。”

  “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聂明城跨上摩托车。

  杨云沁坐到他身后,突然惊声道:“明城,你受伤了!”

  聂明城发动车淡淡说:“没什么,皮外伤。”

  “不行,我们先去医院!”杨云沁看着他后背长长的刀口暗自懊恼,衣服都红了这么一大片,该流了多少血啊?!自己居然没发觉,还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

  “不用……”

  “去医院!”她严厉的说。

  “好吧。”

  她那么凶,聂明城只好听从,唇角却微微弯起。

  聂明城将车开到一家诊所门口停下。杨云沁看着这家简陋的诊所心中疑虑,聂明城看出她的心思,柔声道:“没事的,老刘的医术很好。”

  医术很好的老刘是个头发乱蓬蓬的瘦高个,大约四十多岁年纪,一脸颓废。他一看见聂明城便摇头道:“又挂彩了?把衣服脱了给我瞧瞧。”

  聂明城动手脱衣服,杨云沁正在考虑要不要回避一下,那个大夫冲她说:“你过去给他帮帮忙。”

  “啊?”她愣了一下。

  “快去啊!”

  杨云沁过去给他帮忙。聂明城轻轻说了声“谢谢”。脱到贴身的衬衣时脱不下去了,伤口上的血干结了,和衣服粘到一起。

  聂明城说:“没事的,你就用力撕下来好了。”

  那该多疼啊,杨云沁不由有些犹豫。老刘看着她的样子,上前一把将衣服撕下,鲜血直流!

  杨云沁不由眼角微微颤了颤,老刘哼了一声,“不用心疼这小子,他不怕疼,三天两头把自个弄的血淋淋的。”

  聂明城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他此刻上身赤裸着背对着她,肩膀宽阔虎背蜂腰,年轻而结实的身体肌肉分明,充满了矫健阳刚的男性美。背上长长狰狞的伤口不仅没有破坏这份美感,反而平添了一种危险的魅力。

  可是杨云沁却完全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景象,只是紧张的看着老刘夹着弯曲尖锐的针头“大刀阔斧”的连接起他伤口两边外翻的肌肉。针头贯穿肌肉那一刻,她的眉头也跟着微微一皱,她定定神说:“我先出去一下。”

  说着不等他们回答便转身出去。

  老刘瞟了一眼她的背影,心领神会的调侃道:“你小子可是头一回带女人来啊,怎么着?准备定下来了?”

  聂明城笑笑没答话。

  老刘说:“这丫头我瞧着行,镇的住场面又知道心疼人。”

  聂明城道:“行了,你等会别乱说话吓着别人。”

  老刘笑道:“哟,真是动春心了,瞧你紧张的劲。好,好,你小子总算懂事了,这男人非得娶了老婆才能算真正成人了……不过回头真得和姓聂的老家伙说说,别整天再让你搞那些打打杀杀的事,当初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小命,别老婆都没娶上又交代出去了……”

  门外,杨云沁靠在墙壁上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

  过了一会,她走进去,针也缝完了。

  老刘处理好伤口,起身道:“好了,搞定。今天你就在这睡一晚吧,你这个样子出去也不方便。对了,记得隔天来换药。”

  聂明城点点头。

  老刘收拾好东西出去。

  杨云沁看着房间里简陋的病床,想来聂明城今天只能在这上面将就一夜了。

  聂明城道:“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

  “不用,你冷不冷?”房间里虽然开了空调,不过这样寒冷的冬夜,他赤|裸着上身还是会有些冷吧?

  聂明城笑道:“没事,习惯了。”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样子实在是不雅,又到床上找了一件毛衣背对着杨云沁穿上。

  杨云沁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说:“明城,你跟我回A市吧!”

  聂明城身体一震,蓦然回头怔怔地瞪着她。

继续阅读:第六章 我爱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