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云沁
枫叶流丹2017-08-28 09:054,493

  聂伯坤开赌场和地下钱庄起家,后来慢慢做大,成了黑道上一号响当当的人物。近些年他刻意洗白,成立了鼎越公司,看准了房地产开发和市政工程承包这两块肥肉,利用自己的手段和人脉做得风生水起,在B市风光无限。可是就连他也没想到像天亿这样的商业巨头会找他谈合作。

  找他的便是杨云沁。她希望两家公司能合作投标B市至C市的高速公路修建工程。这个工程投资上百亿,鼎越是没有能力吃下它的,而天亿完全有能力独立竞标,不过竞争对手激烈,而且竞标到以后还有方方面面的关系要打点。与鼎越联合后胜算就大增了,更何况鼎越还几乎垄断了B市的水泥生意。

  “强龙不压地头蛇,倒找地头蛇联合。这个女人不简单。”这是聂伯坤专门去A市见了杨云沁之后的评价。要知道鼎越虽然在B市混的风生水起,不过在天亿这样的大公司面前还不算入流,更何况背景还不干净。

  第二天,聂明城在聂伯坤的办公室里果然见到了杨云沁。

  作为像她这样身份地位的女人,她的穿着刻意低调沉稳,整个人有一种极柔和也极坚定的气质,让人不会因为她的性别和年龄而产生轻视,反而不觉间心生好感。

  聂伯坤热络的与她寒暄后,向她介绍道:“这是聂明城,我们公司的项目经理,也是我的侄子。”

  杨云沁看向聂明城,他在白天和黑暗中感觉完全不同,昨夜他还是危险冷血的捕猎者,而现在,他站在朗朗的日光下,眉目英挺、气度沉着,眼中透出睿智和干练,犹如你最值得信任的伙伴。

  她微笑道:“我知道。久仰大名,早听说聂经理能力超群。聂总,我们合作的案子不如就让聂经理跟进吧。”

  聂伯坤和聂明城都微微一怔。

  聂伯坤虽然心里是这么打算的,可没想到杨云沁会第一次见面就直接提出了,这可不大符合她一贯的作风啊,心里不免有点诧异。不过,他当然不会反对,“好,正合我意!我也是这个意思。明城,以后可要多跟着杨董学习啊。”

  聂明城颔首微笑道:“是。”

  杨云沁又简短的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虽然聂伯坤一再挽留,她还是有没留下来吃饭。

  她走后,武安跑来打听,搞清楚来龙去脉后对聂明城说:“城哥,这女人不会真的看上你了吧?”

  聂明城说:“滚一边去。”

  武安乖乖滚了。

  她看上他聂明城不由摇头笑了,其实刚才直到她离开,她也没有单独对他说过一句话。

  双方的合作很顺利,他们的工作方式很接近也很默契。几乎杨云沁的每一个想法,聂明城都能让它成为现实。所以他们很默契的一个负责提议、一个负责实施。在工作上聂明城不得不欣赏这个女人,她不应该单单用“精明能干”来形容,聂明城几乎想把“不拘一格、远见卓识”八个字送给她。

  不过他们的私下交往几乎没有。除了工作,她是一个沉默的人,对他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好奇心。

  可就算是这样,聂伯坤还是对他意味深长的说:“明城,杨云沁对你很不一般啊。你要把好好把握,这不仅对你是个绝好的机会,对鼎越也是。”

  见鬼,他们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说?!

  她看上他?怎么可能?

  杨云沁,坐拥数百亿身家的女继承人,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双料硕士;而自己,大学都没读过的黑社会混混,现在虽然勉强挂了个“经理”头衔,可大部分时间干的还是垄断市场、欺行霸市的活。何况他们的相识还是在那样的场景。

  聂明城深知每件事情都有它自己的道理,杨云沁看上自己有什么道理?难不成真的像武安说的因为自己长得还行?他并不认为杨云沁是那种脑子容易短路的女人。

  不过为了让大家也让自己死心,聂明城还是决定尝试约一下杨云沁。所以这天加班完以后,他已经把车开出了公司,又把车转了个弯绕回来。

  ——如果她还在,他就约她一起吃饭。

  车快到公司楼下时,他看见了杨云沁。她站在公司楼下的公交站台上。夜色之中,她站的不若平时挺拔,肩膀微松着,远远看去,身形竟有几分寂寥和疲惫。

  聂明城把车开向她,没想到快到时,前面停下一辆公交车,她跟着人群上了车!聂明城几乎飞快的把车停到路边,跳下车飞奔过去,在车门关上的前一刻也跳了上去!

  这是晚上9点钟的末班车,车上人很多,聂明城找了半天才看见坐在最后的杨云沁。她坐在角落里,头靠在车窗上,闭着眼睛小憩着,竟然像睡着了一般。

  聂明城看着她怔了片刻,才走过去。挤了半天来到她面前。她依然闭目小憩着,没有一点发觉。

  她把公文包环抱在胸前,头靠在车窗上睡着,一派安静。书上说这个姿势是自我保护和防备的姿势,褪去了身上的层层光环,现在的她仿佛只是个娇小的、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子。闭上了那双总是神采明亮、从容冷静的眼睛,她好像一下子小了好几岁。她到底有多大?二十五岁?二十四岁?或者更小些?

  她的眉生的很好,很少女孩子有这样乌黑俊秀的眉,还微微向上飘逸的斜飞着。这样的眉如果配上爽朗开怀的笑,一定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天然写照!可惜,她从来不那么笑……

  聂明城看着她,杂七杂八的胡乱想着。车一站一站的停,人越来越少,他却没有找位置坐下,而是一直那么站在她面前。车上广播又响起:各位乘客,XX站快要到了,要下车的乘客请做好准备,下一站……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他脸上柔和的神情一下子尽收眼底。

  两人俱是一惊。

  可是只短短一瞬,她便调整好表情,对他自然的笑笑,仿佛他就应该在这里似的。

  聂明城有些赫然,但也还是尽量自然的对她回笑一下。

  车停了,杨云沁说:“我到站了,我们下吧。”

  她知道他是跟着她上来的啊?见鬼,她当然知道了,这么明显!聂明城心里又是一阵发窘。而且,他发誓,他清楚的看见刚才有一丝笑意从杨云沁平静的脸上一闪而过。

  两人下了车,聂明城问道:“你今天怎么搭公车?”他知道她在B市有房子,每天都开车往返。

  “今天早上出来时才发现车没油了。”

  原来她也会搞这么大条的事情,他微笑道:“你肚子饿不饿?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吧?”

  他记得晚上送来的外卖她没有吃上几口。

  “嗯,好吧。”她应道。

  聂明城正在考虑这个时间附近有什么像样些的餐馆,她说道:“我们就到对面吃点吧。”

  对面的街边,有一个塑料棚搭起的路边摊。初冬的夜晚,棚前橘红色的灯光显出几分单薄的温暖。聂明城一怔,看着她:“这里?”

  她洒然一笑:“这里和我家离得近,我吃过几次,味道还不错,是一对老夫妻开的,他们的孩子在清华读大学呢。”

  聂明城笑了:“你知道的倒清楚。”

  两人边说边往对面走去,老夫妻看见杨云沁果然很高兴,赶紧把座椅又擦了一遍请他们坐下,乐呵呵地说:“小杨,今天吃什么?”

  “还是鱼头火锅吧。”云沁道。

  老两口连忙去忙活了。

  聂明城看着他们的背影说:“常来照顾生意吧?没想到你还会吃路边摊。”

  杨云沁笑笑,“那有什么,我还摆过路边摊呢?”

  “开玩笑的吧。”

  “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摆摊卖过字,”杨云沁笑道:“原本我在餐馆里打工,洗盘子洗了半年洗得我看见洗洁精的泡沫就翻胃。后来我有一个同学在中心广场摆摊卖画,十分钟就能给人画一幅头像,一次可以挣十块美元,我羡慕的不得了。可惜我也不会画画啊,琢磨了老半天干脆摆了个摊卖字。反正老外也不懂中国字,只要你摆出一副一本正经、高深莫测的样子他们就一准觉着你的字肯定好。”

  聂明城说:“你故弄玄虚的本事就是那时练成的?”

  杨云沁闻言噎了一下,还是答道:“是的。”

  聂明城唇角微微弯起,“老实说,你那天晚上到底怕不怕?”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自然的提起那天的事情。

  “呃,其实挺怕的。”杨云沁老实承认。

  “要是当时我不放你走怎么办?”

  “嗯,”杨云沁考虑了一下,认真地说:“你瞧见我的名字吗?‘云沁’,一不小心就会念成‘运气’,我运气一向很不错,所以我想,那晚我也一定还会继续走运。”她说得一本正经,好像这是天底下最理所当然的事情,眼睛却闪现出几分和往日不同的顽皮。

  聂明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她看着一副绝顶成熟稳重的模样,骨子里倒和自己一样是个狂妄大胆的投机者。

  杨云沁也不禁笑起来。

  这时,菜上来了,热乎的火锅,老人还给他们配了温热的黄酒,两人一下就吃得暖暖和和。

  火锅用的是固体酒精,味道有点呛鼻。明城见她吃得脸颊微红,没有一点不适应,问道:“为什么你留学还需要打工?想锻炼一下?”

  杨云沁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了,然后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和家里闹翻了一段时间。”

  聂明城刚想问“为什么?”,但看出她并不想多谈这个问题,便转移话题道:“下次带你去个地方,鱼头火锅做的一绝。”

  “好啊。”她笑道。

  * * *

  吃完了饭,两人从棚子里出来。此时夜色更深,寒风沁凉,她不禁微微缩了一下。聂明城很想把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又觉着实在太肉麻,还是作罢。

  两人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约会”,偶尔一起吃饭,看电影,或是什么都不做的随便走走,和所有谈恋爱的情侣一样。可聂明城也不确定他们这样算不算是在“谈恋爱”。如果告诉武安他们,自己和一个女人约会了五、六次却还没有上过床,他们一定会惊的牙都掉下来。好吧,他承认,别说上床,其实手都没有牵过!真是糗大了,聂明城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女人这样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惹她生气。

  她的态度亲切却不亲密,对他很温柔,却没有一点暧昧的暗示,有时还表现出一种突如其来的疏离。聂明城总觉着把握不准她真正的想法。聂明城在女人方面不算生手,但从来没为女人费过什么心思,像现在这样成天琢磨一个女人自个也觉着心烦。

  其实态度这东西试试不就知道了,追不到也没什么,他也没打算搭上富婆,从此攀龙附凤。这些话他都对自己说过,不过……就是不想她生气。

  这天,他们一起在南国苑吃饭。等上菜的当儿,聂明城看着一本汽车杂志,杨云沁看着一本休闲杂志,都没怎么说话。其实两人都是处事练达之人,与人交往是长项,如果想要找些有意思的话题并不难,不过两人在一起时倒从来没有刻意找过话题,没话时就这样安静的坐着或走走。

  聂明城觉得这样其实也不错。

  吃完了饭,因为杨云沁提议散散步,聂明城便没取车,两人在路上随意的走着。

  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聂明城突然一把紧紧握住她的手。杨云沁一惊,回头看着他,他已经微微靠近了些,在她耳边低声说:“等会我数到三,你就跟着我拼命往前跑。”

  杨云沁心中一凛,轻声道:“有人跟着我们?”

  “嗯。”

  “冲你的还是冲我的?”

  聂明城略略回头瞥了一眼,其中一个黄毛看着很眼熟,是港运的人。港运想插手B市的水泥生意,不久前刚刚被自己挑了场子。 “冲我的。”他沉声道。

  杨云沁略一犹豫,说:“这样吧,前面的路口,你往左边跑,我往右边跑。等会我在下一个路口接应你。”

  聂明城一怔,随即暗暗苦笑一下,接应自己?可能吗?不过也好,这是最好的方法。“好。”他点头道。

  再走几步就要到路口,他突然一推杨云沁,低喝一声:“快跑!”

  接着自己返身向回奔去。毕竟,虽然那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但不见得会被自己全部引开。

  杨云沁震惊地回头看向他,然而她只停滞了短短的一瞬,紧接着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向右边路口跑去。

继续阅读:第五章 跟我走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