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原来
枫叶流丹2017-06-26 17:422,590

  第二天,杨云沁是被一阵急切的门铃声吵醒的。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她皱了皱眉睁开眼睛,头还带些宿醉的疼痛,身体也有些酸胀不适。她突然心里一惊,才发觉自己是赤|裸的睡在被子里。

  一回头,身边还有一个人。

  聂明城靠坐床头,和她盖着一条被子。他上身亦是赤裸的。见她醒了,他瞥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回过头继续抽着手中的烟。他的目光里有一种玩世不恭的冷淡,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疏离和生硬,杨云沁不禁微微有些发怔。

  这时床头的手机又响了。杨云沁从包里把它拿出来,才一接通,对面就传来一个严厉的女声:“开门!”

  杨云沁一怔,“妈,你在哪里?”

  “我在哪里?在你的新房门口!开门!”说完就“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杨云沁略一犹豫,起身下床,打开对面的柜子,挑了套衣服穿上。她背对着他,但仍可以感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裸露的身体。她不禁微微有些发热,快速穿好衣服后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却最终什么都没说出去了。

  一打开门,就见一个高挑华贵的妇人站在门口,正是杨云沁的母亲宥琼霓。她是个既美且艳的女人,虽然已经不再年轻,但依然可以看出当初夺人的美貌。此刻她正冷着一张脸,目光犀利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杨云沁看着她,平静的说:“妈,我们出去说。”

  宥琼霓冷哼一声,从她旁边擦身而过,走进客厅,“怎么,还藏着掖着不敢见人?”

  杨云沁眉毛微微一皱,说:“妈,你先回去,我等会过去找你好不好?”

  宥琼霓眉毛一竖,声音陡然拔高,“怎么了?有胆子偷偷嫁人,没胆子让我见见自己的新女婿?让他下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样三头六臂的人物迷得我女儿神魂颠倒!”

  “妈……”

  宥琼霓有些气急败坏的说:“我说你怎么好端端的跑去美国和华瞻分手,你还要我别管你们的事。结果倒好,乘着我出国自己偷偷嫁给了个这么不入流的痞子!云沁,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子破罐破摔……”

  楼上卧房里的聂明城听到这里不禁挑了挑眉,“华瞻”?原来还有另一个傻瓜。上次她从美国那么身心俱疲的回来原来不是去工作而是分手去了。听她妈气急败坏的口气,肯定是个称心如意的乘龙快婿,她居然为了自己这么个不入流的痞子放弃了,真是该好好感谢她的“深情厚爱”!

  他下了床,从地上拎起自己的裤子套上,打开房门走了出来。

  两人听到声音回头看向他。

  一瞬间,宥琼霓徒然色变,如遭雷击般的呆在当场!她呆呆地看着聂明城一步步从楼上走下来,从她们面前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大刺刺的坐下,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母女。过了好一会,宥琼霓才有些恍惚的小声问了一句:“你是谁?”

  聂明城脸上挑起一抹笑意,“我是谁?不就是你女儿嫁的那个痞子。”

  他就那么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目光之中带着一丝冰冷的寒芒,身上只穿了一条长裤,裸*露着年轻而结实的上半身,四肢修长、肌肉分明,如一头矫健的充满野性的狼。

  宥琼霓看着他愣愣说不出话来,身体竟似有些微微发抖起来。杨云沁暗叹一口气,拉过母亲,说:“妈妈,我们出去再说。”

  这一次,宥琼霓由得女儿将她拉出去。

  聂明城看着杨云沁将母亲拉到对面的停车处,宥琼霓好像回过神来,和女儿激动争执起来。

  哼,那个贵妇人现在一定气坏了吧?他现在这个样子确实很失礼,正好坐实了她“痞子”的评价。不过谁在乎?谁他妈在乎!

  他的胸口突然涌起一阵难言的忿恨。很早的时候他就明白一个道理:一件事如果看着太好,那一定是个陷阱,比如忽然捡到一张巨额彩票,比如被杨云沁爱上。他一直在拼命的保持清醒,可是她用那些不经意的温柔,那些专注和难以言喻的眼神,那些仿佛真情流露的关切和担心,轻而易举地击溃了他所有的理智。

  她让他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她真的爱他!

  可结果了?结果了?!这一切到头来都是彻头彻尾的假象,他只不过是一个愚蠢可笑的替代品!!当然了,她杨云沁就算要找替代品也有多的是比自己更好的选择。谁他妈知道她为了什么心血来潮的理由选择了自己?或则就像她妈说的那样破罐子破摔?她到底指望他怎么样?对她的意外垂青感激涕零?见鬼,绝不可能!

  想到昨夜的情形,聂明城心里又是一阵难忍的抽痛,那种从巅峰骤然坠落的感觉让他现在仍心有余悸。原来,世上最残酷的事不是求而不得、无法拥有,而是明知渴望却假意给予。谁也不能这么耍弄他,就算杨云沁也不行!

  原来,那些发自内心的笑容,那些让人心悸的眼神,还有那样的热情和温存都是、全部都是对着另一个男人……

  杨云沁一回来就看见他这样子双目紧闭的靠在沙发上,脸上呈现出一种痛苦难言的拘挛。

  “明城?”她一惊。

  聂明城骤然睁开眼睛,神情一瞬间变得硬朗利落而又潇洒冷漠。

  她怔怔看着他,不明所以,却又突生出一阵难过,不知为什么说了一声:“对不起。”

  他不禁笑了:“别,云沁,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实在是太对得起我了!”

  ***

  聂明城就这样开始了和杨云沁人人称羡的婚姻生活,幸福与否,甘苦自知、五味杂陈。不过他的生意倒是越做越顺利。A市房产大鳄林立,他情知和他们争锋没有胜算,所以一开始便避开竞争激烈的城市中心地段,转而在近郊开发商业楼盘,走低价超值策略,结果市场反应极好,两三个楼盘下来打出品牌,无声无息挣了大钱。他乘郊区地价便宜时大量囤地,结果这些地皮几年后都成了黄金地皮,尤其是在城市西区买的一块地,由于政府当年年底公布了往那里修建地铁的计划,单这块地第二年就涨了近十个亿。

  自此之后,聂明城一战成名,鼎越也在A市的地产界异军突起。没多久,鼎越的总部也搬到A市,同时它也不在仅仅局限于房地产开发,业务范围扩展到物流和餐饮,同样是做的风生水起。

  聂明城想起几年前当别人听说杨云沁嫁给自己这个无名小卒时,脸上无一例外露出不以为然的微笑,可现在,他作为鼎越的实际掌舵人,如果再提起他的名字,在A市无人可以藐视。

  但是那又怎么样?他在她心中的地位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她依然对他很好,却永远不是他希望的好。

  其实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放下心结,毕竟她还是嫁给了他不是吗?而且对他也真的不错。可是他忘不了那天晚上的情形,也忘不了她当时的样子。

  她为别的男人说的那些话,做的那些事,从来没对他说过,也永远不会为他做。

  云沁,云沁,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既然选择了欺骗,为什么不一直骗下去?偏偏还要让我发觉?!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生,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