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死
枫叶流丹2017-06-27 15:562,818

  鼎越旗下星北酒店的顶级包房内,聂明城做东宴客。正在酒过三巡面酣耳热之际,一个极靓丽窈窕的年轻女子敲门进来,正是星北酒店的客户经理梅研。

  她对聂明城娇笑道:“聂总,实在不知道你们来了,真是不好意思,来,来,我敬大家一杯算是赔罪。”

  聂明城淡淡一笑道:“既然知道来晚了光喝一杯酒可不行,这样吧,你给在坐的每人敬一杯,就从赵司长开始。”

  武安忙让出自己的位置:“对对对,梅经理就坐到这里好好给赵司长敬杯酒。”

  梅妍也不推辞,大方一笑,坐到那个看着她眼睛放光的中年男人旁边,对他嫣然一笑:“赵司长,一定要给我个面子喝了这杯。”

  ***

  从酒店出来,司机早开车等在下面。聂明城和武安上了车。

  武安问:“城哥,我们和那个姓赵的没什么交道要打啊,干嘛送他这么大礼?”

  聂明城今天也喝了不少酒,头不禁有些疼。他揉揉眉心道:“天亿新开发的一种新药要上市,他一直卡着不批。”

  武安“哦”了一声,了然道:“原来是帮嫂子打点啊?不过城哥,难道这种事还需要咱们来做?”

  聂明城说:“她一个女人,有些事情不方便。”

  武安闻言忍不住噗出来,“嫂子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她手下那么多人,这种事情还搞不定?哪还用的着她亲自出马。再说了,人以前做生意不是做的挺好的吗?城哥,你也太操心了吧?”

  聂明城皱皱眉没有说话。

  武安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说:“城哥,这两天白盈找过我,哭得像什么似的……”

  聂明城打断他,冷淡的说:“你不用管她。”

  “是不是嫂子知道了?”武安猜测的问。

  是知道了,不过一点没反对!聂明城冷冷的想。

  那晚从杨云沁的房里出来后,他就一下子没了和白盈继续下去的欲望,虽然她确实带给过他不少欢愉,可那些对他中的毒毫无用处!尽管不愿意承认,他和白盈在一起之所以这么高调,其实心底多少是希望看看杨云沁知道后的反应。真可笑,自己到底还在奢望些什么呢?她从来没有真正在乎过他,在和他提离婚时她眼里几乎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可他呢?到了这一步居然还舔着脸不肯离开!那些愚蠢幼稚的行为只不过再一次戳破了他自欺欺人的快乐和感情上的卑微。

  他突然想起那个向她求婚的初春夜晚,他曾问她:会反悔吗?

  她回答说:“永不反悔”。

  那样美好的谎言!虽然是穿肠噬骨的毒药,可是如果可以,他希望再听她说一遍。

  聂明城没再说话,靠在座椅上闭目休息起来。

  * * *

  看着他的样子,武安心里泛起一种莫名的恼怒:妈的,像白盈那样的尤物他居然说扔就扔!想起白盈他不觉又是一阵难耐的心痒。其实她开始看着也没觉着很特别,可跟着聂明城这几个月,就像被滋润开了的花朵似的越开越娇艳,特别是那种清纯娇嫩的风骚真他妈让男人骨头发酥!他倒是很想捡这个漏,不过就是不确定聂明城对她的想法,现在虽然蹬了,可毕竟他结婚后就只有过这一个情妇,什么时候又想起了也说不准。

  想到白盈,不免会想到另一个女人:杨云沁。

  对于武安来说,女人只分成两类:想搞上床的和不想搞上床的。可杨云沁却不在这两类之列。他也说不出对她是个什么感觉,每次想到杨云沁他心里都总是觉得怪怪的。他至今还记得那个晚上她微笑着对他说 “先放一下我的朋友”时的样子。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时她代表的那些东西。有时候武安不禁会想,如果那天晚上杨云沁看中的不是聂明城而是自己,一切会是怎么样?像聂明城这样活得才像个男人!娇妻美妾、权势财富。

  一阵电话声打断了武安的遐想。

  聂明城睁开眼睛,接起电话。很意外,电话是杨云沁打来的,“明城,你后天晚上有没有时间?”

  “嗯,什么事。”聂明城说。

  “后天晚上是天亿的周年酒会,你能不能陪我出席一下?”

  “好。”聂明城答道,顿了一会问道:“你在哪里?”

  “我在X市,有个会议,后天会赶回来。”

  聂明城“嗯”了一声挂断电话。感谢那些商务酒会,他还有机会和他的老婆一起装装恩爱。

  酒会当天,聂明城还是很早就回到家里接杨云沁。她也才从飞机场回来,看见聂明城浅浅一笑,“明城,你等我一下。”

  聂明城点点头。这些年来他对她的话越发少了,不是无话可说,而是想说的话太多,害怕一个忍不住全都说出来。他在她面前也只有这一点点虚伪的自尊了。

  她很快就收拾好了,银灰色修身长裙,和往常一样,恰到好处、优雅得体。

  驱车到达宴会大厅,聂明城先下了车,走过去替杨云沁打开车门。杨云沁下车的那一刻聂明城握住她的手,虽然结婚已有几年,可握住她手的那一刻他的心还是有漏跳一拍的感觉。

  “充分说明碰老婆碰的太少了”聂明城自嘲的想。

  两人并肩走进流光璀璨的宴会大厅,任何人看到他们都会觉得真是一对相得益彰的壁人。天亿公司的董事长宥琼霓却脸色微微一变,她匆匆忙忙发了个言便离开了,和女儿女婿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聂明城暗暗冷笑一声,这女人还是这么看不惯他,这几年他和她碰面也不超过两三次,都是在这样的场合,她从来都是一副有他没我的架势,看见他就走人。不过也无所谓,不知为什么,他每次看到宥琼霓也是一阵莫名的厌恶。

  宴会还是如常的进行着,其实近些年来天亿的主事人早就是杨云沁,她妈妈不过就挂个名。杨云沁和聂明城结婚后她更是公司都难得去一次,常年世界各地游玩。

  杨云沁在各色人群中得体的应对着,这不,正和他们公司那个技术总监聊得挺开心,那个德国佬看着她满眼毫不掩饰的欣赏。

  居然还说德文!

  聂明城不屑地哼了一声,从侍应生的盘子里拿过一杯酒。

  这时杨云沁走到他身边,说:“明城,少喝点,等会还要开车。”

  聂明城又把酒放回去,“放心吧,载着你我一滴酒也不会沾。”

  旁边达成公司的黄总笑道:“聂总可是难得一见的好老公。”

  杨云沁闻言一笑,笑容里没有一点的不自然。

  宴会散了,聂明城开车载着杨云沁回家。

  车厢内很安静,连音乐都没有。

  聂明城突然说:“你先睡一会吧。”

  杨云沁看着他。

  聂明城又加一句,“不是才下飞机就过来了吗?”

  杨云沁微微笑起来,“嗯。”

  她听话的闭上眼睛,纤长微翘的睫毛安静得垂下。

  上一次她在自己车上安心睡觉的时候是……聂明城突然感到一阵刺骨的心痛。

  杨云沁好像也想起了什么,睁开了眼睛。

  在后视镜里他们看到了彼此的眼睛。

  车厢里又沉闷安静下来,几乎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明城看着前方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杨云沁偏过头看向窗外灯火点点、繁华又寂寞的都市。

  这时迎面开来一辆大货车,聂明城平稳变换车道让开,两车交会之际,右面的路口突然斜冲出一辆跑车,失控极速地向他们冲过来!

  炽亮的灯光照的云沁的脸庞几乎透明,聂明城竭力看着她的眼睛,拼尽全力一打方向盘——

  “嘭”的一声巨响,对面的跑车狠狠向他这边撞过来……

  “明城——”

  陷入黑暗之前,他听到她凄厉万分的喊声。

  还好,她应该没事……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请再说一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