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原谅
枫叶流丹2017-09-16 14:244,259

  聂明城的情况稍好转些,来探病的人就开始络绎不绝。起先杨云沁为了他好好休息,把探病的人都挡在了门外。自从可以来探望他,鼎越的人几乎把病房当成了办公室,从早到晚的请示汇报,杨云沁忍无可忍几次要下逐客令,都被聂明城用眼神制止住了。

  这天终于把季祥送走了,杨云沁说:“明城,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聂明城说:“我突然出事鼎越都快乱套了。你别急,我这几天把手头上的事交代清楚就好了。”

  “接下来准备怎么办?”

  “只好找人暂时接手我的工作。我手下的这些人里面,武安够机灵但不够沉稳,季祥倒是不错,不过没什么魄力,不是当头的料。不过现在也没有更合适的人,我打算先让他们搭档分担我手头的活,大方向让聂叔把把关。”

  杨云沁沉默一会说:“其实这件事我早想和你谈谈了,鼎越做到现在这一步,想要有更好发展,内部管理必须要下些功夫,单靠你一个人是不行的,你需要有更专业更规范的管理团队。如果你手里没有合适的人接替你,我建议鼎越聘请职业经理人。”

  明城考虑一下说:“其实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鼎越现在的管理水平确实跟不上是扩张速度,我也想过聘请更专业的人进来。不过现在这个关口,时间仓促很难找到合适的人,再说,鼎越你是知道的,现在做事的都是一帮打江山的兄弟,外人水都难得泼进来。就算有合适的人,没有我鼎力支持,他也很难有什么作为。”

  “不需要有什么作为,”杨云沁说:“只要能稳住现状就行了。”

  她说到这里,明城立刻就明白了。他这个伤最少要耗上个半年到一年,这么长时间,接替他的人有足够的时间培养自己的势力和羽翼,自己毕竟不是聂叔的亲生儿子,到时候很可能是放权容易收权难。杨云沁的意思是让新旧势力互相制约,届时再由自己来收拾残局。

  聂明城沉吟道,“就算是稳住现状也很难。”

  “人选方面你不用担心,我来解决。”云沁果断的说。

  她这个样子让人不由想起当初她提议他来A市时的情行,聂明城心中不觉柔情涌动,微微一笑,道:“好吧,这件事我跟聂叔谈。”

  第二天,他就向聂柏坤提起这件事。

  聂伯坤听完他的建议,犹豫道:“现在这个时候凭空调一个人进来,你下面的那些人肯定不会服,到时候不是乱成一锅粥。”

  明城说:“这锅粥有我们看着再怎么乱也乱不到哪里去。不过如果把公司交给他们就说不准了。”

  他说:“我不是信不过自己的兄弟,不过我手下这些人你是知道的,胆子太大又容易头脑冲动,一下子给他们太多权利是害了他们,搞不好还会连累鼎越。聂叔,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过你,半年前我发觉有人利用物流分公司那边运货,再往上查就是他们几个。这事我处理了当事人,也给了他们一个警告。这几个伙计不把他们压着,什么事都敢干。鼎越好不容易才脱离黑道有了今天,我不想又闹出什么麻烦。”

  聂伯坤沉吟片刻,叹道:“好吧,这个世界归根结底还是你们年轻人的,你看着办吧。”然后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阿城,自从我当年把你从海里捞起来,你跟在我身边已经有十几年了。我这个人不知道是不是年轻时做的坏事太多,一直找不到自己的儿子,不过,有你在我身边和亲身儿子也差不多,就连你的名字也是我当初给自己儿子取的。况且公司没有你也没有今天,明城,你放心,鼎越是我的也就是你的!”

  聂明城不禁心中感动,坦诚道:“聂叔,谢谢你。”

  聂伯坤拍拍他的肩,“好好养伤,我等你快些回公司。”

  两人正聊着,杨云沁敲门进来,喂明城喝了药,跟他们闲聊几句便出去了。

  聂伯坤看着她的背影,微笑道:“明城,你好福气啊。”

  然后他顿了一会,说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再怎么喜欢一个女人,也不要完全相信她。”

  听他突然这么说,明城不觉一怔。他知道聂叔年轻时是结过婚的,不过他那个平时看似温柔恭顺的妻子,有一天忽然毫无征兆的带着他们才两岁的儿子跑了,怎么找也毫无音讯,这件事多年来一直是他难解的心结。他看着聂伯坤微微黯然的神情,不禁也暗暗叹了口气。说:“聂叔,你放心,我知道的。”

  聂叔走后,聂明城心里感到一丝怅然。为聂伯坤也为自己。他明白他的感受,或许他说的对,你永远无法完全了解一个女人,哪怕那个人是你的妻子。可是,聂明城却不愿再怀疑杨云沁,他记得她对他说“我会爱你到死!”时的样子,那么决绝而又坚定、那么痴情而又悲伤。他不信她是在骗他!绝对不会!

  至于那件曾经让他耿耿于怀的事情,就让它彻底的成为过去。她或许深爱过某个人,可那有什么要紧?重要的是她现在真心实意对自己。她从不曾向他提及那个人,或许并不是想要隐瞒,而是想要遗忘。既然她自己都想要忘记,他为何还要一再记起?

  * * *

  聂明城的病房没成他的办公室,倒先成了杨云沁的办公室。

  他们住在这家医院的VIP病房内,除了有正常的病房外,还配有书房、会议室、陪护室和警卫室。不过那些房间大都空着,杨云沁搬了一张陪护床和他一起睡在病房里,白天办公也在病房里,只有要会客的时候去会议室。

  说实在的,这段时间是聂明城这辈子身体上最难受的时候,长时间的卧病在床憋得人都快发霉了,更别说那些时不时来骚扰他的肿胀和疼痛。但是多年以后,他每当回想起这段时光,却只记得甜蜜和幸福,那些如洪水一般来势汹涌、让人无处可逃的甜蜜和幸福。

  * * *

  这天杨云沁又边看着资料便给他按摩,聂明城叹了口气道:“云沁,你回家休息一下吧,这些事情请个特护来做就行了。”然后又赶紧加上一句:“男的。”

  杨云沁不觉笑了:“没事,不累。”

  “怎么不累,你哪天晚上睡好了?再这么下去不行的……”

  “有什么不行?”杨云沁瞪他:“我管几万人都行,多你一个怎么不行?”然后又笑着去想亲他,“别担心,你老婆我是超人。”

  聂明城偏头让开,皱着眉道:“别又想用美人计,今天把这事得弄清楚了再说。”

  “好啦、好啦,这件事交给我,我办事你放心。”她说完眼珠一转,眉梢一挑,轻笑着说:“是你对我用美人计吧?不答应就不许碰你?”说着她出其不意的探过去,一口叼住他的耳珠,舌尖轻轻一勾!

  聂明城顿时石化!她当真的是原先那个杨云沁?!

  其实他早就知道在杨云沁的性格里有着和她沉静内敛外表截然不同的另一面。那个隐秘的、不为人知的“杨云沁”,现在就像深埋在冰层底下渐渐苏醒的火山,越来越多的显露让人讶然的本来面目。尽管聂明城早有思想准备,可还是常常被她弄的措手不及、招架不住。

  不过,他必须得承认,他非常非常非常的喜欢。

  杨云沁如愿以偿见到聂明城耳根发红后,扑哧一笑,直起身体,正色道:“我去给你弄点吃的,你有什么事情就叫护士。”

  才转身,手就被聂明城攥住,一个用力,拉得跌倒在他怀着,她惊叫:“唉,小心腿……”

  后面的话都被堵住了……

  唇舌之间,杨云沁一向不是对手,辗转纠缠间渐渐大势已去,不过却口里尤有不甘地挣扎道:“明城,我必须提醒你,据说手那什么的做多了,男人会……”

  还没容她说完,聂明城口下一用力,她不由得一声颤抖:“啊……”

  结果,又过了大半个小时,杨云沁才从病房里出来,外人看来依然是步履沉稳、端庄大方,其实是满身“伤痕”、满心“血泪”。

  而此刻,聂明城半躺在床上休憩着,如魇足了的狮子般心情舒畅极了。

  过了没多久,听见有人进来,聂明城眼睛一睁,这么快就回来了?

  下一刻,却见一个娇柔的女孩子如小鸟般飞扑到他怀中,泣不成声的哭道:“城哥,城哥,你怎么伤成这样子……”

  却是白盈!

  聂明城微微蹙起眉,伸手拉住她环抱着自己脖子上的双手正准备拉下,这时,杨云沁回来了!

  两人目光正好相对,均是一愣,聂明城怔怔看着她,一时都忘了把白盈拉开。

  杨云沁脸色却瞬间一变,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扣住白盈的肩膀,猛地将她扯过来,狠狠一记耳光劈面打下, “贱huo,离我老公远点!”

  白盈被打的跌倒在地上,手捂着脸,呆呆看着她不能反应。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聂明城也瞪大眼睛看着杨云沁,满眼不可置信!

  杨云沁挑眉回看着他,目光冷冷,“怎么,心疼了?”

  聂明城呆了片刻,忽然纵声大笑起来,那笑声简直开怀极了,他眼睛里绽放出白盈从未见过的眩亮光彩,目光灼灼只盯着杨云沁,他向她伸出手,柔声道:“过来,老婆。”

  白盈顿时脸色煞白,泪水在眼眶里拼命打转,她呆了一瞬,咬牙爬起来向外冲去。

  屋内的两个人都没有瞟向她一眼,只在她跑出去那一刻,杨云沁轻哼了一声,“小姑娘挺招人疼的,要不要替你追回来?”

  聂明城又说一遍:“过来,云沁。”

  杨云沁没有动。

  聂明城叹了一口气,说:“云沁,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保证,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碰别的女人一下!云沁,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看着她,满眼尽是刻骨的温柔和恳求。

  杨云沁的目光也渐渐变得柔软,脸上冷冷的表情竟慢慢凝结成一种难言的惆怅。她缓缓走过去,低下身子,什么话都没说的将头伏在他的腿边。

  聂明城抚摸着她的头发,低声问:“原谅我好不好?”

  他静静等着她的回答,过了许久才听到她涩声答道:“傻瓜,你为我连命都不顾,我怎么还会计较那些事情。”

  “那是两回事。”聂明城叹声说:“你答应嫁给我时我说过,永远不会让你后悔!可我没能做到。对不起,沁儿,原谅我一次,再信我一次!”

  “沁儿”,他从没这么叫过她。杨云沁乍然听闻,泪水几欲涌出。她把脸深深埋在明城的薄被里,过了好一会,才极小声极小声的问:“明城,如果我也做错了什么事,你会不会原谅我?”

  她做错了什么事?她会做错什么事?

  聂明城心中一紧,一把将她拉起来,紧张的看着她,“什么错事?云沁,别那么做,不要那样惩罚我!你和别的男人……我真会疯掉的!你要怎么样都行,就是别那么做,云沁,求你,你知道我受不了那个。”

  “如果比那更严重呢?如果我做了什么比那更严重的错事呢?”她有些固执的追问。

  真是个执拗的女人,“还能有什么事?”他叹气道:“我的一切都能给你,我的命都能给你!还有什么错事我担不住?放心吧,你是我的妻子,就算你做了再大错事,我也会替你弥补,弥补不了的,我替你承担。”他的声音那么温柔,却又流露出掷地有声的坚定。

  杨云沁涩涩说不出话来,心中只觉从未有过的甜蜜也从未有过的悲伤。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无论结局怎样,她也要一直走下去。

  ——————————————————————————

  聂叔亲生儿子的故事在我另一部作品:《不要原谅我》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如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