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无解
枫叶流丹2017-08-17 12:593,440

  那个女孩什么也不做,只是那样倔强又软弱的看着他。

  两人沉默了一会,聂明城说:“上车。”

  然后转身回到车上。

  白盈垂着头绕过来,坐到副驾驶位上。

  聂明城问:“你住哪?”

  “还是老地方。”她低声说。

  聂明城没有再说话,发动了汽车。

  车上的两人一直沉默着,白盈偏头看着聂明城英挺的侧脸和抿得凛冽的唇线,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到了白盈楼下,聂明城停下车,从她面前探过去推开副驾驶座边的车门,说:“下车,不要再来找我。”他的声音平静的不带一丝感情。

  白盈骤然抬头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里面全是压抑不住的悲愤和伤心。她声音激动的不停发颤:“聂明城,你就这么绝情!你就这么绝情?!你以为我想赖着你?你以为我想这么不要脸的来找你?告诉你,我也不想!和你分开后我也和别人在一起过,那个工程师他很喜欢我,我们本来已经准备好要结婚了,可是……可是我忘不了你!”她突然失声哭起来,头低落到自己手心里,柔弱的双肩无助的抽泣,过了好一会,她才低声呜咽道:“和他一起吃饭时想你,一起看电影时想你,一起做|爱时也想你。我贱!我真的很贱!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想到我一点点?”

  她抬起头,泪眼欲绝的看着他:“城哥,不行吗?真的不行吗?我什么都不要,不要婚姻、不要名分、我甚至不和她抢你的心!只要你想起我时来看看我就行了。难道这样也不行吗?难道你就一点点也没有爱过我?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我们多开心啊。你也是喜欢过我的对不对?你一定也是喜欢过我的。城哥,让我留在你身边好不好?”她顿了一下,声音越来越低的接着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真的让你烦了、厌了,或者碍着你了,你再让我走,我不会再缠着你,我……我认命。难道、难道这样也不行吗?”

  车外的冷风从敞开的车门外吹进来,带来一阵寒冷,也吹散了女孩子哀婉动人的声音,车厢里有片刻的安静,楚楚无依的女孩子就那样满眼祈求的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

  聂明城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白盈,你知道的,你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在床上也确实能带给男人很多欢娱。不过,和你那一段,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我愧对我的妻子,我这辈子爱过的女人就只有她一个。”

  “白盈,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如果因为你的出现又惹得她不开心的话,我会做出一些伤害你甚至伤害你家人的事情。”

  “记住我的话,我不会再对你说第二次。”

  他的声音那样平静、温和而又冷酷,女孩子的身体开始渐渐发抖起来。

  原来这就是那个男人,那个让她无法忘怀的男人,那个在她心目中像神一样存在的男人,那个给了她从未体验过的生活、也给了她从未体验过的激情和快乐的男人。

  原来这就是他对她说的话!

  原来她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一件床上物品,一件为了另一个女人随时都可以丢弃甚至毁灭的玩物!!

  车厢里一片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白盈茫然的下了车。

  聂明城关上车门。下一刻,汽车发动离开。后车镜里,女孩子一直那样茫然的站在原地,脆弱而无依。

  十字路口处,他一打方向盘转了个弯,镜内的女孩子消失了。

  * * *

  聂明城面色沉峻的开着车,老实说,看着与自己有过亲密关系的女人这个样子并不让人好受,他也觉得自己挺操蛋的。

  不过,如果有必要,更绝情更混账的事情他也会做得毫不犹豫。

  回到家已近午夜两点。打开大门,客厅里没有人,只在过廊处留了一盏浅橘色的小灯。对面卧室的房门下透出隐隐的光线。

  聂明城走过去推开门,她果然还没有睡,靠在床上,低头看着手里的一份文件,神色安静。

  她应该是刚洗完澡,长发披散着,微湿。

  听见推门声,她回头一看,正好撞见他的目光。她对着他抬眉浅浅一笑。灯光下,笑容甚是柔和。

  聂明城忽然心口骤的一暖,快步走过去从侧面一把将她拥住,问:“怎么还不睡?等我回来?”

  杨云沁并不回答他的话,反问道:“有什么麻烦事?”

  “没什么要紧的,”聂明城心不在焉的说着,将她搂的更紧些,头埋在她的颈子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云沁被他弄的痒痒的,边往后躲边说:“那你快去洗澡吧,这么晚了,快些洗了早点睡。”

  “不,让我再抱一会儿。”他耍赖的说。

  能这样抱着她真是太好了。大约还在一年前,他和她,就算见了面也只能各怀心思、同床异梦;可现在,他却能这样亲密的抱着她。

  真好,不是吗?

  “这个人!不会是偷懒不想洗吧?”云沁偷偷翻了个白眼,轻声嘟囔道:“你怎么啦?有点怪怪的……”

  * * *

  一个月后,鼎越的中层会议上。各部门的人做完报告后,聂明城只说了一句让大家振奋的总结:“这个季度的报表出来了,公司的净利润比去年同期提高了30%,所以公司的所有员工本月多发一个月的薪水作为奖金,同时从这个月起,在座的各位底薪上浮10%。”

  话音方落,四周欢呼声雷动。

  聂明城亦是唇泛笑意。

  候四用胳膊推推武安,悄声道:“你有没发觉,老大这段时间心情挺好。”

  武安“哼”了一声,腹诽道:像他那样能心情不好?上半身也爽、下半身也爽,太他妈春风得意了!

  散会后,聂明城的几个老部下留下来不肯走,候四嬉皮笑脸的问:“老大你今天怎么这么豪爽啊?不过年不过节的发奖金,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聂明城笑骂道:“不是你们这群混小子成天在我面前唠叨,说什么天下最没有的东西就是工资条,看着就生气,擦屁股又太细。不是敲我竹杠是什么?”

  众人哄笑,李勇说:“城哥,光发钱可不行,咱们弟兄们可好长时间没一起聚聚了。”

  聂明城爽快的说:“行,你们定位置吧。”

  武安说:“要不就在我那儿吧。最近新请了个获过大奖的粤菜厨师,要不大伙去试试?”

  聂明城点头,“也行。”

  武安说:“城哥,要么把嫂子也喊上,咱们吃完了饭休闲一下,她做做美容什么的?”

  这话一说,李勇马上反对:“咱兄弟聚会带什么女人啊。”

  聂明城亦淡笑道:“不用了。”

  到了星北会所,服务员把众人带到预备好的包房,候四挤眉溜眼对武安说:“你小子运气好啊?城哥给你安排给个肥差,小姐们个个都漂亮,你小子乐翻了吧?多少钱出台啊?”

  武安骂道:“你以为这是夜总会呢?这是全A市最顶级的商务休闲会所,顶级!顶级你懂不懂?”

  “知道,就是顶起来最舒服嘛!”

  众人哄堂大笑。

  聂明城唇角噙笑的看着他们,默默不语。这群弟兄跟他出来都好几年了,可惜再怎么变、再怎么穿的衣冠楚楚,也还是脱不了身上的痞气和匪气,好像依然还是那群在B市混日子的小流氓。

  自己在某些人眼里是不是也一样呢?

  他唇角的笑意忽然变得微冷。

  九天前,聂明城路过天亿,一看时间快到下午五点了,索性停下车上楼,准备接杨云沁一起下班。

  还没到她办公室,过道上就遇见了她的秘书小汤。这个小姑娘一见到他,圆圆的脸上就露出甜甜的笑容:“聂总又来接杨董啊?”

  他点点头:“她在不在办公室?”

  “在,不过董事长也在里面。”

  听说宥琼霓也在里面,聂明城第一反应是过会再来。他和自己这个丈母娘实在是不对盘,一向是王不见王,彼此看不顺眼。

  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只会让云沁难做。

  他还记得自己和云沁刚结婚时对她说过:会用最短的时间让她的家人接受自己。这么长时间了,答应她的话居然还没有做到。

  他心里暗叹了一口气,抬步向杨云沁的办公室走去。

  杨云沁的办公室私密性很好,环境也很安静。到了门口聂明城正准备举手敲门,突听到里面的人提到自己的名字。

  “……聂明城不是你能控制的男人,你这样做会害死我们的知不知道!”宥琼霓平时悦耳动听的声音此刻因为激动变得高亢尖厉。

  聂明城举起的手顿住了。害死她们?这从何说起?

  杨云沁好像回答了一句话,可她的声音远没有她母亲的大,说的什么听不清楚。

  紧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响起,聂明城一愣。

  宥琼霓的声音比刚才更加激动高亢,甚至在不停的发抖:“你就为了一个男人要你妈的命?!你就这么想我死?!杨云沁,谁都可以怪我,谁都可以要我的命!就是你不行……”

  这时聂明城终于明白过来了——她居然打了她!!

  他猛的推门而入!

  屋里的母女正在彼此对峙着,宥琼霓满脸通红、气愤不已的盯着自己的女儿,而杨云沁微垂着眼眸,脸上的神情却悲伤而坚决。

  听见推门声,母女俩同时回头,看见大步走进来的聂明城,两人一瞬间都变得面色雪白!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为你钟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