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乐,舞
枫叶流丹2017-08-12 21:322,573

  关于N型药的事情,他们当天的讨论结果是这样的。

  聂明城问:“那N型药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投入了那么多钱,难道就这么搁着?”

  杨云沁说:“其实赵司长要的那个数我也不是给不起,只不过我得到消息,检察院这段时间一直盯着他,我不想不小心把天亿给牵进去。”

  聂明城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武安还真说对了,我净替你瞎操心。唉,找了个这么能干的老婆还真让人头疼,想献献殷勤都没机会。”

  杨云沁闻言也不禁笑起来。

  半月后,药监局一众高官在毫无预料的情况下被检察院带走,其中包括原药品注册司司长赵某、原注册司化药处处长郭某和原药典委员会秘书长岳某。

  一时间药监局和制药企业都气氛紧张,官员们为了避嫌纷纷推掉了跟企业有关的应酬。药品注册司新的司长袁剑云很快走马上任,上任之初就表示了自己坚定反腐的决心。

  一个月以后,天亿的N型新药通过了审批,随即开始大规模投产上市。

  ***

  某天傍晚,A市音乐厅的门口,聂明城拉着云沁催促道:“我们快点进去,都快开演了。”

  云沁无奈的说:“你那么兴奋干什么?听歌剧?你确定不会睡着?”

  聂明城考虑一下说:“不确定,不过你喜欢嘛。”

  说着他哈哈一笑,揽着杨云沁的肩膀一起快步走了进去。两人相携而去的背影分外亲密悦目。

  在他们身后不远处,一个戴着眼镜清瘦斯文的年轻人对旁边的女孩子说:“小盈,怎么站着不动了?我们快进去吧,要开始了。”

  女孩子置若罔闻,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前方两人的背影,脸色惨白。

  * * *

  聂明城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坐在音乐厅里一本正经的听歌剧。他对音乐的概念就是西餐厅里那些漂亮的弹琴小姐用自己纤长绵软的手指弹出的那些让人昏昏欲睡的曲子。

  几天前他无意中看到一个什么著名的乐团来A市演出,他便弄了两张VIP票约杨云沁一起来听。记得她提及过会弹钢琴,想来她会喜欢。至于他自己,累了好几天了,正好在这里睡上一觉的。

  可实际情况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竟然一点枯燥乏味的感觉都没有。在大厅上方盘旋着的乐声带给他一种奇妙的沸腾翱翔般的感觉,那种感觉神秘而熟悉,好像心底深处某种与生俱来、沉睡已久的激情被突然唤醒一般。

  音乐厅里上演的是理查•施特劳斯的歌剧《莎乐美》。讲述的是永恒的主题:爱与死。

  巴比伦的公主莎乐美爱上了先知约翰,想要亲吻他。在希律王的生日宴会上,莎乐美向他献爱。可约翰却昂起了高傲的头,拒绝了莎乐美的求爱。

  继父希律王要求莎乐美为自己献舞,并承诺只要莎乐美的舞蹈让自己开心,就可以答应她的任何要求。遭到拒绝的莎乐美由爱转恨,她在希律王面前挑起了著名的“七纱舞”,优美绝伦的舞蹈迷惑了继父,他答应处死约翰,并把头颅当礼物。

  最终,莎乐美在皎洁的月色中俯下了身,吻着她死去爱人的唇。看到这一幕,希律王按捺不住内心的惊恐和厌恶,下令杀死她!士兵们一拥而上,用盾牌压死了莎乐美。

  这绝对不是一个高雅愉悦的故事。当初听聂明城说要带自己来看《莎乐美》时,杨云沁曾经笑言“你还真会挑,一挑就挑了个有脱衣舞的”。

  其实“七纱舞”这一段在聂明城看来倒也没什么,但是这一段的音乐实在是太棒了!那些极富动感的节奏,绚烂多姿让人热血沸腾的旋律,还有向着可怕的终点不顾一切冲去的激情,出乎意料的把他被震撼了。

  看着聚精会神、凝神倾听的聂明城,杨云沁脸上的笑容慢慢隐去。

  * * *

  两周后一天晚上,聂明城接到武安的电话:“城哥,你快过来看一下。”

  “什么事?”聂明城蹙眉道。

  “你先过来再说。我在会所等你啊。”说着他居然挂了电话。

  聂明城满腹狐疑盯着电话,“这小子搞什么鬼。”

  旁边的杨云沁说:“你去看看吧,可能那边有什么搞不定的状况。”

  聂明城不情愿的起身出了门。到了星北会所门口一看,生意兴隆、秩序井然。

  他给武安打电话:“武安,到底有什么事?”

  “城哥你来了?我下来接你。”

  不一会,他便下来了,也不说什么事情,只说请聂明城跟他一起过去看一下。聂明城索性也难得再追问,跟着他踏进了电梯。

  星北会所的六楼有着一间极具格调的酒廊,推开酒廊的侧门,通过一个狭长的通道,就到了星北会所最为喧嚣也最富激情的地方:一个配备了完美音响和一流DJ的迪厅。

  那些平日里华服楚楚的城市精英们,在酒廊喝到微醺后,可以直接端着酒杯走过长廊,推开门,来在这里享受一下狂放的音乐,把所有的压力暂时放到一边,随大家一起尽情地舞动和释放。

  此刻,在这个激情四射的舞场里,有数不清的惹火靓女和外国辣妹。而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一个身材玲珑娇小的中国女孩。

  一件质地闪光的银白色短裙紧紧包裹着她曲线玲珑的身体,斑驳的光影下她的肌肤像新雪一样洁白晶莹。她随着令人燥热的音乐拼命甩动着瀑布般的长发,腰臀以近乎放荡的幅度摆动着,尽情泼洒着自己荡人心魄的妩媚和性感。男人们围着她亢奋的舞动着,有意无意间摩擦着她娇嫩的肌肤和身体。

  音乐声突然一变,节奏感极强的鼓点响起,她忽然推开众人一跃登上领舞台,更加狂放的舞动起来。盈盈一握的纤腰象要折断一般的扭动着,半弧形的乳波随着她的舞动耀眼惑人的晃动。最原始狂躁的诱惑立刻充斥全场。

  下面的男人们几欲疯狂,围着她又叫又跳,全场沸腾。

  聂明城蹙眉看着眼前这一幕,冷声问:“怎么让她进来了?”

  “她说不让她进来就去别家,在这我还能看着点不出什么事。不然的话,像她这样搞法不出事才怪。”

  聂明城沉吟不语。

  武安说:“她这么闹已经好几天了。城哥,我看她就是想见见你。要不你就见她一面?”

  聂明城又沉眉看了白盈片刻,说:“明天赶她走。”

  转身就走。

  武安措手不及的看着他的背影。台上忘情舞动着的女孩也突然停止下来,看着门口的背影凝然不动怔怔发呆。

  聂明城到停车场取了车,启动了一下却没发动,不由暗骂一声见鬼!又试了两下终于打着了火,一打方向盘正准备开出停车场,一个人影突然飞快地冲到他的车前!

  他吃了一惊,急忙一个急刹,车子在她面前险险停下。

  聂明城推开车门跳下来,对着她破口大骂:“你他妈的找死是不是?!”

  那个女孩呆呆看着他,单薄的身体在夜风中瑟瑟发抖着,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狂放和性感,有的只是盈盈欲落的无助和脆弱。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无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