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黑暗之海
枫叶流丹2017-08-12 11:323,442

  聂明城和杨云沁回到家,云沁看到地上撕的七零八落的裙子,气不打一处来,“好端端的一件衣服被你搞成这个样子。”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聂明城也有气了,他瞪着眼睛问:“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衣服?”

  “废话,再怎么说,咱也是从美国回来的。”杨云沁挑挑眉不以为意的说。

  她就穿着这身在洋鬼子面前晃来晃去?聂明城咬着牙道:“够年少轻狂的啊,说说看,还干什么荒唐事了?吸毒?滥交?”

  杨云沁憋着笑说:“要是都有怎么办?”

  聂明城磨了半天牙,牙都快磨掉了,最后叹了一口气,说:“还能怎么办?我是你老公,你做过什么事我只都能全盘担着了。”

  杨云沁一怔,心下不禁感动,走过去,轻轻搂住他的脖子说:“放心吧,你老婆一直是个好姑娘,在美国那么些年我只有过一个男朋友。”

  华瞻?这个名字不期然出现在脑海里。

  他们两人脸上的笑容同时都微微收敛了。气氛变得尴尬而沉默起来。

  他也许该问问那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是时候该轻松坦诚的聊聊彼此的过去了。

  可她去了美国七年,七年里唯一的男朋友。这个答案并不比她交过一大堆男朋友更让他感到高兴。他还记得她那次从美国回来时的样子,身心俱疲、形容憔悴。后来才知道她是去和那个男人分手了,看她当时的情形,她对那个叫华詹的男人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她爱过他吗?还是仅仅只爱过那个叫“之墨”的男人?

  对于她的过去他并非不好奇,不过聂明城沮丧的发现自己实在没有那份胸襟,能心平气和的听她讲和其他男人的情事。

  他知道自己不是她心里爱过的第一个男人,也不是她身体上唯一的男人。她曾怎样爱过他或者他们?她和他们曾怎样亲密的缠绵过?这样的问题让聂明城想想就发慌,他只有让自己尽量不去想。真是疯了!自己那样的过去她都能接受,他倒还有脸去计较她的过去?!

  不是不知道那些的事情不该再去介怀,可是他该拿自己疯狂的妒忌心和占有欲怎么办?

  云沁,你能不能原谅我这样发了狂似的爱着你?

  * * *

  酒店的高级套房里,武安和一个穿着绛红长裙的年轻女人在床上尽情纠缠着。女人盘起的长发早已凌乱,放肆地扭动着苗条又性感的身子迎接着身上男人的抚弄。

  武安突然从她身上下来,走到床对面的沙发处坐下,点燃一支烟,抽上。

  女人支起身子不解地看着他,他阴沉着一张俊美的脸,冷冷说:“把裙子撩起来。”

  女人一怔,接着便心领神会地媚笑起来。

  躺下,慢慢撩起自己的长裙,修长漂亮的腿完全袒露出来。她的手指勾住黑色蕾丝丁字裤的边缘,缓缓褪下,却又不完全脱去,依然勾在一只脚的足踝上。长腿合拢又分开,手暧昧地抚向自己的双腿之间……

  武安依然面容冷漠地看着她。如果是往常看到这样的表演他或许早已被撩拨的兴趣盎然,不过此时,他只觉得那个对着自己门户大开的器官丑陋无比、让人恶心。

  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砸在女人的两腿正中,吐出一个字:“滚!”

  那个女人一呆,愣愣不知所措的看着他。

  他又说了一遍:“滚!”

  女人这才反应过来,快速收拾好钱,套上裤子,跑出门去。

  武安吸了一口烟,把头仰在沙发的靠背上,慢慢的从嘴里吐出一个一个烟圈。烟圈一点点扩大、淡去,仿佛薄雾一般。

  他又想起薄雾般的月色下那个旖旎如梦的女人,

  那冷淡无比又幽韵撩人的微笑,

  那冰肌莹彻、曼妙绝伦的双腿……

  他想象着她如刚才的女人一样在自己面前扭动着身体,修长如天鹅的颈里发出断断续续美妙无比的吟哦,然后她睁开眼睛,烟波妩媚的看向自己……呼吸渐渐湍急粗重,他愈来愈快的套弄着自己,浑身的血脉都在奔涌贲张。他要干她!他一定要让她像那些女人一样在自己身下放荡的呻吟!就算她是聂明城的女人!就算她如绝美的罂粟一样会把人带向毁灭!

  ***

  日子一天一天划过,聂明城和杨云沁过的忙碌而幸福。他们都是百务缠身的人,可是无论多忙,他们都会尽早的赶回家,虽然有时另一个人也许并不在家里。

  这天聂明城回到家,看见书房里透出柔和的灯光,不由得会心一笑,走过去推开房门。

  杨云沁果然在里面。看见他,她放下手中的文件,展颜一笑:“回来了?”

  明城走过去,坐到她面前的书桌前,看看桌上的文件,蹙着眉头问:“还在为N型药的事情烦心?”

  N型药是天亿研制开发的一种治疗心脏病的新型药剂。从投入研究到研制成功历时数年、花费巨大。去年天亿就准备大规模投产上市,不过药监局却一直以诸多理由卡着没批。上次聂明城本来已经帮杨云沁打点的差不多了,没想到中途出了车祸这事又耽搁下来。结果事情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这事还耽搁着。

  说来也蹊跷,天亿本来也是出了名的关系网络强大,不知为何这次偏偏把那个药品注册司的赵司长搞不定。

  聂明城见杨云沁若有所思沉吟不语,便微微一笑说:“那个姓赵的是不是胃口太大了?没关系,我替你送他一份大礼。”

  云沁抬眸淡淡笑道:“那盘精彩的录像带?”

  聂明城倒是一愣,“你怎么知道?”

  “前两天武安告诉我的。”

  “他倒是会献殷勤。”聂明城挑眉一笑,接着又说:“云沁,这件事你不用操心了,我替你……”

  “不用。”杨云沁干脆的打断他。

  聂明城又是一怔。

  杨云沁轻叹了一口气,缓声说:“明城,我们的钱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再做那样的事情。”

  她拉开聂明城的手,手指顺着他手掌心的纹路轻轻描摹,柔声道:“我喜欢你的手,你看它,又干净又温暖,它不该做那些事情。”

  聂明城笑起来,“那它该做什么?”

  “嗯,”云沁偏头考虑一下说:“也许设计飞机?”

  “设计飞机?”明城真的被她逗乐了,“你上次还说我该去弹钢琴。”

  “对对,弹钢琴也不错。”云沁认真的点头。

  明城拉出一只手,温柔抚摸着她的头发,有些怅然的说:“云沁,可惜你希望我做的事我一样都做不到。飞机设计师?钢琴家?”他略微自嘲的一笑,“我甚至连高中可能都没有读过。”

  杨云沁低下头,看不清她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她才问:“为什么说可能?”

  “因为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他就那样轻声的缓缓的说出来:

  “十几年前,聂叔在海上走私时发现我昏迷着飘浮在海面上,他把我从海里捞起来。等我醒来后,以前的事一点都想不起来了,身上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后来聂叔帮我查了很长时间,附近没有任何失踪人口的讯息和我一致。”

  “那一片是走私船和偷渡客常常靠岸的海域,所以,估计我可能是某个遇到了海难的走私犯或者偷渡客。没有人在乎我的生死和讯息。”

  “聂叔通过关系给我上了个户口,说我是他乡下的侄子,从此我就成了聂明城。”

  寥寥几句话便讲完了压在心头十几年从未对人提及的往事。

  他说完后,两人长久的沉默了。

  杨云沁就那样一直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聂明城摸摸她的头,放松声音调侃道:“知道我是一个连身份和过去都没有的人,是不是后悔嫁给我了?”

  杨云沁没有说声。

  聂明城皱皱眉头,说:“真的后悔了?”

  云沁把头低下去,低到深深的埋进他的掌心里,声音有些哽咽的低语:“傻瓜,我只是……心疼你。”

  明城感到自己的掌心被微微沁湿了,一惊,忙把她的拉起了,她的眼睛果然红了,里面是一片溶溶欲断的软弱和痛楚。

  他从未见过她这般表情,心中不由的一痛,可同时又生出一片欢喜。

  往事他全都不记得,却偏偏还记得独自一人飘浮在一片黑海中的感觉,那种感觉有时还会在午夜的梦中回来找他。

  可是,有她之后,他在世上就不再只是一个人啦。如果他受了伤,她比他更心痛。

  他把她拉过来温柔的搂在怀里。

  过了很久,她问:“你还想不想知道以前的事。”

  “开始两年总是想,现在早就不想了那些事情了。也许这就是老天的安排,这么多年了,如果能想起了早就该想起来了。”

  “可是如果你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或者重要的人怎么办?”她追问。

  他沉默了一会,声音变得微微有些黯然:“是啊,不知道我的父母是不是还活在世上?是不是还在等着我回去?”

  他怀里杨云沁的身体微微一颤。

  他将她搂紧些,声音轻松的说:“不过有一点至少可以放心,聂叔说我被救起来时顶多只有十八九岁,那么年轻,总不可能家里有个老婆吧。”

  她没有说话。

  他叹了口气,俯在她耳边低声而坚定的说:“云沁,你放心,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或者事比你更重要!”

  ——————————————————————

  大家好,本文正文已经完结,请大家放心追,我会在每天中午左右定时发布。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乐,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