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月色如烟
枫叶流丹2017-08-11 16:163,574

  杨云沁打开衣橱犯了难。对于这种场合她一向有自己的分寸,简洁优雅就行了,绝对不要太过,毕竟自己不靠姿色吃饭,太过美艳反而对自己的形象不好。

  不过聂明城这么强烈要求……她考虑一下,指着一款新定制的淡紫色礼服说:“这件怎么样?”

  聂明城指指旁边一件缀着碎钻的孔雀蓝长裙,说:“我觉得你穿这件更好。”

  “这件?!”

  “嗯,你皮肤白,穿这件肯定更漂亮!”聂明城肯定的说。呵呵,还没见她穿过这么亮丽的颜色呢。

  云沁忍着笑拿出那件长裙,“好吧,就这件。”

  等杨云沁从更衣室出来,聂明城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不行!这件绝对不行!”

  这是一件必须真空上阵的大露背礼服。极紧身的剪裁将她的身材起伏勾勒的一览无余、淋漓尽致。尖俏丰盈形状美好的胸,婀娜妩媚的腰、圆润紧翘的臀,还有修长笔直的腿,每一条曲线都在诱人犯罪!靓丽的颜色倒是极衬她的肤色,就是衬的让人想即刻冲上去把她扒光一览全貌!

  “这件绝对不行!”聂明城瞪着眼睛又说一遍。

  她可不管,轻松的拿起外套就往外走:“走吧,就这件,压压那些女人!”

  没等她压住那些女人,她先被自己丈夫先压住了。

  聂明城“嗤”的一把撕下那件衣服,恨声道:“这件衣服永远不许再穿!”

  等宴会快正式开始了,他们才姗姗来迟的赶到。结果到了最后,杨云沁只好挑一件布料最多的衣服来遮住自己身上那些痕迹。想到这里,她又气恼的瞪了聂明城一眼。他一笑,握紧她的手走进会场。

  聂明城希望把星北会所打造成这个城市功能最完备的顶级商务休闲会所。修建会所这块地皮是他几年前买的,现在已经成了这个城市最繁华的地区之一。四周一片噪杂喧嚣,可星北会所却如同一座梦幻庄园般大气、豪华、清幽。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居然能看到这样一大片看不到边际的绿地,湖泊和园林,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宴会大厅的设计糅合了欧洲复古风与现代风,美轮美奂、典雅华贵。聂明城和杨云沁走进去时是早已是高朋云集,衣香鬓影。见他们进来,武安忙迎上来,“城哥、嫂子,就等你们来了。”

  宴会的司仪由梅妍担任,她款步姗姗走上台,一袭色泽饱满的明黄高开衩长礼服,把她完美的身段充分勾勒呈现出来,配着她明艳的妆容,果然是艳压群芳、光彩照人。

  她致了简短的欢迎辞后便请聂明城上台讲话。

  聂明城轻轻握了握云沁的手,对她小声说了句:“等我一会儿。”便在众人的鼓掌声中走上主席台。

  聂明城只上台说了几句简洁得体的感谢词,但他的谈吐举止自信从容、挥洒自如,带着一种让人不自觉间便倾心折服的风度。璀璨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愈发显得风采卓然、气宇不凡。站在他旁边的梅妍一直微微仰头目视着他,眼中的倾慕简直无可遮掩。台下的人也一样,都或欣赏或仰慕的望着他。

  他天生就该这个样子,站在高高在上的地方,接受众人仰视的目光。

  杨云沁看了片刻,不动声色的退出了人群。

  * * *

  大厅外的曲廊上空无一人,和流光璀璨的室内相比,这里显得格外安静清幽。

  云沁走到长廊的尽头,只见对面不远处有一弯湖水,湖边种植着一片整齐秀挺的松树。

  廊外月华如水,在淡淡的月色映照下天地安静,只有流水滟滟、绿植葱葱,一切都那么安宁静谧,深婉幽美,那片松林后会是什么呢

  杨云沁决定去看看。

  月色下,身体的最深处仿佛有某种被掩埋和遗忘的灵魂忽然苏醒。

  聂明城过来找她时,就正好看见她那样一手撑着栏杆,一手提着长裙,轻盈无比的越过栏杆。

  “云沁。”

  她一回头,清玉生烟的月光倾泻在她身上,她见是他,嫣然一笑,光华流转、灵逸风流,“跟我来啊。”

  眼前的画面一瞬间飘忽幻化,他仿佛看见薄雾般轻柔的月色下,有一个精灵般美妙俊逸的女孩子,肤若美瓷,唇若蔷薇,回过首来对着他明眸一睐,嫣然一笑,“傻瓜,跟我来啊。”

  云沁见他呆呆不动,不禁蹙了蹙眉头,轻嗔道:“发什么呆呢?”

  奇怪的画面消失了,聂明城回过神来,轩眉一笑,也敏捷的翻过了栏杆。

  她这才满意的笑了,“我们走吧,别管那些无聊的人。”

  聂明城忍隽不禁,握住她的手,“好的。”

  松林那边原来隐藏了一个侧门,出了门便是一大片碧玉般的草坪。杨云沁踩在上面叹息道:“这样的地段你居然空出这么一大片种草!太奢侈了,太浪费了,简直是在犯罪!”

  聂明城轻轻一笑,说:“我只是想在这个城市给你找一个可以赤着脚踩草的地方。”

  云沁一怔,偏头看着他。

  他的声音温柔的像在描述一个梦,“你说过的,在国外,你最喜欢的就是那些在城市中心可以供人和鸟一起自由休憩的草地。我们脚下的这片草地也会变成那个样子!你看,这边一片会时常修剪,人们可以在上面自由的休息和活动。”他指着远处说:“那边的一片会用围栏拦起来,完全不修剪,让鸟和其它动物在里面随意栖息。”

  “星北会所只有顶层是会员制的俱乐部,其他的设施通通向公众开放,”说到这里,他坏坏一笑加了一句:“当然,价钱会比较贵。”

  “不过,这片草地是完全免费的,只要喜欢它便可以来在这里享受阳光。过不了多久,这里就会到处都是玩耍奔跑的孩子和晒太阳的情侣,”他说:“和你曾经喜欢过的那些地方一样。”

  杨云沁看着他,眼睛清莹晶亮,“这样岂不是会少挣很多钱?”

  聂明城淡淡一笑,“那倒不要紧。我担心的是不久以后这里会不会到处都是果皮纸屑、一片狼藉?也许我该多做几个“乱扔垃圾罚款20”的牌子。”

  杨云沁扑哧一笑,蹬掉脚下的鞋子,赤脚踩在如茵的草坪上奔跑起来,大声笑道:“别担心,我打赌绝对不会!”

  聂明城微笑着帮她拎起鞋子,跟在她身后。

  跑累了,她席地一坐,躺下,青草清新的气息漫入鼻尖,不远处有滟滟清波,仰头是皎然的明月,她喃喃低语:“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这便是我想安息的地方。明城,如果我死了,你把我埋在这里。”

  聂明城气恼的打了她一下:“说什么呢?”

  她不以为意,撒娇道:“可惜没有酒。”

  聂明城叹了一口气,“知道了,我去取。”

  大厅里,酒会进行到此时本来应该搞一个趣味抽奖的环节,可是梅妍他们却怎么也找不到聂明城和杨云沁了。武安正在暗自头痛之际,却看见大厅外的走廊上聂明城一晃而过。武安不便大声喊叫,连忙跟着赶了出去,却只见聂明城拿着酒杯和酒瓶往松树林那边走去。

  武安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口,欲喊又止。

  明城穿过松树林,只见云沁还睡在草地上,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月华之下、冰肌莹彻,刹那芳华。她的裙子本来是优雅大气的绛红色,可此刻在月色下竟然变成了一种奇异的莫名的红,冶艳而雅美,清冷而魅惑。

  明城来到她身边,低下身子,轻笑道,“酒来了,要不要我喂你?”他的声音暧昧低糜。

  她闭着眼睛,漫不经心的用手指敲敲手边的草地。

  聂明城叹了一口气,倒了一杯放在她手边。

  她唇角挑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却依然没说话,继续安心晒着月亮。

  他在她旁边坐下,安静的看了她一会,手便开始不安分起来,慢慢伸向她足踝边的裙底,轻轻撩起,一截修长晶莹的小腿缓缓露了出来,曲线曼妙的让人发狂。他低头吻了吻那玲珑可爱的膝盖,见她没有反对,便得寸进尺的将裙子继续向上推,唇也沿着美妙无比的肌肤顺延而上,向着那个诱惑神秘的地方愈来愈接近……月色下温存情动的男女,优美撩人的难以言喻。

  树林里不为人知的阴暗处,有一个人正瞪着发红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这一慕,他喉咙干涸、浑身燥热、心跳如狂,目光像饥渴的狼一样贪婪而狂热。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喊:继续、快给我继续!

  此时,那个女人却轻笑出声,伸手挡住自己的丈夫,“别闹了!耍流氓也不看看地方,给人瞧见就糟了。”

  聂明城一想也对,拉起她的手咬了一口,说:“回家再继续!”

  她忍俊不禁,转移话题道:“我们该进去了,他们没准在到处找咱们呢。”

  “由他们去,我们回家!等会给武安打个电话交待一声就可以了。”

  “你说真的?”

  “当然是真的,”说着他拿起鞋子替她穿上,一副马上要带她私奔的样子,“你说的对,别管那些无聊的人,咱们回家做点有趣的事。”他笑的极开心时左颊处便会漾出一个极浅极浅的笑涡。

  “你说真的?!”她又问一遍。

  “杨云沁!”某人冒火了,一下子把她拎起来扛在肩上,抬腿就往停车场方向走。

  “喂……好啦、好啦……我错了……嗯,老公,我错了……让我们进去吧,求你了……其实装模作样的吃吃东西聊聊天也挺有趣的……”

  ***

  等他们一先一后回到宴会大厅时,两人看起来和平常没有任何的不同。他依然是那样沉着稳健、风度翩翩,她依然是那样优雅内敛、温婉柔和。

  只有武安注意到她的头发比刚来时略略蓬松了些。还有,她看似素洁如雪、皎若明月的笑容,实则如最美的罂粟一般艳丽已极魅惑已极。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黑暗之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