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温柔
枫叶流丹2017-08-11 13:303,702

  在被杨云沁激发“潜能”后,聂明城的双腿康复速度确实有了“突飞猛进”(这词是杨云沁总结的,有没水分,大家自己掂量)的提高,腿部的肌力和灵活性每天都有的恢复和提高。没多久,聂明城就基本上可以如常人一样走路了,只是双腿仍有些容易疲劳。

  王见临给他复查后连连咂舌的表示:聂明城双腿功能恢复的速度让人惊叹,效果也出乎预料的理想。他估计再过几个月,聂明城的双腿状况可以恢复到车祸前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

  “当然,这只是保守的估计。”王见临最后还不忘加上这一句。

  杨云沁站在他身后,看着聂明城笑的一脸灿烂。

  王见临走后,聂明城走过去,拉起云沁的手,正儿八经的说:“老婆,辛苦你了,多亏了你这大半年的照顾。”

  云沁忍俊不禁,“别,下一句话千万别说。”

  那怎么能不说?“大恩不言谢,我这辈子只好以身相许了。”他厚脸皮的继续说。

  云沁握住他的衣襟把他扯过来,咬咬他的下唇,轻笑道:“那就是以后随我怎么欺负了?”

  聂明城呼吸一荡,低头吻她,“当然,云沁,当然。”他的声音一下子变得低沉性感极了,温热的气息拂的云沁耳根一阵酥麻,“要不要现在就试试?”

  她定定神,偏开头,“不行,今天不行,我还有很多活,还不知熬到几点呢?不许色|诱我。”

  他顿了顿,“要不要我帮你?”

  云沁沉默一会,微笑着说:“好啊,正好帮我看看。”

  书房里。聂明城花了两个小时看完云沁给他的企划书。

  云沁问他:“你觉得怎么样?”

  聂明城皱眉考虑一下,说:“感觉不大妥。计划书做得很漂亮,可惜华而不实、太理想化了。花这么大笔资金并购海外资产怎么说都是风险很大,可这个计划书里对这方面却基本上没什么考虑。做生意不是不能冒险,不过赢面要比较大。这笔生意我怎么看都觉着不确定因素太多,不值得冒险。”

  云沁闻言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着她舒了一口气,揉揉酸涩的眉间,有些疲惫的把头靠在办公椅上。

  明城走过来,帮她按摩着肩膀,“很累吧?”

  “有点,手下的人很多,不过得力的没几个。”云沁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唇角微微弯起来,说:“完全合我心意的拍档,这么多年只碰到过一个。”

  “唐晔?”明城的手顿了一下,他知道唐晔和她是美国留学时的同学,并且一起在某个知名的国际投行里共事过。

  “聂明城。”她轻笑着说。

  他一怔。

  云沁抬眸看着他,“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有那么敏锐的判断力和那么简洁彻底的执行力。最重要的是,无论我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突发奇想他都能接招,并且把它变成现实。”

  聂明城忍住笑意,问:“故意这么说逗我开心的吧?”

  云沁抬手挽住他的脖子把他拉下来,轻吻他的唇,柔声道:“你说呢?”

  看着她的眼睛,再浮躁的心也会温柔安静下来。

  * * *

  两天后,聂明城看着厨房里忙碌的杨云沁,说:“云沁,我明天准备回公司了。”

  云沁一惊,放下手中的汤勺,回头看着他:“不再休养一段时间?你难得休息一下。”

  明城叹了一口气,走近些说:“需要休息的是你。云沁,给我两三年时间,我把鼎越的事情理顺,找好接替我的人。然后就过去帮你。”

  杨云沁静静不语的看着他。她知道这对聂明城并不是一个有利的决定,虽然天亿比鼎越规模更大,但是鼎越是他一拳一脚做到今天这一步,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只要他在鼎越,他就是实际的掌舵人。可是如果来天亿,鼎越会拱手让人不说,在天亿也只能屈居人下,而且屈居在自己妻子之下。对于聂明城这样的男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聂明城看她一直沉默不语,笑道:“怎么,你那天说的话都是逗我开心的?”

  杨云沁依然静默不语,过了一会,下定了决心,说:“明城,我等你来天亿。”

  聂明城朗朗一笑,走过去拿起汤勺在旁边的炖锅里舀了一勺汤尝尝:“味道还不错,不枉我从上午就开始炖了。以后要是被你炒鱿鱼了,我还能回家做个家庭煮夫什么的。”

  云沁扑哧一笑,可不是,聂明城在家闷了这几个月,厨艺倒是大有进展,很有当煮夫的潜质。

  笑过之后,她又觉一股难言的苦涩,命运好像自有它的轨迹和打算,现在这些温馨和幸福自己又能拥有多久呢?

  第二天,聂明城就回到了鼎越。鼎越的人一片沸腾,武安李勇他们早就等着他回来挤走唐晔,聂叔一直指望他回来收拾局面,连唐晔也舒了一口气,说:“这下,我总算可以安心卸担子了。”

  在鼎越的总经理办公室,聂明城第一次见到了唐晔。他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八九的样子,虽然在国外多年,为人处世不乏西方人的简洁明快,可骨子里却还带着中国传统商人外圆内方的个性。聂明城和他一席交谈之后,彼此都很有惺惺相惜、相识恨晚之感。

  聂明城不得不佩服杨云沁的眼光,只有唐晔这样的人才能在鼎越这样的环境里以柔克刚、站住脚跟。

  就在所有的人等着聂明城大展拳脚之时,他却以身体为由,提出暂时不处理任何实务,先熟悉一段时间的情况。

  完美的理由,没有任何人能反对。

  接下来的日子,聂明城当真没做别的,就在办公室看鼎越这半年的业绩报表和各种资料,再就是到各部门和分公司走走看看,然后和他们一起吃吃饭聊一聊。

  这天他推了饭局,来到天亿接杨云沁。杨云沁的秘书小汤一看见他就笑眯眯的说:“聂总,杨董在办公室里。”

  推开办公室的门,杨云沁正在看文件,神情专注、眉头微蹙。见他来了,展眉一笑。

  聂明城说:“忙完了没有,能不能借我一点时间?为夫已经被你冷落很久了。”

  “恶人先告状,哪天不是你先有饭局?”云沁气道。

  “可我哪天不是吃完了饭赶着赶着十点之前赶回家,谁知道你每天回去的比我还晚。”

  云沁忍俊不禁。聂明城养伤期间她从来不加班,就算有非加不可的班,她也会把资料带会家里看。前一段时间工作积压下来很多,这些天想着他反正不在家,还是在公司做事方便些,便常常一忙忘了回家的时间。

  聂明城走过来扶住椅子的把手把她转过来,俯身看着她道:“云沁,以后要加班也回去加行不行?我看见你心里就舒服些。”

  云沁莞尔一笑,抵抵他的额头,“知道啦。”

  “对了,鼎越的事怎么样了?”她问。

  “还好,情况我已经摸得差不多了,下一步该怎么做也有了大概。”聂明城说:“唐晔确实是个人才,在那种环境下还做了些事情,鼎越的内部管理制度规范了不少,最重要的是他这半年里给鼎越挖来了一些人才,都是鼎越急需的。”

  云沁淡淡一笑:“开疆拓土唐晔不及你,不过守成方面他确实最好的人选。”

  “我看过他的履历,斯坦福大学的高材生、年轻的华尔街奇才,曾在多家跨国公司任高级管理人。像他这样的人来鼎越做一个为期一年的代理总裁确实是太屈就了。我想,不是看着你的面子他是绝对不会来的。”

  杨云沁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聂明城又问:“有没有什么法子把他留下来?”

  杨云沁蹙眉犹豫了一会,说:“我试一下吧。”

  聂明城笑了,“别,如果三千万的年薪还比不上你的一句话,我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杨云沁抬眸无奈的看着他。

  聂明城问:“他好像离婚了吧?”

  杨云沁没说话。

  又问:“你们私交应该挺不错的哦?”

  还是无语。

  终于问出口了:“他以前是不是喜欢过你?”

  杨云沁终于绷不住笑出来,“你还真当你老婆是万人迷啊?我和他私交是不错,我们是留学时的同学。不过我那时是个很沉默的人,一点也不耀眼,追求过我的人很少。”

  聂明城想象的出她当时的样子:沉静沉默的女子,收敛了自己全部的锋芒,可是依然如一块流光暗转、光华蕴藏的美玉,只要你注意到她,就会愈来愈被她吸引,直至沉迷其中无可自拔。

  聂明城微笑道:“幸好他们都没有眼光。”

  ***

  不久之后,聂明城就顺利接管了唐晔的工作。唐晔管理公司期间制定的大部分管理制定都沿用下来,并执行的更彻底。唐晔挖来的人继续得到了重用,对公司的骨干老员工,聂明城年底增派了一部分股份和红利。季诚素来持重,聂明城安排他到物流公司那边负责。在聂明城出事前,鼎越就开始投资兴建一个大型高档会所,现在差不多已经完工了,聂明城让武安过去牵头。至于李勇,太过鲁莽,把他搁哪里也不放心,聂明城让他跟着自己 。

  “不错,面面俱到。”杨云沁听了他的安排后点头道:“就是武安那边要看着点,别让他搞出什么太出格的事。”

  “这你放心,我早交代过他了。武安这人机灵的很,他知道这次的事如果做不好,我不会再用他了。”

  两个月多后,星北会所顺利开张。晚上鼎越要在那里举行一场庆祝晚宴。聂明城一早就催促杨云沁回家准备。

  杨云沁无奈的说:“你搞那么紧张干什么?又不是第一次陪你去。”

  可不是第一次?第一次真正陪他去。

  聂明城故意板着脸说:“你对我的事就没点上心。你老公这么英俊,你也不好好打扮打扮压住那些有觊觎之心的女人。”

  他的厚脸皮实在是让人无语了。杨云沁调侃道:“再怎么打扮也压不住你的得力爱将梅经理啊。”

  聂明城果断的说:“你不喜欢她,我明天就辞了她!”

  杨云沁忍不住笑出来:“别,你真当我是醋坛子啊?”

  聂明城咬着她的耳垂说:“我巴不得你是呢。”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月色如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的背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