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云宫禁地
闫志洋2019-10-01 17:383,286

  我的惊叫让阿润和弥勒都是一惊,弥勒紧张地问道:“铁子,你怎么了?”

  “手指,我的手指……”钻心的痛从我手指对接处瞬间蔓延至全身,这种疼痛甚至比最初接上那根异指的时候还要难受的多。异指渐渐变得有些不受控制,我能够隐隐的感觉它在微微颤动着,可是因为双手被反绑着根本不知道它究竟在做什么。这时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传进了我的耳朵,瞬间我感觉反绑着的双手被解放了出来,而手指在那瞬间也不再那般疼痛难忍了。

  我立刻试探着将手从身后抽出来,发现那原本牢牢束缚着我的锁链已经松开了。我满腹狐疑地望着身后,只见身后的那两根机关锁早已经缩回到了石柱之中。

  感到惊讶的不光是我,还有对面的弥勒和一旁的阿润,他们瞠目结舌地望着我,弥勒惊为天人地看着我说道:“乖乖,你是怎么打开的?”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只见阿润一脸一样地皱着眉看着我说道:“你……竟然能够打开这里的机关锁?”

  我茫然地站在原地,恍若坠入了梦中一般,半晌我才缓过神来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做的,只是觉得这根手指莫名其妙的动了起来,然后就……”

  “铁子,你看你那根手指!”弥勒惊讶地望着我的手指说道。

  我立刻向自己的那根异指望去,只见此时我的那根异指上面竟然分出几个岔来,那样子很像是那种瑞士军刀,在最前端是一根细细的丝状的东西。我恍然想起当时在安装上这根异指的时候,大伯曾经和我说过爷爷对于当年切断我手指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于是他倾尽半生的精力,给我制造了这根异指。据说这根异指内藏着九九八十一种机关术,之前在龙骨岭的时候这根手指在关键时刻忽然发力,助我们拜托了困境。那时候只是觉得应该是自己在危急关头的一种内在求生欲望的爆发,不过现在看来也应该是这根异指的功劳。

  既然这根异指可以帮我打开机关锁,那么它应该也可以帮弥勒和阿润。想到这里我走到弥勒身边,将那根异指房子机关锁上面摩挲着,这机关锁制作的十分精妙,是用一个个方形的铁块以铁链相连接,铁块和铁链之间几乎没有任何缝隙。就在我的手指拂过机关锁的边缘的时候,那根异指又开始自己动了起来,这次我看的仔细,只见最前面的那根细丝钻进了一个铁块微小的缝隙之中,随着轻微的“咔嚓”声,机关锁立刻松开了弥勒,随即快速的缩回到了石柱之中。

  这一切让眼前这兄妹两个看得目瞪口呆,就连我自己也是一头雾水。接着我又用同样的方式去掉了阿润手上的机关锁。阿润一面轻轻的揉着自己的手腕,一面眉头紧锁满面狐疑地望着我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墨家机关术的传人!”我一字一句地说道。

  “墨家机关术?”阿润一脸迷惑地望着我,我微微笑了笑。

  “铁子,咱们接下来做什么?”弥勒疲惫地说道。

  我望着弥勒,又看了看阿润,想了想说道:“咱们现在最好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

  “妹,这里你最熟悉,知道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吗?”弥勒望着阿润说道。

  阿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恩,我们去云宫!”

  “云宫?”我和弥勒好奇地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阿润微微笑了笑,说道:“跟我走吧!”

  我和弥勒对视一眼,跟着阿润走上岸,随后沿着前面的隧道一直向前走,这隧道有些是人工挖掘的,上面有明显而清晰的挖掘痕迹,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天然形成的,这里正是中国最典型的喀斯特地形区域。阿润的速度不快不慢,在这如蛛网般复杂的隧道内引着我们两个一路向前,我一面走一面庆幸,倘若不是阿润带路的话,即便我们能够逃出水牢,也会困死在这个地下迷宫里。

  “阿润,云居这里现在还有多少人?”我一面扶着弥勒向前走一面好奇地问道。

  阿润皱了皱眉说道:“现在还有不到一百人!”

  “那刚刚见到的婆婆是什么人?”我追问道。

  “婆婆是我们的族长,听婆婆说云居的家族有上千年的历史,千年之前莫凡大神带着族人来到了这里。在这里建立了云居,云居是倾尽了家族几代人的心血建成的,这里面随处都是机关暗道,稍有不慎就可能殒命当场,而且在云居外面先人们祈求神明施加了法术,一般人是绝对找不到云居的。这里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但是这法术有时候也会失灵,那时候云居就裸露在外面了,一旦到那时候族人们就会进入地下隧道躲避。当法术再次奏效的时候我们才会回到地上的世界去。”阿润十分虔诚地说道。

  “法术?”弥勒不可思议地说道,“那我来的时候可是没见过什么法术啊!”

  “呵呵,哥哥你的运气好,你和父亲一样,进来的时候正是每年法术失效的时候,而且你进来的时候族人们正准备离开去地下,所以你看到了我们!”阿润笑着说道,眼睛弯成了半月形。

  “这么说来当年那些日本人也是在这种法术失效的时候闯入云居的?”我思忖着问道。

  “嗯,是的!”阿润淡淡地说道。

  “是不是所有闯入云居的人都一定要死?”弥勒问道。

  阿润皱着眉沉吟片刻说道:“恩,婆婆说闯入云居的人都是坏人,就像当年的那些凶神恶煞的日本人,还有那些仇家!”

  “你们的仇家究竟是什么人?”我不解地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好像他每隔几年就会来一次云居,每次他来的时候云居就会迎来一场浩劫!”阿润说到这里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我正准备接着追问,可是这时候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一惊,只见眼前是一条幽深的洞口,洞口外面是一个庞大的空间,这个空间足有半个足球场大小,一条十几米宽地下河从中间横断,河水湍急,即便站在岸边也能感觉到河水中的阵阵冷风。在地下河的对面与洞口之间有四个方形的深坑,坑边是一些零落的骸骨。

  “前面就是云宫了!”阿润指着前面的洞口说道。

  弥勒站在地下河岸边看着那湍流的河水,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丢进水中,溅起一个硕大的水花,他皱了皱眉说道:“妹,这里的水很深啊,咱们怎么过的去啊?”

  阿润狡黠的笑了笑,露出嘴角那两颗可爱的小虎牙,像个不懂事的少女一般。她笑着说道:“哥,你一会就知道了!”

  我和弥勒皱着眉好奇地望着阿润,只见阿润从地面上捡起两块看似毫不起眼的石头,她双手攥着两石相击,立刻发出清脆悦耳的响声,声音不大不小。

  “这是干什么?”弥勒疑惑地问道,阿润笑而不答,继续扣击着那块石头,声音清脆而单调,就在阿润扣击了四五次之后,我和弥勒隐约听到那叩击声竟然在这屋子里引起了回音。

  “回音?”我不可思议地说道,而且那回音越来越大,伴随着阿润的节奏。

  “你看河水……”弥勒惊讶地看着眼前湍急的地下河说道,我立刻向地下河望去,只见河水的水流开始变得缓和了下来,接着水开始一点点的下降,几分钟之后原本湍急的河水竟然完全消失了,露出下面湿润的河床。

  “哇,妹妹,你是怎么做到的?”弥勒一脸惊叹地问道。

  “共振……”我破口而出道,“一定是阿润刚刚的叩击声引起了共振,而这条地下河的上游的某个机关正是被这声音控制的,所以才关闭了水闸……”

  我的话阿润听得似懂非懂,她只是皱了皱眉,随后说道:“咱们赶紧过去吧,每次关闭只能持续半分钟……”

  “好,赶紧过河!”我说完立刻扶着虚弱的弥勒向河床走去,进入河床,阿润走在前面,我和米勒跟在阿润身后,因为泥沙实在是太深,行走艰难,大概十几秒钟我们才走到地下河的中间,正在这时候河水开始缓慢的向下流淌了下来。

  阿润看着那河水脸色微变,她连忙说道:“快走,马上要到时间了!”

  我和弥勒看着涨起来的河水,急忙加快了脚下的步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前走,河水从我们脚下流淌过去,那水流冰冷刺骨,虽然是在盛夏时节依旧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我们加快了步子,可是水流越来越大,一眨眼功夫儿便没过了膝盖。

  冰冷的河水让我们浸泡在水中的腿开始有些麻木了,这给本来行进速度就不快的我们又平添了几分困难。水流越来越大,而我们距离对面还有两三米,阿润抢在前面先到达岸边,她回过身紧紧拉住弥勒,我用力向上推着弥勒,将弥勒推向岸边,正在这时候河水瞬间暴涨。

  “沈拓哥,快点上来……”阿润大声喊道。

  我急忙向前挪动着身子,可是这时一股巨大的水流像是一直巨大而有力的手一把将我卷进了河水之中。我感觉鼻子一酸,呛了一大口水,身体顿时失去了力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