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百骨水牢
闫志洋2019-10-01 17:383,592

  “糟了,他们来了!”弥勒小声说道。

  “他们是什么人?”我从弥勒的口风里隐约觉得他应该是直到对方的来历。

  弥勒沉默了两秒,一字一句地说道:“活死人!”

  “活死人?”我皱着眉问道。

  这时候远处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两点越来越近,伴随着脚步声一点点向我们接近,最后停在了距离我们十几米的地方。我睁大眼睛向亮点的方向望去,隐约看见那亮点下面似乎晃动着几个人影。

  “你们是什么人?”我大声喊道,声音在这空间内回荡,“你们究竟要对我们做什么?”

  我的话音刚落,耳边忽然想起一个女人阴森的冷笑,这笑声让人不寒而栗,我感觉浑身的鸡皮疙瘩瞬间暴涨。

  “你笑什么?”我壮着胆子大声喊道。

  这时候那女人的笑声戛然而止,接着听到了两声拍手的声音,声音在这个寂静的空间显得格外清澈。在那声音落下的瞬间,只见我们周围竟然燃起了一条火蛇,火蛇以极快的速度将整个空间照彻得如同白昼一般。炫目的光有些刺眼,我急忙闭上了眼睛,几秒钟之后缓缓的睁开双眼,在短暂的失明之后,我终于看清楚了这个空间的构造。

  这应该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我们被反绑在溶洞的石柱子上,身下是冰冷刺骨的地下水,而在前面大概十几米的岸边上站着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个头发黢黑,身体微弓,满脸周围的老婆婆,她的头发遮着黑纱,那双眼睛几乎没有眼白,全部是黑色的。在她身后站着接我们的阿润和那个中年司机。

  “你们究竟想怎么样?”我挣扎着问道。

  那个老太太嘴角微微敛起,露出狡黠的笑容,她在岸上转了两圈,指着我说道:“看看你的周围,你就明白了!”

  我立刻向周围望去,只见弥勒被反绑在我正对面大概一米左右的地方,脸色憔悴,嘴唇苍白,微闭着双眼。而他身后是几十甚至上百个石柱,上面是一具具已经腐烂的白骨,那些白骨有些还能隐约看出他死前的形状,而一些白骨则腐败的厉害,身躯早已经腐败落入水中,只剩下绑着的那两只白骨化的手了。

  我一脸惊骇地咽了咽口水,身体微微颤抖着问道:“那……那些都是什么人?”

  “和你们一样!”老太太的声音就像是北风吹过水管一般皲裂,她冷笑着说道,“闯入者!”

  “闯入者?”我口中咀嚼着她的话,脑海中忽然想起蒋明月之前告诉过我的关于云居的传说,几十年前那群闯入云居的日本人几乎全部死在了这里,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对,所有闯入云居的人都必须死!”老太太的声音让人绝望到极点。

  “我朋友呢?”我发现蒋明月并没有和我们一起绑在这里,“她在什么地方?她不是闯入者,阿润,你知道的,她只是碰巧遇上,根本不知道云居这个地方,求求你们放了她!”

  “你朋友?”老太太忽然皱紧了眉头,转身冷眼盯着阿润,阿润立时显得有些慌张,她不停地用手绞着自己的衣角低着头,不敢正视那个老太太。

  老太太缓步走到阿润面前,伸出手,那指甲有寸许长,却十分干净,她用手托起阿润的下巴,冷冰冰地说道:“阿润,还有人跟他一起来吗?”

  阿润紧张地摇了摇头,说道:“婆婆……”

  老太太像是忽然失去了耐心一般地厉声喊道:“我问你有没有?”这声音很大,似乎整个空间都在声音中颤抖着。

  “婆婆,他们都是无意中进来的,并没有恶意,求求您放过他们吧!”阿润立刻跪在地上,低着头,眼泪扑簌簌的从眼眶淌了出来。

  老太太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望着阿润说道:“没想到啊,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护着外人!”老太太紧紧地握着拳头,手背上的青筋崩出。

  “婆婆,我不是……”阿润极力想要说服老太太,可是老太太已经将头别向了一旁,她望着那个中年司机,语气阴森地说道:“把她丢进水牢!”

  中年司机不可思议地地望着老太太,那老太太冷冷地瞪了一眼中年司机,司机赶紧走上前来抓住阿润的手,只见阿润拼命挣脱了司机的手,与司机四目相对,那眼神中百感交集,几秒钟之后阿润将目光移开,说道:“我自己会走!”

  阿润缓缓进入水里,她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淌着水缓缓向我旁边的石柱走来,站在石柱旁边,那老太太轻轻在地面上敲击了几下,一条绳子从石柱上吐出来,将阿润紧紧的绑在了石柱上。这时那老太太看着司机说道:“你知道她把那个人藏在什么地方了吗?”

  “我知道,我知道!”司机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他连声答道。

  “你知道该怎么做吗?”老太太冷冷地问道。

  “知道,婆婆,我现在就带人去把她抓来!”司机说完丢了魂一般地向外奔去,这时候那老太太转过身望着阿润说道:“你……就在这里给我好好反省几天吧!”

  说完老太太迈着步子缓缓向外面走去,水牢里的火没有熄灭,依旧在烈烈的燃烧着。老太太走后,整个屋子陷入到了一种死一般的沉寂,这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坟墓,没错,这就是一座坟墓,水牢坟墓。这里几乎每一个石柱上都死过一个人,想来死在这里的人没有上百,至少有几十个。恐怕用不了多久,我们也会死在这里,真没想到刚来到云居就已经深陷危机之中了。

  “阿润,对不起!”我抱歉地说道,起初我并未弄清楚状况,稀里糊涂地做了一次猪队友,暴露了蒋明月。

  阿润抬起头看了看我,又扭过头看了看一直双目紧闭的弥勒,半晌才叹了口气,说道:“应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把你带来的,当时婆婆告诉我只要把你带来就可以,所以我就把蒋姑娘藏起来了,没想到……”

  “对不起!”弥勒听着我和阿润的交谈终于长出一口气开口说道,“这件事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的话,你们两个都不会在这里!”

  弥勒说着睁开眼睛,一行清泪从眼眶中流淌了出来。

  “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都救出去的!”阿润说着脸上微红,眼泪夺眶而出。

  “哥?”我好奇地望着阿润,又看了看弥勒。只见弥勒微微点了点头,长出一口气说道:“铁子,你能想象的到吗?阿润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什么?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看着弥勒又看了一眼阿润,眼前这个死胖子和旁边这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怎么看也不像是兄妹啊。

  “嗯!”弥勒点了点头说道,“你还记得我之前曾经和你说过在这里遇见了一件怪事吗?”

  “记得,当时你没有和我说清楚!”我回忆道。

  “对,那时候我就在阿润的住处发现了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上的女人是阿润的母亲,而那个男人就是我父亲!”弥勒淡淡地说道,“后来我就向阿润询问关于照片上人的事情,后来阿润告诉我照片上的那个人已经在十几年前就过世了。我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阿润,阿润给了我一本当年父亲的日记!”

  听了弥勒的话我瞥了一眼阿润,只见阿润微微点了点头。我追问道:“日记上说什么?”

  弥勒长出一口气说道:“原来当年我父亲进入拉海岭之后就来到了这个镇子,后来被阿润母亲所救,但是这个镇子有个规矩,闯入者死,任何闯入到这里的外人都必须死,为了能够救我父亲,阿润的母亲告诉婆婆她爱上了这个外来的男人。起初两个人在一起只是为了能够保住我父亲的命,我父亲一直在寻找办法离开云居。可是云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除了婆婆同意之外,任何人都不可能离开!后来阿润的母亲和我父亲两个人日久生情,就在一起了。”

  “可是好景不长,在我三岁的时候镇子里发生了一件惊天的大事,这件事死了很多人,包括我的父母!”阿润接着说道。

  “什么事?”我追问道。

  阿润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还太小,根本不清楚,而且那件事是云居的禁忌。我只知道那件事死了很多很多人,而且从那之后婆婆的性格大变……”

  “哎,真没想到事情会变得如此复杂!”我长叹了一口气,顿了几秒我担心的问道:“对了,你把我朋友藏在了哪里?”

  “你放心吧,她绝对安全,我怕刘五哥会告密,在他离开之后我就把你朋友转移了!”阿润安慰我说道,看着那张还有些稚气的脸,我开始有些佩服这个小姑娘了,小小年纪,做事却如此谨慎,比她的这位同父异母却做事拖泥带水的哥哥不知要强多少倍。

  我略微有些心安的点了点头,正在这时候我的眼睛像是忽然捕捉到了什么一般,我立刻睁开眼睛望着弥勒身后的那根石柱说道:“弥勒,这里有墨家暗语!”

  弥勒猛然抬起头向自己身后张望,皱着眉自言自语地说道:“这里怎么也有墨家暗语?”

  “你看那里还有,还有这里,我去,所有的柱子上都有!”我惊讶地说道。

  “墨家暗语?”阿润一脸惶惑地望着我和弥勒说道。

  “对,那些刻在柱子上的是墨家暗语!”我兴奋地说道,甚至有些忘了自己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了。

  “那不是莫凡咒语吗?”阿润的话让我和弥勒瞠目结舌。

  “莫凡咒语?”我们两个异口同声地问道,半晌弥勒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地说道:“你是说父亲日记本里记录着的能够离开云居,而且只有婆婆会的莫凡咒语就是这个?”

  “对,是啊!”阿润的话让我和弥勒都兴奋了起来。

  正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手指上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就像是有一万根针硬生生地扎进了我的手指上,我不禁“啊”的大叫了一声,紧接着我的那根异指竟然自己动了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