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傀浮屠
闫志洋2019-10-01 17:383,048

  当阿润察觉到我目光的时候,她立刻将头别向一旁。我长出一口气站在门口观察着眼前的云宫。弥勒站在我身边啧啧惊叹道:“这座云宫实在是太宏伟了,简直让人叹为观止啊!”

  我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想这里应该是云居的龙心所在!”

  “龙心?”弥勒皱着眉惊讶地望着我。

  “对,你还记得前段时间咱们在龙骨岭的深潭下面看见的那个八角悬塔吗?”我看着眼前那隐藏在迷雾中的巨大齿轮说道。

  “嗯,那我可忘不了,差一点要了咱们俩的小命,而且那批白银,哎,实在是太可惜了!”弥勒不无惋惜地说道。

  “嗯,那里是山洞机关的龙心,是整个机关的动力来源。我想现在云居所有机关的动力来源应该就是云宫!”我皱着眉思索着道,“刚刚浮雕上面的画面你还记得吗?所有参与云宫建造的人都是当地的土著,而且云宫建成之后,那些人就全部被杀死了,阿润说这里是云居的禁地,任何人除了婆婆之外都不准进入云宫,否则即便是族人也会进入水牢!”

  “记得,记得!”弥勒若有所思般地说道,“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了,建造者和现在的云居的掌权者是唯恐龙心被发现,所以……”

  “没错,如果想要从这里出去的话,就必须要破解这个龙心里的秘密,就像当时我们在山洞中一样!”我思索着说道,“我还有个问题!”

  “什么问题?”弥勒疑惑地看着我道。

  我瞥了一眼坐在身后不远处的阿润,又看了看弥勒。弥勒见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些着急地说道:“铁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说出来咱们商量商量!”

  我低下头想了片刻,随后深吸一口气迈步向阿润的面前走了过去。阿润听到我的脚步声急忙抬起头,脸上微红地望着我。

  我沉吟片刻说道:“阿润,你知道这云宫上层里面有什么吗?”

  阿润一脸惶惑地摇了摇头,柳眉微颦地说道:“不知道,我之前偷偷跟着婆婆进来的时候,也只是在洞口处看他走进这里面,其实这里我都是第一次来!”

  我微微点了点头,缓步向那扇巨大的木门的方向走去。站在门前,我仔细观察着那扇木门,门上的颜色诡异妖艳,两扇门中间严丝合缝,根本没有任何缝隙。我摸着下巴皱着眉盯着那扇门,看了片刻,眼前那原本静止的旋涡忽然转动了起来,我感觉脑袋一阵阵眩晕,身体被门上的那个旋涡吸了进去一般,浑身无力,甚至连身体都无法站稳,正在这时候弥勒及时搀住了我。

  他皱着眉关切地问道:“铁子,你怎么了?”

  我急忙摇晃脑袋,眼前的旋涡终于再次静止了下来,可是还是感觉一阵阵的眩晕。我站住身子,只见此时弥勒和阿润已经站在了我的身旁。

  “不知道为什么,这上面的画好像动了起来。”我喘着粗气说道。

  “不会吧!这就是一副画而已!”弥勒说完站在前面静静地看着木门上的那副画,良久之后他耸了耸肩说道:“什么都没有啊,只是有点眼花!”

  我瞥向阿润,阿润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没看出来什么。”

  “难道是我眼花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那副画,瞬间那副画再次旋转了起来,那原本只是画在木门上的色彩,像是忽然有了生命,在门上汩汩流动着。我伸出手试探着触摸了一下那扇木门,只见那有生命的色彩竟然立刻从我的手指向我手上蔓延开来。

  接着那流动的色彩中像是有一把手在用力的将我拉进木门,我拼命用力挣扎,可是木门的吸力实在是太大。站在我身边的弥勒手疾眼快,一把抱住我的身体,可是根本无济于事,眼前的色彩已经分散开来,中间是一个硕大的黑洞,就像一个怪物张开的血盆大口将我一点点拖入其中。

  此刻色彩已经流变了我的全身,我感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都被拖入到了眼前的黑暗之中。这个地方漆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黑暗之中似乎有几双眼睛在盯着我,我屏住呼吸隐约听到弥勒,阿润和蒋明月在不停的呼唤着我,可是这声音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棉被一般沉闷。

  “铁子,你怎么样?”弥勒高声呼喊着。

  “我没事!”我大声回应道,这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那声音瓮声瓮气的。

  “里面有什么?”蒋明月大声喊道。

  “看不见,这里面实在是太黑了!”我回应道。

  “能打开这扇门吗?”弥勒用力敲击着那扇木门,可是坚固的木门却岿然不动。我在身上摩挲着,掏出手机转身打量着身后的木门,只见这木门里面和外面一样,严丝合缝,根本无法打开。可是刚刚我是怎么进来的呢?这简直让人有些匪夷所思,难道这也是什么机关术吗?如果真的是机关术,那么这种程度的机关术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那应该属于《十八残卷》上六篇的内容了吧!

  我这样思索着转过头,只见眼前是一级一级的汉白玉台阶,台阶很宽上面落满了灰尘,我环顾着四周,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一激灵快步向后退了两步,背靠着门。可是那黑影根本没有动,两三秒之后我才定下神来,拿着手机向前望去,只见眼前是一个穿着铠甲的木头武士,这武士身披重甲,手上拿着一把宽柄的利剑,利剑上早已经落满了蛛丝和灰尘。我向旁边望去,只见另外一边也是一个一样的木武士,唯一不同的是他手上举的是一把板斧。这两个武士的脸被画的十分狰狞,宛若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我将手机的灯光向前打去,只见在台阶上还有三组这样的木武士,他们一动一动的立在台阶两旁,显得格外威武,所有武士的眼睛都正对着门口,估计这就是我刚刚在黑暗中觉得有人在盯着我的原因。

  “沈拓,你怎么样?怎么不说话了?”蒋明月焦急地问道。

  “我没事,里面有台阶,我想应该是通向顶层的!”我沉吟片刻说道:“我去看看上面究竟有什么!”

  “你一定要小心啊!”蒋明月叮嘱道。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说完我迈开步子向台阶的方向走去,一步步地拾级而上,这台阶总共有十二阶。可是越往上走,我心里越是不安,虽然知道旁边站着的都是木头人,可我总有种感觉,似乎那些木头人一直在盯着我。我忽然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那些木头人,瞬间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只见那些原本盯着门口方向的木头人的眼睛,此刻依旧正对着我。

  “难道他们是活的?”我的脑海中忽然闪出之前在《十八残卷》上的下六篇中曾经看过一种机关术,这种机关术名叫傀浮屠。这种傀浮屠是一种低等的傀儡术,和武伶相比简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是以木头和铁作为材料制作而成的,虽然没有武伶的精巧和灵性,但是他们的特点去极为明显,那就是凶悍异常,常用于战争的杀人机关术,说白了就是十足的杀人工具。

  想到这里我后背顿时冒出了冷汗,眼前这几组傀浮屠如果真的动起来,那估计转眼之间自己就会被撕成碎片。我紧张地手心出汗,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见傀浮屠没有异动,这才抬起脚缓缓迈开步子向前走了一步,眼睛则注视着傀浮屠的眼睛,果然虽然我仅仅向前一小步,那些傀浮屠的眼睛立刻微微转动了一下跟上我的步伐。这究竟该怎么办?

  此刻我是骑虎难下,向前一步就是云宫的二层,这里可能藏着整个云宫的龙心机关,可是谁知道那傀浮屠会不会对我发起攻击?如果往回走,那就等于坐以待毙,即便不被傀浮屠杀死,早晚也会饿死在这里面。几秒钟之后,我终于咬了咬牙闭上眼向前迈了一步,耳边仔细谛听着周围的动静,良久之后我见没有任何反应,这才睁开双眼,回过头用手机照着那些傀浮屠,只见此刻那些傀浮屠的眼睛正视着自己正前方,似乎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里的迷简直太多了。

  正在这时候,我的耳边再次响起了轰隆隆的响声,这声音和之前进入云宫的时候听到的如出一辙,但是比之前的声音要清楚的多,这声音的源头正是来自于二楼的房间。我加快步子,向那声音的方向走去。当我站在房间正中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我惊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