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冰火双龙
闫志洋2019-10-01 17:383,803

  只见整个云宫的二楼布满灰尘满目疮痍,不管是地板上还是桌角都有刀劈斧剁的痕迹,木质的桌子上还残留着已经发黑的血迹,我瞠目结舌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显然在这里应该发生过一场剧烈的冲突。我举着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继续前进,走出几步便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扇门。站在门口能够清晰看见门板上被刀砍过的痕迹,这些痕迹很深,我伸手轻轻划过那些刀痕,心中满是狐疑,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

  我试探着推了推眼前的那扇门,那扇门发出“吱呀”一声竟然被我打开了,几乎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腥味从屋里传了出来,瞬间钻进了我的鼻孔,耳边是隆隆的水声。我在门口驻足片刻,缓步向屋子内走去,刚进屋子,一股水汽立刻弥漫了过来。手机镜头前面像是笼罩着一层雾气,压根就照不出太远的距离。我走进屋子,寻着水声的方向径直向前走,拨开一层层弥漫在眼前的水雾,忽然前面出现了三根巨大的黑色立柱,这三根立柱呈三角形排列,每一根都有水缸一般粗细,第一根立柱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墨家暗语和一条黑色的飞龙,而后面的两根立柱上一个上面盘着一条金色飞龙,而另外一根上面则盘着银色飞龙。金色飞龙的立柱散发着热气,而银色飞龙的立柱上却结着一层厚厚的霜,这两条飞龙简直是一冰一火的冰火双龙,两条飞龙雕刻的栩栩如生,在眼前的水汽中,真真便如同是飞舞在云层之中一般。

  我曾经在《十八残卷》的中篇机关局中见过这种类似的设计,这应该是八索悬天局的天衡,天衡在机关局内相当重要,是机关术龙心的传动装置,天衡之下单独连接着龙心,其上则联动着所有机关。虽然《十八残卷》上面的设计与之类似,却也有不同之处,因为按照残卷上记载,八索悬天局的天衡应该只有两根,一根代表着阴,一根代表着阳,阴阳天衡相互联动,将八种机关术串联起来,而现在这里的金色飞龙立柱很显然代表着阳,银色飞龙立柱代表着阴,那第三根雕刻着黑龙的立柱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正在我看的出神的时候,银色飞龙忽然动了起来,开始缓慢向上爬动,宛若活了一般。顷刻之间金色飞龙也微微颤抖了起来,可是迟迟没有动静。这是怎么回事?

  我站在立柱前面环顾四周,只见在那立柱的后面是一面墙,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浮雕,我快步向浮雕的方向走去。站在浮雕前,眼前的浮雕一览无遗,这浮雕足有两米多高,上面雕刻的是一个穿着长衫的中年人,这个中年人我曾经在第一层的浮雕上看见过,就是被云居人奉为神祗的仙人。只是眼前浮雕上的这个人的轮廓细节更为清晰,只见他双手背在后面,眼神飘忽,脸色冷峻,胡子迎着风轻轻飞舞,十分飘逸,真的带点仙风道骨。

  在浮雕前面摆放着一张八仙桌,桌子上摆放着贡品香炉,在那些贡品香炉的后面有一个飞龙牌位,牌位的正中写着几个大字:莫凡大神之灵位。

  “莫凡大神?”我皱着眉口中默念着这个名字,心想难怪阿润说那些墨子暗语叫莫凡咒语,原来他们所敬重的那位神祗名叫莫凡。我站在那尊浮雕面前端详着眼前的莫凡大神,他怎么会墨家暗语?大伯曾经和我说过,为了防止《十八残卷》上的内容外泄,因此墨子创立了墨家暗语,以墨家传人口口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如果记载没错的话,那么我估计这位莫凡大神应该也是墨家传人,至少应该是墨子极为亲密的人。想到这里,我跪在莫凡大神浮雕的前面,十分恭敬了磕了三个头。

  当我抬起头的时候不禁一愣,只见此时莫凡大神的浮雕已经改变了磨样,眼前的莫凡平坐在一张椅子上,双眼微闭,神色庄严,左手轻捋胡须,而右手则伸出手指指着我。我惊慌失措地向后退了两步,如果不是之前在云宫一楼曾经见过这种会动的浮雕,此时我非吓死不可。我平静了一下心神,轻轻侧开身子,只见莫凡所指的并不是我,而是我身后不远处的那黑金龙立柱。

  难道莫凡大神是在暗示着我什么吗?我顿了两秒,缓步向那根嗨龙立柱的方向走去。站在金龙立柱前面,是觉得一股热气迎面而来,这黑龙立柱上面写满了墨家暗语,我伸手轻轻在金龙立柱上摸了一下,瞬间房间内方向了一阵奇怪的回音,那声音宛若是龙吼一般。

  我急忙缩回手,站在原地观察着那根金龙立柱,忽然间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而正在这时候,我忽然感觉脊背冰凉,我急忙扭过头,一个黑影扑面而来,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劲风重重的砸在我的脖颈上。我感觉一阵沉闷的疼痛,身体一阵眩晕,失去了力气,重重倒在了地上,手机摔在一旁,亮着光。正在这时候一个人走到我的面前,用力一脚踩在手机上,接着眼前陷入了一片浓重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湍流不息的地下河,悬浮在深潭中的八角悬塔,树洞里写着“正”字的武伶,飞机上笑颜如花的蒋明月,低着头楚楚可怜的阿润,还有那两条交织飞舞在一起的金银双龙,一直在我的脑海中盘旋。让我感觉脑子里一阵阵沉闷的疼痛。

  这时候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沈拓,沈拓你醒一醒!”

  我挣扎着睁开双眼,只见此时周围亮着灯,我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体则浸泡在水中。眼前是满脸关切的蒋明月,她见我醒过来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长出一口气说道:“你终于醒了!”

  我摇晃着脑袋,望着周遭熟悉的环境,脑子里一时之间竟然有些错愕,我们明明已经从这里逃出去了,现在身处云宫,怎么会忽然到了这里?难道刚刚的那一切只是我做的一场梦吗?我抬起头环顾四周,只见蒋明月身旁还绑着两个人,一个是弥勒,而另外一个是阿润。

  “铁子,你没事吧?”弥勒关切地问道。

  我看了一眼弥勒,皱着眉忍着疼说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蒋明月和弥勒对视了一眼,疑惑地问道:“什么做梦?”

  “我记得刚刚我们已经在云宫了,怎么会又回到水牢了呢?”我疑惑道。

  “我们的行踪被婆婆发现了!”阿润语调温和地说道。

  这时我扭过头看了看手上的铁索,已经不是之前的机关锁了,而此时我又猛然想起在云宫二楼的那个黑影,不禁恍然大悟地说道:“难道打伤我的人是……”

  “呵呵,没错,就是我!”声音冰冷而尖刻,是从岸边的方向传来的。

  我们几个人立刻向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此时阿润的婆婆正拄着拐杖坐在岸边的一把椅子上,她神色俱厉,紧紧地咬着牙,在他身后还站着几个年轻人,看样子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

  “婆婆,求求你放他们走吧,他们不是坏人……”阿润哀求道。

  “呵呵,如果他们只是误入云居,我还可以考虑放过他们!”婆婆瞥了一眼我们道,“但是现在他们闯入云宫禁地,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他们离开这里!”

  “婆婆,他们是绝对不会把云宫里的事情说出去的,我拿自己的性命担保!”阿润继续哀求着。

  婆婆看着阿润,眼神中流淌着一些慈祥的东西,她长出一口气,对身边的人说道:“把阿润放开吧!”

  一个年轻人立刻走到阿润身边,帮她解开了绳索。可是阿润依旧站在原地望着婆婆说道:“那他们呢?”

  婆婆有些生气,却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皱着眉环视着我们几个人说道:“闯入者……死!”

  “婆婆,求求你放了他们吧!”阿润说着向前走了几步,跪在了婆婆面前,可是那婆婆却冷面无情,不为所动。

  “妹妹,别求那个老太婆,大不了就是个死,我能见到你已经足矣了!”弥勒厉声喊道,别看这小子平时胆子不大,这时候的表现却有点让我出乎意料。

  “妹妹?”婆婆惊讶地看了看弥勒,又瞥了一眼阿润,问道:“阿润,他究竟是什么人?”

  阿润咬了咬牙,瞥了一眼弥勒,说道:“他是我哥,同父异母的哥哥!”

  “呵呵,我就知道你们不是偶然闯进云居的!”婆婆恶狠狠地咬着牙说道,“所有闯入者都得死,他们几个人必须死!”

  说完婆婆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这时候阿润忽然站起身走进水牢。婆婆愣住了,扭过头冷眼望着阿润说道:“阿润,你想做什么?”

  “婆婆,如果你要他们死的话,我就陪他们一起死在水牢里!”平时温顺的阿润第一次用这种语气和婆婆说话,让婆婆一时之间有些诧异。

  “你愿意陪他们死?”婆婆诧异地望着阿润说道。

  阿润看了看弥勒,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低声说道:“这样活着和死没有什么区别!”

  “好!好,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既然由不得人,那么就各安天命吧!”婆婆用力戳了戳手中的拐杖,拐杖捧在地面上发出“悾悾”的响声。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如果你要愿意陪着他们,那就随你好了!”

  说完婆婆拄着拐杖,迈着步子缓步向洞口的方向走去。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拼命的回忆着在昏迷之前经历的一切,我总有种感觉,似乎自己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可是这件事究竟是什么呢?

  婆婆一步步地向前走,我的耳边满是拐杖和地面撞击的声音,忽然一个念头从我的脑海中闪过,我大声说道:“八索悬天,双龙在心,银龙为骨,金龙为驱,离坎阴阳,乾坤离合!”

  我的话一出口,只见弥勒,蒋明月,和阿润几个人都愣住了。半晌弥勒才说道:“铁子?怎么了?你发什么神经?”

  我对他微微摇了摇头,这时候婆婆也停住了脚步,她转身缓缓向我们的方向走来,站在岸边上,婆婆目光如炬地盯着我,问道:“打开水牢机关锁的人应该就是你吧?”

  “对,是我!”我点了点头承认道。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会背八索悬天决?”婆婆追问道。

  “呵呵,我不但知道八索悬天决,而且我还知道你这八索悬天局有四门机关已经破损!”我看着婆婆说道。

  只见婆婆闻言身体微微一颤,她用一种近乎恶毒的目光盯着我,让我感觉有些瘆得慌,手她里紧紧握着那根拐杖,久久没有说话。

  “你到底是什么人?”婆婆的嗓音已经几近沙哑她语气冰冷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