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云居往事
闫志洋2019-10-01 17:383,345

  “一个可以帮你修好这八索悬天局的人!”我看着婆婆说道。

  没想到我的话一出口,婆婆竟然轻蔑地放声大笑了起来,我和蒋明月对视了一眼,对婆婆说道:“这很可笑吗?”

  “呵呵,这八索悬天局是千年前莫凡大神用了几十年的心血设计的机关术,百年前其中的两门机关就已经失效,十几年前另外两门机关也失效了,我们族人耗尽了百年的心血都无法修缮完好,就凭你这个毛头小子就敢信口开河?”婆婆冷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婆婆走到我近前,盯着我说道:“无言以对了吧?”

  我抬起头对着婆婆冷笑了两声,耸了耸肩说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呵呵,别以为你说几句口诀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说完婆婆转身拄着拐杖向外走去。

  当她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停住脚步,只见她缓缓扭过头,望着我说道:“你真的有办法修好八索悬天局?”

  我瞥了一眼婆婆笑而不语。

  这时候婆婆皱了皱眉,像是在犹豫着什么,片刻之后她咬了咬牙说道:“如果你真的能够修好八索悬天局的话,我就放了你们!”

  我看着婆婆,点了点头说道:“好,一言为定!”

  “但是如果你骗我的话……”婆婆恶狠狠地望着我,又看了一眼弥勒和蒋明月,接着说道,“那我会让你们比现在死的要惨上一百倍!”

  我微微笑了笑。

  婆婆招了招手,几个青年立刻帮我们松开了绳索。我一面揉着自己被绳索勒得发青的手腕,一面说道:“我可以帮你修好机关局,但是你先要告诉我一件事……”

  “什么事?”婆婆惊讶地望着我问道。

  “云宫的二层到处都是刀劈斧剁的痕迹,那里之前究竟发生过什么?”我望着婆婆说道。

  “这……”婆婆皱着眉犹豫着。

  “如果你不能如实相告的话,我恐怕很难帮你修复机关局!”我见婆婆犹豫不决便故意激她道。

  “好,你们跟我来吧!”婆婆拄着拐杖走在前面,我们几个人紧紧跟在他们身后。

  弥勒凑上前来低声说道:“对那机关局你究竟有把握吗?”

  我摇了摇头,弥勒瞠目结舌地望着我,紧张地说道:“老大,你这不是和我开玩笑吧?”

  “我真没和你开玩笑,你以为这么短的时间我对那本天书一样的《十八残卷》》能懂多少?”我小声说道。

  “那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口诀……”弥勒不死心地说道。

  “那就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那你和那个婆婆说四门机关破损是……”弥勒不可思议地望着我说道。

  “那是我蒙的……”我实话实说道,的确关于那破损的四门机关只是我的猜测而已,《十八残卷》上面曾经记载的八索悬天局有两根天衡,一冰一火,两根天衡由龙心控制,而每一根天衡各控制着四门机关。云宫二楼的金龙显然是被卡住了,那么就说明它所控制的四门机关应该是出了问题,再结合之前阿润曾经说过因为神仙法术失效,使得外人可以进入云居,那么就更确定了我的猜测,于是当时婆婆问起的时候便脱口而出,本来只是猜测,却没想到真的歪打正着了。

  弥勒皱着眉望着我,见我不像是骗他,不禁长出一口气说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还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无奈地耸了耸肩说道。

  这时弥勒忽然笑了笑,说道:“行,能多活一天算一天,到时候咱们兄弟如果能够一起上路也不错!”

  我闻言拍了拍弥勒的肩膀,继续跟着婆婆向前走。这时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蒋明月凑到我的身边,低声说道:“小哥,还真没想到你是深藏不露啊!”

  我瞥了一眼蒋明月,笑着说道:“彼此彼此!”

  蒋明月笑了笑,没有说话。实际上对于眼前这个美女,我开始有点心存疑虑了,而且她表现出来的东西越多,这种疑虑就愈发的重。她究竟是谁?究竟有什么目的?我瞥了一眼低着头向前走的蒋明月心道,既然你不想说,那么我也不问,大家心照不宣,尽快离开这里也就一拍两散了,至于以后有没有见面的机会那就全靠缘分了。

  婆婆带着我们穿过眼前弯弯曲曲的隧道,此时我才发现原来云居下面的隧道几乎每一个路口都有专人把守,而且到处都是暗道机关,这些机关都极为致命,里面不是安装着带着剧毒的箭矢,就是布满了毒虫。大概用了半个小时左右,我们和婆婆终于通过一个出口来到了地上,新鲜的空气从鼻孔进入气管,最终到达肺内,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对新鲜空气渴望过。刺眼的阳光让我们的眼睛短暂性的失明了几秒钟,当瞳孔渐渐适应了外面的光亮之后,我发现原来此时我们正处在云居的正中央。

  这里的地势高高隆起,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云居。眼前云居呈圆形,四面环山,建筑鳞次栉比,而且正如蒋明月之前讲过的那个传说一样,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一模一样的瓦灰色两层的人字顶小楼,总共大概有一百多坐,在云居的边缘有四座三层的塔楼。而在我们身后则是云居最高的建筑,有四层,同样是瓦灰色的人字小楼。道路从这座中央建筑,呈辐射状向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与横向的街道相互交叉,形成了云居宛若是八卦图一般的街道构型。乍一看觉得似乎从任何一条路都能够走出云居,但仔细观察你就会发现,云居的这些道路,无论你选择那一条最后都会回到最初的远点。

  “这些路好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啊!”蒋明月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皱着眉拄着下巴说道。

  “嗯,这就是九龙迷踪戮!”我低声说道。

  “九龙迷踪戮?”蒋明月诧异的望着我说道。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给她讲解道,“所谓的机关局,实际上都是由很多机关术构成的,八索悬天局,实际上是由八种不同的机关组成,每一种机关称之为一戮。每一种机关局除了天衡和龙心是不变的之外,其所构成的机关戮会根据设计者的不同需求而变化,所以哪怕就是同一个机关局也会有无数种不同的变化。”

  蒋明月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说道:“没想到这里面有这么多门道呢!”

  “嗯,是啊!”我点了点头,心想这也仅仅是皮毛而已。

  “进来吧!”婆婆打开眼前那个屋子的房门说道。

  我和蒋明月对视一眼,一行人跟着婆婆走进了屋子。这屋子的摆设十分简单,一张方桌,几把椅子,在方桌前面供奉着一个无名牌位,牌位前放着一个香炉,里面升着香。整个屋子都弥漫在那种淡淡的香味之中。

  婆婆坐下之后,我们分座在她两旁的椅子上。这时候婆婆吩咐人给我们倒了一些茶,挥随后手示意那些年轻人下去。当那些年轻人推出去之后,婆婆才长出一口气,拿起眼前的茶喝了一口,看着我说道:“你真的有办法修好八索悬天局?”

  “嗯,但是我必须要知道之前它发生了什么!”我坦然地说道,弥勒闻言看了我一眼,似乎是唯恐我会露怯一样。

  婆婆皱着眉思索着,片刻之后她轻声说道:“你说的没错,云宫的二楼的确曾经发生过一场战争,他们闯进云宫,想要破坏天衡,如果不是族人们拼命抵抗的话,恐怕现在云居早已经不存在了。虽然最后我们将他们驱逐出了云居,但是天衡还是出现了问题,导致云居的四门机关失效!”

  “闯进云居的是些什么人?”我追问道。

  婆婆微微摇了摇头,说道:“说不清楚他们的身份,百年前就曾经有一伙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忽然闯进了云居。他们身材魁梧,手段凶悍,见人便杀,我们族人只能退居到云宫下面的密道之中。谁知他们依旧不依不饶,攻入了云宫,破坏了天衡。不过最终他们还是没有得逞,我们将那些人全部击溃,锁在了水牢中!”

  “你是说水牢中的那些人都是当时的闯入者?”弥勒抢在前面问道。

  婆婆瞥了一眼弥勒,微微地点了点头,说道:“并非是全部,当时那些活着的悍匪被囚禁在了水牢中,眼看就要奄奄一息,当时的族长一时起了善心,他将活着的几个人放出了云居。可是没想到却铸成了祸根,十几年后那些人再次带人返回了云居,这一次他们虽然没有得逞,但是每隔十几年他们就会对云居发动一次袭击。而且因为天衡遭到了破坏,所以原本保护着云居的机关戮无法发挥作用,云居根本毫无防范能力,每一次他们进攻我们就只能躲进地下密道,伺机而动!所以百余年来云居的先人们就一直想要修好天衡,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先人们想尽了办法,也无济于事,于是当时就定下规矩,闯入者死!不能将云居的事情泄露给外人,否则云居必定会遭受攻击!”

  “原来是这样啊!”弥勒若有所思地说道。

  “几十年过去了,原来那些人已经老迈不堪,可是他们的后代却更加变本加厉,为了灭掉云居,他们不惜勾结日本人,妄图将云居据为己有……”婆婆脸色凝重宛若在回忆着那场战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