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龙骨岭秘闻
闫志洋2020-04-08 16:033,141

  算命的和我说,我三十岁的时候有一道坎。

  我问,过的去吗?

  算命的捋着胡子,摇了摇头说,难。

  弥勒在我耳边低声说,给点钱让大师给破破。

  我瞪了一眼算命的,小声嘀咕道,骗子!

  弥勒就笑。

  我转身要走,算命的看见我左手缺失的食指,忽然站起来,煞有介事地说,小哥,你不信没关系,不过三十岁那年千万不要回老家。

  我对算命的冷哼一声,没理会他。

  那年我二十五岁,在泰山脚下,刚刚毕业,眼前是一片光明,算命先生的话压根没往心里去,而且那时我的确没有再回老家的打算,恨不得一辈子也不要再回去,见到那个让我失去手指的老头,可谁知五年后真的让他一语成谶了。

  我叫沈拓,今年三十岁,毕业后我和弥勒一起在北京打拼,弥勒是我大学同学,叫张恒,人长得不错,是个乐天派,心宽体胖,脸上总是待着憨态可掬的笑容,活脱一个弥勒大佛,大学时我们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弥勒。毕业最初的日子并不好过,我们两个换过很多工作,当过文案,送过外卖,穷的时候住过地下室,富的时候开过店,不过始终不变的是我们两个的生活一直浮浮浮沉沉的没有安定下来。

  而这一切的改变正是在我生日过完的第二天,前一天晚上我们在后海酒吧喝得烂醉如泥,醒来接到父亲的电话,电话里父亲的声音很急促,他告诉我爷爷不行了,昨天夜里给我打了一夜电话,可是始终无人接听,我连连道歉,最后父亲甩下一句,不论如何你今天必须赶回来。

  挂断电话,我赶紧洗漱收拾行李。弥勒问明缘由,皱着眉说,“算命的不是和你说你三十岁的时候不能回老家吗?”

  弥勒的话提醒了我,可这次是不得不回去,我能想象如果我不赶回去的话,老爷子会怎么收拾我。我想了想说,“管不了那么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弥勒倒也表示理解,他挠了挠头说,“要不我送你回去?”

  “真的?”我惊讶地望着平时连多走两步路都叫苦不迭的弥勒问,这孙子前段时间刚刚入手了一辆不知几手的车,如果开车回去的话不但快,而且也多少能给自己长点脸。

  弥勒被我这一问,好像有些后悔,一直在挠着头犹豫了半晌才说,“真的,再说我也想见识见识你口中的那个传说!”

  “仗义,快,赶紧收拾收拾,咱们马上出发!”我唯恐弥勒变卦,急忙催促道。

  十几分钟之后,我们已经在赶回老家的路上了。我老家在河北境内是一个四面环山叫武房店的小山村,村子西面有一条崎岖小路通向山外,距离北京有将近八个小时的车程,实际上直线距离并不太远,主要是下了高速之后的那段路实在是崎岖难行。

  弥勒一面开着车,一面说道:“铁子,你说的那个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啊?”

  “绝对不骗你,千真万确!”我信誓旦旦地说。

  “一伙上百人的土匪全部都人间蒸发了?”弥勒半信半疑地说。

  那年的冬天,一群河南来的土匪不远千里忽然来到武房店,堵住村口,把村子里所有人都聚集在村头那颗歪脖子老槐树下,逼问他们龙骨岭的入口。

  龙骨岭在武房店是个禁地,听老人们讲那个地方最早是一个古战场,当年明朝曾经有一支部队驻扎在里面,但是他们后来被自己人出卖,那支部队被清军围困在龙骨岭里整整两个月,最后甚至出现了人吃人的惨像,可是他们就是抵死不投降。一个月之后清军突然发起袭击,将所剩无几的明军全部绞杀,当时清军刚刚入关,为了震慑明军,将所有人都残杀了。自从那之后龙骨岭便成了阴地,那些冤魂阴魂不散,深夜经常能听见里面传出一阵阵的厮杀声,和马蹄声,再加上树茂枝繁,即便是在正午,里面也是雾气昭昭,阴气逼人,而且道路错综复杂,不熟悉的人只要进入龙骨岭就很难走出来。

  凡是武房店的人几乎都听过这个传说,所以大家对龙骨岭都敬而远之。

  那群土匪来的时候,我太爷爷是村长,他们把他绑在树上,下面驾着火烤逼着他为他们带路,我太爷爷哪里肯从?眼看着人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爷爷挺身而出,同意带着土匪们进入龙骨岭。

  我爷爷那时候大概十五六岁的样子,但是身强体壮,他带着那群远道而来的土匪进入龙骨岭。这一去就是整整三天三夜。三天之后我爷爷一个人从龙骨岭走了出来,可是那些土匪却再也没有出来。后来我也曾经向爷爷询问过里面究竟是什么样?那些土匪的下落,不过我爷爷的脾气古怪,每次我问这个问题,招来的不是一顿臭骂,就是一顿胖揍。可奇怪了,即便爷爷这么不喜欢我,却又硬生生把我留在他身边整整十五年。那十五年的经历用惨绝人寰来形容都不为过,爷爷是个木匠,而且寡言少语,平时只要我做的稍微有些不对,迎来的就是一顿棍棒,要是搁今天那肯定是虐待儿童啊,可那会儿哪有这个啊?最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我左手的食指就是三岁那年被他亲手砍掉的。那时候岁数太小,很多事记得不太清楚,不过隐约记得半夜我忽然被一阵钻心的疼痛疼醒,睁开眼正好看见爷爷那张可憎的脸,后来的事情就很模糊了。

  童年唯一让我觉得比较庆幸的就是身边一直有个朋友,叫武伶。武伶是爷爷收养的,很小的时候我就和武伶一起玩,他个子不高,白白瘦瘦的,说起话来语速很慢。说来也怪从我记事的时候武伶就是那个样子,我一点点长大,可是武伶还是那个样子,直到我离开武房店,武伶依旧是那个样子。我也曾经想过,是不是和一个人相处的时间长了,你不会感觉到他的变化呢?可后来我觉得不对,因为可能一个人的样子变化分辨不出来,但是身高呢?头发长短呢?不过那时候武伶是否有变化对于我来说都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我能离开那个怪老头了。

  一路颠簸回到武房店,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我和弥勒一进村就被一种悲伤的氛围笼罩住了,爷爷的棺材停在院子东边临时搭建的凉棚里,父亲见我回来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他轻声道:“回来了?”

  “嗯!”我点头。

  父亲指了指爷爷的棺材,说:“去磕个头吧!”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到棺材前面磕了三个头,回身却正好和父亲碰了个正着,他望着我说道:“不再看一眼你爷爷了?”

  我站在父亲面前扭过头向棺材的方向瞥了一眼,爷爷那张可憎的脸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慌忙摇了摇头。

  “你还是不能原谅他是吗?”父亲盯着我说道。

  我微微低下头,实际上我和父母的关系一直平平淡淡,主要是因为他们把我扔在爷爷身边那十五年让我在心里对他们产生了极大的怨气。父亲叹息了一声,拍了拍我的肩膀摇了摇头说:“去看看家里人吧!”

  爷爷的葬礼被安排在两天后,在外地的家人都赶在这两天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这算是我离开家几年来第一次回来,也是家人聚集最全的一次,和他们简单寒暄之后,我就带着弥勒在老家四处转悠,可是却始终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

  “铁子,那边是不是龙骨岭?”弥勒指着正南方树茂林密的山谷问道。

  “嗯,沿着山谷进去就是龙骨岭!”我瞥了一眼弥勒,笑着道,“你小子这鼻子也真够灵的啊!”

  “你还真别说,光是这么看,都能感觉里面阴森森的!”弥勒望着龙骨岭上空浮动的雾气说道,“我真有点相信那个传说是真的了!”

  “早就和你说过,那传说绝对假不了!”我拍着弥勒肩膀说道。

  “那我就有点不明白了,你说那群土匪走了上千里到龙骨岭究竟是来做什么的?”弥勒皱着眉问道。

  “可能是来找一个宝藏吧!”我若有所思地说,“听老人说当时被围困在龙骨岭里的明军不是一般军队,是一支专门押韵军饷的部队。当年他们本来是押运一批军饷前往关宁,可是谁知刚刚走到半路上,关宁就已经落入到了清军手中,清军横冲直撞,再加上有人告密。那群明军无奈之下只能退守进了龙骨岭,清军死死围困那些明军两个多月,最后虽然把那支明军部队困死了,可是却始终找不到那批军饷的下落,清军为了得到那批军饷的下落才对残存的明军严刑逼供,甚至不惜对他们剥皮抽筋,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那批军饷的下落。”

  “这就合理了,那么说那批军饷应该还在龙骨岭里面?”弥勒眼睛闪光地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