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武伶玄机
闫志洋2019-10-01 17:383,347

  “十有八九还在里面,我估计那群土匪可能就是听说了这个传说才会不远千里来到龙骨岭的!”我猜测道。

  “哎,老铁,你说咱们要是能得到那批军饷的话,那岂不是发大财了?”弥勒跃跃欲试地说道。

  我瞪了弥勒一眼,道:“我劝你快死了这条心吧,我听村里的老人说,这龙骨岭里面的道路错综复杂,有九九八十一条小路,而且当年枉死在里面的士兵阴魂不散,他们的亡灵一直在守护着那批军饷,外人贸然进入龙骨岭就别想走出来了,那些土匪不就是前车之鉴吗?”

  “那都是什么年代了?”弥勒笑着打断我说道,“那时候哪有什么GPS定位啊?现在可不一样了,咱们有先进的技术,再说了,什么明军冤魂啊之类的,我估计都是唬人的!”

  “呵呵!”我指着爷爷家旁边的那座十几平米的小祠堂说道,“弥勒,你看见前面那座房子了吗?”

  弥勒不明就里地顺着我手指的方向望去,道:“看见了,怎么了?”

  “你不是带着手机呢吗?一会你进祠堂里,如果能够自己走出来的话,咱们再讨论龙骨岭的事!”我笑着说道。

  “铁子,你当我是智障啊?”弥勒不屑一顾地看着那座不起眼的祠堂说道,“直接从门口进去,再走出来不就得了!”

  我笑着望着弥勒,说:“那你先试试,如果你能走出来的话,我再告诉你一个关于龙骨岭的传说!”

  “一言为定!”弥勒跃跃欲试地说道。

  “必须的!”我信誓旦旦地说道。

  弥勒像是捡了个大便宜一样,快步向不远处的祠堂跑了过去,我抱着肩膀站在原地看着弥勒。弥勒一面跑一面回头对我挤眉弄眼,他走到祠堂前面,细心地打量了一番,随后大声喊道:“你等着啊!”

  说完弥勒迈步走进了祠堂,而我看着弥勒的背影不禁微微笑了笑,那个祠堂我很小的时候就曾经进去过,当时只有五六岁,而且又馋,本来想要从祠堂里偷一点贡品吃,可谁知进去之后立刻发现根本找不到门,原来门口的地方竟然变成了一堵墙。我在里面困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武伶发现的我。

  想到这里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觉得少了点什么,这是因为自从我回来之后便一直没有见到武伶,我之前也向大哥和几个亲戚询问武伶的下落,可是他们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武伶这个人。难道武伶是我儿时的幻觉?想想也是,武伶从我有记忆开始到离开,相貌,身高从来没有变化,那个瞬间我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幻想症。可是与武伶之间发生的事情却历历在目,宛若昨日,他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抬足都深深的烙印在我的脑海深处,而且另外两个人也见过武伶,那就是父亲和大伯。

  我见弥勒进入祠堂足足五分钟还没有出来,估计已经被困在里面了,和弥勒相处六七年我最了解这他的性格,他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缺点,太贪财,这孙子如果现在不让他吃吃苦头,估计他还会对龙骨岭念念不忘,那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万一他脑袋一热真的钻进去了,那就是小命不保,所以我想还是让他在里面多待一会,也能对龙骨岭多少产生点敬畏。

  我转身向爷爷的老屋子走去,想要再确认一下武伶的下落。回到屋子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人,都是分散在各地的本家,大家相互寒暄,偶尔看见个熟人我也上去打个招呼,可是却始终没有看见武伶的身影,难道武伶真的只是我儿时的幻觉吗?

  “你在找我?”武伶熟悉的声音忽然在我的耳边响起,我猛然回过头,却发现身后只有那群寒暄的人,根本没有武伶。

  我茫然地站在人群中间,四下环顾,可终究是一无所获。

  正在我失望至极的时候,武伶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响起:“小拓哥,我一直在等你,快来找我啊,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玩的那个游戏吗?”

  “游戏?”我茫然地望着四周,耳边的声音如此清晰,却看不见人,难道我真的有幻想症了吗?

  “对,一二三四五六七,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说话不许动……”武伶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而此时我已经热泪盈眶了,没错,这是小时候我和武伶经常玩的游戏,而每一次失败的总是我,武伶可以一动不动的在原地站上一下午。

  “武伶,你究竟在什么地方?”我在心里自言自语地说道。

  “小拓哥,你说话了,你输了,现在轮到我躲起来,你过来找我吧!”武伶的声音中带着孩子般的童真和稚气。

  我皱着眉想了想,以前和武伶玩这个游戏的时候,谁赢了就可以先躲起来,而输的那个人负责找,可是武伶藏得地点从来就没有变过。

  “我知道你在哪里了!”说完我立刻跑了出去,一直跑到门口的那棵老槐树前,这可老槐树很粗,两个成年人才能勉强抱住,不知是什么年代的,早已经枯死,里面形成了一个树洞,每一次武伶都会躲在里面。

  我在那棵老槐树前面踯躅许久,终于鼓起勇气,躬下身子钻进了树洞,树洞里带着一股子怪味,漆黑一片,我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眼前的情景让我有些失望,树洞里面空荡荡的,武伶不在这里,我无奈地叹了口气,难道自己真的产生幻觉了?正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树洞的内侧竟然有字,我小心翼翼地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正”字。这是什么意思?

  我失望透顶地从树洞里退了出来。

  “他不在这里!”父亲忽然出现在我身后低声说道,我猛然一惊,扭过头见父亲和大伯两个人正背着手站在我身后,神情严肃。

  “他?”我张着嘴,说道,“你是说武伶?”

  父亲点了点头。

  “武伶不是我的幻觉?”我惊喜地问道。

  父亲摇了摇头,说:“他陪了你那么多年,你怎么会觉得他是你的幻觉呢?”

  “可是为什么除了我之外别人都没有见过他?”我疑惑不解地说道。

  这时父亲和大伯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用目光短暂交流了一下,父亲望着我,说道:“儿子,我想有些事情是到了该让你知道的时候了!”

  “什么事情?”我诧异地望着父亲和大伯,不可思议地说道。

  “关于我们的家族,关于你爷爷,关于武伶!”大伯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不明就里的望着眼前这两位长辈,半晌才回过神来,说道:“不是,爸,大伯,你们别搞得这么神秘行不行?弄得咱们家族好像真的有什么秘密一样!”

  这时大伯深吸了一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跟我来吧,你爷爷临终前留了一些东西给你!”

  说完大伯转身向东边的房子走去,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走吧,去了你就明白了!”

  跟着父亲和大伯进入东边的房子,这座房子并不是很大,依山而建,此前是爷爷的木工房,他每次干活都要进入这个房间,反锁住房门,禁止其他人进入。我跟着大伯进入屋子,父亲随后将房门关闭。在屋子的正中央放着一些木匠的工具,地上还有一些锯末。在屋子的北侧有一个八仙桌,八仙桌上供奉着祖宗牌位,大伯毕恭毕敬地在牌位前鞠了几个躬,随后在排位前面转了两圈,随着一阵“轰隆隆”的声响,只见牌位后面的那面墙竟然裂出一道缝隙。

  大伯轻轻推开那倒裂缝,扭过头示意我和父亲跟进来。我茫然地跟着大伯向前走去,前面是一条走廊,走廊狭窄逼仄只能容一人经过,四壁十分光滑,里面满是潮气。经过走廊,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厅,面积很大足有一个篮球场大小,上下落差十几米,大厅的墙壁上刻着飞龙飞凤,活灵活现,气势磅礴,大厅的正中央有一座石头做的房子,比外面的房子要小一些,房子周围以水环绕,石头房子前面有两座石狮子,耳边是哗哗的滴水声,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房顶石缝中不停有空山水滴落下来。虽然外面炎热异常,但是里面却清凉如春,真是别有洞天。

  我惊讶之余已经随着大伯和父亲来到那座石房子前面,此时我才发现这座石房子浑然一体,无窗无门。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大伯和父亲说道:“这是什么地方?”

  “小拓你闭上眼睛!”大伯并未回答我的问题,接着说,“一会儿不管你感觉到什么,或者听到什么声音,切忌千万不能睁开眼!”

  我茫然点头,眼前的一切早已经将我震惊得目瞪口呆,我立刻闭上双眼。不一会儿我闻到一股烧纸的味道,随后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响声,而且开始晃动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大,晃动也愈发剧烈,当晃动达到顶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正在我庆幸的时候,地面开始旋转了起来,逆时针旋转了一圈,忽然又顺时针旋转了起来,几圈下来,我只感觉头晕脑胀,胃内一阵阵的痉挛,几欲晕倒,父亲急忙搀住我。这时我不小心睁开眼,只见石头房子前的两头石狮子正张开血盆大口,目光狰狞的望着我。父亲慌忙用手盖住我的眼睛,地面依旧在转动,几秒钟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小拓可以睁开眼睛了!”大伯疲惫不堪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