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九龙迷踪戮
闫志洋2019-10-01 17:383,127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只见眼前的那座是房子的门和窗子已经打开了,刚刚那两个狰狞的石狮子依旧安详的守在门口两侧,只是我们进来的那条隧道已经不见了,周围完全光秃秃的,像是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

  “这和祠堂……”我诧异地看着那消失的隧道问道。

  “呵呵,一样的,这是九龙迷踪戮!”大伯说完引着我和父亲进入了那座石屋,石屋里面的陈设和外面爷爷生活的屋子几乎毫无差别。大伯示意我和父亲坐下,自己则走到墙边的柜子前,掀开柜门从里面拿出一个用红布包裹着的盒子放在我们面前,他和父亲对视一眼,神色严厉地说道:“小拓,接着你要听到的是我们家族流传了几千年的秘密,可能你会觉得不可思议,不过这就是现实!”

  我微微点了点头,眼睛却始终盯着眼前的盒子。

  这时二大伯长出一口气,轻轻将盒子上的那层红布揭开,一个黑色的紫檀镂空九龙盒出现在我的面前,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清香瞬间钻进我的鼻孔。大伯拍了拍木盒说道:“这里面是你爷爷留给你的遗物!”说完他将木盒推给了我。

  我双手放在盒子上,盒身冰凉,我扭过头看了一眼父亲,父亲点了点头,示意我打开那个木盒。我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打开木盒,只见木盒里面平放着一个精致的手指模型,在那个指模的下面还放着一本线装书,书已经破损不堪,看上去应该有些年头了,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十八残卷》四个字。

  “这是什么?”我惊异地看着盒子里面的东西问道。

  “我们不姓沈,而姓墨!”大伯神色严肃地说道,“你爷爷是墨子七十二代传人,但是后来为了防止仇家追杀,也不想在卷入到世事纷争,最后我们家族隐姓埋名,辗转来到了武房店!”

  “你说我们是墨子传人?”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大伯说的是真的的话,那么我应该不叫沈拓,而叫墨拓。

  “是的!”大伯轻轻拿出盒子里面的那本书说道,“这十八残卷,是《墨经》里面遗失的十八篇内容,分为上六篇,中六篇,和下六篇,其中下六篇,上面记述一百零八种机关术,中六篇,记录着六十四篇机关迷局,而上六篇则是鬼神傀儡和伶人之术!因为这些机关秘术力量实在是太强大,墨子唯恐他落到心怀不轨之人的手里,于是便将它们从《墨经》中删除,只允许墨家指定传人研习。”

  “什么?”我惊呼道。

  大伯看着半信半疑地我,站起身说道:“小拓,你跟我来!”

  我茫然地站起身,说实话自从进入这个屋子之后我整个人的精神一直都处于一种恍惚状态。大伯带着我来到隔壁的房间,轻轻撩开门帘,我顺着门口向里面望去,只见武伶正一动不动的平躺在床上,我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走进房间,灯光下武伶的长相和身高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他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安详的躺着。我用力的晃着武伶,可是他身体冰冷,毫无反应。

  “他……死了?”我忽然感觉胸口阵阵刺痛。

  大伯走到我面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他从来没有活过!”

  我闻言瞠目结舌地望着大伯,大伯看着我点了点头,说道:“小拓,你没有发现武伶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变化过吗?长相没变,身高没变,发型没变!”

  大伯的话让我心头猛然一惊,我伸手轻轻抚摸着武伶的胳膊,他的皮肤光滑而冰冷几乎和生前一模一样。忽然我有种大胆的猜测,我抬起头难以置信地说道:“难道……难道武伶他……”

  大伯像是明白我的意思,点了点头道:“你猜的没错,武伶不是真的人,他是伶人!”

  “伶人?”我诧异地望着大伯。

  “对,就是木偶,或者傀儡!”大伯说着走到武伶身旁,轻轻拍了拍武伶的肩膀,将武伶的手臂拆卸了下来。我瞠目结舌地看着大伯做着的这一切,心中翻江倒海,最后大伯从武伶的胸口取出一个小盒子,他将那个盒子递给我说道:“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我接过那个小木盒轻轻打开,只见里面竟然是一节小小的指骨,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地望着大伯。

  “伶人虽然能够自由活动,但是始终没有思想和灵魂,但是人的左手食指可以通灵,所以想要伶人能够活动如常人就必须以主人的食指作为他的心脏!”父亲说道,“这是你的手指,所以你才一直都能和武伶心意相通!”

  “原来是这样!”我若有所思地说道,“那……那爷爷留给我的檀木盒子里面的手指是?”

  “跟我来!”大伯把我带到隔壁的房间,坐在椅子上,大伯将盒子里的指模取出来,又拉过我的手,说道:“你爷爷希望你能够继承自己衣钵,所以在你三岁那年把你手指取了下来,做成了武伶的心脏,可是这件事他一直心存愧疚,因此他查阅《十八残卷》用了自己后面十多年制作了这根异指,这根异指里面有八十一种机关,灵活程度甚至能够超过你自己原来的手指!”

  “啊?”我惊讶地望着那根异指,那根异指做工十分精细,在其内端有很多像是细小的针一般的毛刺,十分锋利,但是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的。

  “不过可能开始会有儿点疼!”说完大伯已经将那根指模套在了我断掉的左手食指上了,瞬间我感觉一阵刺痛,似乎什么东西钻进了骨肉,那股刺痛就像是电流一般瞬间从指端传遍了全身。我极力咬着牙,可是实在是太疼,浑身都开始颤栗了起来,最后整个人倒在地上,想要呼喊可是喉咙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父亲和大伯焦急地望着我,我感觉脑袋一阵阵的眩晕,最后陷入到了沉沉的黑暗之中。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我发现自己已经离开石屋子,正躺在大伯的床上。父亲见我睁开眼,欣喜地说道:“大哥,小拓醒了!”

  大伯立刻向我奔来,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又瞥了一眼我左手的食指,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小拓,你试试手指能不能动!”

  我看着左手的那根手指,心中想着弯曲,那根手指竟然奇迹般的弯曲了过来,只是幅度不是很大。

  父亲和大伯欣慰的对视一眼,大伯说道:“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只要锻炼锻炼,应该能和之前的手指无异!”

  我看着那根手指,看上去和别的手指一模一样,甚至上面的指纹都清晰可见,唯一不同的是它始终是冰冷的。

  大伯这时拿过那个盒子交给我说道:“小拓,你爷爷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够继承他的衣钵,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收下这《十八残卷》。”

  “我……”我看了一眼旁边的父亲,不解地问道,“为什么是我?”

  “墨家传人全部是由上一代传人亲自指定的,指定的传人必须能够与伶人心灵相通,在你之前你爷爷也曾经试过你大哥,可是他没有办法和武伶契合,所以……”大伯无奈地说道。

  “能给我点时间考虑一下吗?”我望着大伯说道。

  大伯略微有些失望,他将盒子收起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那我就暂时先帮你保存着,等你想通了再来找我!”

  “好,对了,大伯,武伶呢?”我忽然想起还在石屋里躺着的武伶说道,“既然他是个伶人应该不会死才对,怎么我们见到的时候武伶已经不能动了?”

  大伯皱了皱眉,坐在我身边长出一口气说道:“自从你走后武伶就一直躲在那棵老槐树的树洞里,你应该看见了里面的正字吧,他每天都算计着你离开的日子。可是你迟迟没有归来,后来你爷爷病危,让我和你父亲赶紧赶回来,我们回来的时候武伶就已经躺在那个树洞里不能动了。伶人是墨子传人代代传下来的,里面的机关精巧缜密,取自《十八残卷》中的上六篇,我们不是指定传人不能阅读而且也读不懂里面的内容,而且那时候你爷爷也已经神志不清,根本不能修好伶人,所以……”

  “所以要让伶人能够活过来只有看懂了《十八残卷》才可以对吗?”我望着大伯问道。

  大伯点了点头。

  “而只有指定的墨家传人才能阅读《十八残卷》,换言之我如果想要救活伶人就必须要继承爷爷的衣钵成为墨家指定传人!”那一瞬间我的思路十分清晰。

  “没错!”大伯点了点头说道。

  “好,我明白了!”我又瞥了一眼大伯手中的盒子,心里开始有些犹豫了。

  “对了,小拓,你带回来的那个朋友呢?”父亲提醒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