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迷踪龙骨岭
闫志洋2020-04-08 16:103,256

  我一拍脑袋,大叫一声:“糟了,我把弥勒给忘了!”

  我急忙跑到祠堂门口,此时祠堂里面空空如也。我急忙关上祠堂的门,在门板的右上方轻轻叩击三下,祠堂发出“呜呜”的响声,轻轻晃动了两下,随后我急忙打开门,只见弥勒正坐在祠堂里,垂头丧气地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地上满是烟头。他看见我打开门之后,立刻丢下烟蒂,几乎眼热泪盈眶地奔出来,抓住我说道:“擦,铁子,你丫是不是把老子给忘了,这是什么鬼地方,我刚一进来,门儿就没了!”

  我看着弥勒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这个祠堂里有机关,具体怎么样运作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不懂的人只要进来,想要出去就比登天还难!”

  “真是太匪夷所思了!”弥勒激动地说道,“我还真没想到这个小山村里面藏龙卧虎,这世上还有这么玄奇的玩意儿!”

  我心想这根本不算什么,我今晚的经历那才叫精彩绝伦呢。

  “走吧,回去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休息!”我拍了拍弥勒的肩膀,这时弥勒忽然抓住我的左手,好奇地看着我新换上的那根手指说道:“怎么着?这是再生了?”

  他捏了捏那根手指,说道:“假的?”

  “嗯,这件事回头和你说!”我拍了拍弥勒的肩膀带他吃了点东西便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实际上我确实是应该休息休息了,今晚的经历用弥勒的话说就是“匪夷所思”。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自己那根手指,脑海中今晚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电影一般的不停的在脑海中闪过,墨子传人,机关石屋,九龙迷踪戮,《十八残卷》,异指,武伶,这一切宛如是一场梦。或许自己就是在做梦,可能明天醒来自己还在北京的那间出租屋里。

  可第二天早晨看见那根异指我立刻就明白了,这绝对不是梦。

  两天的时间过的很快,爷爷的葬礼按照事先安排好的步骤,所有的事都按部就班。家族的人一早就出发前往事先准备好的墓地,而我这两天脑袋里一直都恍恍惚惚的,送葬时大伯和父亲时不时看我一眼,我知道他们希望我能够早点给他们答复,可是我内心却一直在纠结。

  葬礼在中午之前结束了,远道而来的本家们都踏上了回程,我也和父亲他们告别,准备收拾行李返回北京,这时候我发现弥勒不见了。我起床的时候弥勒还在熟睡,因为他不必参加葬礼,所以我并未叫醒他,可是葬礼回来直到吃饭都没见到弥勒的影子。

  我里里外外找了一圈,甚至连那个树洞和祠堂都找了一遍,可是依旧没有发现弥勒的影子,一种不详的预感悄然爬上心头。我急忙跑到村口,正巧那边有几个孩子在村口玩耍,我向他们询问有没有见到一个个子高高的,有些黑,带着一个眼睛的胖子。

  那个年纪稍大点的孩子皱着眉指了指正南面,说道:“早晨看见一个人,好像往那边去了!”

  我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孩子所指的方向正是龙骨岭。

  这孙子难不成真的进入了龙骨岭,想到这里我立时感觉背后冷汗直冒,怒从中来。我快步顺着前面的路向龙骨岭的方向狂奔而去,在路上我发现一串新鲜的脚印,印痕正是弥勒来的时候穿的那双运动鞋,我在心里叫苦不迭,早知今日就不该告诉他关于那批军饷的事情。

  龙骨岭的入口位于两山之间,像是一扇巨大的山门,从此处进入便是龙骨岭,里面山高林密,终日不见太阳,而且据说里面有八十一条岔路,虽然这种说法真实性有待考证,但是至少证明里面的岔路必定不少。我站在龙骨岭的入口处,低头见地面的脚印一直延伸到龙骨岭之中,心里那叫一个气。我看了看手机,手机上一点信号都没有。

  我在龙骨岭口踯躅地踱着步子,最后咬了咬牙,迈步走进了龙骨岭。进入龙骨岭,立顿时一股阴风扑面而来,风里夹杂着淡淡的腥味,让人心里多少有点发慌。通往里面的那条下路因为平日鲜有人来,所以荒草丛生,不过可以清楚的看到人踏过荒草倒伏的痕迹。

  我顺着地面上草的痕迹一直向前走,很快便进入了树林深处,那些枝繁叶茂的树枝相互纠缠在一起,将整个山谷几乎都遮蔽其中,使得里面闷热潮湿,行走一会身上就满是汗水,只能坐下来休息一下再继续前行。大概过了半小时的光景,天忽然黑了下来,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现在才刚刚下午三点半,如果在外面肯定还是艳阳高照,可是这里面因为山势太高,所以夜晚降临的也早。

  这让我更加着急了,如果不能够早点找到弥勒走出去的话,一会天完全黑了的话,恐怕我们两个都要搁在里面。我顺着地上弥勒留下的痕迹一路向前走,这山里的路弯弯绕绕,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走出了密林,眼前是一条巨大的山谷,山谷的一侧是高耸的悬崖绝壁,绝壁弯曲的形状真的便如同是一条龙骨一般。

  而此时天也彻底的暗了下来,耳边除了虫子在草丛见爬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外,只有自己的心跳声。一路走来我实在是有些累了,于是坐在悬崖边上的一块石头上点上一根烟刚吸了两口便隐约看见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一站若隐若现的灯光,像是有人在举着手机不停地晃动。

  我立刻掐灭手中的烟,提起精神,加速向那个方向跑去,可是明明看起来那灯光就在眼前不远处,最多几十米,可是无论无怎么跑,却始终无法靠近。这时我忽然觉得脚下一空,一个危险的念头瞬间闪过我的脑海,我急忙停住脚步,可身体的惯性实在是太大,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踏入到了悬崖下面,高耸的悬崖下漆黑一片,阴风从底下吹上来,冰冷异常,我的身体完全失控,顺势便向下坠,我心道这下完了!

  正在这时候有人一把抓住了我,我猛然回头,只见弥勒正在笑眯眯地望着我。

  “你大爷的!”我怒骂道。

  弥勒用力将我从悬崖边上拉起来,说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还不是进来找你,我千叮咛万嘱咐,你怎么还要进来?”我埋怨道。

  弥勒看了看周围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他拉着我蹲在旁边的草丛里说道:“铁子我和你说,我是跟着一个孩子进来的!”

  “孩子?”我皱着眉头问道。

  “嗯,是啊,我到入口的时候看见里面有个小孩,我怕那小孩走丢了,就跟进来了,可是那孩子走的太快,我根本追不上,等到我追到这里的时候那孩子就没影了!”弥勒低声说道,“你说窝是不是见鬼了?”

  “还真有可能,你记得我说要跟你说的龙骨岭的另一个传说吗?”我若有所思地说道,“我听老人们说这个地方在建国后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死了很多人,其中未满三岁的孩子不能入祖坟,不又能下葬,最后都被扔在这里了!”

  “你可别吓唬我啊!”弥勒惊呼道。

  “吓唬你干嘛,别说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我看着周围阴森森的山峦说道,“在这里待一会儿都觉得身上阴凉!”

  “好!”弥勒点头同意,我们两个刚站起身来,正巧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弥勒的口袋中掉在了地上,我好奇地向那东西的方向望去,弥勒赶紧躬下身把它捡起紧紧握在手里。

  “你手上是什么东西?”我盯着弥勒问道。

  “石头!”弥勒敷衍着。

  我见弥勒神色慌张立刻逼问道:“拿出来我看看!”.

  “一块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弥勒说着就要把东西揣进口袋,我一把抓住弥勒的手,从他的手中抢过那物事。只见那是一个已经发黑的银锭,在银锭的后面写着“徵完崇祯十一年 足永通七井盐课 课司税课银壹佰两正 匠李”。

  “这……这你从哪弄来的?”我手上托着那沉甸甸的银锭问道。

  “就是在刚进来的山崖边上!”弥勒指着前面的山崖,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我和弥勒两个人都惊出了一身冷汗,只见刚刚我们进来的那个如龙骨般的山崖,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密林。

  “这是怎么回事?”弥勒惊慌失措地说道。

  我急忙扭过头,只见我们之前进入的时候的那条小路也不见了,浓密的雾气正从两旁茂密的树林中滚滚而来,就像是汹涌的洪水一般。

  “糟了,咱们可能触动了这里的机关!”我皱着眉说道。

  “机关?”弥勒不可思议地问道。

  “对,你还记得祠堂里的机关吗?那个机关叫九龙迷踪戮,只要进入机关,那个机关就会立刻启动,原来的那扇门会消失不见。我想现在我们进入的应该也是这九龙迷踪戮,如果找不到机关的要害的话,恐怕我们两个都要困死在这里面!”我警觉地环顾着四周说道。

  “你能破解吗?”弥勒追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