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武伶指路
闫志洋2019-10-01 17:383,150

  我摇了摇头,说道:“祠堂里面的九龙迷踪戮有九种变化,当时武伶教给我一种破解的方法,可是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机关!”

  弥勒闻言多少有些惊慌,他想了想说道:“龙骨岭的入口不是在武房店的正南面嘛,如果我们一直往北走的话应该能找到出口吧?”

  弥勒掏出手机打开指南针,指着正前方说道:“那边是北边,咱们往那边走!”

  说完弥勒迈步向前走去,我虽然觉得这机关迷局应该没有那么简单,不过现在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希望能够奏效吧。弥勒一面低着头看着手机上的指南针,一面看着前面那茂密的树林,大概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我停下了脚步,弥勒也跟着停了下来,他一脸惶惑地说道:“铁子,咱们走了一个小时,怎么感觉前面的密林不但没有近,反而好像越来越远了?”

  我瞥了一眼那个指南针,手机上的指南针一直指着正北方,可是不知为什么越是往前走,我心里越是没底,前面黑色的密林就如同是一个黑色的深渊正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着我们一步步的走入到它预设的陷阱之中。这时一个致命的想法忽然从我的脑海中冒出来,我急忙说道:“把手机给我!”

  弥勒一脸茫然地将手机递给我,我拿着弥勒的手机,看着上面的指南针,身体慢慢转动,可是指南针像是卡住了一样,始终没有任何变化。这一发现也让弥勒猛然一惊,他瞠目结舌地说道:“怎么会这样?指南针失灵了?”

  “看来现代技术在这里也不好使啊!”我将手机递给弥勒不忘损一下他。

  “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弥勒追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们不能继续往前走了!”我警惕地望着周遭说道,“极有可能我们现在已经距离龙骨岭的入口越来越远了!”

  “现在怎么办?”弥勒有些着急地问道。

  “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吧!”我自我安慰道,“咱们先在这里休息休息,最好能够等到天亮,等雾气散了之后能看清楚方向再做决定!”

  弥勒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点了点头。

  我们两个席地而坐,雾气像是一层天然的被子将我们完全笼罩其中。我和弥勒背靠背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天明,谁也没有半分睡意。

  “铁子,你说咱们遇见的会不会是鬼打墙?”弥勒递给我一根烟低声说道。

  “呵呵,你不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我苦笑着说道。

  “我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呀,可是你看我们眼下根本走不出去啊!”弥勒指着前面不远不近的密林说道,“哎,你说这是不是正应了五年前泰山脚下那个算命的说的话,他说你三十岁有一劫,而且叮嘱你千万不要回老家,说不定咱哥俩的小命这次都得搁里面!”

  “迷信!”我笑骂道,“迷信就是这样,让你先迷了,再相信!”

  “那你说现在这情况怎么解释,你看前面雾气昭昭的,那片林子愣是怎么都走不到,而且连手机上的指南针都失灵了,这不是见鬼是什么?”弥勒辩驳道。

  “鬼啊都在你心里!”我背对着弥勒说道,“我们现在应该进入了一个机关局!”

  “机关局?”弥勒瞠目结舌地说道,“什么是机关局?”

  “其实对这个我也只是知道一个大概,我记得爷爷之前曾经说过,机关局是一种连环机关术,一般能够设这种机关局的人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他将很多种机关联合在一起,再配以风水玄学,地形山川,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机关局。机关局变化无穷,威力极大,哪怕是你有千军万马,只要你敢贸然进入,最后都让你灰飞烟灭,就像诸葛亮的八阵图,还有奇门遁甲,都属于那种连环机关局!”我解释道。

  “难怪当年一支押运饷银的明军部队,清军也要围困两个月才得以攻破呢!”弥勒若有所思地说道。

  “是啊,我估计当年那些清军也是费了不少力气,最后只能等着那群明军弹尽粮绝,才找到下手的机会啊!”我思忖着说道。

  “那你说究竟是什么人会在这个地方建这么一个机关局?”弥勒追问道。

  我耸了耸肩说道:“这我哪知道啊?”

  “也是!”弥勒自觉没趣,猛吸了一口烟,躺在草地上说道:“哎,想想老子还没有结过婚,如果死在这个鬼地方的话就真不划算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那份闲心啊?”我也躺在草地上鄙夷地说道。

  “我总不能死之前还是个处吧?”弥勒叹了一口气说道,“枉我白活了二三十年啊!”

  接着我和弥勒都陷入了沉默,我望着头顶黑漆漆的雾气,又想起了弥勒刚刚说的话,难道真的让泰山脚下的那个算命的蒙对了?难不成我真的要死在这个鬼地方?这连环的机关迷局究竟是谁设的?在这个地方设这种机关局究竟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当年我爷爷是怎么从这个机关局里走出去的呢?

  这一连串的疑问在我的脑海中盘旋,这时我听到弥勒那便已经响起了轻微的鼾声,我不禁笑了笑心道这孙子也真是够没心没肺的,都火烧眉毛了还能睡得着。我躺在草地上听着周围沙沙的青草摩擦的声音,过了许久一阵困意不知不觉向我袭来,我打了个哈欠,缓缓闭上了眼睛。

  “小拓哥,不能睡啊,快点醒醒!”武伶焦急地喊道。

  我猛然睁开眼,只见周遭黑漆漆一片,雾气浓重,原本睡在一旁的弥勒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周围黑色的迷雾之中似乎有无数双眼睛在虎视眈眈的窥伺着我。我紧张的站起身,低声喊道:“弥勒,弥勒你在哪里?”

  正在这时候一个黑影忽然从眼前的迷雾中猛扑过来,我毫无防备,那黑影硬生生的扑在我的身上将我扑倒在地。我可以清楚的看到那黑影竟然是一具已经腐败的尸体,他身上穿着一件生锈的铠甲散发着阵阵让人作呕的恶臭,脸上的皮肉已经腐烂生蛆,眼窝深陷,眼珠几欲从眼眶中掉出来了,靠着最后一丝肉悬挂在半空。他力气极大,将我按在地上,那张腐烂生蛆的脸一点点的向我靠近,口中吐出阵阵恶臭。我不知哪来的力气一脚重重的揣在他的下体上,那尸体从我身边摔过,紧接着我听见“哎呦”一声。

  我慌忙从地上爬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弥勒正倒在一旁双手护住自己的挡下,哎呦呦直叫唤,一边叫一边骂道:“你丫不光是打呼噜,磨牙,说梦话啊,现在还梦游了!”

  我喘着粗气说道:“原来是个梦!”

  “我他妈听见你叫我,以为你醒了,谁知道你上来就照着我的子孙根来了一脚!”弥勒勉强站起身来揉着裆下说道。

  “抱歉抱歉,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我连连道歉道,“不过那个梦实在是太真实了,所以……”

  刚说到这里我停住了,弥勒皱着眉望着我说道:“怎么了?”

  “雾散了!”我一字一句地说道,“那片林子也不见了!”

  只见此时我们依旧处于那座山崖下面,身后是茂密的树林,一旁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只是此时我们眼前的山崖下面有一个黑乎乎的洞穴,有隐隐的光从里面散发出来。

  “有光?”弥勒也注意到了洞穴里散发出来的光。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个黑影从我们眼前闪过,直接钻进了洞穴之中,洞穴里的光将那个黑影照的十分清晰。弥勒立刻激动了起来,说道:“就是他,就是他把我带进来的!”

  说完弥勒立刻向悬崖下面的山洞奔了过去,我也紧跟在弥勒身后向山洞的方向跑去。站在山洞外面,一股冷风从里面吹来,风中夹杂着淡淡的腥味,我皱着眉说道:“这山洞应该是通透的!”

  这时弥勒忽然躬下身子,从地面上捡起一个黑乎乎的银锭,我们凑在手机前看了一眼,这枚银锭的大小和之前弥勒发现的一模一样,而且银锭后面的刻字也是一样的。

  “这银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和弥勒对视了一眼说道。

  “那里还有!”弥勒指着前面说道,我顺着弥勒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前面的还丢着几个银锭,而且这些银锭好像越往山洞里越多。

  “难道那批军饷就藏在这个山洞里?”我疑惑地说道。

  弥勒立刻脸上笑开了花,说道:“那咱们今天可就发了大财了,还等什么,赶紧的吧老铁!”

  弥勒说完笑着向山洞里奔去,我看着眼前的这个山洞,心中满是疑惑,几百年前清军入关没有找到这批军饷,几十年前那上百人的土匪也没有找到,难道真的被我们走了狗屎运了找对了地方?正在这时候弥勒忽然喊道:“铁子,你快来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