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神秘来客
闫志洋2019-10-01 17:383,193

  飞机刺耳的轰鸣声不断撞击着我的耳膜,身体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飞机滑行和攀升所带来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让我感觉心脏有些难受,而更让我感觉难受的是弥勒电话中最后的那句话,这家伙究竟在那个地方经历了什么事情?

  可能是因为紧张,我的手紧紧的扣着椅子旁边的扶手,紧紧的闭着双眼,一直到飞机进入平流层之后,心绪才开始稳定了一些。这时候蒋明月转过头轻声在我耳边说道:“沈……沈拓,能放开我的手吗?”

  我扭过头望着脸色微红的蒋明月,四目相对,蒋明月低下头向自己的手边望去,只见此时我正紧紧的抓着她的手。我赶紧松开了她的手,连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刚才没注意到!”

  蒋明月一面揉着自己已经被我攥红的手背,一面淡淡地笑了笑,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我明白蒋明月的意思,刚刚和我弥勒通话的那一幕她早已经看在眼里了,我看着她那双让人心动的眸子长叹了一口气,此时我心乱如麻,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她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微笑着说道:“你听说过墨菲定律吗?”

  我扭过头望着蒋明月,只见她的脸上依旧保持着那种招牌式的笑容,淡淡地说道:“凡是如果有变坏的可能,那么不管可能性有多小,它就一定会发生!”

  我愁眉不展地望着她,只见她接着说道:“所以在事情不确定的时候,就不要往坏的地方想!”

  我微微地点了点头,这时候蒋明月打开小桌板,从包里掏出一副扑克牌放在我面前,调皮的说道:“玩个游戏吧!”

  “游戏?”我疑惑不解地望着她。

  “嗯,我给你算算你的前程!”蒋明月说完快速的洗着手中的牌,那副牌在她灵巧的芊芊细手上像是有生命一般,洗完牌之后她笑着说道:“抽一张,我帮你看看!”

  我将信将疑的从里面抽出一张牌递给蒋明月,她拿起那张牌看了看牌又看了看我,说道:“再抽一张!”

  我又抽出一张牌,蒋明月瞥了一眼,坏笑着说道:“看来你接下来要有艳遇了……”

  “真的假的?”我好奇地从她手中接过那两张牌,只见一张是桃花,一张是红桃,好像还真是有那么点意思,脸上的神情不禁缓和了许多。

  这时候蒋明月微微笑了笑,说道:“你看,分散了注意力是不是感觉好很多!”

  “呵呵!”我淡淡笑了笑,接下来的一路蒋明月一直在试图用各种方式逗我开心,而在交谈中我得知原来蒋明月不但是学霸,而且还是个海归,五年前就自己去了美国学习密码学,后来还曾经帮助美国的FBI破过一些案件。毕业之后准备回国工作,工作已经找好了,只是她准备利用上班前的几个月时间好好放空一下自己,出去走走,见识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

  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随着飞机的轰鸣声越来越大,我们降落在了贵州机场。飞机刚刚落地我立刻拨通了弥勒的电话,可是弥勒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我更加担心。这家伙究竟经历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手机还关机了呢?正在这时候蒋明月已经站起身背上包,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咱们后会有期了!”

  “嗯!”我茫然地点了点头,这时候蒋明月却站在我面前不动,半晌她忽然拉住我的手,拿出一支笔在我的手上写了一些奇怪的符号,我望着那些符号皱了皱眉正想问她那些符号究竟是什么,可是当我抬起头她早已经翩跹着走进了人群。

  我看着手上的符号,自顾自的走下了飞机。下了飞机早已经是深夜了,而且外面正在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取完行李走出机场本想找一辆车前往云居,可是找了几辆车都被谢绝了,一方面是因为那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而且下着大雨,道路南行,第二是因为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拉海岭还有个叫云居的地方。

  无奈之下,我只能在手机上找了一家不太远的酒店先住下,看看明天能不能找到车去那个地方。在等车的时候我又拨打了几次弥勒的手机,可是依旧是无人接听,我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暴雨不禁担心的自言自语道:弥勒啊,你这孙子究竟在哪里?究竟经历了什么?

  机场附近的宾馆名字都十分威武,不是前面带着国际,就是后面写着酒店,可是当你出现在那些威武霸气而且价格不菲的酒店的时候,心立刻就会凉半截,因为那些宾馆甚至连一些连锁酒店都不如。而我住的就是这么一个徒有其名,而名不副实的地方。

  一个散发着霉潮味的屋子,一张硬邦邦的大床,还有一个简陋的卫生间,和一个分不清是什么年代的电视之外,这家宾馆基本上就没有别的了。我掩着鼻子,看着眼前的酒店,心里一万个不爽,可是出门在外能有个落脚点也暂时安顿下来,毕竟明天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想到这些心里稍微平静了很多,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躺在床上,不停的摆弄着手机,一面查阅着从此处前往云居的路线,一面拨打着弥勒的手机,可是却依旧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我打开电视,听着外面的雨声,却怎么都睡不着,这时候我发现蒋明月留在我手上的那些奇怪的符号了。她那张精致绝伦的脸和那双动人的眸子立刻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看着那些符号来了兴致,这些究竟是什么呢?我数了数,那些符号总共有十一个,一个念头瞬间从我的脑海中闪过,难道这些是手机号码?我拿出纸笔将那些符号抄在纸上,手机号码开头的必然是1,如果能够确定第一个符号是1的话,后面的符号就相对好猜了很多。

  大概用了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终于将那些符号破译了,这应该是一个手机号码,可是我不敢确定它的准确性,我将那个号码输入到手机上,犹豫了半小时终于狠了狠心拨通了对方的手机号。手机在短暂的呼叫声之后被接听了,里面传来了那个熟悉而悦耳的声音:“喂?您哪位?”

  “呵呵,我是沈拓!”我笑着说道。

  蒋明月显然愣了一两秒,然后吃惊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破译了!”

  “是你的密码太简单了!”我谦虚地说道。

  蒋明月也笑了笑说道:“是挺简单的!”

  我立刻有些语塞,忽然不知道该和她聊点什么了,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你在做什么?”

  “刚刚进入酒店,收拾收拾正准备睡觉呢!哎……”蒋明月说到这里长出一口气。

  “怎么了?”我好奇地问道。

  “有点小失望!”蒋明月说道。

  “什么事情?”我追问道。

  “原本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出去,可是我到了才知道她因为有事不能来了,看来原来的计划要重新规划一下了!”蒋明月无奈地说道。

  “你们原来准备去什么地方?”我好奇地问道。

  “拉海岭……”蒋明月的话让我的神经猛然一颤。

  “拉海岭?你们去哪里做什么?”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追问道。

  “也没什么!”蒋明月似乎不愿意提及,立刻转换话题说道:“那你呢?怎么样?”

  “我……也要去拉海岭!”我淡淡地说道。

  “你的朋友在拉海岭?”蒋明月惊讶地问道。

  “嗯,你听说过云居吗?”我问道。

  “云居?”蒋明月的声调微微提高了两度,她接着说道:“你的朋友在云居?”

  “嗯,我们约好了在云居见面!”我淡淡地说道。

  “什么?”蒋明月不可思议地说道,“那个地方……”

  蒋明月欲言又止地说道。

  “怎么了?”我追问道。

  蒋明月没有说话,她问道:“你住在什么酒店?”

  “XX国际酒店!”我刚说完发现有人正在给我打电话,急忙说道:“我这边有电话,先挂了哈!”

  “好!”

  挂断电话我立刻接通了那个电话,只听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你是沈拓吗?”

  “嗯,是的,您是哪位?”我好奇地问道。

  “我是弥勒的朋友!”女孩的声音有些嘶哑,我满腹狐疑地说道:“你知道弥勒在什么地方吗?”

  “嗯,他和我在一起,只是他出了点事!”女人的声音很平和,波澜不惊。

  “怎么了?他怎么了?”我关切地问道。

  “一些小问题!”女人叹了口气说道。

  “他在哪里?我要见他!”我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告诉我你的位置吧,我叫人去接你!”女人淡淡地说道。

  “好!”我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电话里的女人,接着她挂断了电话,我紧紧的握着手机,无数的疑问在脑海中翻腾,弥勒究竟经历了什么?这么打电话的女人究竟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