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八索悬天局
闫志洋2019-10-01 17:383,151

  正在这时屋子里忽然一亮,一道硕大的闪电将黑暗的天空撕裂出一道血红色的口子发出耀眼的光将整个房间照彻的如同白昼一般,紧接着是“隆隆”的震耳欲聋的雷声,这雷声像是从头顶上传来的,整座建筑都在这雷声中微微颤栗。我猛然一惊,从小到大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雷电,难道是在暗示着什么吗?

  雷电过后,我的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半晌才平静下来,耳畔都是外面扑簌簌的雨声。这暴雨越来越大,越下越有劲,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这让我多少有些担心明天的行程。如果这场雨明天还不停的话,那我们怎么赶到云居?

  我靠在床上看着手机,手机十分平静没有任何人的信息和电话。

  不知不觉我竟然睡着了,睡梦中我隐约听到有人在敲门,敲门声很急促,接着我能感觉似乎有人在我的身边走动,那是一个女人,留着披肩的长发, 一直背对着我看不清楚长相,可是我无论如何都无法醒过来。女人缓缓转过身,我挣扎着睁大眼睛,希望能够看清楚女人的长相,可是结果却让我大失所望,这女人的脸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可是我有种感觉这个女人在笑,那种笑让人感觉有些心惊肉跳的。

  女人坐在我的旁边,轻轻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匕首散发着幽幽的蓝光。那个女人的笑愈发显得邪恶了,她忽然将那把匕首高高的举起,然后快速落下。我不知哪来的力气,瞬间挣脱了身上的桎梏,猛然坐了起来。发现眼前漆黑一片,我急忙打开床前灯,昏黄的灯光下屋子里空荡荡的,外面是淅淅沥沥的雨声,额头和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

  “噩梦,噩梦!”我安慰着自己,顺势将枕头翻转过来再次躺下,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怎么会做这种梦呢?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了?正在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这声音和我在梦中听到的声音简直如出一辙。我紧张的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不禁一惊,现在已经是早晨八点半了,为什么天还那么黑?

  敲门声始终在持续着,而且越来越急促。我咽了咽口水,走下床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透过猫眼我看见了一张熟悉而精致的脸——蒋明月。我的心绪立刻安定了许多,我顿了几秒,轻轻打开了房门。蒋明月看见我她脸上那原本紧张的神情立刻消弭了,我们两个四目相对,愣了几秒之后,她才长出一口气说道:“你没事?”

  “啊?”我诧异的望着蒋明月,不知她这句话从何说起。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蒋明月一只手捂着胸口气喘吁吁的说道,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蒋明月的衣服和头发已经湿透了,雨水顺着耳际两旁的两绺头发滴落在肩膀上,湿透的衣服紧紧包裹在身上,那玲珑的身材毕露无遗。我脸上微红急忙说道:“赶快进来吧!”

  说完我侧开身子,蒋明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脸上也微微红了一下,跟着我走进了屋子。

  “你怎么来了?”我关上房门望着蒋明月说道。

  蒋明月在屋子里环视一圈说道:“你……有换洗的衣服吗?”

  我愣了一下说道:“你稍等!”我立刻将行李箱拉出来,从里面掏出一件白色的衬衣递给蒋明月,可是裤子却没有合适的。这时候蒋明月说道:“别找了,穿这件衬衣就好!”

  我愣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好的!”

  接着我们两个都陷入到了一阵尴尬的沉默之中,半晌之后蒋明月才说道:“你是要看本小姐换衣服吗?”

  我这时才反应过来,急忙站起身红着脸挠着头说道:“抱歉,抱歉……”一面说着一面向门外走去。关上房门,我靠在墙上点上一根烟,心里不禁在暗骂自己白痴。过了几分钟蒋明月轻轻拉开房门,对我说道:“好了!”

  我急忙掐灭手中的烟蒂,转过身,只见蒋明月此时已经换上了我那件干净的白色衬衣,衬衣很大,一直盖到她膝盖以上,露出一对白皙的大腿,袖子被挽了起来,这让我一瞬间想起了某个电影里的经典桥段,可不同的是电影里的那对是情侣,而我们两个算是有点熟悉的陌生人。

  愣了几秒钟之后,蒋明月忽然说道:“你看够了吗?”

  我猛然惊觉,只觉得脸上一红,急忙挠头说道:“看够了看够了!”话一出口我就开始在心中暗骂,你丫嘴怎么就那么笨?

  进入房间,蒋明月盘腿坐在床上,她原来的衣服已经放在了卫生间。那件白色衬衣松松垮垮,里面的光景若隐若现,实在是让人看了血脉喷张,我咽了咽口水,目光尽量避开她的身体,轻轻咳嗽了几声说道:“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蒋明月泯然一笑,说道:“你昨天不是告诉我你住在什么地方了吗?”

  “哦!”可能自己尚未从刚刚的梦中醒过神来,所以脑子依旧有点发木。我努力的回忆着昨天和蒋明月的对话,半晌问道:“对了,昨天你的话好像还没有说完,你说云居那个地方……怎么了?”

  蒋明月听到云居两个字脸上的神情微微有些紧张,她皱着眉长出一口气说道:“那是一座鬼镇!”

  几乎就在蒋明月最后的一个“镇”字出口的瞬间,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紧接着电闪雷鸣,似乎她这句话道破了天机一般。我们两个紧张地四目相对,雷声大概持续了足足有半分钟才停歇,我看着蒋明月不可思议地说道:“鬼镇?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蒋明月见我半信半疑的样子无奈地皱了皱眉说道:“我跟你说一件事,抗日战争时期,有一支数百人的日本部队不知怎么闯进了云居,他们进入云居之后发现这个镇子竟然没有一个人,可是里面的东西却十分干净,桌子上竟然一丝灰尘都没有。日本人以为镇子里的人都已经逃亡了附近的山上。于是他们当天晚上便在云居住了下来,可是奇怪的事情在当天晚上就发生了。正在那些日本人在酣睡的时候,他们听见外面传来了一阵枪炮之声,那些人赶紧从睡梦中起来,准备御敌,直到这时候他们才发现那些原本睡在自己身边的同伴竟然离奇失踪了。日本人紧急集合,最后发现所剩下的人只有一半左右。但是那时候已经没时间调查事情的原因了,眼看着就要被包围了,这群日本人立刻投入到了战斗,镇子里面雾气弥漫,根本看不清楚敌人的所在,只能听见子弹的声音是从对面传来的。于是他们立刻和对方展开了巷战,激烈的战斗足足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枪炮声渐渐变得稀少,最后只剩下间断的一两声。战斗令双方两败俱伤,这时候幸存的人发现敌人所用的武器竟然和自己相同。眼看着天亮了,雾气渐渐散去,已经受伤但是幸存的人用日语对对面高声呼喊,报出了队伍的番号,对面立刻响应,原来打了一夜,对方竟然是自己身边失踪的人!”

  “一场战斗下来,原本几百人的日本军人竟然只剩下不到十个人,他们汇合到了一起,才从对方口中得知,原来两方面人的经历是完全一样的,半夜被枪炮声惊醒,随后发现身边的人不在了,部队立刻投入战斗!他们趁着白天调查了屋子,这时他们发现原来云居的所有房间都一模一样。可是究竟是谁让他们半夜失踪的呢?这幕后黑手是什么人?这些如同惊弓之鸟般的日本人赶紧退出了云居,将这件事告诉了本部。本部立刻派人前往云居调查,你猜怎么着?”蒋明月问道。

  我望着蒋明月微微摇了摇头。

  “云居不见了!”蒋明月一字一句地说道,“当本部派了大批部队赶到的时候发现云居根本不存在了,而他们在附近的山坳内发现了大量的日军的尸体,天气太热那些尸体早已经腐烂变质了!”

  “八索悬天局!”我自言自语的说道。

  “什么?”蒋明月好奇的问道。

  我急忙摇了摇头说道:“那后来呢?”

  “后来据说日本人内部对那些士兵做了测谎和精神判定,最终判定那些军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蒋明月幽幽地说道,“可是即便如此,那之后日本人还是在那之后派了几批部队秘密前往拉海岭寻找云居!”

  “结果如何?”我问道。

  蒋明月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那些被派去的人要嘛是有来无回,要无音讯,要嘛干脆就没有找到云居!”

  “真的让弥勒说对了!”我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想到这里真的有墨家机关术!”

  “墨家机关术?”蒋明月皱着眉看着我说道,“你说那是机关术?”

  我望着蒋明月刚要说话,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家机关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