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原来他是土豪
昨日繁花2017-07-12 07:252,193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地,校园植物园的香樟树、梧桐树、银杏树枝繁叶茂、隐天蔽日,一阵微风吹过,树叶哗哗作响,跳舞一般调皮地洒下星星点点的金色光亮。

  我默默地跟在狐狸精的后面,尽量无视一路上同学们探寻的目光,狐狸精倒是悠哉乐哉,他一边走一边估算着每棵树的年轮和直径。

  “小玉,这棵香樟树有一百多岁了耶,看来一中是所历史悠久的学校哦!”他说。

  可是这点不要他说,我早知道,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他的秘密,以及这些秘密会不会带给我某些困扰。

  我的焦虑落在他的眼里,他于是安慰道:“放心,我会展示给你看的,只是这里总有其他同学出现,你悄悄地躲到那棵树的后面吧!我马上过来。”

  我依言鬼鬼祟祟地躲到那棵树下,我自信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我,因为离开颜雨,我是毫不起眼的,可是那只狐狸精要想躲开同学们的视线过来就难了。

  我正愁着,忽得一下,死狐狸精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吓得我差点失声尖叫。

  他失笑道:“这是我的一项本领,瞬间移影,你应该在紫云的山洞里见识过了,想不通你为什么还这么惊讶。”

  “现在,我要向你展示加强版的瞬间移影,请攀住我的手臂,闭上眼睛。”

  我乖乖地遵照实施,然后,我感觉有那么几秒的眩晕,身子轻飘飘的,似乎腾空升起了一般,最后,我再一次感觉到我脚踏实地了。

  “睁开眼吧!”

  我睁开眼,诧异地张大了嘴巴。这是一处陌生的地方,浓荫密布、鸟啼声声、空气中微微夹杂着小草的芬芳和泥土的清新,更妙的是,它相当僻静,四处不见一个人影。

  “这是那儿啊?”我问。

  “一个适合我们谈话的安静的地方。”

  “我们怎么到了这里?”

  “我用加强版的瞬间移影法带你来的啊!”

  “天啊!你有这样的本事,岂不是想带我去哪就能去哪?”

  他呵呵笑着,摇了摇头:“小傻瓜!哪有那样简单。”

  我困惑地看着他:“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啦!我独自移影一次只能移动三十多公里,而且因为很消耗功力,我一天只能移影三次,当然移影的距离和次数跟功力的高低有很大关系,我属于功力稍弱的那种。”

  “至于加强版的带物移影吗?”他笑看着我说道:“就要看那件物件的重量了,物件越轻移动的距离就越远,还好你很瘦,我带着你至少可以移动到方圆二十公里内的任何地方。”

  “什么啊!我是人不是物件。”我抗议道。

  他哈哈笑起来,接着说道:“可惜凭我的功力,像这样的带物移影,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待会我们还要走路回学校。”

  好吧!走路就走路,我无所谓,我只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本事。

  他看着我渴望的眼神,忍笑道:“这里的风景这么优美,我们四处走走好不好?我的本领很多的,你一时也看不过来。”

  “不行!”我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的企图。

  “好吧!好吧!”他笑道:“那么我就把我身上最大的秘密展示给你看吧!”

  他走到一边,满脸严肃地开始运功,只见他一张脸憋得通红,似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我看着他那庄重的模样,突然害怕起来:“等等!请等等!”我叫道。

  他收起架势,问道:“怎么啦?不想看了?选择跟我散步了?”

  呵呵,他想多了,我只是想问问我通晓了他的秘密,会被灭口吗?该不会他施法施到一半,皇甫寒嗖的冒出来了吧?

  他哈哈笑道:“想不到你这么胆小,放心吧!只要你不说出去,就不会有危险的。难道你打算说出去?”

  不!不!不!我连忙摆手。

  他笑得更欢快了,说道:“那么我就不逗你了,你看好了,我法力只能维持一个时辰哦。”

  原来刚刚他只是装模作样,还是在拿我寻开心,这只死狐狸精,看来任何时候都不忘戏弄我。

  他抬起手,轻轻松松地在我眼前一抹,我的眼前突然就出现了一个洞穴,只见洞穴里金碧辉煌,各类宝石琳琅满目,简直就是奇珍异宝的仓库。

  我一时看得眼花缭乱,天,这么多宝贝,他打哪弄来的?怪不得这只死狐狸精这么富有!不会是利用他的法力偷来的吧?

  “放心!这不是偷来的,这是我两千年来的私人收藏,实际上,在我们眼里,这些东西既不能吃也没有灵气,根本一钱不值,可是你们人类偏偏把它们当做宝贝。”他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解释道。

  好吧!我相信他啦!毕竟这只死狐狸精已经两千岁了,拥有这点东西算不了什么。

  “我随便卖一颗石头出去,就够我们花一年有余。”他得意地笑道:“更可笑的是,我姐姐留下的战国、唐宋等时期的破烂,件件都价值连城呢。”

  “你看这件。”他就好像点开电脑屏幕一样,点开了其中的一个陶罐,说道:“这是我的盛水器,我都记不清什么时代的了,可我哥哥拿到古董市场上一问,值几百万呢。”

  我的天哪!这只死狐狸精是个地地道道的土豪啊。呵呵,原来活的长久还是很有用的。

  “你能不能不要老在心里骂我为死狐狸精?”他突然皱着眉头抗议道。

  我吓了一跳,天,难道他还会读心术?

  “我不会读心术,不过我在施法时,我能明锐地感知我方圆一百米左右的任何异动,包括任何人的想法,这也是我们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因为我们施法的时候就是我们最脆弱的时候。”

  我的脸红了,我也不知道我刚刚骂了他几句死狐狸精,好像自从他成为我的同学以来,我就一直在心里这么称呼他的。

  “小玉,你就不能痛痛快快地叫我颜雨或者小雨吗?你一定要时时刻刻在心里骂我为死狐狸精吗?我难道就那么讨你厌?”他的语气里充满委屈。

  看来他是真的受打击了,神情看似特别沮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