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隐藏的杀机
昨日繁花2017-07-16 06:573,790

  “小玉,这两天,我感觉我们的身边聚集了很多我们的族类。”他神情凝重地说道。

  我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我委屈地嚷道:“啊?他们又来了吗?是皇甫寒他们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啊!我没有违反你们任何一条戒令啊!”

  “你先别急!”颜雨连忙安慰我道:“事情也许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我起伏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好吧,也许我没有必要那么激动,毕竟颜雨在我身边,他会保护我的。

  我乖巧地期盼地看着眼前这只略微带着点焦虑的狐狸精,等着他说出个解决的方案来。

  “小玉,我之所以隐形,就是想看看,我的族类是冲着你来的还是冲着我来的,可是,我很抱歉,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们是冲着你来的。”为了避免我的情绪再次激动,颜雨尽量把语气说得很轻缓。

  “我本来希望我隐形了,他们找不到我,就会离开这里,或者与我比试法力逼我现身。可是,很遗憾,并没有,他们还是盘旋在你的周围,严密地窥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他漂亮的剑眉紧紧锁在了一起,担忧地说道:“我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我开始以为他们是担心你泄露狐族的秘密,所以来监视你,考查你的,可是,看情形也不是。”

  “而且,他们好像也不敢伤害你,只是跟踪着你,观察着你,似乎在等待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我糊涂了!我实在想不通他们期待在你身上得到什么?竟然狐族族长都说放过你了,他们应该是没有胆子伤害你的。如果狐族族长改变了主意,我的哥哥就会及时通知我的,我并没有得到哥哥任何的示意,那么看来,族长并没有改变主意,可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呢?”

  他幽蓝的美目探寻着我,疑惑地问道:“小玉,你的身上到底有什么在吸引着他们呢?难道你的身上还隐藏着我不知道的秘密吗?”

  他把他那水葱一般修长的手按在我的肩膀上,由衷地说道:“小玉,我很担心你!可是这一切我却无法把握,一头雾水,小玉,我太无能了,我很抱歉!”

  深深的恐惧写在他的眼里,但是这恐惧的原因并非是因为他自己,而是因为我。按理,我应该要比他更加恐惧才合理,可是,我没有,他的恐惧并没有传染给我,相反的,我的心越来越平静。

  为了缓解他紧张的情绪,我甚至开玩笑道:“以前你不是说,我身上的气味能够勾起你们狐族的食欲吗,也许这些只是一群厌食的狐狸精,想来闻闻我的气味好下饭呢。”

  我本来以为颜雨听了我的话会笑,可是他不但没有,反而脸色大变,一时血色全无。

  “小玉!”他激动地抓住我的手,几乎是尖叫道:“小玉!这几天你一定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人群。记住!我不在你身边时,哪里人多你就待在哪里!”

  我问道:“为什么呀?”

  他说道:“我一时也说不上来,但是,我知道你现在是真的危险。听话,以后你要紧紧跟着我,我不在你身边时,你就要待在人多的地方。”

  我困惑极了,但是我已养成听他命令的习惯,这次我也不例外,虽然我实在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我仍然狠狠地点了点头,表示我绝对乖乖听话。

  他的脸色稍稍好看了点,他紧绷的弦也舒缓了一丝下来,最后,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小玉,我们暂时就这么办吧!我已经召唤我哥哥过来,虽然他远在英国,但是相信明天也会到达吧!”

  他温柔地抚了抚我被秋风吹乱的额发,故作轻松地说道:“现在我们下去吧!毕竟后天就要月考了,你也要好好准备下,别被露莎她们看扁了。”

  我顺从地跟着他下楼,回到教室。当他走进教室的那一刻,教室里一时特别安静,大家都惊讶地看向我们,脸露尴尬,尤其是左雅琴,她怔怔地看了颜雨片刻,干咳一声,干脆别过脸去不敢看我们。

  教室里的气氛很诡异,连迟钝的我都感觉出了异样,难道我们不在时还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颜雨却浅浅一笑,用隔空传音的方式对我说道:“没什么奇怪的,刚刚左雅琴在说我的坏话,她说我一定是学习成绩特差,所以故意装病躲避月考的。现在我回来了,她的谣言不攻自破了。”

  哦,原来这么回事啊!我忍耐不住又腹诽他长得太漂亮。我说你变人就变人好了,干嘛一定要变成这么漂亮的人啊?你要是稍稍丑点也没有人如此在意你,动不动就议论你啊!

  你看我左边的小胖,阑尾炎请假一周了,同学们除了在他刚住院时提着一篮子水果去看望了他一次以外,都过去这好几天了,你看大家鸟他没有?

  所以说你长那么漂亮,人家不八卦你八卦谁呀!就是明星大家也只八卦美美的范冰冰,也没见人八卦胖胖的贾玲啊!

  这一天,我发现颜雨真的是很紧张我,我坐在教室里上课时还好点,我只要离开教室,他就寸步不离地跟着我,就连我上厕所,他也在门外守着,无论大家看他的眼光有多稀奇,他也毫不在乎。

  他让我感觉自己很重要,他让我心里暖暖的,我很感动,我甚至想就算明天我被狐狸精们吃了,我也不会太遗憾了,因为至少有了一个除奶奶以外的其他人会祭奠我了。

  也许是有心灵感应,我下午才想到奶奶,放学时,奶奶的电话就打到班主任那儿了。

  颜雨陪着我到班主任办公室接了电话,奶奶果然如我所料,打电话来是催我回家的。

  “小玉,你忘记奶奶的话了吗?奶奶不是要你每个月必须回家一次吗?”奶奶在电话那头埋怨我。

  我连忙解释道:“奶奶,我后天月考呢,月考完后我们放两天月假,到时我会回来的。”

  奶奶语气非常严厉地说道:“不行!小玉,听奶奶的话,最迟明天回来,等你后天考两天考试再回来,就迟了,来不及了,到时一切就晚了!”

  这是我奶奶的老毛病,只要我超过一个月回家,哪怕只是推迟一天,她都会这样神神秘秘地警告我。

  我以前不以为然,但是现在,我倒是觉得奶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想她身为巫师,要我这么做一定有她必须这么做的理由吧!

  可是我没有办法啊,谁叫这次月考推迟了几天,我总不能后天就考试了,明天却回家吧?而且明明就要放月假了好不好。

  于是,我只好婉言相劝,对着奶奶说了一大堆好话,但是,我的话兜兜转转,实际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我不会明天回家。

  最后,奶奶叹了口气,担忧地说道:“好吧!小玉,奶奶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就好好念书吧!奶奶另想办法。”

  我想奶奶会有什么办法呢?但是,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奶奶就挂了电话了。

  我挂了电话,颜雨第一时间问道:“你奶奶跟你说了什么?好像很重要的样子。”

  我心想家里有奶奶关心着我,学校有颜雨关心着我,我这一辈子也算没白活了,我总算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人了。这么一想,我的鼻子酸酸的,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可是,办公室的老师们都看着我们呢,尤其是班主任,看我们的眼神意味深长。我的脸红了,连忙向班主任道了谢,然后走了出去。

  到了外面,我把我奶奶的意思说给了颜雨听,但是,我保留了她要我回家实际上就是要在我的玉坠上施法的事情,因为奶奶对我说过,她在我玉坠上施法的事,不能对任何人说!任何人!

  他听完我的话,沉思了片刻,说道:“小玉,我觉得你奶奶的要求大有深意,她是巫师,也许感知了你的危险,我看我还是陪你回家吧!”

  “不行!”我抗议道:“老师们会骂死我的,同学们也会笑我,而且我自己也会不安心,这次月考可是我们高三的第一次考试,我很在乎的。”

  颜雨听了,叹了口气,表示拿我也没有办法,他只好在这几天尽量保护我了。

  白天还好,他紧跟着我,同学们也习惯了,晚上就麻烦了,无论我怎么劝说,他硬是在我们寝室外等到我们上了床,熄了灯才离开。

  当天晚上,我倒是心宽的很,睡得特别沉。

  自从我解封颜雨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可是,今天晚上我却做梦了。

  我的梦特别的真实。

  我梦到我躺在自已寝室的床上,被一群狐狸精团团围住,我之所以肯定他们是狐狸精,是因为皇甫寒和南宫影也在其中。

  他们有老有少,但是都特别漂亮,尤其是那一双双眼睛,都跟颜雨的一样,幽深湛蓝,在暗夜里,就好像一束束蓝色的荧光棒。

  其中,一位年轻点的狐狸精对另一位年老点的狐狸精说道:“你闻仔细了,别又让我们白跑一趟,每个月都要因为这个小姑娘跑来跑去的,你不烦,我实在烦了!”

  年老的狐狸精说道:“我闻仔细了,它在越变越清晰,马上就要接近纯正了。难道你闻不到,她身上的气味特别醇厚,特别香甜,闻之令人勾起强烈的食欲吗?”

  皇甫寒冷笑道:“是的,所以我特别想喝这位小姑娘的血。”

  南宫影却凑到我面前,仔仔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番,冷笑道:“小姑娘,你厉害!竟然还没有坠入情网,不过,我不急,你也不会让我等太久了。”

  她把一根手指压在我的太阳穴上,邪笑道:“爱上他吧!敞开你的心扉大胆地爱上他吧!不要压抑自己!人生苦短,你要遵循你的真心前进!”

  我躺在床上,看得见他们,也听得到他们说话,但是我却眼皮涩重,感觉自己在睡着,我想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

  我想质问南宫影,我爱不爱他关你什么事?为什么我如果爱上他,你就要杀了我?

  可是,我也说不了话。

  突然,我的床前闪过一道白光,颜雨出现在了我面前。

  他大声地焦急地骂道:“皇甫寒,南宫影,你们这群败类,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要是敢伤害小玉一根头发,我都会和你们拼命!”

  皇甫寒冷笑道:“这傻小子,破了我们的迷幕,还敢这么大声嚷嚷,你就不怕吵醒大家,暴露大家的行踪吗?要打,我们还是出去打吧!”

  然后,他们拖着颜雨一闪就出去了。

  再然后,我醒了,醒了的一件事却是听到一位女生凄厉的尖叫:“有鬼啊!有鬼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