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消失的狐狸精
昨日繁花2017-07-16 09:283,410

  第二天,颜雨突然请假了!

  有时候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当你习惯了某个存在以后,如果这个存在突然消失了,那么我们心中的失落就无法用言语表达。

  比如现在,我已经习惯了颜雨的陪伴,他突然请假消失了,说都没跟我说一声,我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

  一整天,我感觉自己的心里有着几千只蚂蚁在噬啮着我,痒痒地、慌慌地、隐痛隐痛。

  露莎来问我:“颜雨哪去了?”

  我皱着眉头答道:“不知道啊!班主任说他病了。”

  “病了你不去看他吗?”

  我闷闷地回答道:“他又没告诉我他在哪看病,就那么请假了,我哪知道。”

  露莎审视地看着我,眼神犀利,似乎要把我看穿一样。她漂亮鲜艳的脸上写满不满,显然,她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

  可是,我也没办法,我说的是真话啊!

  颜雨!颜雨!你这只死狐狸精到底去哪儿了呀?

  想起他那天在天台时的表现,我总觉得,他的离开没有那么简单。

  可是,到底出什么事了呢?凭我的脑袋,显然是猜测不到的,那么还是干脆别猜了吧!

  落单的我是很可怜的,虽然说在颜雨的帮助下,我的社交恐惧症已经好了很多,但是我现在才发现,我仅仅能做到在颜雨面前轻松自然、畅所欲言,面对其他人时,我还是非常拘谨。

  这么一来,他离开的这一天,我就只好独来独往,形只影单。

  中午吃饭时,我本想一个人静静地坐到一个角落去,不想左雅琴过来了,硬要拉我跟她们同座,我只好跟过去。

  不出所料的,露莎和文浩轩也坐在那里,看见我过来,露莎眼皮也不抬一下,文浩轩倒是温和地笑了笑,为我挪了挪位子。

  我闷声闷气地吃着饭,心中思索着要怎样才能融入他们的谈话。

  “你真的不知道颜雨在那里吗?”露莎突然问道。

  我轻叹了口气,心想她可真够执着啊!文浩轩就在她面前,他这么关心另一位男同学,真得好吗?

  可是我是当真不知道颜雨的去向,我自己也备受煎熬来着,就算她使出锦衣卫的逼供刑罚,我也无法屈打成招啊!

  所以我只好摇摇头。

  露莎的眼中闪过一丝嘲笑,她阴阳怪气地说道:“连请假这么重大的事都不告诉你,还说你们相好。我看他根本没把你当一回事吧?”

  我尴尬了,这话要我怎么回答呢?我应该先申明我和颜雨只是朋友,不存在什么相好不相好呢?还是先辩解他不把他请假的事告诉我并不代表他不把我当一回事呢?

  我的思路永远赶不上别人的进度,我还没想好怎么答呢,左雅琴就冷笑着道:“估计盘兮玉也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吧!颜雨对大家都挺好的,他心比较善良,盘兮玉跟她同桌,家里条件又困难,平时看着可怜兮兮的,他当然就多照顾她一些了。”

  这话听着怪别扭的,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我却组织不出语言来反驳她。

  我涨红了脸,思索着要不要离开这桌。

  旁边的几位同学却都笑起来,其中的一位同学咬着耳朵对另一位同学说道:“我估计也是这个原因,你看她那个呆样子,怎么配得上颜雨?真可笑!”

  她们明明在咬耳朵,可是声音却清晰而尖锐,足够我听得清清楚楚的,很明显,她们就是故意要让我听到的。

  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上,一股自卑的情绪油然升起,我都快哭了。

  “你的确是呆啊!你就这么忍着被别人说三道四啊?你到底是修炼成仙了还是真傻呀?”突然,我的耳边响起了颜雨那金属般悦耳动听的声音。

  我惊喜地四处张望,却不见他的影子。

  “傻瓜!我就在你身边,但是我设了迷幕呢,你们看不到我的。”他说道。

  迷幕啊!这个我知道,当他还是一只白狐时,我就见识过,所以也不太惊讶。

  可是这只死狐狸精没事玩什么隐形,不是说施法会消耗功力的吗?

  可另一方面,一想到他就在我身边,并且在默默注视着我,我的心顿时就充满了勇气。

  我的沮丧情绪消失了,我低着头偷偷地笑了。

  我的笑没有逃过露莎她们的眼睛,她们大概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在了棉花上,都有点恼羞成怒了。

  “你笑什么?”露莎恶狠狠问道。

  我语塞,我该怎么回答呢?

  “傻瓜,回答她啊!”颜雨在我耳边叫到。

  我心里说:“我是想回答她啊!可是怎么回答?”

  “这么简单你也不知道?就说没笑什么,只是想起了一点好笑的事。”

  呵呵,我差点忘了,当这只狐狸精施法时,是可以听到别人的心里话的。

  于是,我老老实实复叙他的话道:“没笑什么,只是想起了一点好笑的事。”

  “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你敢笑我们?”露莎突然发怒。

  我吓了一跳,有点手足无措了。

  “别理她,再对她笑笑。”颜雨吩咐我。

  我照办了,对着露莎露出了一个傻笑。

  露莎眼看还要发飙,这时文浩轩说话了,他皱了皱了眉头,淡淡地说道:“算了!露莎!盘兮玉并没有做什么。”

  露莎狠狠瞪了他一眼,闭了嘴。

  “哎呦!看来文浩轩站在你这边哦,那么你就对他友善点,跟他谈谈话吧!也好转移话题。”颜雨说道。

  “谈什么?”我心里问道。

  “看来你是真呆,他学习好,他也深以他的学习成绩而自豪,你就跟他聊聊学习的事啊!不是还有两天就月考了吗,你就夸夸他的用功。”

  我本来还想问怎么夸,可是,他都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了,如果我还追问,那就是真傻了。

  于是,我沉吟片刻,斟酌着词语,慢条斯理地说道:“文浩轩同学,马上就要月考了,你一定又是全校第一名吧!我的学习成绩要是有你的一半好,我就谢天谢地了。”

  人果然是喜欢听好话的,听了我的话,文浩轩顿时来了精神,他兴高采烈地说道:“盘兮玉,你太谦虚了,只要你好好努力,成绩一定会进步的。”

  颜雨在我耳边笑道:“说得很好!你看,人际交往也没什么吧?一两句话就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同了。”

  我心想果真如此啊!原来与别人交谈也不复杂啊!

  而且,我的话好像当真很讨人喜欢,连露莎也收起了脸上的怒气,脸色柔和了下来,她难得温柔地说道:“我们文浩轩就是成绩太好!这点是天生的,一般人也赶不上。”

  文浩轩得意地笑了,一时桌上气氛格外融洽。

  “不过,”露莎突然问道:“颜雨成绩如何?一般来说颜值跟智商是可以成正比的,你看我们文浩轩就知道。”

  唉!她还真是关心颜雨啊,看来这只狐狸精的铁杆粉很忠心吗。

  但是关于这个话题,我是不要狐狸精教也是知道怎么回答的,于是我笑眯眯地说道:“他啊,一天到晚吊儿郎当的,我就从没有看见他好好学习过,学习成绩肯定好不了,比不上文浩轩的。”

  听了我的话,文浩轩笑得更灿烂了,露莎和左雅琴她们微微有点儿希望。

  我忍着笑,继续说道:“而且据我的观察,他脑袋好像也不太好使,比较笨!”

  于是,我的耳边传来一声怒吼,差点把我耳朵都震聋了:“盘兮玉!你敢损我!你找死啊!”

  我掏掏耳朵,抿着嘴在心里笑道:“我说得是大实话,你不要恼羞成怒吗!”

  我等着他在我耳边再次怒吼,然而他并没有,他说道:“盘兮玉,我的迷幕快消散了,你吃完饭就悄悄到天台上来,就是那个我们秘密谈话的天台。”

  我心里抗拒道:“不要!你又要骂我!”

  “一定要来,我不骂你,我有相当重要的事跟你说。”

  “那么好吧!我就去吧!”

  然后,他的声音在我耳边消失了,但是我的耳根却并没有清净,只听见左雅琴冷笑道:“成绩不好?成绩不好长得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徒有其表罢了!”

  其他几位同学也表示兴趣全无了,都三三两两地站起来走了。

  文浩轩却很高兴地对我说:“盘兮玉,想不到你这么好相处,以前我们接触太少,我太不了解你了。”

  我还没回答呢,露莎就冷冷地命令他道:“走啦!洗碗去啦!”

  文浩轩抱歉地向我笑笑,说道:“以后有什么不会的题目,尽管来问我。”然后,他跟着露莎走了。

  走出几米,我听到左雅琴向露莎说道:“真可惜,原来颜雨是个绣花枕头,估计他看到后天就要考试了,故意请假躲出去的。怪不得他喜欢盘兮玉,他也就那个档次吧!”

  露莎却教训她道:“闭嘴!别人美国来的,至少英语会比你好。”

  我心想人美是非多,这只死狐狸精干嘛要变得那么漂亮啊!

  但是,无论如何,我是不敢爽这只漂亮的狐狸精的约的,于是,我放下碗就匆匆赶到了天台。

  颜雨正玉树临风般地斜倚在栏杆上,他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有心事的样子。

  看到我上来,他四处望了望,问道:“一路上你没有觉得有人在跟踪你吗?”

  我摇摇头,实际上我并不能肯定有没有,我只是想表达就算有,我也不会知道。

  颜雨却神情严肃地说道:“小玉,我们现在很危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迷狐之夏:妖精赖上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