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敬你一杯
伊离2017-07-27 18:043,205

  六净扯了扯嘴角,想不透,也不愿再多深思,生来便不是那种忧国忧民的侠义之士,今日会如此多事,也不过是看这太子殿下似乎比较好相处,才多言了两句。

  若是不成也就罢了,反正这事急不得,人生在世,吃喝二字,知足常乐才是欢快之道,更何况随云寨中的兄弟们活得也未必差劲。

  而这边,早早甩掉六净独自回到房中的离夙,依旧是恼怒非常,难以平息怒气的离夙走到桌前,抬手为自己倒了杯茶水,一口牛饮而尽。

  因着动作相当不雅,茶杯中的茶水如一条蜿蜒的水流从嘴角渗下,沿着干净的下巴,修长的脖颈,渐渐滑至交领处,润湿了墨蓝色的华服,留下一处深色的污渍,在墨蓝色的华服下倒也不是特别明显。

  似乎还不是很解气的离夙放下手中的茶杯,走到另一侧窗檐,推开窗扇,让带着些许凉意的清风吹向自己,让心绪不平的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许久许久,离夙终是睁开了眼,归于平静的眸子落到自己的胸口,看着交领处那刺人眼眸的污渍,时刻地张扬着方才的自己是多么的不淡定。

  幽幽地叹息一口,离夙合上窗扇,踱步回了内室,脱下了身上的墨蓝色华服,仅着中衣,在白若胜雪的中衣衬托下,离夙的面容更加得俊美无疆,只是这样的美男子却将手中的华服扔在了地上,扭头便躺在了床榻上。

  片刻,躺在床上的离夙依旧蹙着眉头,没办法尽快的入睡,侧过身子,身上盖着厚实的棉被,无法避免的,离夙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件被他丢在地上的衣裳。

  良久良久,静谧的内室中只能听到离夙浅浅悠长的呼吸声。

  “行云。”离夙翻了个身,躺正身子,双手交叠在棉被上,闭着眼,肃然着面容开口。

  话音刚落,原本空旷的房内忽得出现了一道黑影单膝跪在离夙面前。

  “丢了。”离夙没有任何动作,薄厚适中的唇瓣吐出一句平平淡淡的两字。

  行云不明所以,看了眼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离夙,而后又将目光落到离床塌不远处的一件被随意地丢在地上的墨蓝色长衫,似无助地在控诉主人的抛弃,煞是委屈怜人。

  行云轻手轻脚地上前一步,拾起被丢在地上的衣裳,虽然心中有惑,却仍是听从离夙的吩咐。

  “等等——”正当行云要离去之际,离夙又一次开口。

  “烧了。”说罢,离夙翻了个身,背对着行云,又一动不动。

  行云的抽了抽嘴角,额头一片漆黑,主子这是在闹脾气嘛?不该啊?主子是何等的冷静自律,对于闹脾气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

  不敢问缘由的行云,抓起衣裳毫不迟疑地闪身离去,生怕这主子又一次开口。

  待行云完全离去了,离夙方才睁开眸子,又重新躺平,看着床塌上方素色的帷帐,深呼吸了几下,重新闭上眼。

  烧了就不会证据了,我才不会因你盛怒。

  翌日晚,看着那飞身离去的素白倩影,离夙头一次唾弃着自己的无用,在那盈盈期盼的目光下居然点下了头,与之同行。

  又一次到达随云寨,有前晚的介绍,显然这群山民对于离夙已然不甚防备,同样热情好客地迎着离夙和六净进了随云寨。

  今日的离夙并没有与往常一般穿着品质上佳的华服,反而向行云要了一件普通的墨色长衫,弄得后者充满深意地瞅了瞅自家不寻常的主子。

  虽然没有华服着身,却依旧难掩身上那浑然天成的气质,离夙和身侧这女匪徒打扮的六净一同进了随云寨。

  或许是离夙的刻意为之,今日的山民显然能够更加自然地亲近离夙,不会被那样高高在上的疏离感所吓退。

  今天的山寨中与昨晚不同的是,山寨的大门正中,大家围坐在火堆间,靠着一个大铁锅而坐,而铁锅中则是沸腾着琳瑯满目的食物。

  “老大,快过来!”人群中张大挥舞着粗壮的手臂,那标志的大嗓门又一次在六净的耳畔萦绕着,震得后者难耐的晃了晃脑袋。

  六净动了动唇,本想多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在看到山寨的空地上那燃起的篝火和架在火堆上的大铁锅时,忽得两眼放光,三步并两步地走上前,一屁股地坐在张大的身旁,豪气地伸出手,搭在张大的肩上拍了拍,“看在好吃好喝的份上就不和你的大嗓门计较了!”

  “嘿嘿。”张大腼腆的笑了笑,他就知道,这个老大受不住吃喝诱 惑,再大的事都不比一餐美味来得重要。

  小三子狗腿子般拿过一旁干净的碗筷递给六净,后者则是给了个赞赏的眼神,然后便奋力地与那满锅的时候相斗。

  至于从一进来就被六净晾在一边的离夙依旧是那样笔挺地站着,看着与众人欢笑的六净,蹙了蹙眉头。

  莫不是他的存在感真的很低?

  “夙公子,请坐。”就在离夙出神的时候,一位穿着灰色长衫,长相颇为清俊的年轻男子走到了离夙身边,彬彬有礼地开口。

  闻言,离夙侧首,扫视了一眼开口的男子,削瘦的身形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俨然是位久读圣贤书的儒生,这小小的随云寨里还真是什么人都有。

  不急不慢地收回视线,向来嘴角挂着温和笑意的离夙也迈开步子,靠着六净这边坐了下来,而那个一直忽视他的小尼姑也才发觉了离夙存在,朝着离夙扬起了肆意欢快的笑容,如同夜幕中柔软的白月光般一下子照进了离夙的心里。

  只是绽放了笑容的六净很快便扭头,继续朝着美食进发,徒留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脑袋对着离夙。

  深呼吸了几口,面上不动声色的离夙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宽慰了几分。

  热闹了个把时辰的聚会也随着夜色的浓厚,围聚一圈的众人也渐渐散去,圈中燃着的篝火却因着不断地添柴而源源不断。

  “老大,唔——俺敬你一杯!嗝——”张大明显有些喝高了,涨红的国字脸露着憨厚的笑意,左手端着一个大碗,右手提着一小壶深红色的酒坛子,望着自己的大碗上倒了碗满满的酒,丝毫不在意过多而导致溢出的酒水从大碗的边缘滑下。

  “去去去,这么一大杯你要灌醉我呀!”六净语气颇为嫌弃喊道,只是那只白净的右手却扶着张大摇晃的肩头,稳住这位老酒鬼别轰然倒地。

  “嘿——嘿嘿——嗝!”张大没有在意六净嫌弃的语气,反而是豪爽地仰头将手中的一整大碗的酒“咕噜咕噜”一口气全灌到自己口中,抬起手臂,猛地一擦口角,又露出憨厚的笑意。

  只是下一秒还没多笑两声,就两眼一闭,软下了身子,开始鼾声不断了。

  看着这样子的张大,六净深深地吸了口气,抬手按在有些冒青筋的额角,另一只手则是朝着小三子的方向招了招手,然后素手指着躺在地上醉死过去的张大,轻启红唇,咬字极为清楚地吐出两字,“拖——走——”

  听着六净那抑扬顿挫的声线,小三子也不敢迟疑,立马拉着身旁的另一个大汉,两人架起醉倒在地上的张大,快速地闪离六净的视线内。

  “诶,这个臭酒鬼!”看到张大消失在视线内,六净方才不吐不快地骂了声泄气。

  “音姑娘别动怒了,张大他已经改了很多,至少他也只在你面前才敢喝醉。”方才与离夙说话的儒雅男子迎着温和的浅笑,劝解着六净。

  “阿易就别为他求饶,等他醒过来,看我不把他所有的酒都藏起来!”六净狠狠地说道,巴掌大的小脸上横眉竖眼,露出张牙舞抓的模样,甚是灵动。

  “呵呵。”被唤作阿易的男子轻笑了几声,虽不是与离夙一般俊美无双,却也是赏心悦目的面容。

  看着轻笑的阿易,似想起了什么美好的日子的六净方才舒缓了眉眼,双臂向后一撑,懒洋洋地抬起头,看着天际上空轮廓越发模糊的月色,眸中若隐若现的竟是在她眼中罕见的苦涩之意。

  “音姑娘,夜过深了,不若留下,明早再离去?”阿易看着如此慵懒的六净,皎洁的月光柔和的披撒在她的肩头,似镀上了一层月白光般迷离,即便是一身灰色短打,却依旧难掩肆意的风华。

  “不了,我们先回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说罢,六净撑起了身子,拍拍双手,对着阿易浅笑,而后便将目光落到在自己身边呆了一晚却默然不语的太子殿下。

  六净眨眨眼,歪着脑袋,瞅了瞅坐着的离夙,才不确定地开口,“夙公子?可要回去?”

  “嗯。”离夙没有犹豫的应了声,随即便站起身来,高大的身躯站在六净身旁,郎才女貌,倒是有着几分般配之意。

  见状,阿易的眸色暗沉了几分,随即扬起温润之意,“那你们就回吧,路上小心。”

  “嗯。”六净朝着阿易挥了挥手,便转身与离夙一道离了山寨。

继续阅读:第010章 真是别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