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滚了又滚
伊离2017-07-27 18:043,201

  受离皇过度保护的潇贵妃直至产下皇长子而后才被知晓已然怀孕生子。首得皇长子,离皇欣喜之余,不顾反对,硬是要册封其为一国储君,却不料引起了后宫傅皇后与朝堂傅家的强烈反对。

  在皇长子二月之际,离国西北之地干旱,三月未成下雨,民不聊生。无奈之下,离皇亲登国山景云山,进国庵净云庵中向天祈福,以求国泰民安。

  彼时,本就恼怒非常的傅皇后连同当朝傅相以宫中禁术——巫蛊之术陷害潇贵妃,条条框框的状纸呈现至已然退出朝政的傅太后面前,此案的证据确凿,纵然是百口也莫辩。

  因而傅太后用懿旨雷厉风行地以鸠赐死了潇贵妃,皇长子却不知所踪,兵部尚书柳氏一门,皆受此牵连,满门抄斩,徒留一位不为人知,幼时便离家拜入空云派,化名长佑的嫡长子柳致远。

  事出突然,柳致远仅来得及救出尚在襁褓之中的皇长子,赐名离夙,并收做首徒,告知一切。

  二十年后的如今,离夙回朝,仅凭一张酷似离皇年少时的眉眼和那血脉相连的血缘便被认下,也因当年离夙年幼不知,未曾涉及巫蛊之事,加之离皇现今膝下并无子嗣,故而没有受到牵连,甚至被离皇一举排除万难册封为皇太子。

  太多的事情冲击着离夙的思绪,深沉的眸子里染上无尽的阴霾,似吞没光芒的深渊般潮流涌动,令人不寒而栗,而那搭在窗沿上的右手也下意识地用劲,白皙的手背上青筋直冒。

  闭上眸子的一瞬间,只听得轻微的一声脆响,重新张开眸子,离夙那深邃的眸中已然归于平静,彷若不曾波澜过。

  只是收回右手的同时,窗沿上明显的一角残缺却为刚才的情绪波动留下了痕迹。

  定下心绪,离夙抬手合上了窗纱,将静谧到会吞噬人心的夜挡在窗外,只愿守得室内的一方安宁,哪怕只是一刻。

  翌日。

  山中的寒气比山下的湿重,尽管才至九月时节,景云山顶却已然偏寒,山间的枫叶还未全部染红,红稍枝头总是夹杂着偏色,或橙或绿或淡红。

  离夙脚踏着白缎登云靴,踩着青石板间,偶尔听到片片的“沙沙”声,那是踩踏枫叶时的破碎声,斑驳的叶面在遭受重击后支离破碎,甚至粉碎成末。

  依旧是一袭品质上佳的墨蓝色锦袍着身,离夙负着手,漫无目的地在林中闲逛。

  净云庵身为离国国庵,受封于太宗皇帝,而今不过百年,其雄伟壮硕亦是令人叹服。净云庵地处景云山山顶,其占地更是辽阔,除去前殿后堂各偏殿厢房,更兼后山一片得天独厚的景地。

  出了厢房,庵堂中的尼姑们都在奉行早课,闲来无事的离夙忽得对这御赐的国庵有着几分好奇,在漫无目的的观赏中,离夙的脚步越行越远,已然步入后山之地。

  秋风拂过,垂落些许枫叶,在那样毫无章法的旋转中,一片三支分茎的嫣红枫叶便落在了离夙的肩头,微不可察的轻触却让离夙不由地侧目扬眉。

  抬手执下这片枫叶,望着上面分明的茎脉,离夙忆起早年看过的一本杂记上所言,对于枫叶有过一个美好的传说,若是你在枫叶垂落地面之前捻住其中一片,那么与你命中注定那人就会在七日内出现,同你一般捻住飘落的枫叶。

  想到这里,离夙的薄唇勾起一抹无言的浅笑。

  真当是被这样的景致所迷惑了,居然还会这样设想儿女情长。

  轻笑间,离夙摩挲着手中枫叶的叶脉,轻轻松手,任其回归原有的路径,飘落,直至触地。

  抬眸,侧首,却发现约莫三丈外,有一素白的窈窕身影怀中抱着一把的枫叶蹲在满地的枫叶上,而弯腰起身间伸出的一只修长的皓腕同时捻住了飘落的一片枫叶。

  看到这一瞬间的离夙眸子忽得愣住了半分,错愕在了原地,原本握着枫叶的手无意识地虚抓了几下,目光跟随着那素白的身影而动。

  风吹起满地的落叶,卷过了一层迷沙,错乱的是什么样的情怀。

  看到素白身影的离去,离夙不由地抬起了脚步,跟了上去。

  转角过后,步入一片竹林空地,悠然闲静,大片的绿泛着黄映入眼帘。

  离夙顿下脚步,挺直着身量,素来以温润示人的面容有着几分僵硬,显然被眼前的场景怔在了原地。

  原来传说终究是传说,不知是惋惜还是无奈,回神过来的离夙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前方那抹素白的身影正毫无形象地盘坐在原地 ,手里架着一支被削得原色的木棍,木棍的尖端则是插着一个椭圆不规则的地瓜。

  至于那些满怀的枫叶以及那片从半空捡来的枫叶也全都丢进了面前的火坑里。

  熊熊的火堆燃起,带着红黄色的火焰,火焰的上方是椭圆的地瓜被烤得逐渐发黑,至于木棍的一端,那双修长白皙的手则是看不出了原本执叶时的模样。

  离夙静静地倚在树边,看着蹲在那里的素白身影,这样素白色的道袍,应当是净云庵中的尼姑才是,而且似乎他也只见过忘字辈的尼姑是此素白色,而其余的皆是素灰色,不过——

  视线往上瞧去,忽视那张被烟灰熏黑至看不清的面容,还有那被白缎带束起的满头青丝也非尼姑所有才是。

  蹙了蹙眉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样娇小的身形,离夙莫名地感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脑中闪过一道残影,却未能捕捉住,思索了片刻,仍是没有忆起。

  “嘿!那边的美男,你要尝尝吗?”正当离夙思索着却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就落入了某双灵动却转得有些贼溜的眸子。

  “………”被这样特殊打招呼方式怔了怔的离夙方才回神过来,对上那双充满戏谑的眸子,不知为何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在还未有知觉的情况已然迈出了步子。

  “给。”待离夙刚刚撩开衣袍,寻得一方干净的石板上坐定之后,脑中闪过一丝异样,方才的说话方式也有似曾相识之感,只是还未待离夙继续思索时,俊逸的面容前忽得出现了半块冒着卷卷热气的地瓜。

  焦黑的外壳,被一分两半的地瓜露出了内部深黄色的部分,饱满而诱人,透着阵阵的朴实香气。

  虽自小就不是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太子爷,但是像地瓜这种平民的粗粮,即便是在空云派也确实未曾品尝过。

  生来便是天潢贵胄,一身气度即便是生养在民间亦是与常人不同,况且空云派乃江湖第一大派,而身为掌门尊者长佑大师首徒的离夙,自小得知身世,也被长佑以皇子之身严厉传授,故而在礼节气度上与皇家分毫不差,甚至更上一层。

  呆愣了几分,离夙探手接过了熨烫的地瓜,焦黑硬质的外壳,过高的热气,透过修长的五指,似滚烫了离夙冰冷刺骨的心。

  愣愣地看着这样泛着香气的地瓜,离夙的眸光有些迷离,深邃的眸底带着不知名的波澜,下意识地抬起另一只手指,捻下其中一块,递至唇边,抿着熨烫的地瓜,吞咽间,一股灼热的气息随之传递至心口,久久不散。

  待食用完地瓜之后,离夙原以为这便结束了,谁知那素白道袍的小尼姑用那支削得尖锐的原木朝着满满残灰的火坑里捅了捅,灵动的眸子黑溜溜地转了两下,下一瞬便扬起了灿烂夺目的笑容。

  虽然那张巴掌大的小脸因着灰土看不清面容,但是不知为何离夙却可以在这样扬起的嘴角中想象出那样笑容是如何的引人向往。

  只是这位小尼姑的下一步动作却让离夙又一次错愕了一分。

  素白小尼姑灵动的眸子里冒着熠熠光辉,兴奋地用木支将那些被火焰烧得废枝的枫叶拨开,一把一把地除去。

  忽得,原本的火堆中竟有一个土块状的东西逐渐从火堆废枝冒出尖头,素白小尼姑又执起另一侧的树枝,两手并用,将那土块状的东西夹了出来。

  “啪”的一声,土块状的东西重重地摔在地上,滚了滚,又滚了滚,滚了几圈,终于撞在离夙的脚边,原地抖了两下,停了下来,只是那修长的左腿上,踏着的白缎金丝勾边的登云靴上滚上了一圈灰黄色的土印,异常惹眼。

  一瞬间,时间静谧了,风卷过尘土,带着几分冷峻的气息,让人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不敢触动这样的诡异的气氛。

  离夙看着自己的靴背上那明显的土印迹,目光沉沉,长长的深呼吸了一口,抿着薄唇,从自己怀中掏出一块雪白的锦帕默默地擦了擦靴背,拍散那灰土,努力之下却仍有一块坚实地抹不去的灰黄色印记。

  转动了几下乌黑明亮的眼眸,小尼姑扯了扯嘴角,似乎没有看到离夙方才那隐忍至极的动作,小手毫不客气地拍了拍离夙曲起的左膝盖,对着离夙眨眨眼,说道:“哈哈……美男,你有口福咯,这可是本贫尼研究已久的美食。”

继续阅读:第005章 口是心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