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入净云庵
伊离2017-07-27 18:043,205

  看到来人都消失了,离夙方才收回视线,撩开衣袍,迈出修长的腿,借着脚墩,一步一步地下了马车,动作极其优雅。

  离夙负着手,踏步上前,绕过竹林右侧的缺口,通过葱郁的竹叶间隐约可以看到明亮通透的光线。

  穿过竹林间,那是一片悬崖空地,寸草不生均是光秃的荒地,站在悬崖边,离夙眼眸迷离地望着苍茫的云海,烟雾弥漫,卷卷的烟尘下是整片离国京都离城的城池。

  这也便是景云山缘何是离国国山的原因之一,因为其耸入天际的海拔可以望穿整个离城,这种居高临下,俯视苍生的霸气便是皇权至上的象征。

  离夙静静地站在悬崖边看着深不见底的云海,负手而立,素来温润俊美的容颜上带着几分未知的情绪,平淡无波的眸子让人捉摸不透。

  “原来这就是高处不胜寒的感觉。”离夙薄厚适中的唇瓣轻扬着,吐出一句平平淡淡的话,好似在说一件稀疏平常之事。

  而此时,行云站在悬崖的外围,抿着唇,看着离夙寂寥的背影,他没有任何办法,那本就是他的主子,而自己更没有资格去说教。

  自小跟着离夙的行云是一点一点地看着离夙如何走过来的,呵,身虚体弱?若一朝储君真当如此虚弱,又怎堪继承大统?又如何成为现在太子殿下,这一切的付出,都是点点滴滴堆砌起来的,而其中所受的苦却也不是三言两语便可说清的。

  正因为知晓这些,行云才唯有静静地站在离夙身侧,作为护卫保护他,这也是当年被离夙救下时所许下的承诺。

  不知过了多久,待身上带了些许云海的雾气时,离夙才回神过来,收回了眺望的视线,转身,又恢复了那个温润疏离的太子殿下。

  离夙迈开步子,穿过竹林,又重新回到了马车之上。

  净云庵。

  高大厚重的大门两侧,站满了素灰色道袍的尼姑们,而干净整洁的大道中间,忘忧和忘尘手持拂尘,拈花一笑地望着正一步步驶向净云庵的那辆并不奢华的马车。

  虽有正史传闻净云庵国庵之由来,却亦有野史传闻,是当年太宗皇帝与净云庵庵主两情相悦却因世俗和战乱终不得圆,故而太宗皇帝为满心中所憾,授封净云庵国庵之称,并赋予其至高无上的地位。

  行云坐在马车上,看着越来越接近的净云庵,原以为都是女人的地方会让他着实尴尬,可是现在单看着这森严庄重的寺门,以及那些冷清着脸的尼姑们,他的心中也是莫名地起了敬意,一种对佛的敬意。

  “小师妹在无缘阁?”忘尘看着只有她和忘忧迎接贵客,不免有些焦急,怕是会怠慢了贵客,引起不满。

  “忘缘她不喜外出。”忘忧嘴角勾着三分笑意,带着慈善的笑容让人燥乱的心都下意识地平静了下来。

  “诶,忘缘好歹是师妹,那个小祖宗不在就算了,可是忘缘也不在,会不会太过轻视了,这样,怕是会引起不满吧。”忘尘有些担忧地问道。

  虽然净云庵是先祖御赐的国庵,地位非比寻常,但是那位贵客,怎么说也是离国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皇权面前,凡事都要小心翼翼不是嘛?

  “忘尘师姐,既来之则安之。”忘忧侧首看了一眼有些忧虑的忘尘,安抚性地开口。

  “是。”忘尘看着淡然的忘忧,也只好平下心和,毕竟现在说什么也是无用,那辆象征着皇权至上的马车已然靠近了。

  接近了净云庵之后,行云伸手拉住了马缰,稳稳地停下马车之后,抬脚下了马车,顺势从马车的一侧拿出锦绣脚墩摆在马车的下沿,然后抬手拉开马车的卷帘,侧身,垂首侍候,动作一气呵成。

  随着行云的动作,众人都将视线移到那辆看起来并不奢华的马车上,只见车厢中,先是探出一只修长的大手,捻着车帘,宽大的墨蓝色衣袖上,金丝滚边,袖摆上绣着暗云花样的缂丝章纹。

  再往上看去,众人一时间失了呼吸,呆愣着看着那个探出车厢的男子。

  男子笔挺着高大的身姿,身着一袭墨蓝色的华服,交领下的胸口处绣着同样繁杂的章纹,金丝勾边的墨色束腰,披肩的墨发由一顶玉白的头冠高高束起,饱满的额下是一略显苍白却俊美无疆的面容正泛着温润的笑意。

  离夙握着拳移至唇边,咳了几声,扯动了温润的面色,而后一步一步地借着脚墩下了马车,姿态优雅,尽显贵气。

  “二位师太,离夙这厢有礼。”离夙走到忘忧面前,以佛门之礼双手合印,勾着唇,对着两人颔首行礼道。

  “太子殿下不必多礼,佛门重地,不兴世俗。”忘忧手搭拂尘,同样双手合印,有板有眼地回应道。

  “离夙知晓,但终要叨扰三月,深感歉意。”离夙一手负后,一手搭在腰间,温和着面容浅笑道。

  “太子殿下言重了。殿下舟车劳顿,贫尼已安排好素食厢房,不若移步稍作歇息再行礼佛。”说罢,忘忧侧开了身子,依旧是勾着唇,一派荣辱不惊之态,丝毫不损一代国庵庵主身份。

  “那就谢过师太了。护卫的御林军,离夙均已安排于山脚,不会叨扰佛门清净,师太尽管放心。”离夙抬眸看向忘尘侧首望着马车后的空旷一脸疑惑的模样,便好心开口解释道。

  “多谢太子殿下体谅。”忘尘收敛了表情,同样双手合印,朝着离夙行了个半礼以示尊敬。

  随着忘尘和忘忧的侧身,离夙嘴角噙着温和的笑意,没有再推脱,而是踏步上前,在两侧素灰色尼姑们的侧目而视中,一步步地踏入净云庵内。

  离夙迈着修长的步子,踏上结实的石阶,抬眸看着那宏伟的大门上挂着的门匾,不禁停下了步伐。

  看着那苍劲有力的三个大字带着厚重的气息,似乎夹杂着复杂的情绪,一笔一画中可以隐约感受到写下这字背后的人究竟是何忧烦的心态。

  闪烁了一下眸光,离夙随即收回了视线,负着手,在下一秒的停顿中便又重新迈开了步子,走进了那厚重的大门之内。

  黄昏将至,原本天际外明朗之色逐渐暗下,净云庵外暮鼓声响,恢弘大气的主殿内,朗朗的诵经声方才结束,浩浩汤汤的素灰色道袍的尼姑从大殿之内有序地退出。

  “太子殿下,以后的每月初一十五都需来主殿例行早课晚课,聆听诵经,还望殿下配合,以佑我离国昌盛不衰。”忘忧双手合印,左手捻着佛珠,语重心长地说道。

  “师太方外之人都尚且如此关怀离国,离夙身为一国储君自然以此为责。”离夙含笑对着忘忧颔首道,虽然苍白的面容上挂着温润的浅笑,却又令人不敢亵渎那高高在上的皇族之威。

  忘忧没有说话,而是与离夙对视,慈善的目光静静地打量着这位看似温和儒雅的太子殿下,良久良久,方才会心一笑。

  “天色已晚,山中天寒夜冻,还请殿下早些歇息才是。”

  “离夙省得。”说罢,离夙勾着唇,与忘忧和忘尘分别颔首,便也离开了主殿口。

  看着离夙离去的高大的背影,忘忧的眸子逐渐深沉,微扬的唇角渐渐平下,眸中原本复杂的情绪在收回视线的那一刻归于平淡,如静谧的湖泊般沉稳。

  “庵主,这太子殿下——”

  “忘尘师姐,皇家之事不予异议。”还未等忘尘说完,忘忧便开口制止了她的询问。

  “是。”忘尘噤言,点了点头,神色同样凝重地看着离去的离夙。

  是夜,月无星稀,静谧的夜晚,推窗而望,离夙倚窗仰视,没有月光,透着闪烁着微薄的星光,看着漫无边际的夜色,离夙的眸光逐渐深沉,脑海中闪过师傅临行前的寄语——夙儿安康。

  犹记得几日前那轰动天下的册封,朕之皇长子离夙,师从空云派,为长佑大师首徒,虽自小不得朕躬亲抚养,却亦德才兼备,故立为皇太子,望己勿失仁德,方慰朕心。

  方慰朕心?

  离夙薄厚适中的唇瓣扬起一抹若有若无的讪笑。

  离陌御,你这位堂堂在上的皇帝陛下可曾想起过当年因你惨死的母妃,若不是你的无能与不信任,傅氏一族又怎会只手遮天。

  “傅家人,离国根,动则乱其根本。”

  这乃是离国傅氏一族的传闻,作为离国大氏族,傅家相助当年太宗皇帝起义,功不可没,亦有“傅家女,皇后命”之说,此后离国皇后皆出自傅家,百年基业,也奠定了傅家在离国不可撼动的地位。

  二十年前,年少的离皇独宠当年兵部尚书之女柳若潇,并册封为潇妃,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只是这样的炙手可热的独宠却成了勾 魂夺命之害。

  后宫三千佳丽,孰轻孰重,雨露均沾才是君权之道。当年的皇后,出自傅家之女,一善妒之人,在她未曾产下嫡长子之前,又怎会让她人率先产下龙子。

继续阅读:第004章 滚了又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