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美男有毒
伊离2017-07-27 18:033,251

  “美男,你好毒啊!”俨然有些看呆了的女子屈腿,双手托腮,手肘枕在自己的膝上,一脸义正严辞地说道,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被发觉的女子身份。

  “呵呵。”男子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回复,愣神了片刻,不由地笑出声,“怎么毒呢?”

  “其毒之一,长得太美,易伤女子心,其毒之二,长得太美,易勾女子心,其毒之三,长得太美,易虐女子心。”女子整整齐齐地端坐着,掰着手指,脏乱的有些看不清相貌的脸上一本正经地说着,灵动的目光带着炯炯有神之气。

  “噗……”男子听完之后一下子没能忍住,又一次笑了出来,或许连男子自己都不知道,今天他一共这样笑过多少次,频繁的有些不正常了。

  “那你怕这毒吗?”男子突然有些好奇地想问问,能够把外在看得如此透彻之人心中是否与其想法一致。

  “不怕。”

  “真的?”

  “嗯!我是百毒不侵的体质!”

  “哈哈哈……”

  车厢外,行云满头黑线地听着车厢内不断传出来的主子爽朗的笑声,声线虽然很美,但是实在是笑得太频繁了,让行云都有些怀疑自家主子是不是被点了笑穴。

  车厢内。

  娇小的女子看着男子这般的笑意,也不自觉地上扬起了唇角,原本灵动的双眸变得更加得璀璨,“美男,你笑起来很舒心,记得多笑笑哦,不然会憋出内伤的。”

  听到这样的话,男子逐渐收敛了笑声,抿着薄唇,深邃的眸子晦暗不明地看着那张看不清的脸以及充满着真诚的眸子,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觉得一直以来冰冷的心口似乎暖了几分。

  “好了,美男也看够了,我走了,后会无期。”娇小的女子狡黠一笑,在男子的注目礼中溜出了车厢内。

  “小的们,美男太美了,可以破例放行了。”娇小的女子在行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就回到了自己原本该站的位子,然后大气地挥手,朗声道。

  话音刚落,那群赤条条的大汉和娇小的女子倏然间又消失在了行云的面前,不甚宽敞的大道上,微风拂过,卷起一阵落叶,仿若无人来过一般。

  而车厢内,男子沉默着,没有说些什么,原本握着古书的右手不知何时早已放下,而是单手支起,撑着下巴,侧首,一双深邃的眸子静静地望着那个黑乎乎的脚印,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呵。”片刻,男子轻笑一声,淡淡的笑声分不清是苦涩还是喜悦,只是声线一如既往的悦耳。

  “行云。”

  车厢内传来男子沉稳的声音,被唤的行云也知晓了主子话语中的意思,便重新上了马车,坐正了身子,拿起了马鞭。

  虽然满腹疑虑,但是主子的话便是不容违背与质疑,所以行云收敛了所有的情绪,放出意识,一边警惕着周遭是否存在危机,一边驾着马车,继续朝着这望不到尽头的山路前行着。

  景云山上。

  穿过厚厚叠叠的树干,一条不大不小的林间小路的尽头,映入人眼的一个长排石板阶梯后有着恢弘大气的寺门。

  耸入天际的高柱上横着一块烫金大字的门匾,而门匾上的则是离国开国先祖太宗皇帝的御笔——净云庵三字。

  朱红色的厚重大门敞开着,进进出出的都是许多素灰色道袍的女尼姑,形色匆匆,道帽下的脸上都带着紧张的神色。

  数十多年来没有迎接过一位太子的净云庵,突然迎来了一位新册封的太子殿下,庵堂上下不免有些紧张失措。

  “看到小师叔了吗?”一位年纪颇为成熟的女尼姑身着一身素白色的道袍,左手放置在腰腹处,而左手臂上则搭着拂尘,肃然的脸上满是愁绪,探手随意拦下一位形色匆匆的小尼姑问道。

  “没有。”被指名的小尼姑也同样是着急地回答着。

  “不是叫你看着点了吗?怎么还是不见了。”女尼姑显然有些生气地开口质问。

  “师伯,小师叔祖行踪诡异,我哪里看得住啊。”小尼姑觉得自己被骂得着实无辜,哭丧着整张脸,委屈道。

  “行了行了,你去准备其他事情吧,切记要慎重。”被唤作师伯的女尼姑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宽大的衣袖,右手轻搭在左手靠着的拂尘的手柄,眉眼处的紧锁却迟迟不消。

  “是。”小尼姑道了声,便也匆匆离去。

  “忘尘师姐。”在女尼姑出神之际,身后却传来了沉稳有力的声音,声线中带着属于女子独有的柔美,却让人觉得莫名的肃然起敬。

  被唤作忘尘师姐的女尼姑回神过来,转头果然看到了同样一身素白色道袍的女尼姑,约莫不惑之年,一张仍是风韵犹存的脸庞挂着浅浅的笑意,手持拂尘,姿态万千,充满着佛门之光。

  “庵主。”忘尘看着这个净云庵的现任庵主,也是她的师妹忘忧这样平和的心态,使得她原本急躁的心安稳了下来。

  “忘尘师姐,凡事勿急勿躁,都尚有解决之法。”忘忧的声音带着平稳柔和的腔调,即便是在提点你都让人觉得舒心,不会厌烦。

  “庵主指点的是。”忘尘虚心地回答道,面对于忘忧,这个辈分比自己小,却修行比自己高的人,忘尘没有丝毫的妒忌,而是潜心求教。

  这也是忘尘的长处所在,虽然为人易怒易躁,却不失真切,懂得虚心求教。

  “嗯,可是小师叔又不见了?”忘尘点了点头,却又明了地开口,能让自己这个表面稳重,内心暴躁的师姐一下动怒的恐怕只有那个小祖宗了。

  “就是!忘忧你看看,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跑不见人影,这可如何是好。”一提到所谓的小师叔,忘尘的暴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稳重的脸上青筋直冒,直接开口喊了忘忧的名。

  “师姐,小师叔就是那样的性子,你也不必多去计较。贵客将至,安顿好贵客才是。”忘忧勾起嘴角,想到那个小祖宗,她也是头疼加无奈。

  “对对对。”提到了重点,忘尘才风风火火地忙了起来。

  忘忧看着这样的忘尘抿嘴笑了笑,不过很快就收敛了情绪,面色有着前所未有的凝重,看着大门外通向山下的木林大道,繁华落尽,枝叶飘零,这样的节气,究竟象征着什么呢?而那位远来的贵客对离国,对净云庵又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纠结了许久,忘忧忽得自我警醒一番,手捻佛珠,口中碎碎地念了几声阿弥陀佛,方才稳住了自己的心态。

  忘忧,忘忧,就是要你忘记尘世间的忧烦,不去为俗世所虑,才能潜心修行。

  忘忧最后看了一眼满是落叶的大道,便也转身进了庵内,不问世事才是方外之人所做之事。

  而此刻,景云山下徐徐前进的那辆马车也渐渐地驶进了山顶。

  “行云,停车。”清凉如玉的嗓音再一次的从马车内传来。

  心神领会的行云,当下便一扯马缰,稳稳地停下了马车,没有任何的质疑,动作干脆利落地下了马车,拿出车底下的锦绣脚墩,摆在马车的右侧,而自己也探手上前,轻轻地掀开了卷帘。

  “主子。”行云肃然地开口。

  “嗯。”车内的男子应了声,从车内探出一双修长白净的大手按在门沿上,而后便是一袭墨蓝色的华服映入人眼。

  男子缓缓地从车厢内探出,直立在车厢前,笔挺修长的身材,负手而立的姿态,再配上那张俊美的容颜,少了几分原来温书时的优雅,倒是多了几分天家与生俱来的雍容华贵。

  男子抬眸看向流动着的空气,前方是片幽深的竹林,摇曳着泛黄的竹叶,而马车就这么稳稳地停在道路中。

  只听“嗖嗖”几声,空气中的流动更加得剧烈,而转眼间,马车前便跪了三位黑衣的蒙面男子。

  “卑职见过太子殿下。”显然跪在较为前方的男子是这行人中的首领,便也对着那个站立在马车前雍容华贵的男子垂首道。

  被唤作太子殿下的男子,深邃的眸子闪过一丝嘲讽,快到捕捉不清,便很快就被温润的神色掩盖住了。

  而这位所谓的太子殿下便是离国皇帝不日前寻回并且昭告天下册封为太子的皇长子离夙。

  离夙一手负后,一手握拳,移至唇边,轻咳了几声,有些苍白的脸色硬生生地被咳出了红润。

  “你们一行几人?”离夙温和的声音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腔调,深邃的眸子淡淡扫视了一眼跪着的三位蒙面黑衣人。

  “大内侍卫十七人,另有御林军二百人驻守山底。”黑衣人首领刻意地敛住呼吸,恭敬地回答,不知道为何,眼前的这位弱冠之龄的太子殿下明明是一副孱弱的书生姿态,却给自己一种无形的压力。

  “嗯。”离夙淡淡地应了声,“你们不必前行,驻守此地即可。”

  “是。”黑衣人首领没有任何的质疑,应声之后便与同伴消失在竹林间。他们本就是保护离国皇室的大内侍卫,此次被圣上派来保护太子殿下,便是要听从太子殿下的吩咐。

继续阅读:第003章 入净云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