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初遇美男
伊离2019-03-08 10:233,169

  被离国誉为国山的景云山上有一庵堂,名叫净云庵,其庵乃离国先祖太宗皇帝御赐国庵,地位高上可媲美前朝护国寺之尊。

  正史传闻,当年太宗皇帝得益于净云庵庵主的全力支持一路南征北战,旗开得胜,方才建立了之后的离国,故而太宗皇帝在建国之期,御赐净云庵世代国庵之尊称,并将之景云山更为国山,划于净云庵。

  更要求离国世代太子册封受礼后须在净云庵上静修三月,修身养性,寓意国泰民安,天赐麟子。

  离国昭和二十七年,距离国成立不过百年有余,据说一直未有子嗣的当今圣上寻回了失踪二十载的皇长子离夙,皇长子乃是已故潇贵妃之子。

  传闻皇长子离夙身虚体弱,却德才兼备,谦逊有礼,实为贤君之良材。且作为离皇独子,自然是被册封为了太子,于是太子殿下便按祖训来到净云庵静修三月,以示天恩。

  彼时,景云山下,一辆装饰低调,却充满着优雅之气的马车正徐徐前进,车前驾车的是一黑衣劲装男子,约莫二十五上下的年纪,绷着一张脸宛若面瘫,手里握着马缰,有条不紊地驾着车,明明是有些崎岖的山路,却在面瘫男子的驾驶之下,马车鲜少有着剧烈的颠簸。

  再放眼仔细地观看马车,才发觉这个外表并不华丽的马车,车轮却是用千金难求的云木所致,可见其奢华的内敛。

  空旷的山路上,虽不是很平稳,但是倒是有着几分旖旎风光,并不宽敞的山道两侧种满了枫树。

  正值金秋九月,枫树满枝头的季节,两旁的枫树在秋风的浮动中,摇曳着细小的树干,卷动树干上摇摇坠坠的枫叶飘零,稀稀疏疏地,一片接着一片,构成一幅秋枫落满地之景。

  而在这如此美丽的场景中,却有着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此路是我栽,此树是我开,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一留着络腮胡子的膘型大汉,穿着敞胸露腰的灰色马褂,大手扛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突然率领着十几个各色的膘型大汉出现在路中 央,阻挡了前行的马车。

  黑衣男子应声停下了马车,尽管事出突然,但是黑衣男子却仍旧是面不改色,保持着沉稳地停车,以保证车上之人不会因此受到颠簸。

  “蠢货!”黑衣男子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络腮胡子大汉的身后便探出了一个娇小的身子,毫不客气的一掌拍在络腮胡子大汉的脑袋上,怒道:“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再说错一次,你就不要给我吃饭了!”

  “是是是,老大教训的是。”络腮胡子大汉被这样毫不客气的对待,不但没有生气,反而是更加低声下气地赔笑着,甚至于弯下了身子,以便于娇小的那人可以更加方便地教训他。

  “滚开滚开。”娇小的人很明显地嫌弃着络腮胡子,一把推开他,大步上前,张开腿,叉着腰,气势十足地扯着嗓子喊道:“马车上的人听着,这路老子我包了,要想过,留下买路钱!”

  作为国山的景云山下,竟也有抢匪,真不知这抚州知县是如何办事的!

  黑衣男子难得露出满脸黑线的表情,看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娇小的人,一身灰色的棉麻短打,一头梳得有些乱糟糟的发型,以及那一脸不知道是哪里搞过来的灰土,根本就不看清楚究竟是何面容。

  比起她身后的那几个赤条条的大汉,这个人的打扮倒是显得有些刻意。虽然这个人故意压低嗓音,粗着嗓子,但是还是依稀可以听出这是女儿家的声音。

  “行云,何事?”还未等黑衣男子开口,马车中便传来了一声悦耳的声音,清凉如玉,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人一听便知这是个美男。

  而也是这么认为的娇小女子顿时两眼放光,直勾勾地盯着马车的卷帘,就等着那人掀开车帘,一睹容颜是否惊为天人。

  被唤作行云的男子,还未回答自家主子的话,就被那个娇小女子的目光以及神情看得是一阵恶寒,这人的目光怎的那么……垂涎欲滴?就好似青楼里那些男子的目光一般。

  本想说色情的行云出于耿直愣是无法说出那样的话,只好改了口,忽然间又觉得刚才自己的比喻太侮辱主子了,眸光不由地闪过一丝懊恼。

  “喂!收敛一下神色!”行云实在是没能忍住,头一次没有选择先回答主子的话,而是对着那个脏乱的小女人喊道,语气中带着诸多嫌弃。

  “怎么?眼睛长在我身上,我想看谁就看谁,你管的着嘛?还是你家主子长得不能见人,所以你怕我看了会吐才这样说。”女子挑了挑依稀可以看清的眉梢,不以为然地说着。

  “你胡说!”行云被这样的话呛得难以反驳,这世间怎会有如此粗俗的女子,一点都不典雅端庄,和那身为世家典范的傅家小姐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论。

  “出家人不打诳语,本姑奶奶也从来不打诳语。”女子双掌和印,煞有其事地晃着脑袋说道。

  “你!”

  “行云,退下。”车内又传来了如玉般温润的声音,令本怒极想动手的行云收敛了所有的神色,只道了一声“是”便也退到一旁候着不语。

  “果然听话啊,车内的那个美男教教我呗,好让我治治我身后的这群兄弟,看看他们下次还敢不敢说错话。”女子状作惊讶地看了一眼行云,而后又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后的几个膘型大汉,惹得后面几人直呼“老大”以求放过。

  “呵。”车内顿时传来了一声悠然的轻笑声,十分的令人向往。

  “美男,你的声音真好听!”女子一点都不掩盖自己向往的姿态,两眼冒光,铮亮铮亮地望着马车的卷帘,“露个脸看看呗。”

  “呵呵……”车内又传来了一阵悠然的笑声,“好啊。”男子声线中带着一丝丝的愉悦和调侃。

  “主子!”一旁的行云一时间不能理解地大喊着,自家一向内里冷漠的主子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对一个陌生人,尤其是这样脏乱粗鄙的女子和言善语,这是连傅家小姐都不能享受到的权利。

  “行云。”车内男子平稳的声音传来,淡淡的却令人不敢违背。

  “是。”一向了解主子的脾性的行云颔首回应道,并顺势掀开了卷帘。

  在女子炯炯放光的目光中,映入人眼的是一位华服锦衣着身的男子,一袭品质上层的墨蓝色长衫,衣裳的胸口上绣着用金丝勾边的精致繁杂的图案。

  马车内铺着白绒绒的软垫,看上去奢华无比,华服男子盘坐在软垫之上,左手随意性地搭在自己盘着的膝上,右手肘则是撑在身侧的矮小茶几上,宽大的衣袖垂落间露出的修长白皙的右手上握着一卷古旧泛黄的书籍。

  不大不小的茶几上,摆着几叠模样甚好的小点心,男子的正对面上还摆着一杯用青瓷茶杯装着的茶水,茶水冒着卷卷的烟雾,盘旋而上,模糊了男子原本处于车厢内光线暗淡下的容颜,却更平添了几分出尘之气。

  “好一个惬意盎然的模样。”那个娇小女子看着这样的场景不禁感叹道。

  但是同时又为看不清男子真正的模样而感到蹙眉,灵动的眼眸一转,脚下足尖一点,在行云震惊的眼神和拦截不住的身手中,女子钻进了车厢内,车帘也顺势放下了,遮掩住了一切。

  “主子!”行云没想到那个粗俗的女子会这样胆大无礼,气恼之际却也不敢随意掀开车帘闯入车厢之内,这可是主子的大忌,一向洁癖的主子决不允许有人随意碰触自己的东西和靠近自己。

  “无碍。”车厢内很快就传来了男子悦耳的声音。

  听到自家主子的答复,行云提着的心平了下来,只是没有片刻蓦得又提了起来,这女子的身手如此之快,就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羞愧的同时,行云还是担忧着车内的状况。

  车厢内。

  娇小的女子大大咧咧地坐在毛绒绒的雪毯上,爪子嚣张地随意伸直,这车厢的宽大竟足以让这个娇小的女子平躺着,只是女子脚上那双有些脏脏的靴子也毫不客气地在雪白的绒毯上留下了黑乎乎的爪子印。

  “不知姑娘有何贵干?”儒雅地端坐着的男子仿若丝毫不在意女子这般毁坏他价值连城的绒毯似的,车厢内明亮的光线照耀下,男子的容颜尽然展现。

  薄而适中的唇瓣噙着一抹微笑,挺直的鼻梁两侧是深邃黝黑的眸子,一望便是无边无尽的沉沦,斜飞入鬓的双眉,饱满光洁的额,构成了一副俊美无疆的容颜。

  弱冠之龄左右的男子泼墨的长发上带着一个玉白的头冠,而后披着的发丝有几缕调皮地靠在宽阔的胸膛上,再配上这副温书品茗的模样,简直就是一出尘的翩翩世家公子,只是那难以掩饰的气质却又令人不由思索其身份的不凡。

继续阅读:第002章 美男有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