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小师叔祖
伊离2017-07-27 18:033,212

  从怀中掏出一块锦帕,离夙擦了擦眼角,却还是没有抑制住泪流的状况,难耐地仰头,想要止住这狼狈之态。

  却忽得,仰头的脑袋被固定住了,顺着耳侧的两只素手低首,对上一双戏谑却明亮的眸子,不知为何,四眸相对间,时光就这么定格住了。

  下一秒,透着缱绻的目光还没描绘足那张时刻洋溢着笑脸的面容,离夙的眸子覆上了一层暗色,紧接着则是一种清凉之感从丝绸般的触感中传递而来,驱逐着眼底的火辣。

  “那是辣子的呛气,用清水擦擦即可。”耳侧萦绕着阵阵银铃的轻笑声,“不过,美男落泪,真当是一副我见犹怜之景。”

  调戏味十足的声音在离夙的耳畔响起,令其原本感到舒适的身子瞬时僵硬了片刻,抬手接过遮掩在眼上的锦帕。离夙抿着薄唇,一派淡然的眸子却在那泛红的眼眶映衬下显得格外喜感。

  小尼姑憋着笑意,默默地转过了头,素手执起两根细长的竹杆,拨弄着铁锅中的食物,依旧是一块块被熏的发红的肉块。

  这真是无肉不欢的……尼姑啊……

  良久,待铁锅中诡异的食物熟透之际,离夙那泛红的眼眶也渐渐趋于正常,俊美的面容依旧让人心神俱动,微扬的唇角,一派雍容华贵之态,好似方才的狼狈不复存在。

  小尼姑眼眸泛光,那张绝美的容颜上向前凑了凑,巧挺的鼻尖耸 动了几下,嗅着这醇香的味道,满意地勾了勾唇角。

  而后拿起一侧用翠绿的竹筒削成的半尺不足的竹杯充作小碗,执起细长的竹杆,在铁锅中打捞,一块块泛着红色油光却又白嫩的肉块被夹到了竹筒中。

  “给。”待竹筒夹满肉块时,小尼姑将竹筒递到身后的离夙手中,而后又递上用竹杆削得长度正好的竹筷。

  离夙沉默地接过竹筒和竹筷,夹了一块看似有些呛人的肉块,递至唇边,轻轻咬下,辣气虽有些刺激味蕾,但是肉质的鲜美倒是令离夙的眸光亮了几分。

  “这是鱼肉?”温良如玉的询问声音响起,这还是离夙第一次向小尼姑主动询问,也是第二次在小尼姑面前开口。

  可是好似就有这样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而之后的屡次便如开了闸的洪水般涌出,不停。

  “嗯,肉质鲜美,弹味十足,且少刺,是离江中的鱼。”小尼姑边夹着鱼肉边回复道,尽管口中有食,语调却意外的清晰。

  “你是净云庵的尼姑?”

  “本贫尼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六净是也。”

  “……”离夙看着这位自称六净的小尼姑忽得嘴角有些抽搐。

  六净?莫不是六根清净之意?

  只是——离夙忽得低头望了望自己竹筒中那明显的荤食,又忆起昨日那上好的陈酿,这清规戒律在这位小尼姑眼中莫不是成了摆设?

  六净砸吧砸吧嘴,也不去理会身后那人的是何心态,此刻在她眼中,满足口腹之欲才是首位。

  微微侧首,看着六净那副狂扫之态,离夙不自觉地轻笑出声,如玉般清凉的笑声在静谧的竹林中晕开,化作一缕清风消失不见。

  六净回头,乌黑铮亮的眸子满是困惑地盯着那个依旧扬着唇角的离夙。

  挂着疏离浅笑的离夙是温润如玉的,面无表情的离夙是冷傲漠然的,而发自内心轻笑的离夙却又散发着一种令人不觉沦陷的吸引力。

  不过——

  “美男,笑得比花娇都没用,你的都在你的筒里,这些是我的。”六净白了一眼离夙,而后转过头,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后者则是僵硬着脸,原本轻笑俊美的容颜仿若被冻结一般,挂上些许寒霜,在这样闲静的竹林中如六月飞雪,格格不入。

  僵硬的面容没有得到回首,离夙默默叹息一口,一点点收回了寒霜,看着六净的身影,死死盯了半响,却换来无声的沉默以及连绵不断地“咻咻”的食膳声。

  第一次,离夙有了挫败的感觉。

  沉默了半响,待六净彻底地将铁锅中的食物皆数吃完之后,方才用素手一抹嫣红的唇瓣,带着满足的笑容,转过身来,熠熠光辉的眸子好奇地看着那位依旧绷着张脸的美男。

  “不至于吧,一顿肉而已。”六净挑了挑好看的眉梢,不在意地说着。

  “……”离夙依旧不为所动地绷着脸。

  “锅、碗、瓢、盆、肉,都是我出的,我还分你,我这叫大方,你还不满,那叫小气。”

  “……”离夙抖了抖好看的眉头,感觉自己光洁的额头明显冒起了一根青筋。

  “长得这么美,笑得那么娇,可是人却这么小气,美男你都不美了。”六净带着抱怨和惋惜的语气一本正经道。

  “……”腾的一下,离夙又感觉到额头冒起了第二根青筋。

  “美——咳咳……”六净本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再遭到一个冷飕飕的眼神后噤口了。

  真是的,人小气还不给人讲了。

  六净撇撇嘴,起身,拍拍衣摆,斜睨了一下依旧绷着脸的美男,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离去时却还留下了一句令离夙的额角又一次冒出第三根青筋的话。

  她说:记得收拾好,小气的美男。

  自从六净认为离夙是个不折不扣的小气美男之后,往后几日的各色美食都会分好予他,只是那些残留物却也一并留于了离夙处理,好在每次拍拍屁股走人之后,高上的太子殿下也安排了行云处理了这些琐事。

  对于自家主子这样另类的命令,行云亦是有苦难言,他是护卫,是执刀舞剑的护卫,不是近身庖厨的厨娘,哦,不对,是厨夫。

  一连七日,离夙也不知自己是如何设想,每日准时的报道,与其共食,偶尔被气得青筋有些直冒,心里却未曾有过厌恶之意,甚至有着几分欣喜。

  只是今日——

  离夙负着手,站在这片颇为熟悉的竹林间,深邃的眼眸落在那往日本存在着倩影之处,看着空无一人一物的空地,清俊的面容上薄唇抿了抿,眸底处有一阵阵道不清的波澜。

  良久,离夙的眸子似乎划过一丝的懊恼之意,忽得侧身,拂袖而去,墨蓝色的衣袂飘动,徒留一道残影。

  第九日,空无一人。

  第十日,空无一人。

  第十二日、十三日、十四日,依旧是空无一人。

  面对这样的变化,离夙的眉头越蹙越深,这一日的离夙没有拂袖而去,倒是有着几分闲情,踏步上前,寻了一方干净之地,撩开衣摆,没有顾忌地坐了下来。

  离夙望着那方已然熟悉的空地,即便过了几日,上面依旧残留着被开垦过的痕迹,一些炭黑的碎块零散地铺在灰土上,似在讪笑着离夙这几日的异样。

  深邃的眸中波澜不断,一股股复杂的情绪搅动着原本平静淡漠的眸色。

  脑海中那张漾着灵动的眸子却依旧明亮地望着自己,一口一个戏谑地喊着自己美男。

  波澜的眼眸下意识随着蹙紧的眉头阖下,从来不知自己会如此烦躁的离夙,俊美的容颜上冷凝成雪山之顶的冰霜般,周身卷起一股淡淡的风气,萦绕其中,倏然间,化作一道强烈的风刃向四周散开,烟尘缭绕,竹叶摇曳飘零间,高大的身影依旧一动不动坐在原地。

  睁开眼眸,归于平静的眸子依旧淡漠无声,执起垂落在脚边的一片青绿的竹叶,递至唇边,悠扬的音调随之而出,平平仄仄间,似诉说着吹奏者难以言语的心思。

  翌日清晨,按照净云庵太子修身之例,初一十五需在净云庵主殿例行早课晚课,聆听庵堂的诵经。

  这日,离夙换了一件月白色的华服着身,绣着繁杂的章纹,用玉白发冠束起的三千墨丝一丝不苟的垂落在后肩。

  踏入主殿内,原本温润的面容忽得僵住了半分,离夙淡漠的眸子落在不远处的那抹素白色倩影身上。

  依旧是宽松的道袍,比起往日的不修边幅今日倒是显得端端正正,娇小的身躯站在忘忧师太身旁,白皙的面上显得漫不经心的慵懒,只是那用雪白缎带高高束起的长发与满殿内的尼姑灰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见过太子殿下。”忘忧看到刚踏入主殿的离夙,便上前一步,勾着唇角向着僵住的离夙行礼。

  “师太不必多礼。”离夙缓过神来,虚抬着手,对着忘忧颔首示意以示温润之意。

  “这位是六净小师叔,是师祖的记名俗家弟子。”忘忧探手为其介绍道,虽然她是净云庵的庵主,但是比起辈份却仍是不及六净,她是前任庵主的师妹,便是自己的小师叔,也因她只是记名弟子,未曾剃度入庵,所以尚且留着俗世的长发,便也算不得是尼姑,只是自幼在净云庵长大,故而也与尼姑一般称谓。

  若不是当日六净不知所踪,迎接太子殿下之际她也是本该在场的,如今好不容易逮到六净,自然要为太子殿下引荐一二,以示尊重。

继续阅读:第007章 夜夜推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