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夜夜推窗
伊离2018-03-27 16:483,237

  闻言,离夙的眸子划过一丝诧异,抬眸望向那位懒洋洋,荤酒不忌的小尼姑,她居然是净云庵的小师叔祖,看上去不过二八之龄,辈份倒是不小。

  只不过,那小尼姑的眼眸中居然是一片不耐之意,丝毫不见熟昵。

  见状,离夙隐在衣袂里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几分。

  “嘶——”本漫不经心的六净一下子龇牙咧嘴地抖了抖唇角,好看的小脸上顿时褶皱,略微侧首看了一下自己身侧后方的忘尘那张风韵犹存的黑脸时,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简直是一把年纪的毒妇,我可怜的腰肯定青了!

  六净心里泪流满面的想着,可是感受到那明显两道“嗖嗖”不善的眼刀子时,收起了所有小心思,扭着腰上前,巧妙地避开藏在宽大道袍处的两根狠心的手指。

  “贫尼见过太子殿下,祝太子殿下 身体安康,万事如意。”六净扯着嬉皮笑脸的嘴角,灵动的眸子朝着离夙眨了眨眼,颇为俏皮。

  话音刚落,主殿内陷入了一片沉寂。

  离夙不动声色地挑了挑好看的眉稍,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这位俏皮的小师叔祖身上,静默不语。

  “嘶——”六净忽得又呲牙咧嘴地抽了抽嘴角。

  这个万恶的老尼姑!

  想都不用想,腰身那块软肉肯定青了又青。

  六净哀怨地扭开了腰身,靠向忘忧一侧,颇为不满地瞅了瞅忘忧,眼神中的哭诉显而易见。

  忘忧抿抿唇,虽没有笑出声却亦是勾着唇角,一脸隐忍之态。

  对于六净这块活宝,忘忧也真心是无奈的,虽然辈份大,但是由着年龄之小,所以对于这位不守清规,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小师叔,忘忧也没办法以师叔之尊敬畏着。

  看到此,忘尘脸上的青筋更是直冒,几日前发觉了这个小混蛋的踪迹之后,可是日日夜夜地看守着,就等着今日体面点与太子殿下照面,谁知还是这般不知礼数,简直气死我了。

  “师太,先行早课吧,切莫耽误了。”离夙一改之前的沉默,温润的嗓音带着不急不慢地语调,却也让忘尘恍然匆忙安排,没时间去计较六净的过失。

  “是。”忘忧微微欠身,向着离夙行了一礼之后,便开始施行早课。

  森严的主殿内,传出朗朗的诵经声,伴随着木鱼浅浅有序地敲击声,让人心性不由自主地安定下来。

  靠近佛像的正中 央,忘忧处于正上方,有节奏地敲击着木鱼,口中念念有词,左下方则是微微仰头,睁着两双大大的雪亮眸子的六净,右下方是一脸肃然着忘尘与忘忧一道诵经。

  而离夙则是在三人之中,盘坐在方圆的蒲团上,双手搭在膝上,挺直背脊,紧闭着双眸,静静地听着耳畔萦绕着的经文。

  经文的博大精深在耳边声响,令繁杂的心绪都不由自主地平息下来。

  身后是一位位素灰色道袍的尼姑,正襟危坐着,一同朗诵着经文。

  百无聊赖的六净扭扭头,松松了有些僵硬的脖颈,看着周围盘坐着紧闭双眸的众人,一双桃花眼忽闪忽闪着靓丽的光芒,嘴角勾着坏坏的笑意。

  六净踮起脚尖,慢慢地从蒲团上站起,猫着腰身,轻手轻脚地从原来的位子上缓缓地移动着,一步两步,踏雪无痕的步伐在渐渐靠近主殿门口时,绝美的小脸上笑意更甚。

  撩开宽大的衣摆,抬起右脚刚要跨越门槛时,六净忽得感觉到左脚膝盖后处一阵刺痛,下意识地软下了左腿,而此时悬空着右腿的六净便直挺挺地摔在了地上,与石板相触发出了一声“砰”的响声,在仅有诵经声的大殿中形成巨大的回声。

  “嗖嗖嗖”一道道眼刀子射向六净的后背,尤其其中有着两道极为凶狠的眼刀子令六净害怕地咽了咽口水。

  明显感觉到危险气息的六净撑起身子,拍了拍有些脏了的衣摆,一点一点地转过身子,对上忘忧那双无奈的眼神,讨好地陪笑了两声,就被忘尘那燃着两簇小火焰的怒色吓得缩了缩脖颈,撇撇嘴,不甘不愿地走回了原来的蒲团上盘腿坐好。

  一场习以为常的小插曲没能破坏净云庵的早课,朗朗的诵经声夹杂着有序的木鱼声又一次地响起。

  默不作声,紧闭着双眸的离夙忽得掀起了一角的眼帘,斜睨了一眼左侧闭着眼明显不满的六净之后又重新闭上眼,只是微扬的唇角却依旧泄露了自己愉悦的情绪。

  看来刚才的一手确实不错,非常精准。

  是夜,月明星稀,望月当空,天际上空的那一缕白月光在黑幕中成为了引人 寻路的明灯。

  推窗,倚栏而望,柔和的月光似丝绸般的白纱披撒在离夙高大的身形,衬着一身月白色的华服更染出尘之气。

  本是静谧的夜中,忽得闪过一道素白色的娇小身影,飞身而过,疾速的轻功相当了得,在月光的折射下化为一道素白残影。

  离夙抿着薄唇,忆起方才的那道残影,蓦然觉得这样的轻功和身形有些莫名的熟悉,好似哪里见过一般。

  不过,那六根不净的小尼姑究竟要去哪里?

  离夙蹙着眉头,掩在宽大袖摆中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几分,望着残影消逝的方向,久久不移视线。

  倏然间,离夙的眸中划过一丝恼意,抬起双手,毫不客气地合上敞开的窗扇,转身回了内室。

  辗转反侧,一夜无梦。

  又一日的漆黑之夜,天际的圆月已然勾勒成一道弯弯的弦月,显得几分冷冽。

  一道素白色的掠影照旧飞逝而过,而不远处,同样一道隐在夜色中若隐若现的墨蓝色身影不急不慢地跟随着。

  离夙脚下生风,离着前方疾行的六净约莫三丈外,游刃有余地跟随着,夜色中那张俊美的容颜透着几分疑惑。

  接连数日,夜夜推窗离去,究竟是为何?

  不甚明亮的月光穿过参差不齐的树叶间,洒下破碎的白月光,为这疾行的两人指路。越过厚厚叠叠的树林,豁然开朗的山涧映入人眼,耳边夹杂着的是潺潺的流水声不断。

  离夙隐在山涧的一处,漆黑的眸子望着拐进深处洞口的六净,停下生风的脚步,并未跟随,而是抿着薄唇,静静地等待着。

  前方无路,定然还会出来。

  果然不久之后,一道娇小的身影从深处的山洞口拐了出来,只是卸下了素白色的道袍,倒是换成一身朴素的灰色短打,而那满头的青丝依旧是换成了灰色缎带随意的束着,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白衣飘飘。

  只是……

  看到这幅模样的六净,离夙平静的眸子忽得张大,划过一丝诧异。

  原来是当初拦截马车的那个小女贼。

  难怪总是觉得有些莫名的熟悉?

  还有那戏谑式的“美男”。

  似乎想起了什么,离夙扬了扬微抿的薄唇,浸润着笑意的眼随着六净的身影而动,脚下足尖一点,远远地跟着娇小的身形,不急不慢。

  不稍一刻钟的时间,在拐过几个路口之后,景云山的山腰处,隐在山的另一侧,一间不大不小的灯火通明的山寨映入人眼,在漆黑的夜中显得格外分明。

  山寨由高大的木门阻隔,高约两丈的木门上方一块不大不小的门匾上清晰地刻着:随云寨三字。

  字迹飞扬却不失稳重,一笔一划中透着些许随波逐流的洒脱之意,倒是正应了“随云”二字。

  六净停下了步伐,大摇大摆地走到山寨门前,原本紧闭的山寨大门忽得敞开,从里面涌出了几名衣着淳朴的平民百姓。

  “音姑娘,你来了。”

  “音姑娘,好久不见,狗蛋他们都可想你了。”

  “音姑娘。”

  “……”

  大门刚刚敞开,六净就被一连串的问话和热情的势头拥堵,每个脸上洋溢着可称之为幸福笑容的男女老少将六净团团围住,簇拥着她。

  而六净也毫不吝啬地展露着她舒心大方的笑容,绝美的容颜并没有因为这样过度的热情而感到不适,反而是一一回应着他们的问话。

  “音姑娘,进去聊吧,这大晚上的天冷着,在外冻着就不好了。”一位憨厚的壮年男子体贴地建议着。

  “嗯,稍等一下。”六净停下步伐,转身,面上带着揶揄,目光放远,精准地朝着某处戏谑道:“夙公子,天寒夜冻,不进来喝杯热茶吗?”

  话音刚落,隐在暗处观察着这一状况的离夙瞬间僵硬了身子,俊美的容颜诧异了半分,却还是没有继续遮遮掩掩的,而是大大方方地从暗处走了出来,一袭华贵的墨蓝色锦服,衬着清俊无双的姿态,丝毫不见因尾随而被发现的尴尬之处。

  寨中的山民一看到陌生人的出现,一致地紧锁着眉头,以防备地姿态站在六净身侧,一边保护着六净,一边警惕着从远处一步一步向前走来的离夙。

  在山民眼中,更何况是一群大老粗眼里,才不会因着你这张俊美无双的容颜就下意识地放松姿态,他们又不是姑娘家的,是不会被男子迷惑的。

继续阅读:第008章 抽风了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