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小贱人啊
伊离2017-07-27 18:043,192

  武演场上。

  离夙远远地坐在高台之上,撑起的凉帐为离夙遮挡了临近正午的日头,也阻挡了些许瑟瑟的寒风。

  “殿下有令,五百将士自由相搏一个时辰,以此分级。”一位副将站在武演场的正前方,将离夙一早吩咐的命令传达了出来。

  鉴于三日前的惨状的教训,并没有将士在第一时间发生骚乱,只是满脸的苦不堪言亦道出了心酸之处,明明旧伤未愈,却又要增添新伤。

  “咚!”副将敲响了战鼓,发生阵阵如雷声般鸣响的鼓声,随即大喝一声,“开始!”

  话音刚落,一根粗壮的被点燃的香,插在香炉中,从台下端了上来,依着香火燃烧的速度可见,正好一时辰。

  而此时的武演场台下,又是混乱一片,有刚勇凶猛之势,有畏缩逃避之态,亦有结盟御敌,百人之思,百种之态。

  凉帐内,离夙眯起眼,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端起条几旁的茶杯,抿了一口,很是惬意地合上了眼,似也不在意武演场下究竟是何态?

  而看到如此的离夙,隐在僻处,时时刻刻偷瞄着他的一盔甲男子却皱起了眉,细长的眼中困惑不解,对于离夙这样另类的做法甚是不明。

  虽合上了眼,但是五感甚灵的离夙自然感受到了那道探寻的视线,弯了弯薄厚适中的唇瓣,缓缓睁开眼,眸光中闪熠着的光芒,甚是耀眼。

  待日头渐渐越过正午,一个时辰也逐渐消磨完毕。

  凉帐内,离夙放下手中的茶杯,理了理身上的锦袍,裹着狐裘,起身,迈开步子,出了凉帐。

  “太子殿下。”副将朝着离夙恭敬地鞠了个躬。

  “停吧。”离夙微抬着下颚,悠悠然道。

  “是。”副将应声,直起身子,走上前,抬起手,沉着声音,朗声道:“停——”

  荡气回肠的一字在偌大的武演场下传开,形成巨大的声响,而那群明显斗红了眼的士兵们也忿忿不平地停了了动作,纵然满脸乌青,却依然不敢放肆,规规矩矩地站立成两大列,颇有军武之风。

  离夙目光平淡,面容清冷,凉凉地扫视了一圈众人,薄唇轻启,温润的嗓音不高不低地响起,“左列第五排第十位,第七排第十一位、十四位、二十位。”

  “左列第十五排整排。”

  “右列第二十九排第十七位……”

  “……”

  虽然日头不弱,但是离夙与众人一般暴露在阳光之下,尚暖的光线照耀下,在寒冬中,离夙的声音不停,精准又无误地点出了一位位隐在五百将士中的人。

  待一位位穿着盔甲,面容肃然,笔挺着身姿,却鼻青脸肿的男子从队列中一一站出,达至九十九之后,离夙的声音方才停下。

  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夙重新打量了一下站成一队的九十九,蹙着好看的剑眉,冷声道:“九十九人不合格,退离武演场,沿营起跑十圈。”

  离夙的声音毫不留情地响起,虽温凉如玉,却让人觉得好似寒冬中的冷风,刮伤着这九十九人刚毅的侧脸,也同样惊恐着另外那群没有收到惩处的将士。

  龙肃营地处离城南部,营帐占地五百亩,若以龙肃营为圈,绕营一周便是约莫七里地,十圈下来七十里地不止,如此长的距离,让人不自觉得心生恐惧。

  而掩在九十九人若仔细查看,便可知晓,这些大多都是刻苦的寒门子弟,当然也有少部分的世家子弟,只是这群世家子弟的氏族却不是属于显赫的,只能说与寻常官宦人家无异,但是让人最琢磨不透的是里面居然有龙肃营前统领傅靖源。

  这位离城最嚣张的贵公子竟也受罚,除去惊讶,更多的便是对于离夙的有意为之不以为然,也不会多加思考。

  听到军令,九十九没有多加踌躇,列成一队,小跑着离开了武演场,开始沿着龙肃营外围起跑。

  离夙生硬的面容上,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满意,以及对掩在人群的那位贵公子的若有所思。

  解散了其余的将士之后,离夙也不做停留,带着行云便离开了龙肃营,而那群还在外围上奔跑的九十九却不敢懈怠,尤其是在昨日见过这位太子殿下隐在暗处的那群黑衣人势力之后,又岂敢偷懒。

  是夜,东宫墨轩阁内。

  离夙手里握着由暗卫传来的密函,那是有关傅家人的亲疏关系的内容,摩挲着略皱的信纸,离夙晦暗不明的视线中夹杂着的是看不透的深思,如海面上波澜的漩涡般转动。

  “傅家人,离国根,动则乱其根本。”

  离夙嘴里轻喃着这作为离国皇室的十二字禁语,唇边扬起的若有若无的笑意似嘲弄般渗人,将手中的信纸卷成条状,靠近烛台上的燃动的火光,一小撮火苗如火蛇般点燃信纸的一角,渐渐吞噬。

  看着越燃越近的火光,离夙抿着薄唇,微眯的眸光在火光的照耀下,倒映着信纸底端那还未燃尽的“傅靖源”三字便松了手,任由燃着火光的信纸掉落到炭火烘烤着的火盆中,毁灭。

  百年世家,终是要分崩离析,走向灭亡的。

  翌日,沐休之日,本不用上朝,但是多年来的习惯,也让离夙早早便起了身。

  离夙遣退了宫侍,独自一人在偌大的皇宫中闲逛,自古东宫为离国太子象征,西宫才是妃嫔所住之地,然而当年离陌御却让潇贵妃入住了东宫,可见那般恩宠是如何的盛况。

  漫无目的地走动着,经过的宫侍都一一俯首行礼,不敢抬头直视尊贵的天颜,即便再大的东宫,依着离夙的步子也逛的没多久便到了头。

  随着越走越近,离夙发觉东宫的左侧,那是一座奢华的宫殿,从外望去,一砖一瓦都属精致,那样的一间宫殿,即便无人居住,却仍有着宫女太监的侍候。

  离夙站在华丽的宫殿口,微微仰头,看着那烫金的门匾上——倾潇殿三字,是如此的刺眼。

  入住东宫,赐殿倾潇,这般的恩宠,几乎是闻所未有,更是无法相信,这是出现在一个帝王家的事,后宫纷争从来都不会断,帝王的恩宠即是福泽亦是夺命利器。

  离陌御,你若护不了她,又为何要如此张扬,你不知这才是害了她嘛?

  垂下眼帘,离夙默默地转身离去,即便那是他母妃所在之地,他亦不会踏入,不过是徒增伤悲了。

  御花园中。

  许是方才在倾潇殿门前有了些情绪的波动,离夙心绪难平,便迈步出了东宫,也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御花园。

  “这不是太子殿下嘛?”一声诧异的娇笑声响起,“太子真当是忙人,从净云庵回来几日了,才见得太子踪影,好生不易啊。”

  闻言,离夙顿下脚步,侧身,将视线落到了在榭亭中端坐着女子,那一身刺眼的明黄色凤袍,加之头插着华贵的九尾凤簪,一派端庄华贵之态便彰显了她的身份尊贵,更莫论那簇拥在她身边的一群莺莺燕燕的妃嫔们。

  这位尊荣的女子便是当今皇后,也是傅家之女傅思涵。尽管实则三十多的年龄,然而天生丽质,后天又保养的傅思涵依旧是娇媚温柔之态,比起身旁那些新进的二八芳华的女子更显端庄。

  “离夙见过皇后娘娘。”被人唤住,离夙便也洒脱地上前,向着皇后行了礼,丝毫不见不满之意。

  “免礼吧。”傅思涵挑着细长的眉,摇了摇手上的圆扇,倒也不曾为难离夙,便免去了他的礼仪。

  “是。”离夙收回手,雍容华贵地站立在傅思涵面前,弯着唇角,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丝毫的躲闪,迎接着傅思涵的打量,甚至对上她那双微眯的视线。

  “太子,虽然你从小并无母妃教导,但是本宫作为这六宫之首,如今也能提点你两句,这宫中可不比民间,凡是都需尊礼,万不可粗鄙行事。”傅思涵收回了打量着的视线,扬着尖细的下巴,略带着警告的语气说道。

  早在当日离夙回朝的第一次,傅继清便向宫里递了消息,叫她提防这位民间太子。不过是那个贱人的野种,若不是本宫多年无子,哪轮得到你这个民间野种做太子。

  当年的事情天衣无缝,事事俱料,只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个野种居然还活着,这样的漏网之鱼,真当是该死。

  离夙勾着唇,不语,只是那幽深的眸子里忽闪而过冷意却让傅思涵下意识地感到了恐惧,可还没等傅思涵细细觉察,那双眸子又换了往日温润之态,柔和的目光,与当年那个贱人是何其相似。

  还没等离夙回答傅思涵的警告,却有了另一道声音响起。

  “姐姐这话说的,太子是陛下的龙子,是我离国的储君,自然是皇家风范。”面对着傅思涵对面的则是另一位盛装打扮,浅笑嫣然的红衣女子,眉若远黛,白皙精致的面容比之傅皇后倒是年轻了不少,尤其是那眼尾微微上扬之态,处处透着魅惑。

继续阅读:第021章 折梅相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