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绝不抵赖
伊离2017-07-27 18:033,235

  “舒儿,你真是糊涂啊!你难道不知道离夙与我傅家之间的牵连吗!”傅继清怒拍着书案,气得脸色铁青。

  傅继清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家的女儿竟瞒着自己这么大的事。

  “父亲,先别动怒,且听女儿一言。”面对傅继清的怒火,傅云舒没有慌张,反而淡然一笑。

  “哼!”傅继清先是坐下,压下自己的怒气。

  “傅家女,皇后命,不变之理。”傅云舒弯着唇角,透着算计的光彩,“陛下子嗣薄弱,仅有太子一子,凡是男子对权位都不可避免的追逐,若是我们一路扶持,将来登位,我傅家依旧如日中天。”

  傅继清沉默了片刻,却又压低了声音,谨慎地说道:“舒儿说的确实不无道理,可是二十年前潇贵妃和柳氏一门那件案子却始终是根刺。”

  “父亲,当年巫蛊之案,是皇后姑母和祖父所为,由太后祖母定罪,与父亲无关。”傅云舒饶有深意地看着傅继清,略显低沉的声音中带着笃定的蛊惑。

  “可是——”

  “父亲,可是对女儿不自信?”傅云舒扬着眉稍,淡淡笑道,“女儿与离夙有十年师兄妹之情,况且,能配太子者,除我傅家女,何人与争。”

  看着傅云舒这般自信,傅继清倒是反驳不出来了,确实,比起儿子,这位女儿,倒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不单有着倾城之色,而且心计也非常人所能及。

  “为父仍旧无法安心,但亦不反对舒儿所为。”傅继清沉思了片刻,还是选择了最为稳妥之法。

  虽然当年的事掩得很深,但是端看离夙这人就足矣让他警惕,多年的官场生涯早就让傅继清有了生性多疑的性子。

  “是,舒儿明白。”傅云舒浅笑,能够得到父亲的不反对,这样便足够了。

  翌日,宣政殿上。

  “老臣有本参奏,恳请陛下为老臣做主啊。”一位满头白发,却精神奕奕,身着朱红色的朝服,儒生之态的老人从左侧的队列中迈出步子,不说他由,便撩开了衣袍,跪在了大殿之上,老泪纵横,一副声泪俱下的模样倒是让人委实觉得同情。

  “老师有何冤屈,尽管道来,朕定当为你做主。”坐在龙椅上的离陌御看着跪在大殿之上,如此高寿的齐太傅痛哭流涕的模样,有着几分不忍。

  “老臣三代忠良,为离国尽忠,独子英年早逝,只余留幼孙一人,可……”齐太傅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左侧,身姿欣长,温和儒雅的太子殿下,颤抖着声量泣不成声地控诉着:“昨……昨日,竟被太子殿下打得……只剩下半条命吊着,如今还躺在床榻之上动弹不得。”

  齐太傅匍匐在地上,磕了个重重的响头,坚定地说道:“老臣就这点血脉,求陛下做主啊!”

  “这——”离陌御看着匍匐在地上的齐太傅,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老师状告的居然是自己的儿子。

  离陌御当下为难,把目光落到那个站在大殿下的杏黄色身影上,后者则是一派淡然的让人气煞。

  混账,自己惹的祸莫不是让朕来替你处置!

  “咳咳——太子,你怎么说?”离陌御握拳咳了两声,将难题丢给了离夙。

  “齐太傅所言属实,儿臣不做辩解。”离夙弯着唇角,并没有多说什么。

  “陛下啊!求陛下做主!”一听离夙的话,原本匍匐的齐太傅,又仰起那满是泪痕的脸,原本平日是精神奕奕的脸瞬然苍老了十岁般。

  “行了行了,别吵了!”离陌御按着脑袋,有些头疼地喊道。

  “父皇。”正当离陌御头疼的时候,离夙忽然又开了口。

  “太子?”离陌御皱了皱眉,略带疑惑地看着离夙。

  离夙踏步而出,朝着离陌御拱手,“昨日儿臣受命接手龙肃营,五百将士,二百九十位杖责二十军棍,二十五位杖责五十军棍。”

  听完离夙所言,离陌御顿然眉头一跳,惊得他瞪圆了眼,居然动了这么大的手笔,五百将士,三百一十五位都受了罚,这些人可大部分都是世家子弟啊。

  “除了齐太傅外,想必还有其他各位大臣心有怨言吧,不妨出来伸冤,本宫定不抵赖。”离夙直起身,转身看着当朝的文武百官,扫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饶有深意地落到了傅继清的身上,却即刻便收了回来。

  众臣看着如此坦然的太子殿下,心中不免开始打鼓,昨日自己孩子那惨状都是有目共睹的,若不是踟蹰那人是当朝太子,早就找人算账去了。

  面面相觑的大臣,都在挣扎着,却无人敢站出来直接指认,做那出头鸟。

  傅继清看着如此的场面,当下低下头,朝着后方试了个眼色。

  “臣附议齐太傅所言,状告太子殿下有失仁德,以权谋私。”一位深蓝色朝服的大臣走了出来。

  离夙见状,将目光落到了那位大臣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却不语。

  兵部侍郎李文博,又是他,当年柳氏一门出事之后,这个李文博便步步高升,直到现在的兵部侍郎。

  李文博面对离夙的目光,明明是温和之态,却只觉得后背发凉,一时间有些慌张无措。

  “李大人所言,本宫稍后再议,还有其他大人有冤屈要申诉的吗?”离夙应下话,又重新将目光落到其他人的身上。

  许是看到离夙这样温润笑意的模样,其他大臣们也壮了壮胆子。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时间,朝堂汹涌,约莫十来个大臣又跪了下来,高喊其冤。

  离夙掂量了一下,方才露出了些许满意的笑容。

  不错,比昨日反抗的人少了许多。

  “嗯,本宫说过,对本宫所为绝不抵赖。”离夙大大方方的姿态倒是让在场的官员都感到有些讶异的同时却又感到莫名的不安,尤其是面对离夙那堪称温和儒雅的笑容。

  “只不过……”离夙一点一点地收敛了唇角泛着的笑意,最终抿成一条冰冷的弧度,幽深的目光透着冷冽,“龙肃营乃军营,从军者,首当服从军令为主,各位大人为了自己宝贝的儿子孙子违背军令之事向本宫讨伐,莫不是管的太宽了。”

  此话一出,大殿上的跪着的大臣们只觉得后脊一阵发凉,额头也不禁冒出些许细汗,纷纷抬袖拭汗。

  “龙肃营要的是五百精锐作为边防军候选,而不是一群只知吃喝嫖赌,不服纪律的浪荡之子。若是诸位大臣尚有异议,那就将自己的儿子孙子领回去吧,龙肃营庙小,容不得这样的大佛。”离夙负着手,站在大殿之上,直面着逼迫自己的文武百官,洋洋洒洒地一篇长论,让在场的大臣即是羞愧又是担惊受怕。

  “臣等惶恐,请陛下恕罪,请殿下恕罪。”凡是能在朝堂之上的站住脚跟的人无不是精明之人,对于见风使舵之事可谓是把玩的炉火纯青,一见势头不对,便如墙头草般倾倒,纷纷向离陌御和离夙请罪。

  见状,离陌御也满意地勾了勾唇角,继而将目光落到那个跪在大殿中 央,满目错愕的齐太傅,似叹息似严苛地说道:“老师爱孙心切,朕知晓,可令孙若是拿朕的龙肃营玩笑,朕可不饶!”

  “老臣……老臣知罪,求陛下恕罪,饶过逆孙!”齐太傅哽咽着语气,十分凄凉地说着,他没有想到自家逆孙居然如此放肆,结果还害得自己如此丢脸的上朝告罪。

  “诸位爱卿也是,朕的龙肃营可不是你们玩闹的地方,都各自回去提点着,若是再有下次,朕就不客气了!”离陌御皱着眉,沉默了片刻,向着其余跪着的大臣说道,也变相地饶过了齐太傅。

  “太子,朕授予你权利,三月后,朕要看到龙肃营的成效。”

  “儿臣遵旨。”

  傅继清冷眼旁观着这一切,对这位太子殿下又有了新的看法,回到朝堂不过两日,便开始若有若无地树立自己的威信,这是冲动还是向自己示威。

  只不过回来到现在却还未曾对当年潇贵妃之事做出任何举动,莫不是真的是当年尚在襁褓之中,不识当年之事?

  三日后。

  龙肃营。

  离夙换下朝服,着了一身墨蓝色的锦衣华服,身披杏黄色的狐裘披风,身边也仅仅跟着一位行云,来到离城南部的龙肃营所在地。

  刚踏入龙肃营内,便迎来了十几位身着铠甲的副将,面上带着惶恐,战战兢兢地向离夙行礼,生怕这位并非如表面温和的太子殿下又暴虐了。

  离夙也只抬了抬手,示意着免礼,便进了龙肃营,扫视着四周,便感觉一种凝重不自然的气氛萦绕着,而那群素来只知锦袍的世家子弟也换上了在他们眼里看来是又臭又硬的铠甲,一脸肃然地站在军营的各个角落,没有丝毫的懈怠。

  “ 一刻钟,武演场集合。”离夙蓦然出声,令身后跟随着的几位副将惊吓了片刻,随后便立即应声,转身便急速去传达军令,唯恐三日前的惨状再次发生,毕竟现下他们的后臀还生疼着。

继续阅读:第020章 小贱人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