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那便随缘
伊离2018-03-27 16:213,183

  而那事先被行云揍过一顿的十几位世家子弟则是惊恐地吞了吞口水,不免在心中庆幸,自己乖乖地站立在此处,没有违背军纪,否则是二十或者五十军棍下来,那身娇肉贵的身子不残也要躺在床上几日动弹不得啦。

  武演场下是惊天动地的喊叫声,而偌大的武演场上,离夙则是连眼皮都不愿抬起,沉浸在杯中茶香所来的清新和甘润的口感,好不惬意。

  一刻钟、两刻钟……待日头迎上了正午时分,偌大的武演场方才安静了下来,也只剩下一些唉声叹气地呻 吟声在萦绕。

  “砰砰砰!”在台下方才挨过军棍之人嚎叫声,耳边就响起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抬头望去,武演场的正前方,十几个锦衣华服的子弟被当作了沙包般一个个丢在了地上,引起满地的黄土飞扬。

  这些便是公然违背离夙指令,未到武演场的十几人,统统被同样的黑衣人捉住,执行了军法,而后又丢到武演场来。

  面对着这些被揉虐得不像话的十几人,那一群只不过是挨了军棍的人又不免庆幸了一番。

  待所有军法实行完毕之后,那几十位如修罗执行者的黑衣人便倏然间又消散,行踪诡异地让在场的众人不寒而栗,而行云也同时回到了武演场上,站在离夙的身侧。

  同时,喝完杯中最后一口清茶的离夙合上茶盖,在静谧的武演场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微微抬起眼,离夙将手中的茶杯随手一摆,身侧的行云则是恭敬地接过茶杯。

  薄厚适中的唇轻扬,离夙从柔软的靠椅上站起身来,原本掩盖住内裳的披风也滑落到后肩披着,露出那一袭华贵的杏黄色朝服,绣着九处章纹的尊贵之色,盘旋在胸口的四爪金龙,方才让那群声色犬马的世家子弟们回神过来,瞳孔中纷纷露出惊恐,原来这位俊美的男子就是那个前不久受封的太子殿下。

  众人实在是欲哭无泪,离城权贵中从未有皇子的出现,除去那常年在边疆的九皇爷战王殿下,根本就没有更为尊贵的人。

  而这个平空冒出的太子殿下也是在受封之后便去了净云庵,根本未曾在世家子弟中露过脸,又有谁认识,更何况,方才远远端坐在武演场上的他,披着玄色披风,也让人看不清身上所着的衣饰。

  离夙迈着雍容的步子,一步一步地走到武演场的台边,立定,负着手,高大的身形无形中展露着一种天家的威严,而那深邃的眸子里蕴含着嘲讽,“龙肃营五百将士都是这般废物吗?那还真当是让本宫失望!”

  离夙将目光落在距离武演场台子最为靠近也最为嚣张的十几人,轻启薄唇,“中书令嫡子,太傅嫡孙,刑部尚书次子,兵部尚书嫡子……”

  好似点名般,离夙一个个唤出他们的由头,往日让这些世家子弟傲气的身份如今却好似头悬利剑般威胁着他们。

  离夙的唇角高高的扬起,却带着冷冽的目光,一刀一刀地切割着他们,“若有下次,黄泉路上报道吧。”

  “是——是——”十几个人被吓得一身冷汗,含糊不清地念叨着,就怕这位恐怖的的太子殿下发难。

  “记住,从今日起,本宫便是龙肃营统领,军令如山,若有违抗者,军法处置。”离夙重新抬起头,不容置疑的声音响彻整个武演场,形成一道道令人寒颤的魔音般。

  “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见过太子殿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

  排山倒海的朗声随即传出,不论是被揍的鼻青脸肿还是被打的直不起身的龙肃营将士都纷纷发出敬畏的投降之声。

  龙肃营五百将士,经此一役,便也知晓这位被传的温和儒雅的太子殿下根本就是个魔鬼,是个无法挑衅的魔鬼。

  是夜,东宫墨轩阁,作为东宫太子的书房。

  “你说什么?”离夙蹙了蹙眉头,目光从手中的书卷上移开,看向隐在暗处的暗卫。

  “二十年前自潇贵妃一案之后,傅皇后开始提拔庶子傅继清,十年前,嫡子傅继英意外身死,傅继清受到老傅相重用,从一个小官达至现今的宰相之位。”

  闻言,离夙下意识地摩挲着手中的书页,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中。

  傅家当年相助太宗皇帝建立离国,为了恩赐傅家所为,故而太宗皇帝恩赐傅家宰相的世袭之位,而如今百年下来,如此的弊端已然显露出来,后宫被傅皇后把持,朝堂有百年世家的宰相,君权渐渐被架空。

  “傅皇后可是庶女?”离夙不知思索到何,忽得开口问道。

  “是,傅家那代未有嫡女,仅有傅皇后一位庶女。”

  “调查傅家人亲疏关系。”

  “是。”沉闷的声音刚落,那暗处便也无其他踪影。

  良久,离夙合上书卷,起身,踱步到窗台前,推开窗扇,透着灯火萦绕,看着金碧辉煌的宫廷,心中的那片柔软也渐渐浮现。

  我已无退路,也不曾想过退路,二十年了,放不下的仇恨只得血洗,至于那些意料之外又本就不属于我的,那便随缘吧。

  浅浅的月光透过窗纱,折射入墨轩阁内,偌大的书案上,微微起伏的书页中夹着一片叶茎分明的三叉枫叶,红火的色调在泛黄的书页映衬下更加艳丽。

  彼时,宰相府,书房内。

  “混帐东西,你就不能给我长点志气吗?”傅继清敲击着书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一脸无所谓的傅靖源,“为父好不容易为你揽下的龙肃营统领一职,你就是这么回报为父的!酗酒赌博喊打喊杀欺凌百姓,你还有什么是做不得的!”

  “父亲大人念叨完了?儿子身上还有伤,需要回去静养。”傅靖源无所谓地抬了抬眼皮子,一张清俊的脸上虽然满是乌青,纵然双眼的乌青相当明显,却亦有着难以驯服的桀骜。

  “畜生!放肆!”傅继清看着如此不争气的傅靖源恼怒地随手将书案上的砚台仍向了傅靖源。

  “砰!”的一声,随着傅靖源的闪躲,砚台落地,与坚硬的地面相撞,发出四分五裂的抨击声。

  “父亲大人少动怒,这样才能把宰相的位子坐的久远,儿子就不打扰父亲先下去了。”躲过砚台的傅靖源扬了扬锋锐的剑眉,毫不在意地弹了弹身上的衣裳,转身便出了书房。

  听着书房内传来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站在回廊里的傅靖源低着头,刚硬的侧脸冷凝成一片,眸光则是一片嘲讽。

  “兄长。”莺啼般柔和美妙的声音响起,傅靖源收敛了神色,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前方款款有礼的女子。

  “云舒。”傅靖源皱着眉,看着傅云舒一步一步地走向自己。

  “可是又和父亲吵了?”傅云舒听着书房内的盛怒之声,又看了眼狼狈的傅靖源,聪慧的她自然就猜出了缘由。

  “有事吗?”傅靖源沉着声音问道,虽为一母同胞的亲兄妹,但是傅靖源不曾喜欢过这位和父亲一样满是心机的亲妹。

  “无事,兄长先去擦药吧。”傅云舒浅浅地笑着,毫不逼迫的态度一度让常人感到贴心。

  “嗯。”傅靖源生硬地点了点头,便侧身擦过傅云舒,毫不留恋地离开了。

  待傅靖源离去之后,傅云舒的眉头方才一蹙,微眯起水眸,扫了一眼傅靖源离去的背影。

  对于这位玩世不恭的兄长,傅云舒亦是看不透,说其不学无术吧,却另有深度,着实让人深思。

  傅云舒收回了视线,看着书房,抿了抿娇艳的红唇,敲了敲书房的门,应声推开,进了书房。

  “父亲。”傅云舒向着傅继清行了个礼,唤道。

  “舒儿,有事?”傅继清见到来者是自家女儿便收敛些脾性,只是敛着的眉却未曾松开。

  “父亲,可是在忧烦太子之事?”傅云舒一针见血地开口问道。

  “舒儿,我还没说你呢,你在空云派之际,是否早已知晓离夙就是太子。”傅继清眯起眼,隐含着怒气质问道。

  十年前,傅继清便将傅云舒送去空云派,也顺利地拜在空云派尊者长佑大师门下,虽曾听过长佑大师有首徒,却未曾料到那人竟是当年的潇贵妃之子。

  空云派虽为江湖之派,其势力却不可小觑,声望在江湖尤其之高,门徒更是遍布天下,而那长佑大师是何许人也?莫说江湖,即是朝廷也知晓,长佑大师乃空云派尊者,作为他的首徒,离夙的身后便站着整个空云派。

  这也是缘何,离夙不过是个民间长大的皇子能够一举成为储君的重要原因之一。

  单看今日在龙肃营平地出现了几十位功夫绝佳的冷面黑衣人便知晓,这位太子殿下的势力不容轻视,而知晓离夙身份的人,便也将这一切归咎于空云派的势力,并不做他想。

  “是。”傅云舒大大方方地回应道。

继续阅读:第019章 绝不抵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