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惩处纨绔
伊离2017-07-27 18:033,221

  而彼时,下朝之后,离夙便带着宣旨太监朝着龙肃营出发。

  “大大大!”

  “小小小!”

  “大!”

  “小!”

  “……”

  “豹子!通杀!哈哈哈!给钱给钱!”

  统领营帐外,离夙垂着手,着一袭还未换下的杏黄色朝服,只是因着寒风在外亦披了件玄色的披风,掩住了内里那刺眼的杏黄色朝服,离夙的面色冷清,看不出喜怒地站在龙肃营的统领营帐外,静静地听着从营帐内传来的阵阵吵闹声。

  而跟在离夙身后,手里拿着圣旨,准备宣旨的太监则是暗自为那个胆大妄为的傅统领在心底捏了一把汗。

  青天白日,居然在龙肃营内赌博,罔顾军纪,实在是胆大包天,难怪龙肃营如此腐败了,有着这样的将士又怎会好到哪里去呢?

  “呵。”

  良久,离夙轻轻一笑,温润的面容上勾起的弧度却让人生畏,薄厚适中的唇张合间吐出悠悠的二字,“行云。”

  “是。”站在离夙左侧下方的行云,面瘫着整张脸,了然自家主子话中之意,拱手回应后,便一把掀开营帐帘子,走了进去。

  “大胆!统领营帐都敢擅闯,还不滚出去!”嚣张至极的声音在行云进入营帐后便响了起来。

  “放肆!你敢打我!”

  “住手!快住手!”

  “啊——好痛——好——好汉,饶命——”

  “乒乒乓乓——”站在营帐外的离夙和宣旨太监静静地听着营帐内传来的此起彼伏的喊痛声以及噼里啪啦作响的撞 击声。

  又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营帐内,嘈杂的动静终于趋于平静。

  身后的太监见状,便也机灵地替离夙掀开了帐帘。

  离夙依旧垂着手,一步步地踏进营帐中,待站立,扫视了一下营帐内的状况,当下就蹙了眉。

  偌大的营帐,没有丝毫严谨可言,营帐的正中 央竟摆着一方约七尺长宽的赌桌,赌桌上是几处零碎的银票和骰子,以及一些从赌桌上摔碎在地上的酒坛子,浓郁的酒味和难闻的汗臭味交织在一起,引得人险些想要生吐。

  满地的狼藉,再加之那十几个锦衣华服的贵公子如丧家之犬般被行云殴打的鼻青脸肿,煞是不堪地蹲坐在一处,而行云则是一脚踩在赌桌旁的椅子上,看守着这群世家子弟。

  “主子。”行云看到离夙从外进来之后,便收回了腿,恭敬地向离夙行礼。

  “你们这群刁民居然敢闯入龙肃营殴打本统领,本统领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一个蹲在在最前方,身着紫衣华服,却满身狼狈,依稀可以看出是俊逸的面容上有着两对醒目的黑眼圈,那分明是行云的拳头所致。

  “住口!”行云当下抬脚,狠狠地往那名男子身上踹了一脚。

  “傅少爷,您就少说点吧,您面前的这位可是咱的太子殿下。”跟在离夙身后的宣旨太监,看着如此狼狈的众人,也好心地开口解释道。

  “啊——”一听到太监所言,众子弟均乱了阵脚,当下不顾身伤,匍匐在地上,高呼,“参见太子殿下,殿下饶命!”

  虽然平日里这群世家子弟无法无天惯了,但是面对皇帝的儿子,尤其是未来的储君,那种骨子里透着的害怕还是显然的。

  离夙平淡的目光,扫视过那群世家子弟,最终将目光落到了那个依旧未曾跪下的紫衣男子身上,细细打量几分,便抬步上前。

  “傅靖源。”离夙俯视着蹲坐在地上却依旧挺直着背脊的紫衣男子,笃定地开口。

  “哼!”被唤作傅靖源的男子,十分傲气地冷哼了一声,丝毫不把离夙这位太子殿下放在眼里。

  “呵。”见状,离夙轻轻一笑,略挑眉稍地看着这个眉眼处尽是桀骜不逊的男子,也不去怪罪他的无礼,开口:“宣旨。”

  “是。”宣旨太监颔首领命,对着那个蹲坐在地上的傅靖源充满了怜悯,随即拿起手中的圣旨,明黄色的圣旨展露在众人面前,尖锐的嗓音响起:“圣旨到,龙肃营统领傅靖源接旨。”

  “臣傅靖源接旨。”傅靖源被圣旨吓得立马跪好,趴在地上。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龙肃营统领傅靖源,自任职以来,疏悉礼仪,懈怠不工,罔顾法纪,令龙肃营上下军心溃散,统帅不力,有负朕之所望,着撤去龙肃营统领一职,降为庶兵,钦此。”

  “傅靖源接旨,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宣旨结束,傅靖源当下便磕头领旨,没有丝毫的迟疑。

  这样的干脆利落倒是让离夙有些怀疑地斜睨了一下傅靖源,在那低头的一瞬间,离夙绝对肯定,他没有错过傅靖源脸上那露出的释然的神色。

  傅靖源,现如今的傅家嫡长子,傅继清的独子,可以说是离城只手遮天的小霸王,为何会是有这样的表情?

  离夙抿着唇,深邃的眸光中掩过一丝深意,随即将目光落到那一个个狼狈不堪的世家子弟身上,平淡无波的眼神没有明显的狠意,却让人好似置于冰窖中般阴寒。

  “行云,一刻钟后武演场,召集所有龙肃营将士,违者,军法处置。”离夙目光凉凉地看着那群还瘫坐在地上的世家子弟,冰凉的薄唇轻启,吐出淡淡的一句,却让人下意识地冷颤了几分。

  片刻,在冰凉的视线中,那些世家子弟方才回神过来,连滚带爬地逃出统领营帐,生怕迟了被那冷酷的军法处置,好在走之前,没有忘了同时拖走那个手里拿着圣旨已沦为平民的傅靖源。

  看着连滚带爬逃出营帐的众人,宣旨太监也不免唏嘘,这位太子殿下的气场着实太强了,竟然只是碰面就把这群平日里不知天高 地厚的世家子弟们折磨成这样。

  “既如此,那奴才就不打扰殿下,先行回宫复旨了。”

  “公公走好。”离夙淡然一笑,微微颔首,以示他贵为太子的温和儒雅。

  待宣旨太监也离去之后,离夙环顾了一下整个统领营帐,乌烟瘴气的感觉让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冷声道:“把这个拆了。”

  说罢,离夙便踏步离开营帐,朝着武演场而去。

  而这一边的武演场。

  一刻钟的时间也不过寥寥几盏茶的功夫。

  武演场的平台之上,偌大的平台由一块红地毯铺着,离夙差人搬来了一张舒适的靠椅,铺着软软的坐垫,动作极其优雅地端坐着,手里端着行云递过来的青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复而才抬了抬眼皮子,看着武演场下零散的将士。

  除去那十来个被行云先行教训过的世家子弟笔挺地站着,其他的都是不甚在意,也不知台上那位雍容华贵的男子是谁,或者即便知道也不甚在乎。

  凡是能进龙肃营除去那些武考出身的寒门子弟,大部分都是权贵的世家子弟,每一个都代表着家族的势力,动则乱其根本,更何况是一群,可以说离城未来新一代的达官贵人便是这里面出来的。

  “行云,一刻钟可到了?”离夙左手端着茶杯,右手捏着茶盖,在杯口轻轻地滑动着,鼻息间享受着如此的清香。

  “到了。”行云如雕塑般站在离夙身侧,一身黑衣,衬着面无表情的脸更加黑化。

  “那好,有违者,军法处置。”离夙刻意动用了内息,将那温凉的声音传至整个武演场。

  一瞬间台下的人都讥笑地看着台上那位自说自话的男子。

  “罔顾上级军令者,轻则杖责二十,重则五十。”行云配合着离夙同样动用了内息,将自己那冷冰冰的声音提高。

  耳畔响着这似地狱修罗般的声音,台下原本还讥笑的人,都面色难看地盯着台上的那两个男子,他们不信,不过两人,能打得了我们这个五百人。

  “嗯,违时亦或未到者,杖责五十,到者未遵纪者,杖责二十。”离夙轻飘飘地说出这样十几个字,却引得台下的众人一瞬间骚乱,尤其是那群一开始就不以为然的世家子弟,谩骂的谩骂,讥笑的讥笑。

  而台上的离夙却依旧端坐着,岿然不动,稳如泰山般独自品茗,衬着俊美的容颜更加清绝。

  一侧的行云忽然高抬起手,随着手势的向下,武演场上一瞬间就站满了二十位黑衣人,黑压压一片,统一的黑色劲装,面无表情的冷冽,死寂的目光幽深。

  “动手。”行云脚下生风,倏然间站在黑衣人面前。

  话音刚落,二十位黑衣人便同时出动,朝着四面八方围住了武演场下的众人,分毫不差地揪出所有违纪之人,按照军纪,分类处理,若有反抗者先行揍打一顿再执行军法。

  偌大的武演场下,上演着惊天动地地哭喊声,一个个七尺男儿,在没有任何留情的军棍之下哭爹喊娘。

  “啪!啪!啪——”的棍棒声此起彼伏地作响,竟形成一阵和谐的音律,交织在众人的耳边,却好似警钟般敲响着他们已然胆寒的心悸。

  这位太子殿下是来真的——

继续阅读:第018章 那便随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