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有事启奏
伊离2017-07-27 18:043,352

  “离家男儿从来都不是懦弱的,若是父皇愿给儿臣一个机会,儿臣会证明自己。”离夙抬起头,坚定的目光直视龙案上的离陌御,深邃而自信。

  离陌御看着那略微熟悉的眉眼,脑海中一直未曾散去的身形突然更加清晰了,往日的种种迎上心头,愧疚和思念充斥着内心,许久许久,离陌御方才瘫坐在龙椅上,向着跪在殿上的离夙挥了挥手,表示着妥协之意。

  见状,离夙也只道了声告退便也退下了,行至御书房门口时,离夙忽然停下来脚步,转头看着龙椅上那个陷入深深回忆的离陌御,薄唇轻勾,扬起一抹的笑意,似讥似讽。

  翌日,宣政殿上,文武百官朝见。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立在离陌御身侧手持佛尘的太监总管尖锐着嗓子喊道。

  “臣户部尚书周勋,有事启奏。”一位身着朱红色,长相刚毅正派的中年男子从左侧队列中踏步而出。

  “周卿有何要事启奏?”离陌御抬了抬眼皮子,目光落到大殿之下那个长得一脸国字脸的中年男子说道。

  “三日前战王殿下边疆告急,请求粮草十万旦。”

  “九皇弟出征数月,边疆清苦,应当全力支持,准了。”闻言,离陌御面色凝重地说道,言语中倒是充满着兄长对弟弟的爱护之情。

  “微臣领旨。”周勋一板一眼地回答道。

  “还有,太子。”离陌御随即将目光落到左列最前排,一身杏黄色朝服的离夙身上。

  “儿臣在。”离夙抬起头,头束金冠,修长挺拔的身躯从左侧迈步而出,俊美的容颜上一丝不苟的敛着眉。

  这是离夙第一次以一国储君的身份在朝堂上参与朝政,众臣也不免将目光落到那位民间长大的太子爷身上,细细地打量着,确实一袭朝服的他虽尊贵却亦不缺温润之态,倒也符合传闻。

  “你如今也贵为太子了,不可空闲,这样吧,朕就把龙肃营交由你整顿了,也好为你九皇叔分担些军事。”离陌御状似沉思了片刻,随意一指,便也开口为离夙揽下兵权的一角。

  “儿臣遵旨。”离夙轻勾了一下唇角,回应道。

  “陛下。”离夙的话音刚落,右侧排头,一朱红色朝服,长相颇为儒雅的中年男子便出了声。

  离夙侧目而视,踏步而出的中年男子,那便是离国当朝宰相傅继清,也是傅家现如今的家主,二十年的时间,当年的老家主早已登封极乐了。

  见状,离夙的眸光不由地幽深,这个傅继清原本只是庶子,若不是十年前的傅家嫡子傅继英丧命,也不会给他一个庶子的机会,这其中的不合逻辑真是有待深思。

  “傅卿有何事?”离陌御看着迈步而出的傅继清挑了挑眉稍问道。

  “龙肃营虽为边防军候选,但是大部分皆是世家子弟,他们傲气难训,臣怕冲 撞了太子殿下,实在不妥。”傅继清皱着眉头,一派忠君爱国之态。

  “臣附议,太子殿下阅历尚浅,如此重担,臣恐殿下暂时难以胜任,有损殿下之威,还请陛下三思。”又一深蓝色朝服的中年男子走来了出来,附和着傅继清所言。

  “还请陛下三思。”

  “还请陛下三思。”

  “……”

  随着一声声地呐喊,满朝的文武跪了差不多半数,如此已是威胁之态,亦可见朝政被傅家把握多深,而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究竟被架空的有多严重。

  若不是傅家未曾涉及兵权,而皇城的禁卫军又皆掌控在皇帝手中,再加之又有九皇爷战王殿下手握边疆十万铁骑的威胁,否则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陛下的地位恐怕是岌岌可危了。

  离夙扫视了一圈大殿之上的跪着的,亦或是站着的持中立态度的大臣们,轻扬着薄厚适中的唇瓣,俊美的容颜没有丝毫的不悦之处。

  而此时,殿堂之上,高高坐在龙椅上的离陌御则是铁青着脸,龙颜濒临大怒之态,良久良久,在青筋直冒之际,为了大局的离陌御终是叹息地看着离夙,不得不妥协地开口道:“既是如此,太子就——”

  “父皇。”离夙忽然出声打断了离陌御的话,负着手,挺直背脊,浑然天成的气度竟比端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更加令人仰视。

  “太子?”离陌御不解地看着离夙,每当这种情况,离陌御都是不得不屈服,朝堂早早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已不是能够让自己随心而为,不过是一个任命太子处事,就被如此驳回,若不是为了大局的稳定,也由不得这傅家只手遮天。

  “父皇,众臣所言不无道理。”离夙抬起头,对上离陌御的眼,眼眸中的淡漠冷清让离陌御怔了怔。

  随即,离夙侧首,向着站在自己右侧的傅继清行了礼,而后直起腰,坦然道:“相爷为离夙所虑,离夙感激不尽。”

  “太子殿下客气了。”傅继清看不懂离夙所为,面对离夙突如其来的谦逊,他也只是回礼,但是多年官场的直觉却告诉眼前这位太子殿下可不是什么善茬。

  尤其是当年潇贵妃和柳氏一门之事,他可不会因为当年离夙尚在襁褓之中就无视了这样一个威胁的存在。

  若不是涉及江山血统,这个平民皇子又怎能成为一国太子,说到底,也是皇上子嗣稀薄。

  想到此,傅继清不自觉地眯起眼,对上离夙温润如玉的视线。

  离夙轻勾着唇,坦荡荡地让傅继清打量,扫视着大殿一圈,离夙温凉的声音便在大殿之上响起,“龙肃营,是父皇于昭和二十五年九月组建,意欲锻造五百精锐,作为边防军候选,同年,龙肃营交由中郎将傅靖源手中,任命为龙肃营统领。”

  “昭和二十六年二月,傅统领带头于城郊捕猎,扰乱百姓。五月,龙肃营走水,傅统领与诸将酒醉伶仃。七月,与九皇叔军中铁骑武演,大败。”

  将这些事例如数家珍般一一阐述,大殿之上,离夙悦耳温凉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地说道,好似在平平淡淡地诉说着一件件普通的事情。

  而那些原本附议傅继清的大臣们,则是有些羞愧,面面相觑,面对这样铁一般的事实,却也无法反驳,心中对于这个陌生的太子殿下却竖起了警铃。

  这样的太子殿下比起皇上更加难以相对。

  “不过两年,龙肃营奢靡之风盛行,军中毫无纪律,一盘散沙,莫说精锐,就连一个合格的士兵都不及,而那位掌管龙肃营的傅统领可是首居奇功啊。”离夙的声音逐渐冷洌,如尖锐的刀锋般的视线一一扫视大殿之上的每一位发难抑或中立的大臣,最后才将目光重新落到傅继清的身上。

  “听闻这位傅统领可是傅相爷您的嫡子,如此好的本事,离夙自当不及。”离夙轻轻一笑,若有若无地嘲讽着傅继清教子无方。

  “殿下严重了。”傅继清脸色极为难看地回应着,这些事都被傅继清压了下来,并未传到陛下耳中,这位久居宫外的平民皇子何以能知晓的如此详细。

  “不严重,本宫也不过是替父皇分忧,不忍父皇一手组建的龙肃营如此被糟蹋罢了,您说是吗?傅相爷。”离夙负着手,神态自然,淡淡的语气中亦是将自己的身份彰显了出来,施压着若有若无的威势,完全没有方才的谦逊。

  而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也是变相地告诉众人龙肃营是皇上的军队,不是你傅家的后花园,莫把手伸得太长了,这样如藐视皇权一般重的罪名就算是权倾朝野的傅继清也是难以承受的,况且对于手无兵权,仅有一个不成器的儿子揽了一个无关紧要的武将职位的傅继清而言,万不能太过蔑视皇权。

  “太子所言,可否属实?”离陌御一字一句地念道,语气中比起方才的怒气更甚。

  “臣教子无方,还请陛下恕罪。”傅继清当下掀开衣摆,朝着离陌御跪了下来,这还是傅继清担任宰相以来第一次如此狼狈地认罪。

  “荒唐!朕的龙肃营,你莫是当作了儿戏!”离陌御盛怒地一拍龙案,“腾”得一声从龙椅上站起来,含着怒气的眸子直射殿下跪着的傅继清,冷冷道:“傅继清教子无方,克扣月奉半年,其子傅靖源统帅龙肃营不力,卸去统领一职,由太子接任!”

  话音刚落,离陌御恼怒地一挥衣袖,便转身进了后殿,在太监总管高呼的“退朝”声浪中,宣政殿上只留下一片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的大臣。

  这还是第一次,皇上如此不给傅相面子的降罪。

  “殿下当真是睿智无双。”傅继清从跪着的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衣摆,精明的目光落到离夙的身上,有着几分危险。

  闻言,离夙弯唇一笑,甚是潇洒,“傅相客气了,离夙尚不及您的本事。”

  “你——”傅继清被如此隔应一番,气得嘴唇上方的胡子都不安分的抖了几分。

  “傅相留步,本宫还尚需交接龙肃营之事,就不陪傅相闲聊了,就是不知令公子是否也如此爱聊呢?”离夙扬了扬好看的眉梢,话语到末,竟状似有着几分疑惑,自顾自地点了点头,便也率先在一些官员的拥簇下踏步而出。

  傅继清幽深着诡异的眸子,看着离夙离去的背影,心中的堵塞已然不是喝两杯清茶就可以消散的。

  离夙——

  你敢如此对待本相!本相定会让你后悔的!

继续阅读:第017章 惩处纨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启禀殿下:太子妃要出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