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纹身大反转
冯栖潼/方春雨2017-08-02 17:532,902

  小喽啰们立刻拉窗帘,点亮灯。屋子里刹时明亮起来,倒是品味上佳,绝对精致的一家酒吧。

  一个金毛手下又将榴莲用刀劈开,放在桌子上摆好,然后再次回归列位,分站在赵正妹两旁。

  赵正妹大剌剌地,一屁股挤在文申侠身旁,殷勤的贴过去。

  她拿起一块榴莲,捏着榴莲的手指深深陷进榴莲肉里,一下子怼到文申侠眼前,豪气冲天地对文申侠说:“文大侠,吃块榴莲当扯平吧,别气了。“

  文申侠竟不接茬,别过脸去……赵正妹急得又要跳脚:”喂!不用这么小器吧?才说你两句,又没摧毁你下半身!”

  其实,文申侠别过脸,并不是还在跟赵正妹置气,而是在仔细倾听着什么。

  他将脸转向赵正妹身后,格外留意着其中一位手下的动静。

  那名手下叫阿虎,就是刚才拿刀开榴莲的那位金毛,人如其名,虎头虎脑,人高马大。

  再加上那一头爆炸金毛,耳钉手环项圈,一个不少,身着背心和低腰牛仔裤,最惹眼的是整个胳膊的纹身。

  这样一个凶猛如虎的小子,此刻却显得心神不宁,脸上有着无法掩饰的慌张,脚底下不断轻轻拍打着地面,显得十分焦灼不安。

  “阿虎,你闯祸了?”文申侠突然发问,众人一愣。

  阿虎心虚,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的?”

  文申侠不以为然:“整间酒吧,就你一个人走来走去,心跳声都是乱的,显得很不安……”

  赵正妹打断对话,忍不住对文申侠膜拜状:“哇!通天眼律师都没你厉害!阿虎,你赶快自己交代!”

  “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晚上,我带着十几把刀,走到酒吧外面,突然就被警察拦下来,还抓我去警署,告我藏有攻击性武器,今天收到传票就要上庭了……“

  没等阿虎说完,赵正妹拍拍文申侠的肩膀,”喏,你知道的,我最护兄弟,我出钱,你帮阿虎搞定这件事!”

  文申侠会心一笑:“癫姐肯出钱,这案子一定可以速战速决,谢谢老板,你尽管放心,全部包在我文申侠身上。”

  赵正妹一咧嘴,又给文申侠怼了一块榴莲:“吃榴莲,很香的!”

  东区法庭大楼里,气氛肃穆威严。

  身着正装的赵正妹走进法庭,瞧见文申侠正往身上披律师黑袍,她连忙上前,将大律师短假发给文申侠戴上。

  两人之间的默契不容小觑,这样的熟悉与了解程度,绝非一朝一夕,一派超级搭档的即视感。

  书记员宣布开庭,众人起立,庄严肃穆之时,阿虎突然推门而入。

  只见他一头金发,仍然身着背心和低腰牛仔裤,手臂的纹身坦荡荡的露着,一副典型的古惑仔形象展示在众人面前。

  法官看见阿虎这身打扮,不禁皱眉,冷冷地哼了一声,动静不小,在场的人应该都听见了,也被文申侠尽收耳底。

  赵正妹看到阿虎这身打扮,大为惊愕,低声质问文申侠:“是你让阿虎这么打扮的?”

  “放心吧。”文申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赵正妹只好闭嘴,她和阿虎遥遥相望,对视,一脸的担心。

  首先开始陈述的第一证人,是那晚将阿虎带回警局的警察。

  此人看起来大概四十五岁左右,国字脸,寸头,一脸正义凌然,看起来有点冷漠,不近人情,有很强的优越感。

  “法官阁下,那晚我执勤时,在一间酒吧门口发现了形迹可疑的被告马小虎,凭着我的职业敏感,我可以推断出,被告马小虎携带持有这么多攻击性武器,很有可能是去做攻击性行为。“

  文申侠站了起来:”请问第一证人,你为何作出以上推测?“

  ”因为被告在酒吧工作。我们管区几乎无人不知,在那间酒吧工作的人,全都是黑社会老大的手下,他还曾经有伤人记录,况且,一个正常人怎么会带着十几把刀出门?那不是明摆着要去砍人嘛。“警察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有些小小的自豪。

  文申侠冷冷地问道:”那么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当事人是黑社会?以及,你又凭什么证明,我当事人曾经有伤人记录,这次带着刀就一定是去砍人?

  警察被问得有些发懵,但他仍然死撑:”没有证据……不过!我们身为警务人员的责任,就是防止罪案发生,况且他背包里,确实放着十几把刀啊,这是铁的事实,我没有捏造。再说了,我当那么多年警察,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他不是好人。“

  文申侠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那麻烦第一证人,请你形容一下当时被告是什么样子?“

  ”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咯,穿的乱七八糟,胳膊上还有纹身!“

  ”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来说,一个人是金色头发,有纹身就是可疑……“文申侠一边说着,一边拉起自己律师袍的衣袖,胳膊露出一大块纹身。

  他高高举起手臂,”喏,我身上也有纹身,而且我的名字又叫文申侠(音同’纹身侠‘),那我岂不是有着双重可疑?“

  法庭上爆发出一阵哄笑,证人警察的脸上立现尴尬的神情,竟无言以对!

  赵正妹和阿虎对视一眼,原来盲侠挖的坑在这里。

  ”第一证人,你无法回答,是吗?因为你也发现自己的推断,根本无必然性的逻辑,你是基于对我当事人的偏见,单凭他染金发、有纹身、身上带着刀,就质疑他有犯罪意图,这根本是不合理的指控。法官大人,我说完了。“

  下面轮到咄咄逼人的检控官:”被告马小虎,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半夜带这么多刀出门?“

  ”因为我是一名厨师,所以买刀也很正常。“

  ”夜里十一点,出去买十几把刀,这也算正常?还是说,这是你预先想好的借口?新闻里经常能看到有人拿到上街,被发现之后都说自己的刀是用来切水果之类的。“

  法官点了点头,似乎表示认同。赵正妹听到这样明显有引导性的问话,气到爆炸,在席间暗暗跺脚,怒视检控官。

  文申侠却一直气定神闲,他在证物文件间中摸索着,抽出一张超市传单,”法官阁下,请您看一下这里面列出那十几把刀,全都是我当事人在超级市场里换的,每一把刀都要几百张印花才能换领到,按照十六把刀来算,加起来至少也要几千张印花。“

  法官仔细地看着那份传单,的确没错。

  ”我的当事人马小虎,他是一名酒吧厨师。刀对他来说,除了是工作必需品之外,比他的命还宝贝,他为了换他心爱的刀,不惜花几个月的时间,收集几千张印花,在超市晚上十一点关门之前,赶去换那十六把刀,试问一个古惑仔,会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心思换刀回来砍人呢?“

  阿虎在旁听到文申侠戳中自己的心事,更是大力点头,眼神中流露出,天涯难觅一知音的感动。

  法官点了点头,赵正妹顿时意识到形势大好,一脸的扬眉吐气,坐在那里兴奋得不行,下巴也扬得高高的。

  文申侠乘胜追击:”法官阁下,整件事一开始,根本就是第一证人对我当事人有偏见,我懂以貌取人,是人之常情。刚才被告走进法庭的时候,法官也哼了一声,对不对?是觉得他很碍眼吗?如果,单凭一个人穿得乱七八糟、有纹身,再加上有刀,就认定他是去砍人,难道穿得西装笔挺、没纹身就代表他是良民吗?实际上,我当事人只是依他自己的喜好打扮,去超市换领自己心爱的刀,并不等于他有意图做出犯罪行为,所以,我恳请法官阁下,判我当事人罪名不成立!“

  法庭上议论纷纷,最终众人将目光落到法官身上。

  只见法官对着文申侠连连点头。赵正妹看到法官作此表态,开心地用拳头捶了一下文申侠:”高啊!你实在是高!“

  文申侠淡定自若一笑,好似斩杀完一众猛将的金甲英雄,等待着最后的胜利收割。

  高大挺拔的大律师,以语言为武器虐杀全场,简直帅到爆炸!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你越界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盲侠大律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