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你越界了
冯栖潼/方春雨2017-08-02 17:451,717

  阿虎洗清罪名,众人在酒吧庆祝,唯独不见功臣文申侠。

  此刻他正游走在后厨,像只警犬,嗅到食材架,在上面挑挑拣拣,最终挑了一个饱满的洋葱,丢进背包。

  接着又从冰柜里摸出一盒熏肉。

  赵正妹走了过来,递出一张支票给文申侠:“喏,阿虎的官司费!”

  文申侠微笑着伸手去接,不料赵正妹故意一缩手,文申侠落了个空。

  “回答我的问题先!你什么时候纹的身,为什么不告诉我?”

  文申侠嘿嘿一笑:“什么纹身啊!就是玩玩贴纸而已,我还有好多隐私的,难道都要告诉你吗。”

  “在这儿吃完庆功宴再走,好不好?”赵正妹拐弯抹角,想讲的的是这句话。

  “不要,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就只知道跟我收律师费!认识你这么多年,也不能好好坐下跟我们吃顿饭……”

  “你们也不想有我这种尖酸刻薄的人在场吧?大家一起吃饭,还没吃饱,就把你们气得集体吐血了。”

  赵正妹没好气地说:“你是大律师,你口才好,我说不过你,律师费拿去吧!”

  文申侠露出开心笑容,“谢谢老板!”

  说完戴上黑超,背上背包,潇洒离去。赵正妹对着文申侠的背影做个鬼脸,一转头就发现桌上放着一百块钱。

  文申侠向来算得这么清楚,不占人便宜,也不让人靠近。

  文申侠回到家中,已是夜幕降临。他从书架上挑出一张黑胶碟,留声机的跳针落在黑胶碟上,令人放松的JAZZ音乐悠悠传出。

  他拧动桌上的节拍器,随着滴答、滴答的节奏声,像变魔术一样给自己做了一份精致的卡邦尼意面, 整个过程中,动作从容流畅,节奏有条不紊完全看不出是个盲人,实在叫人赞叹。

  此刻,他一个人端坐在饭厅中,给自己倒了杯酒,对着桌上的晚餐满意一笑。

  虽然整个家透露着一股清冷之感,不过文申侠好像并不在意,反而很享受孤独。

  他举起叉子,大快朵颐之时,门铃骤响。

  文申侠的手僵在空中,叹了口气,才去开门。

  “快点开门啊,是我!”门外的赵正妹嫌文申侠应门速度太慢,忍不住催了起来。

  文申侠不太情愿地开了门,赵正妹一手拎着大提厕纸,一手抱着大袋子,大摇大摆走进屋内。

  她把手中大袋子“咣当”放在餐桌上,袋子里的东西撒到桌上:一兜子洋葱、鸡蛋、瓶装淡奶油,还有一些生活用品。

  “看你连做晚餐的菜也要从酒吧拿,就知道你该补货了,唉,你走运了,我都帮你买来啦!”赵正妹笑嘻嘻地邀功。

  文申侠点点头,指了指茶几上的小钱袋:“谢谢你,多少钱待会自己拿啊。”

  赵正妹狠狠翻了文申侠一个白眼,仗着文申侠看不见,偷偷用口型说了句:“斤斤计较!”, 随手在小钱袋里拿了几块钱。

  其实她所提之物,远远超过这些钱。

  文申侠突然摸到袋里有一套餐具,眉头一皱,停下手中动作:“为什么多一套碗筷?”

  赵正妹不以为然地回道:“多一个人就多一套碗筷咯!你这个孤寡老人可怜巴巴地一个人吃饭,所以我就叫阿虎多做点带来跟你一起吃啰!哇!卡邦尼耶!好香好香!”

  文申侠没说话,从上衣口袋取出黑超墨镜戴上,一脸疏离感立刻显现,:“哎,你,踩到东西了。”

  赵正妹嘴里塞着意面,低头四下寻找:“什么呀?我没踩到什么东西啊!”

  “你踩到我的界限了!我跟你一向分得很清楚。你来我这里吃饭,可以,不过你吃你带来的,我吃我的卡邦尼,我从来就不习惯跟人一起分享食物。”

  “ 喂,不用这样吧?我们多少年朋友,不需要算得这么清楚吧?”

  “不止要算清楚,还要说清楚,免得不清不楚大家搞得不愉快,你听好了,在我的家里,只允许有一套碗筷,不需要加一套。你可以吃你的外卖,但拜托不要摆上碗筷。”

  赵正妹把饭盒摔在桌上,“你自己吃吧!毒舌男,气死人了!”

  说完粗手粗脚地把自己的碗筷收拾带走,气冲冲地往门口走。

  “等等!”文申侠突然又叫住赵正妹。

  “干嘛,后悔啦?”

  “麻烦走前帮我关灯,反正我也看不到,省点电费。”

  “你就毒一辈子吧你!”赵正妹说完气得摔门离去。

  屋子里又恢复了寂静,只剩下墙角的地灯微弱地亮着。

  幽暗之中,文申侠微微舒了口气,端端正正坐在桌前,好似一尊石像,周围立着无形的围墙。

  这道围墙叫做孤独,有了孤独作为防御,容不得别人闯进他的私人生活。

继续阅读:第五章 智障儿被控毒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盲侠大律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