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智障儿被控毒狗
冯栖潼/方春雨2017-08-02 17:453,390

  第二天,赵正妹抱着一摞文件,站在文申侠的办公室门外。

  她举着手犹疑不定,不忿地碎碎念:“我癫姐行走江湖多年,什么世面没见过,怎么就被他区区一个文申侠吃得死死的?嗐!不行不行,我必须得进去,我要扳回一些面子!”说完推门闯了进去。

  文申侠正坐在电脑前,听电脑语音播出的英文文件。

  赵正妹将手中文件劈头盖脸摔在他桌上,“有个好打的官司,是桩毒狗案。事主被告虐待动物及非法处理动物尸体罪,当事人是智障人士,已经认罪,你只需要帮他求情。很快有钱收。“

  文申侠摸了摸文件,不置可否。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不然一个不小心,不知道又越了什么界!”

  ”等一下。“

  ”干嘛呀?又让我关灯啊?“

  ”这个给你。“文申侠递给赵正妹一个小礼盒。是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赵正妹立即破功,嘴角更是掩饰不住的笑意,”巧克力哇!,怎么,发财啦?行吧行吧,之前的事,就当粉笔字抹掉啦!“

  盒内竟然还有一张心意卡,少女心立马被塞满粉色小玫瑰的感觉。

  赵正妹极力掩饰着内心的狂喜,一边打开卡片一边调侃文申侠,”怎么,还学人家写卡片啊……“

  卡片是客户送的,发现为时已晚,赵正妹自作多情了,羞愤交加。

  “随便吧,反正我也看不到他写什么,而且我又不吃甜的,送你了。”

  赵正妹气得直咬牙,抓起一把巧克力塞嘴里,“送我是吧,我一个都不会给你留!死文申侠!”

  “是啊,巧克力你不留给我,但案子留给我,这不是嘴里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对不对?要不然,也不会留这么好的案子给我啦,对吧?况且,你的事务所有大把的律师呢。”

  “什么呀!我找你主要是觉得顺手而已。你高兴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不管了!”

  赵正妹觉得十分窝火,她想不明白,自己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就被他文申侠死死吃住了!

  文申侠爽朗大笑,他超了解赵正妹,她从来不记仇。可惜他不知道,赵正妹只是不记他一个人的仇。

  自古女人心绪,剪不断,理还乱,不想也罢!索性收拾东西,准备前往事发现场。

  阳光正好,赵正妹领着文申侠来到村屋的小路,这里略显偏僻,青草和苔藓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文申侠习惯性地戴着黑超墨镜,一手从后环挎着赵正妹的手臂,一手敲打着盲杖。

  不远处蹲着一个人,看身形是个二十多岁的小鲜肉,面容清秀,眼神清澈。

  不寻常之处是,他穿了一身卡通T恤,颜色鲜艳的短裤,再加上蹦蹦跳跳的样子,根本看起来像个小孩子,旁边站着的中年妇女,大概是他妈妈,她衣着暗沉,头上丝丝缕缕的银丝,一脸沧桑,神情中流露出沉重的疲惫感。

  龅牙妹领着盲侠走到那对母子跟前,“刘太太,这位是文申侠文大律师。“

  刘太太没有回答,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文申侠,神色迟疑,”这文大律师……是盲人?“

  文申侠听闻后,大大方方地摘下黑超墨镜,满不在乎地点点头。

  对于文申侠来说,做律师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客户对自己的质疑,他从来都尊重客户是否决定雇用盲人律师。

  赵正妹着急护着文申侠,”文申侠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是个超级厉害的大律师,打赢过好多个官司呢!“

  刘太太十分为难,”额……对不起啊,失陪一下。“

  她把赵正妹拉到了一边,小声耳语。

  “哎呀赵小姐啊,我儿子是已经认罪了,不过也想在法官面前求情轻判嘛,你怎么找了个盲人给我?“

  ”求情是靠口才,不是用眼睛。“文申侠大声地斩断了她们的对话。

  刘太太一愣,十分尴尬:”哇,他耳朵这么灵的?“

  赵正妹安抚刘太太,”是呀是呀,很厉害吧?我早说过啦刘太太,相信我吧,我癫姐不会看错人的!放心交给我们吧。“

  刘太太内心超级挣扎,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她手上的赏金是他儿子的安危,把智障儿子交给另一个盲人,无疑对她来说是一个冒险。

  ”这里就是那天小琛被警察发现的地方?“赵正妹企图打破尴尬的气氛。

  刘太太忍不住哭诉起来, “这两三个星期以来,我们村子接连有几只狗被人毒死,邻居说,那天看到小琛在这里埋狗的尸体,所以就报警了……警察说来了之后,看见小琛正在往一个泥坑里堆土,泥坑外面露出一只狗尸体的下半身……警察还说,他们在现场发现一个饭盒,饭盒里装着掺了蓝色颗粒的食物,据说那些蓝色颗粒是毒性极强的老鼠药。小琛就这样被警察带回警署了,听说只要肯认罪,就会轻判,现在小琛全都已经承认了,文大律师,你一定要帮他求情啊!“

  说话间,从草丛里跑出一只小狗,小琛立刻跟上去,从手中的袋子中,掏出好几粒蓝色粒状物,一粒粒地喂给小狗吃。

  赵正妹看得一惊,大声制止道:”小琛,快停下!“

  文申侠却一把抓起小琛手中的蓝色粒状物,也往自己的嘴里塞。

  赵正妹吓了一跳,紧张地抓住文申侠手腕想要阻止他:”喂!你干嘛?老鼠药啊这是!“

  文申侠哈哈一笑,”我都不知道,原来老鼠药是甜的果汁味儿呀!小琛,你给他们看看。“

  小琛怯生生地张开手心,手中有几颗捏烂了的蓝莓,“狗狗可以吃蓝莓,不可以吃葡萄。”

  ”原来是蓝莓!你个死盲侠!早就闻出来了还不说,想吓死人啊! “龅牙妹吓得腿都软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小琛有没有吓到你们啊?“刘太太一脸歉意。

  ”当然有啦!“文申侠突然抢白,让刘太太和赵正妹都愣住了。

  赵正妹立刻打圆场:“哎呀,他开玩笑啦!“

  文申侠打断她:”什么开玩笑!小琛其实比癫姐还聪明,你说他是不是很吓人啊?“

  刘太太心中却对盲侠生出几分敬佩,这个盲人不仅听觉灵敏,嗅觉也非常人,更神奇的是,他还能看到小琛的内心……

  她开始放心把官司交给他了。

  “文律师啊,那这次就拜托你们了,反正小琛也已经认罪了,你们费心帮他多求求情,拜托了!“刘太太一个劲的恳求。

  文申侠明显感觉得出,虽然是亲生母亲,也十分疼爱自己的儿子,但刘太太明显将残障的小琛视为累赘,这种感觉他很熟悉……

  他的心,好像被铁锤闷闷的捶打了一下,疼,却发不出声。

  那根刺扎在心里,很多年了……他一直努力不让自己被回忆打扰。

  二人暂别了刘太太,离开小琛母子的家。

  文申侠突然冒出一句:”这次的案子真的很头痛。“

  赵正妹一惊:”求情而已嘛!不至于头痛吧?“

  ”求什么情认什么罪!小琛根本就没毒狗!你没听他说的那句话吗,小狗可以吃蓝莓,不可以吃葡萄。他怎么不说车厘子?!还有,你刚才也跟小琛短暂相处过,他是一个很懂事的小孩子。他知道我看不见,就领我进屋、照顾我坐下,又端茶倒水的,对人友好礼貌,还有,他给我递茶的时候,我闻到他身上有狗的味道,所以他应该是经常跟狗一起玩,一个这么喜欢狗的人,怎么会去毒狗?“

  ”现在事实是小琛是被警察逮个正着的,人证物证都齐了。“赵正妹提醒他。

  ”那动机呢?“文申侠冷静地反驳。

  赵正妹吸了吸鼻子:”哎,小琛是智障人士嘛,很难用常人的逻辑去解释的。“

  ”可是你都也都说小琛有十岁的智商,十岁小孩就没有逻辑可言了吗?“文申侠有点急了。

  赵正妹仍然无所谓的样子:”逻辑?逻辑就是,他埋狗尸体是为了掩饰他毒狗的事实,控方也会这样说他的。“

  文申侠不依不饶:”那我也可以反过来说啊,小琛看到那些流浪狗死了很可怜,没人管,所以就好心把它们埋了。“

  ”哦?是……吗……?“赵正妹故意拖长语调,”你想了这么多,分析了这么多啊?你是不是想替小琛做无罪抗辩?可是,你不是说什么‘认罪求情结案收钱,爽到爆’嘛?“

  原来赵正妹早已心中有数,所以故意一步步引诱文申侠,替小琛分析。

  她太了解文申侠了,她知道文申侠虽然嘴上说只认钱,但他肯定不会坐视不管。

  文申侠也意识到自己”中计“了,一脸惨然哀嚎道:”够了够了,不用再说了!我真想当自己没听到那句‘蓝莓可以吃,葡萄不能吃’啊!“

  赵正妹忍不住嘿嘿笑”其实你可以当作没听过呀,所以呢,你其实也是‘嘴上说不要,但身体诚实得很‘!“

  赵正妹得意得快要飞起来,终于为自己扳回一局。

  不过,她仍有一丝顾虑:可是现在全世界的人都认为是小琛把狗毒死的,就连他妈妈都这样觉得……“

  文申侠并没有正面回答:”我是盲的没错,但正因为我眼睛看不到,所以我才能更加用心去感受。有时候虽然看得到,但反而会被那些所谓事实蒙蔽了双眼,屏蔽了内心。“

  这时赵正妹电话骤然响起,她被临时喊回事务所,文申侠决定独自留下寻找新线索。

继续阅读:第六章 树林神秘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盲侠大律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