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门妖(8)失控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928

  第八章

  果不出瑞天和尚所料,在他堪堪在小乞丐周身做好了一道隔离现世所用的虚幻结界之后。一直没有动静的小乞丐忽然睁眼。

  稚嫩的声音念出了连瑞天都吓一跳的狠话。

  “想要吃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瑞天一听就知道小乞丐体内的阴气和侵入他意识中的妖灵干上了。按理说,碰到这种跟其他门派镇妖的事件,退到一边观战是一种相互尊重的礼仪。

  可小乞丐的情形不一样。

  虽说这阴气应当是小乞丐打从出身开始就自带了的,可使用这万一,耗费的还是小乞丐自身的精气神。可肖乞丐这模样,不管怎么看都不觉得他有承受住这精气神消耗的能耐。

  这么一想,也幸亏了之前给他喂了一饭钵米饭下去,让他填饱了些肚子。

  否则这一趟下去,可能真会要了小乞丐的小命。

  一想到这个,瑞天赶紧起来,三两步跑到门前,拉开门就冲着外面的人,说:”能帮忙准备些吃的吗?待会可能……”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被钱老爷抱在怀里的钱少爷忽然探头出来,对着站在一边的下人们说:“快去准备,把我平时爱吃的都拿出来的。”

  “……”钱老爷仿佛受到了惊吓,他赶忙安抚着自己儿子,说:“有道别怕,有大师在,不会有事的。”

  这钱少爷整个人闷闷的,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进去他爹的话。

  瑞天朝钱府的这两位主人点头致谢,身后忽然传出砰砰的结界撞击声,吓地赶紧一手就带上了门,顺便还上了销。

  瑞天快步跑进去,才发现结界里面的情况比他原本预想地还要激烈地多。

  “你……是什么东西。”门妖首当其冲被袁相宜身上的暴戾气息推了了老远。而在这之前,这个人类的身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强劲的气息。

  “你都不奇怪为什么进门的时候我能看到你吗?”袁相宜说。

  “你故意的。”门妖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你故意设计我,想捉我吗?”

  “这不是说笑吗?”袁相宜冷哼了声,说:“捉我来这里的是你,对我感兴趣的是你,想要吃我的是你,怎么到现在就变成我设计你,想捉你了?”

  “谁对你感兴趣了!”门妖的声线再次变化,“我也不见得会输给你一个身上没有一点灵力的人类。”

  袁相宜明显感觉到到周身的冷比之前更烈了,寒气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渗透进了他的骨子里。作为一个人,袁相宜再清楚不过自己有多脆弱。

  一直坐在这个地方,任凭对方对下手,虽说不定会对自己真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对这幅身体造成无法弥补的损伤。

  她得尽快找到门妖的本体……

  脑海里的念头刚起,袁相宜大致上就知道了门妖的本体在哪了。

  那座在她身后不停关合的大门,门妖一直蛊惑自己过去的应该就是门妖的本体。不知怎么的,袁相宜忽然犹豫了。

  她其实可以保护自己,甚至比那个多管闲事的老和尚更加厉害。不管是路上遇到的小妖,还是钱府内遇到的那个小狐妖。

  可她不想破坏自己好不容易求得的生存空间。

  神州大陆除妖者众,她流浪了这么多年,也就在辕门县找到一片可供她享受半刻安生的舒适日子。受点伤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袁相宜忽然压住了自己周身暴涨的阴气,心想,算了。

  “算了吧,你不是我的对手。”她说:“杀你这样的妖没意思。”

  “呵呵,怕了就直说,钱府那么牢的屏障都被我撕开了,我和一般的小妖可不是同一类的。小看我,你会真被我吃掉的!”

  袁相宜的妖气往回一缩,门妖的寒气就悍然地往袁相宜的身体里多侵蚀了一点。直逼地她倒吸了口气——这活受罪的感觉真的不太好,袁相宜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过小心了。

  忽然一道刺耳的金光划破了围绕在袁相宜周身的灰暗。与此同时,一直压迫这她全身的寒气瞬间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袁相宜听到耳边响起尖锐刺耳的叫声。

  随后听到门妖尖细的声音咒骂。

  “又是院门寺多管闲事的和尚!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寒气如潮水一般退了,袁相宜整个人都置身在那道柔和的金光中,隐隐听到诵经声,让她浑身都难受得不行。身体的阴气仿佛被这声音刺激到了,开始不安地躁动起来。

  “这多管闲事的老和尚……”袁相宜咬牙。

  阴气冲出了 袁相宜的身体。老和尚没有料到袁相宜体内的阴气会冲着自己来,当下就被迎面糊了一脸。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结界应声而碎!

  屋内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守在外面的人都被吓了一跳。

  普通人钱老爷抱紧了自己儿子,被下人们护着往后退。

  老和尚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栽在这个不起眼的小乞丐身上,他吐着血推开门,回头还不忘设个结界才蹒跚着出来。

  钱老爷见状,忙让身边的下人过去把老和尚带过来。

  钱少爷一骨碌从自家爹怀里下来,跑到瑞天身张口就问:”老和尚,里面的人怎么了?”

  瑞天吐完血,调了一会气息整个人才稍微好了一点,他朝这个张口就喊他老和尚的小少爷看了一眼,说:“出了点意外,等他冷静下来就没事了。”

  钱少爷瞪圆了眼,说:“这么厉害。”他忍不住朝那扇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

  钱老爷眼明手快地上来拉住他儿子,说:“别靠近,受伤了你就该哭了。”

  钱少爷皱眉,对他亲爹毫不留情的揭露有些生气。

  “娘不在家就是没劲,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还这不能去那不能做。我娘留给我的符阵我都解了。”

  小孩的怨气颇重,钱老爷又不能当着客人的面发作,只能尴尬地朝老和尚看了一眼,歉意地说:“让大师见笑了,有道年纪还小……”

  瑞天可不关心这个。

  老实说,到现在为止,比起眼前这个只在嘴上不太客气的钱少爷,自己捡来的小乞丐才是个大问题。

  钱有道可不管身边两个大人在说什么,他全身心都系在此刻在紧闭门内的人的情况。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他全神贯注地等着里面传出来的每一个动静。

  光靠近他的屋就解了困了他一个月的符阵,也就他亲爹这样心大的人才会毫无反应。

  那符阵可是他娘亲专门为让自己静心而设的,就为了让他安心得被困其中,等她归来的一日。

  等等……虽说这符阵是他娘亲手为他设下的,但如果这符阵对自己有用,是不是也有可能让里面闹出那么大动静的人安静下来。

  钱有道一扭头,拉着他爹的手就说:“爹,让阿姊把娘亲留在家的那盒符纸拿出来给我。”

  钱老爷反问。

  “要那东西做什么。”

  “问那么多做什么,告诉你你又不懂。”钱有道不管是对自己家人还是外人,那张嘴真是完全没有客气的概念。

  钱老爷深知自己儿子有多能闹,就怕他在这种时候还添乱。

  老和尚忽然在一边说:“小少爷是打算用钱夫人闻名遐迩的符阵吗?”

  钱有道扭头看他,说:“老和尚还算识货,不过我也不会告诉你。”

  瑞天失笑,抬头对钱老爷,说:“让他试试也无妨。”他是在门口临时设了一道结界,小乞丐身上的阴气十分霸道,怕自己的结界也扛不了多久,

  到时若是小乞丐依然没有冷静下来,这钱府怕是要遭殃。

  钱老爷一听,立刻吩咐管家去给水榭那边的守阵狐妖传话去了。

  管家离开没多久,风中传来了消息。

  钱有道伸手接了隐在风中的符纸盒,掀开了盖头往里面看了看,喃喃道:“只有这么点了,不知道够不够?”

  风中传来了小狐妖冷冽的声音。

  “少爷,若是觉得不够,阿姊给你临时画几张。”

  钱有道忙摇头。

  “不,不用。”

  他娘亲画的符,灵力自然跟别人的不一样,任何人画的符都无法凑上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