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门妖(7)阴气暴走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531

  第七章

  瑞天蹲着身,小心翼翼地扒着小乞丐的眼皮和脑袋,仔仔细细地左摸右探了好一会,吐出了一口意味深长的气。

  钱少爷就看着和尚略显干枯的手在蜷缩着的小不点脸上摸来摸去,说:“他脸上有什么我看不见的东西吗?”

  瑞天眼皮都没动,就轻声地嘶了一声。

  结果搭理自己的还是自己亲爹,蹲在钱少爷身边的钱老爷歪着身看自家儿子,问:“你娘不是吩咐你,没解了屋内的符阵,不能出来吗?”

  钱少爷脸色一沉,这才想起这事来,他整个人略微顿了下,随即轻描淡写地说:“哦,解了。”说起来,还托了现在昏迷不醒的这一位的福。

  “给你娘报信了吗?”钱老爷问。

  “让阿姊去报了。”钱少爷应完,忽然想起了什么事,终于把自己的视线从躺着的人身上剥下来,转到自家爹身上。

  “对了,这人怎么会跑我院子里?”

  钱老爷正要回答,瑞天忽然抬头插嘴了进来,说:“所以,他是在钱少爷的院子里变成这个模样的吗?”

  袁相宜坐在地上,身体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他还能听到从身后不断传来的开门和关门声,周围桀桀的笑声也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甚至越来越清晰。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自己,她一边抱着自己双腿,一边不着边际地想着。

  “你不进来吗?”一道轻细的声音贴着袁相宜的后背想起。

  袁相宜被这声音吓得全身寒毛都立起来了,身子也下意识动了下。

  她差点就转身了,要不是老和尚那句别看效果不错。

  “过了这道门,进去就是钱府哦。”声音一下子又绕到了他的右侧,“钱府里面可好了,有好吃的,有好玩的,还有好多人。”

  袁相宜全身不动,眼珠子转了一圈落在自己的右侧——果然,自己的右边什么东西都没有。

  “对了,”那声音陡然出现在了袁相宜的左侧,“你知道钱府有一个长得可好看的小少爷吗?他叫钱有道,我们是好朋友呢。他送了我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我娘说,钱府上下都是好人,我们要感恩。”

  袁相宜被这突然转移的声音吓得不轻。她再傻也知道此时此刻贴在她耳边说话的绝对不是个人。

  但她记得很清楚,在自己陷入这个地方之前,她已经在钱府里了。

  “你怎么不说话?”这回声音又到了她头顶,“是因为你是姑娘家,才不跟我说话吗?嘻嘻,不要紧的,来过这里的人都死了,他们不会把你跟我说话的事情说出去的。”

  袁相宜收紧了抱着自己的双手,企图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低。

  可对方压根就不想放过自己。

  “你跟我一起进去吧。”那声音带着无限的希冀,“进去之后,我才能带你玩。你一定会很开心的。”

  袁相宜一听到开心这两个字,仿佛一瞬间被触动了过往的记忆,她忽然不害怕了。

  “你说开心?”她听到自己说,“进这种大户人家,看人家脸色过日子,很开心吗?”

  “开心啊,能吃饱,能穿暖,不会挨饿受冻,为什么不开心?”那声音说话的时候带着笑,仿佛洞悉了袁相宜内心最深处的渴望一般。

  活了这么多年,这样的日子对袁相宜来说,就跟做梦一样。她也知道,这样的日子根本就不是像她这样的人能够拥有的。

  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依天命而定。随意去更改,是要遭天谴,会有报应。

  “那你现在开心吗?”袁相宜沉下心,“你说你和钱府的少爷是好朋友,他待你好吗?如果一切都像你说的那么好,那你现在又为什么会在这里……藏在这种地方做一个害人的野鬼。”

  “你说……我是野鬼?”那声音忽然变了,“我怎么可能会是野鬼!钱府的这扇门是我的,我让谁进去,谁就能进去,让谁不准出去就不能出去。我那么厉害,怎么会是野鬼。”

  袁相宜一瞬间就想起了那张惨白的脸庞,以及映衬着那凄惨神色的白灯笼。

  “钱少爷将来也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只有我这样的人才能一直跟着他。”那声音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下,接着音调一转,整个声线忽然之间变了,“不过说起来,你这个人还真是不知好歹。我是看你可怜的份上才想带你进去玩 的,钱府这种声名显赫的大户人家,岂是你这种不明身份的小乞丐能进的。”

  袁相宜没吭声,心想她也没说要进去吧。

  “既然你那么不知好歹,留着也没什么用。”声音忽然贴在了袁相宜的耳边,“不如,就让我吃了你吧。”

  整个世界忽然之间安静了。

  袁相宜只觉得周身骤然变得极冷,仿佛自己就被一股极寒的气息慢慢地包裹起来。那气息冰冷至极,一点点地渗透进他的身体里,想要把她整个人一点点吞没!

  袁相宜睁大了眼睛。

  不管这东西是野鬼还是妖物,恐怕吃自己才是最终的目的。

  这可真是难为她了。

  袁相宜毫不在意这股浓烈的姚吞噬自己的气息,她忽然抬起头,整个人变得阴翳又暴戾。

  “想要吃了我,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一直安静昏迷着的人忽然之间闭着眼坐了起来。旁边关注着他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大跳,瑞天当机立断地把离小乞丐最近的钱少爷推给了钱老爷。

  “带出去,把门关上。”瑞天双手按在小乞丐的双肩上,防止他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

  钱老爷半抱着自己儿子,三两下地跑了出去。跟在他后面的下人迅速把门带上。动作一气呵成,俨然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模样。

  当然他们要是拖拖拉拉,瑞天也没有心思顾着他们。

  小乞丐身上的阴气暴走了。这时候应该刚开始,看上去气息还算温和,但难保再过一会之后,这股气息会变得不受控到何种地步。

  毕竟他曾经亲眼看着小乞丐在自己毫无知觉之下吞噬了好几个妖灵。

  趁现在屋里也没人,老和尚毫无形象地啧了声,撸起了袖子,在小乞丐身边盘坐下来。

  “合该你运气好啊,碰上我这样的人。”老和尚盯着低垂着头的小乞丐,喃喃自语:“这要是遇上河对岸那些道士,你可就日子难过喽。”

  念叨完,他手里就多了一串手珠。手珠颗颗圆润饱满,发出莹润的光色。老和尚先把它紧捏在自己的手里,闭目念了一段经文。

  院门寺和尚修习的佛修和其他佛门不同,他们的主修行是镇妖,因此很多经文都被先代改成主要针对妖魔的降妖咒。

  可小乞丐的情况和以往任何情况都不同。他身上存在着的阴气就像一道强力的保护屏障,虽说不少大大小小的妖灵会因为觊觎这股阴气而袭击他,可实际上大部分的妖灵基本连靠近它都会瞬间被吞噬,更别说是破了这道屏障。

  不过,遇到的妖多了,也不排除遇到个把确实厉害的。

  就好比现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