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门妖(6)摔晕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328

  第六章

  瑞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坐立难安。

  想自己也活了这么一把岁数了,该见的不该见的,也都见识过。结果临老了还得了这种放不稳自己屁股的毛病。

  对面的钱老爷正在目不斜视地对着门外对着的小瀑布侃侃而谈,若不是这水榭当中就他们两个人,谁都不会把他谈话的对象设定成明目张胆地心不在焉的老和尚身上。

  在他终于吐完了一肚子苦水了之后,话题说到了点子上。

  “想我一世英名,结果就在夫人回仙山修行之后,累得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

  出了……事……。这压根就没有连在一起的三个字竟然神奇地被神游天外的老和尚准确地接收进了自己脑子里,随即瑞天回神。

  “钱府的话……我记得夫人临走前设下了结界,应当不可能会有漏洞。”

  钱老爷叹了口气,说:“在下对夫人的结界当然是有信心,所以事情发生的时候也没有在意,结果就……”

  瑞天犹豫了下,他现在有点想先把回忆当初这么耗时间的话题先搁一会。

  “钱老爷,和尚我实在是担心我那小徒弟,不知管家是否找得到人。”

  钱老爷哈哈大笑,说:“大师你真逗,就我府上豆腐块那么点大,还能找不到个小孩?安心。”

  瑞天捏了一把冷汗,虽说他早就知道这位钱老爷是出了名的心大,可以前跟自己有关的事情都摊不到这位主的身上。今天因为小乞丐的事情,让他算是深刻体验了一把。

  “我那徒儿和寻常小孩不太一样,体质太阴,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他这样乱跑,给钱府添麻烦就不好了。”

  而且,钱老爷刚才就在说钱府最近出了事。

  出点事也无妨,瑞天也不是在一些小妖面前连自家孩子都罩不住的怂和尚,可钱府的问题是钱夫人临行前设下的结界被撕开了。

  钱夫人曾是在仙山修成正果的妖仙,她设下的结界可不是一般小妖动的了。再加上他们进门的时候极有可能和那妖物照过面。自己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但当时小乞丐的反应看得出来,他……可能被盯上了。

  瑞天心绪一下子被自己的胡思乱想搅和得一片凌乱,被他强行压着的念头呼之欲出——糟糕,八成要完。

  幸好这方钱老爷被瑞天的这一通解释说到了点子上,他联想到自己出的事,忽然之间和老和尚感同身受了。他立马起了身,说:“那可不得了了。我们去厅上。”

  袁相宜相信自己是确实是晕过去了,

  从窗台滚下来的时候,她的脑袋磕在了边沿上,那是就一阵让人头晕目眩的剧痛。而现在,她一点疼痛感都没有。

  她就目光无神地呆坐在那。直至身后传来一阵吱呀的开门声。

  袁相宜听到这声音,浑身打了个冷战,回神了。

  她发现自己坐在地上,周围什么都没有——除了身后传来的吱呀开门声。

  这沉重的开门声对袁相宜来说,相当熟悉。并且在感觉到熟悉的同时,她也想起了那张瘆人的惨白脸庞。

  “桀桀桀……”刺耳的笑声从袁相宜身边的灰黑世界中不断地传进她的耳朵里。

  就这情形,袁相宜断定自己现在就在做噩梦。

  噩梦一般的情节,需要按照噩梦最让人无法面对的方向往前走,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自己被吓醒。袁相宜在这方面算是个老手,几乎次次噩梦都这样熬过来的,屡试不爽。

  她强迫自己扭头,心底不断地默念——不过是个噩梦,不怕!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老和尚瑞天的声音冷不丁地钻进了她的脑子里。

  “别看。”

  这两个字是他们在来钱府的路上遇到鬼打墙的时候,瑞天在他 耳边说的。

  不甚起眼的两个字,偏偏在这个时候把袁相宜要转头的脑子给掰了回来。

  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心想,她现在不是在做噩梦吗?脖子怎么会这么痛?

  钱府门厅上,袁相宜被扔在地上。有个白色的身影蹲在她的身边,先是伸手戳了戳袁相宜的脸,被触到部分的冰凉吓了一跳。

  接着,他皱着眉看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躺尸’,回头问规矩地站在他背后的管家。

  “怎么没反应?”

  管家摇头,说:“回少爷,可能是身体太虚,一时半会补不回来耗掉的精气神。”

  这话甚是不中听,怎么去想都觉得是在谴责他——这屁点大的小孩从自己书房外的窗台上头着地摔下去,脑袋还好死不死磕到了窗沿上,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吓到了他。

  可这也不能怪他啊,谁让他破破烂烂地出现在自己的小院里。还敢爬他的窗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他小心警惕一些,也没错啊。

  可这人要是醒不过来了怎么办?毕竟是自己吓到了人家。

  钱少爷盯着那张沉睡不醒的脸,心中憋屈。

  管家看着自家少爷缩成一团白色虾米,就蹲在那,没有了平时上蹿下跳的劲了。看上去特别地不正常。他轻咳一声,说:“少爷,这位是院门寺瑞天大师带来的小孩,应当不是普通人,肯定不会有事。”

  钱少爷从来就不信这套,不过还是死马当活马医,伸着手指又去戳了一遍袁相宜的脸——这次劲使地有点大,把人脸给戳歪到一边去了。

  只听咯嘣一声,袁相宜的脖子上传来这一道诡异的声音,钱少爷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也被吓得发白。

  “这……真是人?”钱少爷心想这人是纸糊细木棍做的吧。

  袁相宜即使是在昏迷当中,也知道痛。她下意识地缩紧了脖子,平躺着的人忽然蜷缩了起来。管家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厅上又多了一个比自己少爷还要小一圈的虾米,心想都这样了,人还不醒,八成是真的有问题吧。

  人命关天,这位新上任的管家对钱府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谁都清楚,生怕这又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他径自靠在门沿上往外探头。

  意外看到自己老爷跟瑞天和尚正急匆匆的赶过来。

  他担心地屁股都坐不稳的人找到了,是件好事。

  瑞天觉得,如果人是清醒着,那就更好了。

  “怎么回事?”问话的是钱老爷。

  瑞天一进门,就直奔袁相宜身边,探了探脉,眉头皱得更深了。

  钱少爷见着了自家爹,也没多大的反应。就抬了下眼皮,双脚往袁相宜脑袋那边挪了一点——腾出点位置给他爹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