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门妖(4)钱府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365

  事态的发展完全超出了袁相宜原本的想象范围。她看着老和尚的手朝那张惨白的脸伸过去。那张脸上起先还没有什么表情,就在老和尚的手马上要碰到它的时候,忽然整张脸一变,成了一张弯眼弯嘴的诡异笑脸。

  退堂鼓就在她差点被吓出魂的那一刻立刻跟着她全身的冷汗一同冒出,袁相宜使出了生平最大的蛮力,挣开了老和尚一直紧抓着她的手,扭头就跑。

  瑞天完全没料到这瘦小的乞丐,竟然能挣脱自己的双手,心头登时被浇了一盆冷水,回头喊她。

  “诶!你去哪!”

  “不干了!”袁相宜嚷得犹如震天雷鸣,“我不跟你上山了,再也不见!”

  “……”老和尚无奈地看着跑远的小身板,耳边忽然间又听到了之前的那几声尖细的桀桀笑声。脸上的神色一瞬间退了个一干二净,瑞天迈开了腿,追那缩小的身板去。

  门缝的那张脸静静地对着逐渐离去的一大一小两条人影,依然惨白。空气中悠悠地传出一声叹息声,随后那张仿佛镶嵌在门缝里的脸逐渐隐去。

  砰的一声,大门重新合上。

  大门周围归于寂静,仿佛从来就没有人出现过一般。

  半个时辰后,老和尚拖着哭唧唧的袁相宜回到大门前,一边走一边安抚着情绪失控的小孩,说:“你啊……都不习惯这些东西可怎么行?”

  袁相宜是被强行拖回来的。他现在有着坚定的想法,不管怎么样,今天这门她是决计不要进去的。

  “要我跟你进去,可以。”袁相宜瞪着老和尚:“你先打晕我。”

  老和尚失笑。

  “我打你做什么。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是个随和的人。”打人多不好,这小子不仅出手粗暴,连处事风格都这么暴力,这样不好。

  “你随和!”袁相宜硬是把自己被他强行拖回来的过程给咽进了肚子,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和颜悦色,“那请你随和地放开我。反正我就在这辕门县跑不了,等你超度完了人家,再出来找我好不好?”

  老和尚没来由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说:“那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不跟我进去,我怎么给你讨衣服?而且我看你浑身都在打颤,进去兴许还能吃上点东西。”

  吃!……袁相宜一瞬间感觉得自己坚挺的决心开始松动。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何况,她已经几天没吃上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瑞天见她神色松动,佯装毫不在意地喃喃道:“你不想去,我也不勉强你。知道院门寺山脚的那座歇脚凉亭吗?你就在那……”

  “去,我进去!”袁相宜半点都不想在山脚的凉亭下挨饿受冻,更不想躲在辕门县的某个角落在,想着下一顿到底是去谁家的后门捡吃食。

  只要能填饱肚子,管他什么死人妖物。

  大门里头忽然传来说话声,瑞天和袁相宜转头过去的时候,门吱呀一声,沉重地打开了。袁相宜脑海中忍不住想起那一张惨白的脸,下意识地揪紧了瑞天的衣袖,半个身子都靠在瑞天的腰上。

  瑞天侧头瞟了她一眼,抬头揉了揉她的脑袋,温和说:“不怕,小妖之类,我还是拿得住。”

  袁相宜往瑞天那看一眼,心想,真当他三步就忘事吗?这人前面还带着他刚从小妖的手里逃出来呢。

  袁相宜盯着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的人瞧了又瞧,他敢肯定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之前在门口迎他们进门的那位。现在这个人怎么看都是个普通人,那……前面给他开门的是个什么东西?

  袁相宜越想越毛,忍不住斜着眼看瑞天,她现在严重怀疑,这老和尚一定知道之前那玩意是什么。她刻意挨近瑞天,小声说:“老和尚,你告诉我前面头一回开门的是个啥玩意?”

  瑞天瞥了他一眼,竖起食指,冲着嘘了一声,随后就像完全没有听到袁相宜说过话似的,安静地拖着袁相宜跟着带路的人走。

  袁相宜又生气了。前头走着人,她发作地不能太明显,就使劲掐老和尚的手心。老和尚起先还给点面子,手意思意思抽动了两下,接下来就任凭袁相宜怎么掐都没反应了。

  袁相宜硬生生地掐出了一身汗,身上早就没了之前进门前的寒气。瑞天隔三差五会探手摸摸她的脑袋,脸上的担忧也渐渐褪去。

  走在他们前面的带路人站在一处走廊的入口处,屈身对着他们恭敬地做了请的姿势,道:“小的不能为您带路了,接下来大师走过这条走廊便可,我们老爷就在里面。大师请便。”

  老和尚举手宣了佛号,道了声谢,便带着袁相宜拐弯走上了走廊。

  木质的走廊,铺在庭院当中,呈现在袁相宜面前的景象,跟他想象中的差距大得让他觉得这根本就不是人间。

  袁相宜跟在老和尚背后,满脑子的不一样。

  这里和刚进来的时候不太一样。钱府进门之后的景物就跟辕门县二月初春时候不太一样,暖得似是春末夏初,这会上了走廊之后,风景都和进门的时候不一样。四周繁华绚烂,姹紫嫣红,身在其中就有一种万物生长的欣喜感。

  真是不可思议,袁相宜自觉仿佛身处仙境,好奇地东张西望,满脑子都是原来有钱人家真不是满院子里都是钱和人。

  接着他就被老和尚带进了前方烟雾缭绕之中。

  一踏入烟气之地,袁相宜顿时感觉到由下而上一股暖流将自己包裹了起来。这倒春寒的山间跟冬天没多大区别,外头寒风瑟瑟,吹得人连骨头都被冻得坚硬,动一下都能听到身上传来咯咯的响声。袁相宜身为职业的小乞丐,挨冻是家常便饭。本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谁知被这烟气一蒸,整副身体都舒展开来了。

  袁相宜全身都舒坦地忍不住眯起了眼。然而,只是一瞬。前方传来一股气息,让她登时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阴气开始蠢蠢欲动。

  此时,前方传来一道女声。

  “大师,我家老爷已在水榭之中等候多时,烦请速速与我来。”

  老和尚回头,又一次佛号道谢,双手倒是紧抓着袁相宜,未有分毫松懈。

  瑞天老和尚明显想要加快了步子。袁相宜却有些抗拒——瑞天拖了两次都没有拖动,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小乞丐一只手半抱着走廊栏杆,不肯走。

  “怎么了?”老和尚问。

  袁相宜朝那白烟萦绕的前方瞅了一眼,说:“那里面有谁在?”

  这警惕的神色很明显了,小乞丐在怕。

  明明前一刻他全身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暖和得很舒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