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门妖(3)拦路小妖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778

  即使在这遍地有钱人的辕门县,也高人一等的钱府。就在这几百户看上去都长得差不多的街道深处。

  袁相宜跟着老和尚沿着笔直的街道绕着同一座建筑绕了两圈,接着要进行第三圈的时候,她果断站定了脚——不走了。

  瑞天被她这反应惊得心下一沉。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太对,但总觉得自己虽然老得有些不中用,但不至于会落进这种雕虫小技中。

  他脸上勉强撑住了一点镇定,回头温和问:“怎么了?”

  袁相宜一张巴掌小脸上尽是寒霜,看上去并不比她的手要温暖一点。

  “你到底去不去钱府?”

  瑞天眉头舒展了开来,说:“当然去啊。”

  袁相宜眉头紧锁,骨瘦如柴的手指指向前头

  “那应该往右手走才对,你一直带着我往左,绕了两圈了。”就跟鬼打墙似的。

  瑞天顺着袁相宜手指着的方向看过去,浑浊的视线忽然间一阵清明。仿佛所有的眼障就在他看到正确的方向的时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讥诮的鬼音在暗处发出桀桀的嘲笑声。

  然而,让他心惊的是,小乞丐竟半点不受影响。

  所谓阎王好过,小鬼难防就是瑞天此刻的心情写照。他状似无意地抬手在自己发沉的眼皮上抹了两下,提了提精神,说:“真是不服老都不行,以后我可得靠你为我指路了。”

  相比一开始的感动,袁相宜此时要冷静了不少。妖灵虽然不知道靠近自己很危险。但是她身边现在有别的人。那些平时追着喂自己的妖们就要小心谨慎些。

  这情况不算什么坏事,但也不能说是好事。

  毕竟她身上的东西靠吃这些东西生存。

  就在瑞天和尚抬起脚往前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袁相宜的耳边忽然想起了一阵状似瓷器碎裂的声音,声音不大,却在入耳的时候尖锐刺耳地让人心底发毛。

  她忍不住转头去寻那声音来源。

  “别看。”瑞天牵着袁相宜的手紧了紧,把她整个人拖近了一点。

  袁相宜浑身寒毛都立了起来,下意识跟紧瑞天。两人快步走出了弄堂。过了拐角,眼前豁然开朗,瑞天才松了口气。

  重新进入人声鼎沸的街道,袁相宜由内而外发寒的身体自然地回了暖。

  她回头朝身后的深巷看过去,瑞天吐了口气,无奈地说:“不是让你别看了吗?”

  袁相宜在辕门县的街头混了这么多年,少说也见过百八十次的捉妖现场。可亲身入境的还是头一遭。

  “刚才……是妖物在作祟吗?”她问。

  瑞天朝她看了一眼,说:“小妖而已。”

  袁相宜莫名又有点生气了。

  “既然是妖,为何不捉?”

  瑞天说:“妖和人一样,也分大小好坏。什么都捉,捉不过来的。”

  袁相宜对瑞天和尚所说的不敢苟同。

  “刚才它害我们了啊,不捉它。万一它去害别人怎么办?”

  瑞天诧异地看了袁相宜一眼,心想这小子自身难保,倒是有心情管其他人的闲事?

  “安心,辕门县风水宝地。这等小妖还兴不起什么风浪。”他忍住没把实情说出来,这些小鬼能在自己身上得逞,还是托着他这么未进门徒弟的福。

  他能感觉到袁相宜身上传来的寒气,而且在他被妖迷惑了之后,寒气更盛。那东西可比他想象中要凶。

  “是吗?”袁相宜反问,目光却一反之前的温顺,忽然尖锐起来。小乞丐似乎不太认同自己的话。

  瑞天无视了袁相宜要射穿他脑袋的视线,换了话题。抓紧了袁相宜的手,指着前方说:“还冷不冷?前面那户人家就是,到了为师给你要碗姜汤喝下就好了。”

  接下来,老和尚一改先前慢腾腾的懒散脚步。忽而加快的脚程,袁相宜跟着他没走多远便停住脚。

  他们站在了一扇高大的门前,老和尚举起手,停顿了下才重敲一下。

  袁相宜扭头看过去,木门宽大,高耸,她这样的小个头,站得近了,就得仰着脖子才看得门扉上方的匾额。大户人家的门都长得这个样子。又高又大,显得气派。袁相宜做了这么多年的乞丐,对辕门县每一户大户人家十分清楚。

  他的印象中,这户人家真的姓钱。

  “和尚,钱员外家死了谁?”袁相宜看着门口挂着白惨惨的灯笼,大白天的,这样的光景看上去很不吉利。

  老和尚顿了下,疑惑地低头看他。

  “你怎么知道?”

  袁相宜抬手指着门上,说:“那挂着一个白灯笼,上面写着字。”

  老和尚抿了嘴,忽然对着他竖起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他矮下身凑在小徒弟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一会进了门之后没有为师的允许不可轻易说话,知道吗?”这情况着实不太妙,下山的时候老和尚决计想不到,自己就是下山办个法事,就遇上这么多的麻烦事。

  在老和尚眼前的钱府后门,根本就没有什么白灯笼。

  这接二连三的事,怕不是他随心就能轻易解决了。

  他收身站好,面对着那扇巨大的后门,说:“我说什么,你且听着,有什么想要说想要问的,都忍着,等我说可以说话了,你才能说。”

  袁相宜被老和尚一反先前温和变得冷漠的姿态惊得大气不敢出,只敢在心底槽了一句——究竟在搞什么鬼。

  “钱府前阵子出了不少事,接二连三死了几个下人,今天是钱老爷最器重的管家的出殡的日子,我是钱老爷请来给过世的老管家超度的。”

  袁相宜也不是没有见过死人,辕门县油水肥沃,养活了包括她在内的不少乞丐,当然山间气候恶劣,每年都有不少人熬不过山间严寒,死在大街上的。

  死人,不过一具司空见惯的尸身而已。袁相宜忍不住瞥了一眼那惨白的灯笼,全身上下一阵接着一阵地起着鸡皮疙瘩。

  “有些话,本不该让你这么小的小孩知晓。,”瑞天的手绕过袁相宜的脖子,把人揽过来靠在自己身上,“可谁让你就这么特别呢。”

  “特别?”袁相宜本能地吐出两个字,忽然搭在她肩上的手重按了下,她才反应过来,登时噤声。

  他清了清嗓子,说:“辕门县人杰地灵,钱老爷为人谦和,这种不正常的连续死人不像是活人干的。我亲自下山走这一趟,就为了这事。超度只是顺便。”

  袁相宜仰头看她,想了想老和尚前面说的话,在心底犯嘀咕——这跟她特不特别有什么关系?

  紧闭着的大门忽然在这个时候吱呀一声,就在袁相宜面前被开了一条缝。随后,门缝里出现一张脸。

  一张惨白,满是惊惶的脸。

  袁相宜毫无心理准备,就这么冷不丁地和这张脸对上,原本就怀着紧张的情绪,这下就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蹭蹭蹭退了好几步,即将屁股着地的时候被老和尚一把抓住了手腕。她勉强稳住了脚,下一秒就窜到老和尚背后,深吸了口气,心口狂跳——被吓的。

  那张脸盯着袁相宜看了一会,眼珠子转了一圈,对上了老和尚的脸。

  老和尚仿佛毫无所觉。袁相宜心里头诧异,拉了下老和尚的衣角。

  老和尚霎时回神,却见空无一人的后门不知何时开了一条一人进出的缝。好似有人从里面探头出来了。

  “怎么了?”

  “有人出来了。”

  老和尚被他这句话惊出了一声冷汗。他下意识把袁相宜的手抓得更紧了些。

  他深吸了口气壮了胆子,也就开了一点,瑞天看看只有他身材不到一半的门缝,伸出手准备去推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方才那位开门人的声音。

  “不要闹出动静,老爷还在休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