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门妖(2)收徒
血色百合2020-08-03 13:552,567

  此时,刚过晌午,正是县中街上往来人最多的时候。

  两人拉扯间引来了不少人侧目,老和尚要脸要皮,好说歹说把人哄到一边,叹口气说:“看你面生,刚来这没多久吧?”

  袁相宜盘坐在地上,托着腮看身旁这张老脸,眉头高高挑起。

  “我都说了不想跟你上山了,你还想怎样?”

  利诱之路不通,老和尚转了个身,说:“和尚虽然不知道发生过何事,但你身上的气息有些危险,长久放任下去可不行。”

  袁相宜脸色微变,倔强地抿着嘴。

  老和尚佯装未看到。

  “寻常人大概看不到,方才我看到几条妖灵追着你可真吓坏了。”

  袁相脸色说不出的凝重,说:“我只找钟家的人,别的人不要。”

  这一句话,老和尚心底瞬间了解,小家伙对自己情况应当有足够的了解。

  “这辕门县可和别的地方不同,”老和尚故意顿了下,“这里路过的人,十个至少有两个是修行过的人。你这样的,万一被谁看出名堂,保不准就当街下手了。”

  说着,他指指街口往右的尽头,又跟了一句。

  “你说的钟家就是那一家是吧。”辕门县的钟家,实际只有那一家而已。这钟家闻名在外,是在整个天朝都有些出名除妖世家。

  所谓世家,即是一家子大大小小前前后后几代人都是为除妖为生。钟家百年传承,到了这一代忽然大放光彩,在整个修行界都异常出色,会出名也是情理之中。

  但在辕门县的钟家,出名的却和他除妖不大想干。

  老和尚知道这小乞丐远道而来就为了钟家,光听自己道听途说只怕是很难打消他的念头。于是他站起身,说:“正好,我和那钟家也算有点交情,就带你去一趟。不过你要答应我,若是反悔了,就跟我上山。”

  袁相宜来辕门县已经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中已经使尽了自己浑身解数,都没有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现在有人跟自己说可以带她进去,当即愣了下,有些踟蹰地警惕问:“真的?你认识钟家的谁?”

  “钟家现任的家长叫钟神奎,年过四十。但能力平平,平时只处理一般外来客以及家内的琐事。可能……还是钟神源要方便一些。”老和尚平日找钟家多半是为除妖的事情。自然还是要找在行的钟神源比较妥当。

  袁相宜问:“他能收我进钟家吗?”

  老和尚看他几眼,若有所思。

  “怕是不行,钟神源不管家事。”毕竟家长不是他,他现在……估计也没那么大的面子。

  袁相宜顿时泄气,嘴上焦躁地喃喃道:“不行啊……”进不了钟家,光见一面根本没用。

  “那怎么样才能进钟家?”袁相宜片刻之后抬起头,看进了老和尚的眼内。这充满了希冀的眼神,光是让他这样看着,也能清晰地感受他的急迫。

  老和尚迟疑道:“我要知道原因,再做决定。钟家的人……说实话,你现在的情况,我不太希望你去。”

  袁相宜将信将疑。

  “我告诉你,你就带我去?”

  “你先说。”

  袁相宜不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而是来自太河上游离辕门县百里外的一个村落。近一年来出了一名杀人如麻的修行者,手段残忍。

  不知为何盯上了他们的村子。不仅抢走了他们村里的财物,才杀光了所有人。只剩了她一个人逃出来,一路顺着太河往下游走。

  “听说钟家有管这种事的人,我就想进了钟家,那人就不会追着我了。”

  “他杀完人还追着你杀?”

  “是啊!”

  袁相宜此时的神态不是寻常告状的人那样,说到愤慨处会激动不已。但他说起时,头微微下垂,巴掌大小的脸上带着病态的惨白,说话声连带着唇都有些颤抖,那是明显的受到了极度惊吓过后的惊惶。

  但老和尚还是看出了他眼神中的沉着镇定,这不是性格本身带来的,而是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而来的。

  这孩子绝对有他所不知道的问题。

  老和尚说:“我带你去,不过见到人之后,你得听我的。钟神源不是等闲之辈,你自己身上的问题……”

  “好。”袁相宜应得干脆。

  钟神源平日都不在,“恰好”今日就在了。

  因为院门寺的重要人物难得亲自上门求见。

  见了面之后,才发现对方还带了个小孩。看那孩子身上披着的是僧衣,内里衣衫褴褛……还是个街头的小乞丐。

  钟神源玩笑地说:“大师真是好兴致。”

  老和尚全当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直奔主题。

  “我们长话短说,这是我刚在街上碰上的小孩,他说有修行者滥杀无辜,一直追他到辕门县,钟大人不知管不管?”

  钟神源神色略微停顿,随后指着袁相宜说:“他告诉你的?”

  袁相宜原本还有些紧张,一听钟神源不答却反说了这么一句,当下想要上去争辩。老和尚伸手拦住了他,说:“我只问钟大人管不管?”

  钟神源笑道:“街头乞丐的话,大师也会信吗?再说就是真有这事,也要看那人的身份,若只是寻常修行者,交由衙门管就是了。”

  一句话就简单推了一干二净,老和尚早就心里有数,这一趟绝对是白跑。

  他犹豫了一下,说:“宁可信其有,这事事关人命,不如钟大人先收他在钟家几日?”

  钟神源露出了为难的神色,道:“大师,可不是我推。你也知道钟家的当家不是我,我现在的处境也没有话好说。”

  “不过,我看这孩子身上有些问题,连大师的僧衣都盖不住,若是让对岸的全真观发现,怕是要起事端。大师可要三思。”钟神源说。

  自己推还不算,倒反过来说服老和尚莫要多管闲事。

  听得袁相宜心底一阵阵委屈,眼泪含在眼眶中打转。

  老和尚转头看向袁相宜,低声道:“听清楚了吗?”

  这一趟只花了不到半个时辰就从里面出来了。袁相宜神情沮丧,心有不甘,一出门就耐不住性子愤愤道:“大人都这样吗?”

  老和尚跟着他说:“所以决定跟我上山了吗?”

  “钟家的人不是说了,我很麻烦吗?”袁相宜问。

  “我就你一个徒弟,有什么麻烦的。”老和尚定定地再问,“别的你都不需要操心,只需要告诉我想不想跟我上山。”

  “山上虽然简陋,但我可保你平安无事。”老和尚尽量找一些能说服他的理由,可寻思了老半天尽是一些让人自觉寒碜的地方,一句话顿在那里,半天都说不下去。

  袁相宜深吸了口气,出人意料地说:“好。”

  老和尚脑子还在打转,想要多找些理由,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小乞丐答应了。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

  “我说清楚,不是因为钟家不要我我才答应你的。”袁相宜倔强道,“你这个人看上去还有些靠谱……”

  到底真靠谱还是假靠谱,日后再说了。

  半晌后,老和尚忽然一拍脑门。

  “哎呀,差点忘了大事,走走走。我们还要去一趟钱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镇魂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